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风盯着他看了半天,才道:“你带上吧,那女人其实并不是犯罪嫌疑人之类的,只是她来自于一个境外的超大型游戏者组织,你要知道,游戏者之间的跨国出没是很敏感的,这样的一个人物在本市出现,我不可能不紧张,希望你能理解?!?br />
    “嗯,明白,看来这女人的来头比想象中还要大啊?!?br />
    唐风似乎不想聊更多那个女人的话题,可能也是因为他对那个女人真的一无所知,于是问道:“你结束体验副本之后,选择的强化方向是什么?”

    “种子,应该叫恶魔种子吧?!?br />
    “嗯,种子么?那你除了身体素质提高之外还有什么其他能力么?”

    秦浩倒也不隐瞒,直接道:“我现在可以变得很软,比如刚才我就是变得跟一坨橡皮泥一样才从拘留室铁棍的缝隙中挤出来的,愿意的话可否给我讲讲这是怎么回事?”

    “嗯,游戏者的强化方向有三种,第一种是职业强化,也就是你看到过的那个卡片,使用后会像玩游戏一样进行转职,比较常见的是战士、枪手、医生和法师,有血条有蓝条也有职业技能,每张卡代表一个级别,五百级满级?!?br />
    “除此之外,还会有一些特殊职业,甚至是传说中的唯一职业,这些特殊职业和唯一职业各有各的发展,通常来说,到了后期都会比普通职业强上许多,不过前期因为不如普通职业按部就班,反而会占一些劣势?!?br />
    “选择职业强化的好处就是稳定,一般来说就算不会强的变态,但也一定不会很弱,而且强化起来有体系可寻,第九处里大部分的编制内同志都是这个强化,比如我,就是特殊职业特工的强化游戏者?!?br />
    “第二个强化方向就是恶魔种子强化了,其实听名字也知道了,你看过航海王吧,恶魔种子就是恶魔果实的弱化版,不过并不怕海水,吃了之后会拥有超能力,不过人家是随便咬一口就拥有完整的能力,游戏者却需要一点一点的去积攒,五百颗种子相当于一颗完整恶魔果实?!?br />
    “恶魔果实中最多的是动物系,在游戏者前期比较强劲,不过一百颗之后就会越来越疲软,现如今世界上的强者中动物系果实能力者堪称凤毛麟角,而再之上的则是超人系和自然系,当然,再之上还有幻兽系?!?br />
    “通常来说,种子强化的游戏者相比于职业类更看运气一些,不同的果实能力差别还是挺大的,有一点赌的成分,不过每一种强化都会有一个大体的方向,主要的强化手段也是靠果实能力为主?!?br />
    “第三种强化体系是血统系,跟种子类其实有些像,但不确定性却更大,纯靠运气,也没有个大体的强化方向,全靠个人发挥,有些血统垃圾的要死,比如美国队长血统之类的,完全觉醒也是个渣,不过若是走运,抽到个众神之王之类的也不是不可能,也是五百瓶完全觉醒?!?br />
    “另外,不管是什么类型的强化,都会随着觉醒度提高而逐渐提高你的身体素质,比如力量,一般正常人的力量是5,吃下五颗种子之后力量就会变成5.5.”

    说了这么多,唐风的嘴都说的有点干了,喝了口水算是歇了一下。

    秦浩苦笑道:“在这个危险的世界,我们这些平凡人能好好的活到这么大,你们第九处还真是不容易啊?!?br />
    “抬举我们了,真正让世界保持稳定的不是我们,而是游戏,任何游戏者如果用游戏中的能力在现实中做了恶事,都是会增加下一个游戏难度的,如果做的事很过分或者造成很严重的影响的,下一个任务将会进入惩罚任务,据说,惩罚任务十死无生?!?br />
    “因此,真正敢在现实世界中作恶的游戏者其实是不多的,我们第九处完全可以解决的掉,听说,那些完全觉醒的大佬们,拥有更加严格的限制条件,真正麻烦的反而是那些莫名其妙发生的非自然现象,不过游戏一般会发布这方面的任务,支持游戏者帮忙处理这些,如果功劳比较大的话甚至还会进入福利世界?!?br />
    很好,这样一切就合理多了,合着这个什么游戏还是维护世界和平的功臣了?秦浩暗暗想道。

    “那么,你们要怎么处置我?把我关起来?”

    唐风苦笑道:“我们是国安,不是恐怖分子,你没有任何犯罪的行为,我们也不能对你采取什么强制措施?!?br />
    “这么说,我可以回家了?”

    “是你的话,你会同意一个有严重精神病的游戏者,还特么跟境外大型游戏者有关系的人真正的‘自由’么?”

    “当然不能,如果没有这块玉佩压制病情的话,我都怕我哪天犯病的时候觉得无聊,把半个城市的人都杀了?!?br />
    “呵呵,你这么一说,我突然想干脆把你关起来算了?!?br />
    秦浩马上正色道:“那怎么行,咱们国家可是依法治国的法治社会,我没犯法?!?br />
    “呵,我倒是有一个主意,你,愿不愿意加入第九处?”

    这回秦浩真的诧异了,问道:“我?我连党员都不是,直接加入国安局?老实说,我政治觉悟很低的,为国牺牲之类的肯定跟我没半毛钱关系?!?br />
    唐风解释道:“第九处的成员有两种,一种是我这样的,爷爷是老红军,自己也当过兵王,经本人意愿同意,接受完美级道具成为游戏者的,这算是编内人员,随时可以为了国家和人民而牺牲?!?br />
    “第二种就是编外人员了,事实上,几乎绝大多数的自然游戏者都是我们的编外人员,任务不强制,想做就做不想做就不做,喜欢原本工作的就继续做原工作,反正国安的人通常都是需要另一个身份做掩护的,没有工作的国家自然也会给安排身份,每个月都有工资拿,除此之外还有许多其他的好处,几乎很少有人会拒绝?!?br />
    “当然,其实这就相当于我们国安内的合同工和正式工的区别,有危险有困难我们上,同样的那些实权岗位也都是我们这些编制内成员的?!?br />
    “我建议你加入我们第九处,跟我一样就在这个警察局里上班,对外你可以说你当上警察了,这样你既有相对自由,又不会脱离国家的掌控,你觉得怎么样?”

    秦浩呵呵冷笑了两声“我特么要是拒绝的话是不是就更说不清跟境外组织的关系了,你们就要以此理由来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了是吧?!?br />
    “对?!?br />
    “那还有什么好犹豫的,领导你好?!?/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