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事不小??!只差一点,你就可以真的伤到我!请注意,是伤到我,而不是杀死我!”妙俊风坐在王座上,把目光向朱雀投来。

    “算你命大!也是本小姐心好,不然,你以为你会活着坐在那跟我说话吗?”朱雀眼睛上翻,理所当然的回道。

    “住嘴!还不向他道歉!”青龙察觉到了自妙俊风散发出的浓烈杀意,这股杀意令他感到胆寒。毫不犹豫的说,这是可以屠神的杀意。

    “你闭嘴,这是本大小姐与他之间的事,用不着你来指手画脚。你我同是圣兽,你不帮我就算了,竟还胳膊肘往外拐!哼!等回去后,我一定要请大人责罚你!”朱雀气势汹汹的冲起了青龙。

    青龙摇了摇头,没有理她,而是主动来到妙俊风身前,对他作揖欠身说道:“不好意思,为了弥补我们圣兽的荣誉,我愿意在你需要帮助时,助你一臂之力?!?br />
    “哦?你觉得此时的我需要你这样做吗?你可知,若是我不高兴,别说一个你,就是你们四个加起来都不够我屠的。

    四圣兽而已,又不是神兽或者上古凶兽。你们在我眼中是强,但也仅限于强,还做不到让我忌惮的地步。

    你活的时间太长了,让你忘记了很多事。而她骄横跋扈的时间太久了,让她忽略了很多事。所以,圣人常说,每日要三省吾身,这就是为了防止自己因为盲目自大和无知,而导致自己陷入堕落。

    好了,你且退下吧!朱雀的事我会处理好的?!?br />
    青龙刚欲张口,但在被妙俊风的目光一瞪后,犹如被天威震慑。他在抗争无果后,只好闭上嘴,保持沉默的站到一旁。

    “朱雀,不要说我不给你机会。出手吧!你只有这一次出手的机会?!泵羁》绲幕昂芾淠?,就像是上位者在对一个微不足道的卑微者发号施令。

    “哼!自讨苦吃!真以为自己是天帝??!雀鸣九天!”朱雀身形一晃,现出本体。

    一只遮天蔽日的圣兽朱雀,携带着滔天火焰,展现在世人面前。这是皇庭历史上首次有人亲眼目睹圣兽真容。

    之前虽有真龙,但还不是青龙的本体,只是他的法身。倘若本体现世,其威势不是法身可比的。

    “啾”的一声雀鸣,朱雀羽翼一扇,卷起一道琉璃火,向妙俊风裹杀而去。

    “收!”妙俊风动都没动,只是张口念了一个字。

    “嗡”的一声,界禁如忠诚的卫士般,将降下的琉璃火圈进了身体内。

    “嗤嗤嗤”的火灼声不停地响起,可就是无法烧融界禁一毫。

    “还有吗?”妙俊风冷冷的看了朱雀一眼。在他眼中,圣兽朱雀和普通的妖兽没什么两样,顶多就是强大一点而已。

    “朱雀离火!”朱雀一狠心,寄出了自己的本命真焰。

    “咻”的一下,一道闪烁着七彩琉璃色的火焰箭矢,超越了音速,转瞬即至,下一瞬,就要射中妙俊风的心脏。

    “雕虫小技而已?!泵羁》缣忠蛔?,不费吹灰之力,便将七彩琉璃箭握在了手中。

    “这火焰不错,我收了?!泵羁》绾敛豢推陌阎烊傅谋久嫜娓樟似鹄?。

    “妙俊风,你该死!”朱雀暴怒,羽翼一震,向妙俊风扑杀而来。

    “也差不多是结束的时候了。去吧!追魂索命!”妙俊风抬手一挥,一道漆黑的锁链自虚空中探出,悄无声息的穿梭于天宇之间。

    “黄泉之力!”青龙震惊的呼喊一声。

    “朱雀亡矣!”下一刻,青龙无奈的叹息一声。

    朱雀虽为圣兽,但相对于整个黄泉世界来说还是太渺小。现在的它如无根之萍,能借到的只是自身之力和这个世界的火系法则。

    然而,在面对妙俊风这样的天地宠儿时,本世界的火系法则会全力支持她吗?答案是否定的,它不会去帮朱雀这个外人。

    “噗呲”一声,追魂索命自朱雀的心脏位置刺入,再从她的咽喉处穿出。随后,像捆粽子一般,将她束缚在高空之中。

    “妙俊风,有种你就杀了我!”朱雀瞪着雀目,仍然不肯放下自己的骄傲。

    “如你所愿,斩!”

    “噗嗤”一声,死剑凌厉的一斩而下。朱雀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注视着自己的头颅和身体分离开来。

    “屠圣兽而已,小菜一碟!”妙俊风的话不是对朱雀说的,而是对站在自己身旁以及远在西方和北方的三位圣兽说的。

    “青龙,朱雀的尸身我就不要了,你去帮她收尸吧!朱雀域没有了朱雀,短时间内不会有大碍!你们只是一个象征而已,哪怕真没有你们,皇庭的天也塌不下来!”

    “是,大人。我这就去办?!鼻嗔悦羁》绲某坪舴⑸俗?。从之前的直呼其名,到如今的恭敬之称。形势比人强,谁让他真的有屠圣兽的能力呢?

    天空中发生的事,让站在地面上关注此战的强者和大能震撼到快要窒息。妙俊风之名再度响彻寰宇,威震四海八荒。

    他消失了十年,本以为是死了??傻彼俣裙槔春?,一身的实力已达到天人的程度。自古以来,听说过和圣兽战的旗鼓相当的,但能真正屠了圣兽的,也唯有他一人而已。

    落到地面上的妙俊风,轻飘飘的看了辛所一眼??删褪钦馇崞囊谎?,让辛所吓得屎尿屁齐放。

    “花木,接下来的事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从此以后,在这青龙城,我不想再看到净世庭和辛家?!?br />
    “请大人放心,我这就去办!”花木心中的震撼不比他人少,但他是站在妙俊风一方的人。妙俊风越是强大,对他来说,只有无限的好,只会让花家蒸蒸日上。

    “妙伟华,回去告诉你家主子!妙家我迟早会去的。不要试图逃跑和躲藏,你们每一个人的姓名我都清清楚楚的掌握着。

    若是怕我,那就自裁。若是不怕,那就等着我来清算吧!你可以滚了!”

    “是,是,是大人!奴才这就滚,这就滚?!泵钗盎槐咚底?,还真的一边滚了出去。能活下一条命,对他来说已经是最大的恩赐了。

    “花枫,花家未来的重担就在你身上了。你不是想成为中兴之主吗?追随我吧!只要跟在我的身后,花家的崛起势不可挡!”

    “花枫叩谢主公恩德。我誓死追随主公,花家从此以后听从主公号令?!被ǚ慵ざ胤自诘?,他不会错过眼下这效忠的大好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