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惊云是个执着的人,断浪的性格同样固执。他们二人起了争斗,聂风想要劝架,让他们罢手,几乎不可能。

    人与人的关系和缘分,就是这样奇妙。

    断浪和聂风,能成为朋友,可是和步惊云,就是相互看不顺眼。

    断浪能忍七八年,不和步惊云交手,已经是非??酥?,并且看在了聂风的面子上了。

    现在步惊云如此目中无人,断浪忍无可忍。不给步惊云一个深刻的教训,他还认为自己只是一个杂役呢?

    尽管……自己的确只是一个杂役。

    断浪丢下银子,身影一闪,便向步惊云冲了过去。他的动作和身法,像是苍鹰扑兔,凶戾之气大增。

    “嘎!”

    断浪的手爪带着凌厉的气劲向步惊云抓去,并且发出了一声苍鹰般的尖锐叫声。这可不是断浪嘴里发出的声音,而是他将鹰爪拳练到了神形兼备的境界,一出手,自然就带有巨鹰的神韵。

    拳出而音随。这已经是象形拳法的上乘境界了。

    聂风惊讶道:“是鹰爪拳!”

    断浪的鹰爪拳,凌厉而霸道,一旦被抓住,其中的撕扯力道,足以将对手的肌肉或者手臂撕下来。象形拳的搏杀之技,最为血腥凶残。

    步惊云大喝一声:“排云掌!”

    排云掌,是雄霸的三大绝学之一,威力自然不用说,一掌击出,掌力犹如排山倒海。气势极为惊人。

    可惜,步惊云的排云掌并没有学全,雄霸藏私,最后一式没有传给他。

    断浪眼中闪过一丝残忍,丝毫不避让,完全是同归于尽的打法。

    断浪被心中的凶戾之气迷住,起了杀意。

    嘭。

    排云掌的掌力打在了断浪的身上,将断浪的上衣震碎,露出一身强壮而精悍的肌肉。同时,断浪的手爪,已经抓到了步惊云的胸口处。

    只要手爪的气劲一吐,断浪就能将步惊云的心脏抓出来。

    “住手?!?br />
    陈彦至的声音传来。

    众人只感觉空气稍微扭曲了一下,陈彦至的身影就出现了,好像瞬移一样。

    陈彦至的速度,太快了??斓匠搅怂鞘泳醯募?。

    陈彦至抓住了断浪的手腕,让他的手爪,不能再前进分毫。

    断浪是真的想要杀了步惊云。

    要不是陈彦至及时出现,阻止了断浪,步惊云肯定会完蛋。断浪指尖的气劲,已经刺破了步惊云的衣服,在他的胸膛上留下了五道指印。

    陈彦至微微一推,断浪便后退了几步。

    “师父?!倍侠吮?。

    步惊云和聂风等人,都行礼:“见过陈总教头?!?br />
    陈彦至微微点头,算是和他们打过了招呼。

    陈彦至盯着断浪,说道:“断浪,比武切磋而已,你下手太狠了。这对你没好处?!?br />
    断浪说道:“是,师父。弟子知错了。不过,步惊云的排云掌,哼,不过如此。弟子先行告退?!?br />
    断浪提起银子,转身离开。

    断浪心里有点后悔,刚才,差一点就闯了大祸。要是真的杀了步惊云,就算师父是总教头,天下会怕是也容不下自己。到时候,最好的结果,就是逃离天下会,亡命天涯。

    陈彦至看着断浪的背影,眉头微皱,心中叹气:“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断浪的心,实在是太狠。一言不合,就伤人性命。若是他不改变性格,早晚会闯大祸,不得善终?!?br />
    陈彦至看了步惊云一眼,问道:“云少爷,你没事吧?”

    步惊云心有余悸,摇头道:“回陈总教头,我没事?!?br />
    其实,排云掌并没有那么不堪。只是步惊云没有起杀心,他只是想教训一下断浪,出手自然就留有余地??墒嵌侠巳词窍胍貌骄朴谒赖?。

    断浪有着铁布衫横练功夫,步惊云伤不到他,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如此一来,两者攻击手段凶悍程度,高下立判。

    陈彦至说道:“没事就好。大家都是天下会的人,最好不要私斗。有什么恩怨,可以在年底的擂台大会解决。大家都散了吧?!?br />
    “是,总教头?!?br />
    陈彦至抬头看着山顶。

    只见,雄霸站在阁楼上。

    刚才练武场发生的一切,雄霸都看见了。断浪的武功,出乎了雄霸的意料。

    ……………………

    回到住处,步惊云一脸阴沉,狠狠喝了几杯茶水,但依旧压不住心中的怒火。

    “云师兄?!蹦舴缱呓堇?。

    步惊云冷声道:“没有想到,断浪那小子,武功竟然如此厉害!他在宗师高手中,算是顶尖强者了。和他交手,没有想到我会输。他硬挨了我一掌,居然一点事都没有。断浪,今年才十六岁吧?”

    聂风点头道:“恩。断浪两个月前,刚过了十六岁生日,他只比我小几个月而已。云师兄,这次交手的结果,你别往心里去。断浪虽然没有拜入帮主门下,可是他的师父是陈总教头。以我的估计,陈总教头的武功,未必就在我们师父之下。断浪修炼的鹰爪铁布衫,是陈总教头的嫡传绝学?!?br />
    “鹰爪拳,凌厉霸道,铁布衫,防御无敌。我的风神腿,在断浪面前同样占不到便宜。我们攻击断浪十次,他未必会受伤,可是我们要是挨上了他一爪,不死也要被撕扯掉一块肉。整个天下会年轻一辈的高手,可能只有大师兄秦霜能压他一头?!?br />
    聂风修炼了养生导引术,再加上有冰心诀内功,他的风神腿,很厉害。

    秦霜跟随陈彦至学习心灵修行,天霜拳虽然不像雄霸那样霸道,可是后劲更足。秦霜的已经二十岁了,他的武功,比聂风和断浪强一点,是理所当然的。

    断浪就不说了,跟随陈彦至学武八年,他年纪虽然最小,可以功力却不弱。

    只有步惊云的功力稍微差点??上У氖?,步惊云还不自知。这才是最可悲的。

    步惊云狠狠拍了一下桌子,说道:“可恶。不过,年底的擂台大会,我一定不会再输给断浪。断浪真是命好,能拜在陈总教头的门下?!?br />
    陈彦至给步惊云的印象就是低调,非常低调。再就是有钱,非常有钱。陈彦至是天下会最有钱的人。

    听了聂风的话,步惊云才恍然大悟,反应过来,原来,陈彦至还是一位绝世强者。

    ……………………

    午夜时分。

    躺在床上进入了休眠状态的陈彦至,忽然睁开了眼睛,然后以极快的速度出了院子,来到树林边。

    黑衣人身影一闪,出现在陈彦至前方二十丈远处。

    陈彦至笑着说道:“帮主,你可真是执着,算上今晚这一次,八年来,你一共对我出手五十三次。你每次想要杀了我,可是每次都是无功而返。其实,你根本就用不着穿夜行衣,想要杀我,光明正大的来就是了。有什么招,我接着就是?!?br />
    雄霸冷声道:“陈彦至,不得不说,你的武功,真是登峰造极。老夫和你斗了八年,都没能杀了你。我为什么如此执着,为什么非杀你不可?因为天下会是老夫的。有你在天下会,老夫寝食难安。这一次和先前可不一样。老夫的三分归元气,又有精进,你今天必死无疑?!?br />
    陈彦至的导引术第三层功法圆满,正好用雄霸来试试,自己的功力到底如何?

    “难得帮主有此自信?!背卵逯了档?,“那么,请吧!”

    雄霸冷笑一声,一拳向陈彦至轰来。他戴着玄铁手套,拳套上有着锋利的倒刺。这一拳的威力,的确比之前强了很多。

    陈彦至同样一拳轰出。

    雄霸冷声道:“你不用飞剑暗器?敢和老夫的拳套硬碰硬,真是找死?!?br />
    陈彦至笑道:“今时不同往日。不用飞剑,我依然能打败你?!?br />
    轰!

    一声巨响。

    两人的拳劲化作罡气,周围的树木全部被震成了粉末。

    雄霸脸色一遍,后退了几步,惊呼道:“不可能。你的力量,怎么增强了这多?还有,你的拳头,没有受伤?!”

    陈彦至看了一下自己的拳头,没有伤口,只是留下了几个白色的印痕。气血运转,印痕很快消失。

    身体素质和潜能的提升,让陈彦至的铁布衫防御力更强大了。

    功夫,果然是没有止境的。

    只是不知道,陈彦至现在的横练功夫和绝无神的不灭金身相比,谁的防御更强?

    陈彦至一脸平静,气定神闲地说道:“帮主的武功在进步,陈某的修为,当然不会原地踏步。帮主来得不巧,今天正好是我武功大成之时。铁布衫加上先天罡气,防御力果然没有让我失望,足以抵挡帮主的玄铁手套的攻击?!?br />
    陈彦至向前踏出一步,身影好像消失。

    其实,不是消失了,而是速度太快,让人的视觉产生了错觉。

    雄霸全力一拳打出。

    空中传来一声炸响,两个拳头,撞击在一起,整个天下会总坛的人,都感到地面一震。

    雄霸继续后退。

    陈彦至的眼睛一下子明亮起来,说道:“帮主,你的功力增长不少,连续接了我两拳,还撑得住。那么,再接我第三拳试一试?!?br />
    陈彦至的第三拳,好像是形意拳中的炮捶,至刚至猛,势如烈火。

    雄霸暗道不好,终于使出了看家本事,三分归元气。

    陈彦至眼神深处,带着一丝笑意:“帮主,你终于施展三分归元气了?!?br />
    接触到了陈彦至的这一拳,雄霸才知道,自己上当了。这一拳,看似霸道刚猛,其实最为阴柔歹毒,暗劲如绵里藏针,强大的穿透力,击破了三分归元气,打入雄霸的身体。

    雄霸身体微微一震,吐出一口鲜血,借着陈彦至的拳劲力量,以最快的速度向后退去。随后,雄霸几个闪身,消失在了黑夜中。

    鲁提辖三拳打死镇关西。

    陈彦至三拳震退雄帮主。

    从今以后。

    陈彦至就是天下会第一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