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云剑派的会客居在山顶的东北侧,由上百处院落组CD是用于专门接待客人的。

    很难相信一个修炼门派为什么要开辟出这么大一块区域专门用于接待客人用。

    其实拂云剑派中有三个派系,每个派系下辖了一个国家。而九华国就是属于卫静的师傅叶云兵长老管理的。

    “前面就是我拂云剑派的会客居了,这里面都是一些身份尊贵的客人,你可别惹事?!?br />
    还没有进入会客居区域,卫静就在警告李伯阳了。

    对于卫静的警告,李伯阳不以为然,不过他也没有兴趣找麻烦,等叶云兵安排好传送阵的事情,自己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咦,这不是静儿师妹么,听说你们去调查兽潮的事情,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br />
    “关你什么事,好狗不挡道?!?br />
    就在前往会客居的路上,一行四人的对面走来了一个拂云剑派的女弟子,这女子叫做梁红,一句话就能看出,这两人的关系怕是不怎么样。

    “哟,还在为上次惨败在我们的事情介怀呢,谁叫你技不如人呢?”

    梁红的话里带着轻蔑的意味,是个人都能听出来。

    果然,卫静本就是冲动的性格,听他这么一说,立刻炸毛,当场就拔出了宝剑,骂道:

    “你们云海国不要欺人太甚,有本事我们私底下在比试一次?!?br />
    “师妹别冲动,她拿话激你呢?!?br />
    葛东元听卫静这么一说,赶紧将手压在了剑柄上。

    一旁冷漠的旁观的李伯阳倒是瞧出点话外的意思,梁红在话里用的是我们,而卫静针对的也不是对方个人,而是一个国家。

    “嘻!嘻!嘻!”

    梁红的秀手捂着自己的嘴巴轻笑了好一会,带着贬低的口气说道:

    “好啊,不过双方都得拿点东西出来当赌注,要不然可就没意思了?!?br />
    “师妹别上她的当?!备鸲行┘绷?,一只手抓在了卫静的肩膀上。

    “他们都欺负到头上了你们还当缩头乌龟么,这一架打也得打,不打也得打?!?br />
    卫静推开了两个师兄,转身就跟梁红说道:“时间就定明天,我们九华国跟你们云海国在比一次?!?br />
    “那就这么说定咯,明天再武擂上可别见不到你们?!?br />
    梁红嬉笑着离去。

    看到梁红人都走没影了,葛东元才说道:“师妹,你太冲动了,他那明显是拿话激你呢?!?br />
    卫静恨声道:“跟云海国的那些家伙,决不能忍,就算不是对手,我也磕掉他两颗牙?!?br />
    应志伟突然说道:“我支持你,听说王锋被外派到云海国执行任务去了,我们不一定会输的?!?br />
    葛东元见结果已经注定:“先把李伯阳送到云落院吧,别叫人继续看笑话了?!?br />
    云落院是整片会客居中一个单独的小院,三人将李伯安排进去后就来开了。

    “真是奇怪的门派氛围?!?br />
    李伯阳见三人背影都远去后,才嘀咕了一句。

    拂云剑派的氛围却是有点奇怪,李伯阳认知中的门派应该是团结友爱,共同砥砺奋进的,可是拂云剑派明显不是如此。

    从刚才短短的对话就可以判断出来,拂云剑派中的三个派系代表着三个国家,而这些国家很有可能互相都是世仇。

    而拂云剑派的弟子九成九都是从这三个国家中选拔上来的,居然也能好好的存在着,没有因为三个派系间的关系导致门派分裂。

    转身返回院中,想不通就不想了,反正也不关他的事情了,只等叶云兵搞定传送阵的事情他就可以离开拂云剑派了。

    回到屋中躺在床榻上,李伯阳静静的思考着未来。

    一夜的时间很快就过去。

    次日清晨,朝阳刚露白。

    李伯阳在院中开始了一天的早课。

    全身的毛孔在运动中反复收缩,一闭一合之间乳白色的雾气隐隐的在周身升腾,全身八万四千毛孔都在畅快的呼吸着。

    这一呼一吸之间,自己心脏的跳动越发的有力了,心脏在逐渐的变强。随着心脏的变强,造血的能力也越来越强,自己的身体素质一天比一天好。

    “已经快到极限了,就快了?!?br />
    他能感觉到,自己离身受劫已经不远了,心脏的强化已经快到了极限,而身受劫之后就是练气境,自己不久之后就能看到一片新的天地。

    “伯阳小友倒是勤快啊?!?br />
    不远处传来了叶云兵的声音,不过片刻就到了云落院前。

    李伯阳听到声音,两脚并起,双臂一抬,缓缓的压向胸前,吐出了最后一口气息,随口就说道:

    “一日练,一日功,一日不练百日空,百日不练一场空,懈怠不得?!?br />
    叶云兵点了点头称赞道:“伯阳小友这分心性实在难得?!?br />
    缓缓的在吐了口气,李伯阳这才回道:“可是传送阵有消息了?!?br />
    “好消息?!?br />
    叶云兵笑道:

    “掌门已经同意了,你看看想什么时候离开,随时告诉我?!?br />
    “这次多谢叶长老了,如果可以的话,那就现在吧?!?br />
    自己来这拂云剑派,本就是借用对方的传送阵去东阳派,如果没有其他问题的话,李伯阳自然不想继续在这里耽误时间了。

    叶云兵笑道:“伯阳小友倒是性急,我还想多留你两天在我们拂云剑派作客呢,既然如此,我这就让人去准备开启传送阵?!?br />
    “等等?!?br />
    见叶云兵转身就准备离开,李伯阳突然想起了昨天来会客居的路上发生的事情,思虑了下,还是决定告诉对方。

    叶云兵不解的问道:“伯阳小友还有何事?”

    李伯阳一五一十,如实相告:“是这样的,昨日在来会客居的路上……”

    “算算时间,现在怕是已经开打了?!?br />
    “倒是让小友看了笑话?!币对票旰?,叹了口气:

    “这事情我管不了,后天境间的竞争是门派允许,并且鼓励的?!?br />
    叶云兵的话倒是让李伯阳恍然大悟,正是两个关键字,“竞争”,门派下辖的三个国家间互相征伐,又让三个国家的弟子在门派中互相竞争,这是要用血与火来淬炼弟子啊。

    李伯阳突然觉得,三个国家间的战争恐怕是在门派的控制下刻意进行的,在联想到石碑前那个长者跟孩童讲述的先贤事迹,他倒是有些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做了。

    “如果有需要的话,我可以帮忙?!?br />
    人情这个东西其实最麻烦,这是借拂云剑派的传送阵前往东阳,其实是欠了叶云兵一个人情的,李伯阳心里清楚的很。

    如果能帮对方一个忙,还掉这个人情自然是再好不过。

    叶云兵看着李伯阳,莫名的笑了一下:

    “伯阳小友本就是来自九华国,倒是可以出手,如果小友愿意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br />
    李伯阳能说出这翻话,是想还掉借传送阵的人情啊,叶云兵怎么会听不出来。

    不过他还是直接答应下来了,而且心里倒是挺开心的,自己的眼光没有看错人,更重要的是李伯阳太小瞧传送阵的分量了。

    这次李伯阳要是出手,注定只能算义务帮忙了的,更传送阵的人情比起来,这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李伯阳自然不知道这些,见对方答应了,也不啰嗦,直接应道:

    “好,那我就走上一趟,劳烦叶长老煮上一壶茶,我去去就回?!?br />
    “伯阳小友好气魄,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