骊山北麓之上,国安局的同志急匆匆的离开。

    表情僵硬,显然这一次和秦始皇、白起之间的交流,给了他很大的冲击。

    在国安局密室之中,也是一阵寂静。

    来自武当派的陈长老,以及龙虎山的冯长老这两位同样是表情震撼。

    他们通过视频和秦始皇、白起交流。

    终于从秦始皇口中,确切的证实了,预言的准确性。

    这时候,密室的门被打开了。

    只看到一个带着佛珠,眉毛和胡子已经全白的老和尚,走进了密室。

    一时间密室中的众人,全都回过神来。

    “迦叶大师……”

    “迦叶长老……”

    “老和尚……”

    几个不同的称呼传了出来,叫这家伙老和尚的,显然也只有陈长老以及冯长老这两位够资格。

    这人叫迦叶,来自少林,同样也是国安局的长老。

    不过这位,平时很少会出现。

    这次随着白起复苏,事情紧急。

    国安局已经把所有高层以及名誉长老,全部召集,讨论如何应对接下来有可能的变故。

    秦始皇所寻找的,长生之路,究竟是什么,是不是真的存在!

    那所谓天地剧变,灵气复苏,又会给这个世界带来怎么样的改变。

    “阿弥陀佛,许久不见,诸位别来无恙,不知道今日招老衲来,所为何事?”

    迦叶双手合十,念了一句佛号。

    “好了,每次一念阿弥陀佛我就头疼,多加一句少加一句不是一样吗?”冯长老和迦叶大师显然是老相识了,直接出言挖苦了一句。

    没等迦叶说话,又有声音从后面传来。

    “诶~这位老先生,我观你印堂发黑,目光无神,唇裂舌焦,元神涣散,近日必定万事不顺不如让贫道给你算上一挂,指点一二,由此宏运大发,体健神清、消灾避祸,都包在我的身上?!敝豢吹侥歉鍪掷锍抛乓桓稣信?,上面写着,占卦问卜尽计人间祸福的神棍也走了出来。

    时间流逝,很快,诸多重要的奇人全都到场。

    这些人有几位彼此已经数十年没有见过了,只是在国安局挂名,今日全都到来,可见事情的严重程度。

    随时会议的进行,一些关于秦始皇、白起的消息被抛了出来。

    老和尚迦叶,直接就站了起来,脸色愕然,“秦始皇和白起没有死,沉睡两千年,如今醒来了?”

    此时他那老神在在的模样,早已经抛弃了,每句话都要带着的阿弥陀佛也都忘记了,可见这件事情给他带来的震撼。

    另外几位方才得知这个消息的人,也都陷入了石化状态。

    他们没想到,刚刚回归,就得到了这么样一个爆炸性的消息。

    很快更多的信息,被抛出。

    密室中的荧幕中,也开始播放各种片段。

    “视频停一下!”

    这时候那老神棍,突然间叫停。

    荧幕的画面,定格在了浮雕上。

    “老神棍,这浮雕怎么了?”大家都颇有些疑惑,不明白那神棍为什么叫停。

    “你们这里面的解释错了,这浮雕的风格,根本不是秦朝的,这整个一系列的风格,带有浓烈的隋唐以及宋朝的风格……”

    那神棍站起来,走近了荧幕,仔细观察了一番,说出这个结论,“怎么会这样,秦始皇陵之中的这个浮雕,和整个秦始皇和的年代不符啊?!?br />
    “你们该不会,搞出了个假陵忽悠我们吧?”

    那神棍有些怀疑,这几个家伙人品不怎么地,有这种可能。

    “你确定没有看错?”陈长老豁然站起,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

    在这之前,大家都因为这浮雕的内容震撼不已,谁也没有去研究过这浮雕的风格和时期。

    “怎么可能看错,最近几十年我都在专门研究古玩字画,绝对不会错,这是一种混合隋唐宋三朝的风格,绝对不是秦人的东西?!鄙窆魉档姆浅W孕?。

    “那先知曾说,他观秦皇之陵,难道这浮雕是那先知留下的?”龙虎山的冯长老露出了恍然大悟之色。

    “什么先知?”神棍不解。

    刚刚各种资料和信息都被一一罗列出来,还没谈及到沙漠之下先知的预言。

    “先知的事情,待会会说起?!背鲁だ夏抗饴湓诟〉裆?,“如果说这是那先知留下的,他进入秦始皇陵,看到了几百后发生的事情,为何要在那留下这样一副壁画?想要讲述什么吗?有什么深意吗?”

    “也许他用这幅壁画,只是为了,让秦始皇和探险队不发生冲突?”陈又道猜测。

    陈长老摇头,“不清楚,这壁画再找相关人员,仔细研究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更多的收获?!?br />
    ……

    于此同时,骊山北麓之上。

    秦始皇和白起,也开始谈论了一些关于九州布局之事。

    白起凝眉,“我现在只记起了,师傅鬼谷子,似乎是沉睡于一处秘境之中。那秘境随着天地灵气的减少,彻底消失在世间,好像只有等到,这天地灵气重现之后,秘境重现时,他才会苏醒?!?br />
    “那就应该不错?!鼻厥蓟拾岩徽畔执赝寄昧顺隼?,“现在地图和我们关于秦朝时期的记忆,很多放有所不同,例如这里、这里、这里……”

    秦始皇一连点出了三个地点,“这些在我们那个时期,发现秘境的地方,在如今的地图上,不是消失了,就是缩小了,或许鬼谷子先生就沉睡于这三处中某一个地方,你有没有印象?!?br />
    白起看了一会,摇头没有想起什么来。

    秦始皇继续道,“如今可以从太空中观摩整个地球,这地图远比我们那个时期更加精确。这些秘境消失,应该跟天地灵气枯竭有关,现在看来,若是天地灵气复苏,将来不仅仅这几处地方会重现,有可能会出现更多我们所不知道秘境?!?br />
    没过多久,白崇根为首的白起后人,也已经登上了骊山北麓,来到了院落外,拜见先祖白起。

    一众白家人,全都瞪得眼珠子快要掉了出来。

    他们见到了秦始皇,两千多年前那位一统九州的秦始皇。

    秦始皇和白起就在眼前,那种气势他们从未见过。

    这些白家人,全都三观尽碎,久久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