冲霄紫气冲天而起,磅礴灵气四周同感,沈方一众感应到,纷纷惊诧。

    胖乎乎的交子迷茫地看着灵气爆发的方向:“那是什么东西???”

    熊大似乎脑子要好使一点,点了点头:“宝光外露,紫气冲霄,这明显是宝物出世的征召啊?!?br />
    沈方点点头:“本大爷果然是主角啊,走到哪里宝物就出现在哪里啊?!?br />
    豹子头一脸谄媚:“大王气运滔天,这宝物明显就是老天相赠,宝物有德者居之,此物合该由大王您所得呀?!?br />
    沈方听得十分受用:“哎哟,虽然不太好意思承认,但是小豹你说得确实很有道理的样子?!?br />
    说着沈方向众妖问道:“大家都休息好了么?”

    众妖面面相觑,似乎在思考怎么回答,这时候沈方大手一挥:“很好,既然大家都休息好了那我们就向那宝物出世之地进发?!?br />
    熊大扯了扯沈方的衣摆,小声说道:“十方兄弟,这个灵气喷涌的状态通?;岢中鲆涣教斓?,咱们现在过去也没什么用,还不如休息休息?!?br />
    沈方想了一下也对,对熊大说道:“阿大你很博学嘛,听说你背景很大的嘞,咋不去投靠你那个妖仙表哥嘞?”

    熊大听着沈方这个似像非像的东北话,挠挠头:“老蛟龙都被天庭抽筋扒皮了,我觉得我哥也没什么好下场,还是跟着兄弟你有前途?!?br />
    沈方一挑眉毛,熊大你丫明显是大智若愚嘛。

    沈大王又重新对着众妖喊道:“算了,大家还是先休息吧,明天早上再过去?!?br />
    众妖欢呼。

    欢呼声中,沈方走到小山包大小的妙蛙花面前,妙蛙花进化到最后的修为是妖将巅峰,不断提升等级的话应该是可以达到妖帅境界的。

    沈方滴了一滴化妖液在它的头上,青绿色光辉爆发,妙蛙花巨大的体型逐渐改变化为人形。

    周身绮绿荷裙,容姿俏丽,眼神若剪水,模样动人。

    沈方也没想到神奇宝贝化妖之后会是好看的女子模样,诧异之余心脏跳的还挺快:“妙蛙花?”

    人形的妙蛙花点点头,声音清脆,答道:“主人?!?br />
    沈大王激动了,哎哟我去,这也太激动人心了,女仆诱惑啊。

    不过大庭广众之下沈方也不好表现得太过于猥琐下流,微微一笑:“叫我大王就好了?!?br />
    随后沈方又滴了一滴化妖液在水箭龟身上,水箭龟化作一个蓝色头发的壮汉。

    感应了一下两个新生妖怪的气息,沈方发现这两个人形神奇宝贝居然突破到了妖帅修为。

    沈大王开始忍不住想要给自己滴上一滴了。

    抛除了别的想法,沈方挥了挥手对两个新生妖怪说道:“好了,今后你们就是妙蛙花和水箭龟族的第一妖怪了,就叫你们妙仪和剑飞吧”

    两位第一妖怪感动地看着沈方:“谢谢大王?!?br />
    沈方挥了挥手:“好了好了,大家都自己休息休息吧,我们明天就去那灵气喷涌之处,如果有人也想抢的话可能还得打一架,大家准备好啊?!?br />
    众妖纷纷称是,四散开来。

    沈方也走进鼠族地洞之中休息。

    一夜过后,沈方整军浩浩荡荡而去。

    有将者赵云、杀僧、蝎子精、留杀名家、妙仪、剑飞还有一个凑人头的豹子头。

    有兵者妖族数百以及小火龙几只。

    一行浩荡往灵气喷涌之处而去。

    灵气喷涌于一处山谷,其中的灵气已经浓郁到沈方待在力量都会有“能量+1”的系统提示音了。

    山谷里突然传出喧闹声,一顶又一顶的帐篷出现在众妖面前。

    沈方一惊讶:“哟,还有别的家伙也盯上了我的宝物?”

    帐篷里的修士们也发现了沈方一行,开始呼喊。

    “众人小心!又有妖族来了!”

    “列阵!这次的妖族太多了!”

    一名又一名的人族道袍修士背剑而出,锋芒剑气锁定群妖。

    沈方用手指点着对面的修士念叨:

    “一个两个三四个,五个六个七八个,九个十个一百个,打死一个算一个?!?br />
    对面数百修士列阵,一个华服青年领着三个青袍道者走了出来,一躬身,说道:“不知是哪位妖王当面,此处已经被云河宗占据,还请妖王退去?!?br />
    一席话说得看似礼貌,实则傲气十足。

    沈方被四个小妖用轿子太扯,咧嘴一笑:“哟,这不是又给我装逼打脸的机会么?”

    就在两方气氛微妙之时,一队几十人的和尚又持杖走来,一名身披袈裟的老和尚走出来:“阿弥陀佛,诸位施主有礼了,这里的灵物乃是苦陀寺失落的旧宝,还请诸位施主高抬贵手让老衲迎回旧宝?!?br />
    沈方一听也是乐了,这个和尚也是真的人才,这个灵气喷涌的模样分明是有天地灵物现世,先天之物也能说成是自己的东西,果然脸皮厚也不如不要脸来得强。

    道僧妖三方势力互相忌惮,都不敢首先动作。

    沈方性子本来就是急,这就等不了了,一拍身下的轿子:“喂,你们两方要不打一场决定,我坐看你们狗咬狗,保证不插手?!?br />
    老和尚表情难受,心想你一口一个狗咬狗,还保证不插手,我信道教也不信你啊。

    道门那边云河宗的华服青年一笑:“这位妖王面生得紧,不只是何处落脚啊,此地皆为鼠族地界,妖王可得小心了?!?br />
    沈方又躺下,神情慵懒:“无妨,此地的鼠族已经被我灭族了,妨碍不了我?!?br />
    两方纷纷惊惧,鼠族威慑此地多年,道佛两派都晓得鼠族的实力,这新来的妖王敢说,应该是真的,那就要好好考虑一下这妖王的势力了。

    老和尚暗中开启了观过去未来之眼看向沈方,想要一探沈方的跟脚。

    六识飘忽,精神突然被拉入未知境界。

    一座神秘莫测的高塔拔地而起,贯穿境界,地水风火四象失衡,两道威慑三界六道的身影降落。

    “佛自业障,天蚩极荡!”

    “爱本祸劫,遍地女戎!”

    灭境邪灵之主——天蚩极业与爱祸女戎降临佛界,无数妖孽邪灵吞噬佛子比丘。

    妖世浮屠顶层,阴端佛鬼的灭佛之力令恒沙世界震荡,倚靠六道灭莲,背后四臂手持灭神杵、诛仙轮、毁佛剑、破法眼。

    阴恻声音传遍佛界:“佛行异端,如来罪源,西方炼狱,万土随吾?!?br />
    天际神光乍现,恐怖威力向下镇压一道三头六臂的魔佛身影带着恐怖的压迫感降临而下。

    “末法毁天道,波旬杀如来!”

    可怕的身影,嚣张的言语,万佛颤抖,魔佛波旬破灭天下佛法而来。

    接着一道身背魔翼的恐怖身影撕裂空间而来,口中邪语响彻三界:“吾乃第六天魔王,创立天地佛法尽灭定局!”

    万魔簇拥之下,一道至极身影独坐,一眼之下万物倾颓,赫然便是沈方。

    …………

    老和尚赫然回神,一双眼中血泪滴落。

    众僧纷纷前去扶住站立不稳的老和尚,老和尚连连疾呼:“别管我,杀了他,杀了那个妖怪!”

    众僧一头雾水,怎么现在就喊着要干呢?不符合我佛门闷声发大财的宗旨啊。

    老和尚擦掉血泪,一双眼看东西都已经模糊,悲痛地指着沈方:“杀了他!此妖不除,日后必定是混乱三界的旷世佛敌!”

    一语之下,八方震动!云河宗那边对于佛敌这个理论还不是很清楚,但是僧人们都明白,佛敌者——坏佛法,惑信众,谤佛灭佛者是谓佛敌!

    沈方坐在轿子上,不晓得自己已经被老和尚偷窥过了,一脸懵逼:“什么敌?”

    群僧顿时激动,纷纷举起手中禅杖,戒棍,加持着佛法向沈方冲来,口中高呼:“护卫佛法,灭杀佛敌!”

    沈方完全不能理解这群光头佬为什么突然就亢奋了起来,还与自己手下的妖兵们冲撞在了一起。

    妙仪与剑飞化作了巨大的妙蛙花、水箭龟的本体,巨大的藤蔓与滔滔水柱冲击,众僧退避。

    四名还虚境界的老和尚跳起来,手中禅杖高举,准备砸向沈方,高呼:“佛敌受死!”

    坐在轿子上的沈方,懵逼以后一脸冷笑:“要我死?鸡儿子,上!”

    “杀叽叽!”

    通体黄色的脚盆鸡一跃而起,手中木刀以一种凡眼无法追踪的速度击中四名僧人的肚子,随后落地。

    四名僧人呕血倒飞落到老和尚面前,老和尚双眼模糊,扑到四人身上,声音悲切:“师弟!”

    脚盆鸡身影连动,手中木刀不?;鞔?,数十名僧人通通被击飞,半死的身影倒得满地都是。

    沈方看着这群和尚可怜得很,感觉怪怪的:“唉呀,你看你们,突然那么激动又这么惨,我还什么都没做呢,搞得我像大反派一样……就算要喊打喊杀,也得让我砸了你们的庙宇,逮了你们的佛祖再喊吧?!?br />
    老和尚一眼观未来,已经耗尽了一身力气,无力地哭喊:“佛敌之语,佛敌之语??!”

    随后又对着云河宗众人说道:“道门诸位,你们听见了此人的异端之语了吧,请诸位为天地厘清,除此邪魔??!”

    云河宗众人见了沈方手下一只鸡都强得可怕已经吓破了胆,听了老和尚这话,背后冷汗嗖得一下冒了出来。

    沈方玩味一笑:“不错,那我就是佛敌了,诸位,要杀称早哦,手快有手慢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