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国心里一揪,难道这个什么三合集团惦记上疯人院了?

    “给我讲讲三合集团是怎么回事?!?br />
    南国佯装漫不经心,一边拖地一边问王大旺,王大旺看着电视闲来无趣,顺便就给南国介绍起了三合集团:

    这是一个化工企业,就像南国知道的那些企业一样。

    最早是由三家公司融合重组后形成的联合集团,主要负责高?;げ?、造纸以及特殊领域的化学材料分析。

    简单来说就是日常生活中所用的农药化肥,纸张燃料还有实验试剂的开发,都是三合集团的主营产业。

    但是近几年来,三合集团开始不满足于现状,他们不断扩张工厂,配套开发了不少员工家属楼,借此涉足房地产和金融领域。

    春天镇当地百姓苦不堪言,原本的绿水青山被三合集团污染成了荒漠戈壁,短短十年的时间就有如此程度的污染,那再往后十年呢?

    没人敢去假设这个问题。

    好在后来疯人院成了一匹黑马,他们开发的科技产品和医疗器械都旨在环保,与三合集团的主张大相径庭,虽然理念不一致,但是在业务往来上并无冲突。

    可是最近,疯人院表示要涉足房地产,这就相当于正面开打了,当地机构马上向疯人院抛出了橄榄枝。

    原本房地产公行业是越多越好的,可以拉动内需,但是现在的政策偏向于环保,又加之三合集团不得人心,当地政府想要借此重新调整布局,又可以重新俘获人心,所以才对疯人院的各项政策关怀备至。

    可是这也触动了三合集团的敏感神经···

    王大旺听说,三合集团已经派出了专家律师团,准备收购疯人院开发PPTC的工厂,借此打压疯人院,抬高产品造价,借此遏制疯人院的发展势头。

    不仅如此,王大旺还听说三合集团安排了不少地痞无赖混迹进疯人院,想从内部击垮对手。

    这也是三合集团的一贯做法,想要达成的目的完全不择手段。

    他们纠结了不少流窜作案的地痞无赖,再加上本地的小芳和四爷,春天镇的治安状况简直热闹得不行。

    “两边都不是什么好人,瞧着吧,一准有热闹看?!?br />
    王大旺说完,电视正好播放起人院的最新广告,新一代PPTC已经在开发,起名为“New PPTC”,后面还穿插了一条寻人启事:

    某患者携有一名无辜受害者逃离疯人院,希望周围群众多加小心,有知情者请速通知当地疯人院,举报奖金五百元···

    王大旺关掉电视,没有看完最后的寻人启事,饭店里来了客人,南国心生侥幸,同时为老闷他们捏了一把汗,被这个什么化工集团惦记上了?

    该不会出问题吧?

    还在担心,转念再一想,自己现在是什么身份?

    还有资格顾及别人?

    老老实实拖地吧。

    南国自嘲地开始干活,心无旁骛。

    吃饭的人吵吵嚷嚷,神情凶狠,胳膊上跑马纹龙画虎,嘴里的脏话简直比饭菜还要咸湿,南国看到这些人就觉得很不正常:

    好像自己来到春天镇以后遇到的人全都有些无赖的气质,难道这座小镇真的没好人?

    客人吃完饭,少给了五十块钱,王大旺也没计较,等客人走后南国请教春天镇的民风问题,王大旺数着钱很气馁:

    “这才哪到哪?能给钱就不错了?!?br />
    王大旺欺软怕硬,城北饭店所处的位置就在南街,南街也是外乡人的势力范围,这里每天闲晃的人足有九成都有犯罪历史:

    杀猪的乔三胖,听说当年因为一碗米粉屠了一个村,不过查证他只是屠了全村的鸡,当年的卷宗少写了一个字,所以才造成了误会,后来乔三胖是调戏同村寡妇未遂才被抓的。

    还有大佬谢,别看是个女装大佬,下手那真叫一个真黑:

    听说每逢月圆之夜他都会举办春天镇女装大佬巅峰论坛,举办论坛的时候总会挑一些小鲜肉来献祭,这些年不知道多少残害了多少无辜青年,实在不容小觑。

    再加上四爷和小芳,南街无论是从生态环境还是治安卫生上来说都不容乐观···

    临近下午,阿莲来找南国,问要不要一起吃饭,就在小店里,南国问李梦露有没有出来,阿莲摇头。

    南国心想还要给她时间面对自己,于是告诉阿莲自己就不过去了,让她照顾好李梦露和茶茶,他在王大旺这里对付对付就好。

    王大旺看到阿莲的时候眼睛里色眯眯的,阿莲吐了一口痰,转身离开,王大旺望着那道俏丽的背影回味无穷:

    “真是个不可多得的姑娘呀···”

    南国开始怀疑王大旺的审美。

    他被安排和大头一起居住,俩人的员工宿舍就在后厨旁边,王大旺私自搭建的棚改房,环境简陋,条件尚可。

    总归是找到了落脚的地方,南国还是很知足的,他躺在床上,干了一天活有些疲惫。

    白天的时候,南国和王大旺的对话吸引了大头,大头对南国的理想表示认同,他们还有星辰大海,总不至于一辈子苟且在王大旺的饭店里。

    时不时还会被王大王薅二百块钱羊毛,大头很气愤。

    况且当国王的忠臣总归比当服务员要体面一些,所以晚上的时候,大头跟南国表示要入伙,准备跟他一起打天下!

    南国很欣慰,大头虽然不着调,但堪称一员猛将,以后碰到女性对手可以让他出马。

    最主要的是大头很羡慕南国:毕竟在他之前,可没有服务员应聘的时候是要老板下跪接待的···

    大头表示想跟着南国一起奋斗,万一南国真像他说的是个什么国王,那大头就可以安心辞职了,去当大内总管,辅佐圣上。

    南国说大内总管和国王不是一个体系的,不过他可以当大祭司。

    大头认同。

    此时王大旺正好在后厨给自己加小灶,听到了俩人对话,王大旺很激动,于是当月工资南国和大头分别扣除二百块钱。

    大头很失落,南国很抑郁,他忽然明白了:

    没有财政拨款,什么都是一个屁。

    第二天一早,南国起早干活,抽空去了阿莲那里一趟,阿莲说李梦露吃饭了,但是她不想见南国,她现在很痛苦,阿莲让南国晚上再过来。

    南国答应,回到城北饭店,到了中午有几个人来吃饭,王大旺满心欢喜,可是认出客人以后,王大旺愁眉苦脸。

    这是一个干瘦的男人,身后还跟着三名小弟,一瞧就不是好人。

    大概四十岁左右,穿着一身笔挺的中山装,脖子后面密密麻麻全都是纹身,脚上蹬着一双破了底的懒汉鞋,裸露脚踝,有些滑稽,但表情很严肃,能看得出来这种严肃是装出来的,有些刻意。

    “四爷,您里边请,来来来,包厢给您留好了?!?br />
    王大旺忙不迭招呼,南国听出来了,这个中年男人原来就是大家口中的四爷,南街一霸的四爷。

    “哼!”

    四爷哼了一声,带着三名小弟来到了包厢里,坐在正位上很神气。

    四爷点了几道菜,王大旺赶紧去后厨忙碌,大头正在招呼其他桌的客人,南国被安排到四爷的包厢接待。

    南国站在门口不敢乱说话,他听到四爷小声和身边的小弟说什么“下马威”之类的话,没听清,南国也不在意。

    这时候饭菜已经端上来了,三菜一汤。

    可是刚吃了没两口,四爷忽然把筷子放下了,他把眉头拧起来,指着桌上的饭菜有些不痛快:

    “你这菜不对??!”

    王大旺的脸色很难看,城北饭店的厨子最近刚刚被轰走,后厨的事情都是他在亲力亲为,难道四爷看出来了?

    这可不是善茬,隔三差五就去找别人麻烦,难道今天盯上自己了?

    “四爷,咱们都是老相识了,常来常往的,有话您直说,这菜哪里不合胃口?”

    王大旺虚心请教,四爷把筷子扔在桌上,指着鱼香肉丝问:

    “奶奶的甭跟我套近乎!谁跟你熟???我问你,鱼香肉丝里怎么没有鱼?!你们到底会不会做菜?”

    王大旺沉默地凝望着桌上那道夫妻肺片,内心很纠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