莉德拉要以太位面的共同开发权,楚宣没有什么舍不得的。

    比起这些蝇营狗苟的算计,楚宣想的更远、更多。

    提升整个地球的实力,才是楚宣的目的。楚宣所做的,不过是把准备给这些人的东西,作为条件给他们,然后获得自己需要的东西罢了。

    联邦总长?真以为楚宣是贪念那份权力?

    楚宣要这个位置,无非就是其他任何人坐在这个位置上,都不可能做到楚宣要的效果而已。

    至于他坐上这个位置,到底是华夏支持的,还是灯塔国支持的,这并不重要。甚至于,他所需要的只是最开始的一点便利罢了。

    楚宣要建立联邦,自然会去国家化。给楚宣一点时间,让他完成这个人类社会在新旧时代上的过渡,他当不当这个总长都无所谓了。

    社会完成转型,力量价值标杆建立,即便不当联邦总长,楚宣也可以掌控全局。

    浩劫降临,力量将成为了新的价值标杆。

    掌握力量的阶层,将掌握话语权。

    而那些平民当中,杀怪转职,并以此不断获得力量的那批冒险者,将会成为楚宣的群众基础。

    冒险团制度的制定,各地赏金大厅的建立,冒险者这个行业的出现,将造成社会结构的极大改变。

    届时,掌控这一切的源头,楚宣要做什么,谁拦得???

    这一点,华夏朝堂的大佬不是没有意识到。而是意识到了,也没有办法阻止。

    在没有解决李悟白之前,没有人想和楚宣翻脸,他们只是不想让楚宣获得一切权力而已,他们只是不死心的想争取更多的时间而已,期望有人可以成长到制衡李悟白而已。

    但是,楚宣是他们能够拦的?李悟白又岂是有人可以制衡的?

    可显然,那些人现在并没有这个觉悟。

    陈定远和奥普进入小会议室密谈了快半个小时了!黄少阳不可能还能坐得??!

    所以,黄少阳很正常的把消息传回了国内。

    所以,朝堂的电话,还是打到了楚宣那里。

    “楚宣你什么意思?”

    “勾结外国?夺取革命果实?还是你们认为,换一个人坐上联邦总长的位置,会做得比我更好?”

    图穷匕见,楚宣也没有必要和朝堂的人客客气气了。成立联邦的提案已经传了出去,朝堂断无反悔的余地了。

    既然没有掀桌子的勇气和能力,那就只能按规矩玩游戏了。

    楚宣毫不客气的话,让来电的这位大大佬有些沉默。

    “……你是华夏人?!?br />
    “嗯,我是?!?br />
    “你是华夏人,想要那个位置,华夏来给,还轮不到灯塔国来插手。第一任联邦总长由你来当,我答应了。但是,我有个条件。总长任期不得超过五年,下一任总长,让黄少阳来当?!?br />
    “不,黄少阳不行。首长,难道你不觉得,您的亲女儿,夏薇薇更合适吗?”

    “……”

    “黄少阳心太重了,我可不认为他会就此甘心?;故窍霓鞭卑?,你们好,我也好?!?br />
    “……好,那就夏薇薇?!?br />
    怀着沉重的心情,夏远山挂断了和楚宣的通讯。就在刚刚,楚宣再次给了他一个选择,一个艰难的选择。

    看似选择,实则只有一个答案。

    让夏薇薇当下一任联邦总长,而不是黄少阳。这意味着,华夏朝堂将不再如同往日那般“同仇敌忾”了。

    楚宣轻轻的一句话,就将矛盾转移到了他们内部。

    “换太子”,这是任何一个朝代都容易出事的操作,但是,夏远山不得不做。

    身为一国之长,人之私情,固然会留恋这份权力,但是,总归还是为国为民的。

    既然和楚宣的较量,他们已经输了,那以后便要以楚宣为首了。

    他们防了楚宣五年,却是没有想到楚宣会以这种方式登顶。世界环境的突变太过眼花缭乱了一些,又太像是他所安排好的一样,他步步都取得了先机。

    最终,成立联邦的大势不可逆转,而他楚宣,也经此一步登天,成为这个世界权柄最重的人。

    这样一来,他们以后要以楚宣为首,那最初以“对付楚宣”为目的培养出来的继承人,就不太适合了。

    反而是最早想要拿去“和亲”,结果和亲不成,反而留在楚宣身边做事,与楚宣更加亲近的夏薇薇反而更加适合当继承人了。

    这个“太子”要换,也不是那么轻松的啊,毕竟都当了这么多年太子了。这些年不余遗力的进行培养,这个太子,其实羽翼已丰了啊。

    夏远山躺在椅子里,感觉脑袋很痛。这种感觉,自从楚宣进入他的视野当中后,就经常有……

    “首长,你就这么答应楚宣了?”

    夏远山的身后,他的秘书不敢置信的问道?;粕傺裟潜呦⒋春?,首长们来不及碰头,夏远山便立即打电话诘问楚宣。

    可不想最终竟然是这个结果,而黄少阳或成最大输家?

    “不答应又如何?”

    没有注意秘书情绪稍有不对,夏远山只是觉得头痛得烦人?;粕傺舻奈侍?,到底该怎么解决。未必让楚宣出手?那不成笑话了?

    “可是,黄少阳那里,我们该怎么交代?”

    “……如果他愿意接受的话,五年后我把薇薇嫁给他。天已经变了,大运不在他身上,退一步依旧是人中龙凤。进一步,可能就是万丈深渊了?!?br />
    夏远山颇为感叹,其实,他也很欣赏黄少阳的。

    黄少阳不论是天资还是心性,都是这一代,不,应该说是几代太子党中都从未有过的出色。是真正的帝王之资!

    然而,也正因为他有帝王之心性,所以,黄少阳绝对不会甘居人下,就此认输。

    哪怕夏远山已经给出了另一条路,黄少阳的骄傲也绝对不会让他就此接受。

    这个天之骄子,总归是要成于那份骄傲,败于那份骄傲吗?

    仰着头,看着天花板上的灯光,夏远山有些恍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