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解救鲛女!

    当到达南沙群岛,天色已沉,漆黑色的夜色伴随着星星月光,宛若一件洁白色的披风,劈在风万里肩上。

    南沙群岛共有七座岛屿,风万里目前所知,其中有两所岛屿内居住的鲛人族以及蚌女族,其余无座岛屿,风万里倒是一无所知。

    风万里颇为懊悔:“早知道多了解了解这南沙群岛的消息,再出发就好了?!?br />
    就在风万里懊悔之际,突然一声声若有若无的声音突然响起,一队娜迦女妖,手持着长刀从前方的沙滩上走了过来。

    风万里嘴角微扬,喜道:“看样子这里不是鲛人族地也是蚌女族地?!?br />
    “吼!”

    见到风万里的身影,一队娜迦女妖面露狰狞,为首一人,更是用力挥了挥手上的长刀,一道渔网突然撒了过来。

    “你丫的居然要网我!”

    风万里面色一黑,突然觉得自己被人侮辱了。

    剑刃重重一挥,瞬间将飞来的网绳劈成两半,身子一扑,钻进了娜迦女妖群中,剑刃闪过丝丝白芒,剑气纵横数丈。

    “咔!咔!咔!”

    一块块肉块洒落一地,鲜血染红了海面,显得颇为血腥。

    风万里舔了舔嘴唇,望着一地的死尸,随即抬头望向对面的岛屿,暗道:“看样子,今天得好活动活动身子了?!?br />
    风万里还未走多远,突然发现前方传来阵阵哭泣声。

    “呜呜!”

    听着哭泣声,风万里挑了挑眉,暗道:

    “有人!”

    风万里脚步微撤,身子瞬间扑了出去,身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透过身前的灌木丛,只见一年幼鲛女正被一头身高三米的娜迦黄金卫兵戏弄。

    娜迦皇家卫兵挥动的手中的长戟,不断敲击的鲛女身旁,随着长戟落下,一块块拇指大小的碎岩化为一道道淡黄色的流光,在幼小的鲛女身上,留下了一块块深浅不一的伤痕。

    不光人类有恶趣味,连娜迦皇家卫兵也这有这恶趣味。

    风万里身子一跃,直接护在了年幼鲛女身前。

    “吼!”

    娜迦皇家卫兵怒吼一声,自己的玩物被人拦截,如何能忍?

    “找死!”

    风万里也不浪费时间,右手一挥,寒气笼罩右手,瞬间涌入了娜迦皇家卫兵全身。

    白银级的寒气直接灌注入了娜迦皇家卫兵的身躯,那寒冽无比的寒气瞬间将娜迦皇家卫兵的肌肤。

    娜迦皇家卫兵是黄金二阶,寒气无法冻结娜迦皇家卫兵的身躯。

    风万里以短剑做棍,默念一声:“如意金箍!”

    话音未落,风万里手中的短剑瞬间散发出耀眼的白芒,风万里长剑一挥,瞬间变大的短剑直插入娜迦皇家卫兵的身躯。

    “刺啦!”

    风万里面色一狞,将手中短刃狠狠一扭。

    “wow!”

    娜迦皇家卫兵惨叫一声,瞬间瘫倒在地,碧绿色的鲜血染了一地。

    “人类??!”

    鲛女颇为年幼,如果按人类的年岁来算的话,应该算是十四五岁的少女吧。

    风万里右手轻轻一抚,一道碧绿色的能量波瞬间笼罩在了鲛女身上。

    忘忧曲

    蔡文姬的终极奥义,恢复能力极强,眨眼间,鲛女体表的伤痕已经没了踪影。

    风万里弯下身子,将鲛女扶起,开口问道:“你们鲛人族还有多少幸存者?”

    “族人!”“族人!”

    年幼的鲛女双眼一红,泪珠哗啦啦的滑落而下,一颗颗珍贵无比的鲛珠犹如珍珠般一一滚落。

    风万里挠了挠头,对于幼年鲛女这般模样,一时间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只能重重敲了敲手上的短刃,发出一声声刺耳的敲击声。

    “别哭了,再多哭一会儿,你的族人就会有一人惨死!”

    一听到风万里的话,年幼的鲛女立马止住了哭泣,伸出玉手,将眼角处的鲛珠擦落,洁白色的秀脸微微抬起。

    雪白肌肤丝缎般的华丽。眸子里是一望无际的苍蓝,属于最明媚的天空的颜色,闪着灼人的明亮。脸颊线条柔顺。漆黑的头发有着自然的起伏和弧度,散下来,令人百般想象指尖轻抚那些发丝的触感。

    “鲛人族果然是极美的!”

    风万里忍不住低声喃喃起来,震惊于鲛人的美丽。

    “大人!你要帮助我们鲛人族?”

    鲛女满脸悲伤的面容突然闪过一丝希望,紧紧盯着风万里生怕,好似生怕风万里拒绝一般。

    风万里点了点头,撩起衣袖,从口袋中掏出一片海洋水晶,递了过去。

    “这是司丽斯姐姐的水晶铭牌?。?!”

    鲛女一把夺过风万里手中的海洋水晶,连忙朝着风万里问道:“司丽斯姐姐现在怎么样了?”

    风万里摆了摆手,咧嘴一笑:“既然我拿着这水晶来到这里,就代表她已经安全了!”

    “司丽斯姐姐安全就好!”“安全就好!”

    听到司丽斯生命没有威胁,鲛女心中不由一松,十分庆幸。

    风万里指了指前方的小岛屿,朝着鲛女问道:“这座小岛就是你们鲛人族世代居住的地方?你觉得哪里还可能有幸存下来的鲛人?”

    鲛女点了点头:“是的,这就是我们鲛人族的族岛?!?br />
    “如果哪里可能有幸存下来的族人,我想就只有那里了!”

    鲛女突然转过身子,指向对面的岛屿:“那座岛屿是蚌女族的族岛?!?br />
    “不是说鲛人族和蚌女族并不友好么?”风万里挑了挑眉,十分不解。

    鲛女冷笑一声:“是呀!就是因为我们两族是世仇,他们才会奴役我们鲛人族,以此来报复我们鲛人族?!?br />
    风万里挑了挑眉,上下打量了眼面前的鲛女,此时才反应过来,面前这个小小的鲛女,居然也有青铜三阶实力。

    这样一来,蚌女族内,最强级别的战斗力少说也有铂金级,这可是一场恶战。

    “你知道蚌女族内最强的战斗力是什么吗?”

    风万里心中颇为揣测不安,于是开口问道。

    “这个我不太清楚,不过蚌女族的实力和我族不相上下,我族最强大的便是族长,是铂金一阶的实力?!?br />
    说道这里,鲛女突然面色一暗:“可是就算是铂金级实力,也没办法抵挡黑岩氏的侵犯?!?/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