握住她的裸脚,心法运转,灵气缭绕,顺着脚底的经脉穴道钻进其中,开始滋养着伤损部位。

    随着灵气的滋养,陆无双感觉脚底不断有一股暖流传输到腿部,疼痛渐渐消散,甚至感觉暖洋洋的,仿佛泡在热水中一般,极其的舒适。

    “如何被逮到的?”

    陆无双缩了缩脑袋,俏脸绯红,道:“在京城被师父撞见了?!?br />
    “你运气不错?!?br />
    陆无双闻言,沉默不语,滋养半刻钟后,清玄将脚轻轻放下。

    “治疗需要持续两周左右,在这两周内,不要太多走动,你暂时就住这屋子吧?!?br />
    …

    …

    随着时间的推移,两周一晃而过。

    在这期间,除了治疗陆无双外,清玄也尝试着修炼龙象般若功。

    经过上次与金刚法王过招后,后者的肉身绝对是修炼到了武侠位面的极致,连刀剑都难以破防。

    虽然没有尝试过,但他敢肯定,自己的肉身,相比金刚法王,应该是要差一些的。

    于是,他就尝试着修炼龙象般若功。

    然而,令他失望的是,龙象般若功对他来说,似乎没有什么作用,最后只好不了了之。

    经过两周的治疗,腿伤痊愈后,陆无双就偷偷摸摸的离去。

    对此,清玄并没有阻拦。

    “龙儿,该启程了?!?br />
    背负双手站在悬崖旁,清玄语气平淡的说道。

    两周过去,襄阳城的压抑的气氛终于被打破,形势大有变化,蒙古已经出兵,兵临城下。

    当朝宰相被杀行刺,连姑姑一家满门被灭,有上次的警告,蒙古大军来袭的消息传入皇宫后,皇帝当即发兵五万,支援襄阳城。

    在郭靖与黄蓉的号召下,襄阳城汇聚总共汇聚四万义军,有这五万的支援,大大的减轻了压力。

    “这皇帝,不算太蠢,雕兄,我们走吧?!?br />
    “戾!”

    …

    …

    “杀!杀!杀!”

    “云梯,准备!”

    此时的襄阳城城门口,火光冲天,烟雾阵阵,喊杀声不断,满目疮痍。

    蒙古大军源源不断,如潮水般涌来,披甲持刀,冰冷的金属撞击声,整齐的踏步声覆盖整个战场。

    其余两侧,黑铁洪流不断涌来,如同一条巨大的黑龙,肆虐狂啸,马蹄声如雷,轰鸣作响,蒙古铁骑两面夹击。

    整整十五万蒙古大军压境,响亮的号角声响彻方长空,喊杀声绕耳不绝,铺天盖地的萧杀气息弥漫在所有人的心头,仿佛一头猛兽,渐渐的破坏着襄阳城。

    襄阳城城墙上,郭靖身穿甲胄,放眼望去,如同密密麻麻的蚂蚁,整个战场上都是蒙古兵,战旗猎猎,长枪如林,散发着森然的寒意。

    “砰!砰!砰!”

    震耳欲聋的击鼓声响起,战场后方,几十个漆红的牛皮大鼓被蒙古壮汉敲响,整齐划一,气势磅礴,响彻天际。

    伴随着鼓声响起,整齐的轰鸣声蓦然涌动,蒙古大军先锋军,架着云梯冲向城墙,开始攻城!

    鼓声越来越激昂,随着蒙古大军前赴后继的架着云梯涌出,继而又有一架架巨型投石器缓缓推出,逐渐朝战场前方靠拢,阴云笼罩在所有人的心头。

    随着号角吹响,投石器开始投掷,鼓声激烈,一触即发。

    蒙古大军震耳欲聋的喊杀声响起,潮水般的士兵手持长枪涌向襄阳城。

    “郭大侠,后方来报,朝廷五万援军一个时辰后就能抵达?!?br />
    “好!”

    望着浓烟滚滚的战场,郭靖双拳紧攥,激动道:“当真是天大的恩情?!?br />
    前些日子,得到无极剑派刺杀当朝宰相,并灭其满门的消息后,郭靖整个人都懵了。

    本以为,无极剑派必然受到通缉,可万万没想到,圣上不仅没有通缉,反倒派出五万大军增援。

    得到援军消息后,郭靖振奋的几晚都没有睡着,他非常清楚,朝廷肯派兵增援,肯定那青年的计划好的,也只有他能办到。

    “誓死镇守襄阳,弓箭手准备,牵制住蒙古大军,援军抵达,便是我们反击的时刻!”

    “杀!杀!杀……”

    “放箭!”

    吕文焕身材高大,甲胄幽深,腰间悬挂佩刀,声音威严肃穆,一声令下,顿时箭如雨下,密密麻麻,铺天盖地的疾射而出,朝着城下的蒙古大军洞穿过去。

    霎时间,惨烈的叫喊声,喊杀声,不绝于耳。

    在原著中,吕文焕庸庸碌碌,在郭靖与黄蓉的支持下,这才镇守襄阳多年,直到最后弹尽粮绝,无奈之下投降。

    虽说庸庸碌碌,但不失一颗报国之心。

    “轰??!”

    蒙古投石器发动,沉重的巨石砸下,如同天降陨石,砸的城墙轰鸣作响。

    在投石器的掩护下,云梯战术已经靠近,海水般的蒙古士兵涌来,架着云梯,手持锋锐长刀,便要爬上城墙。

    “投石,绝对不能让他们攻上来?!?br />
    襄阳城上大军搬起巨石滚落,爬到一半的蒙古兵被猛的砸下云梯,摔在地上口喷献血,凄厉的哀嚎。

    鲜血喷洒,残肢断臂满地,场面太过血腥,太过可怖,这就是战争。

    若是普通人看到这一幕,非得吓得腿软不可。

    看似蒙古攻城气势威猛,但不管如何,守城的一方虽处于被动状态,但却好守。

    沉重的巨石从高空抛下,被砸中的蒙古士兵无一幸免,重则气绝生亡,轻则断肢残臂,没有一个好下场,唯有幸运点的或许能活的久一些。

    “咻咻……”

    在郭靖的指令下,义军分工明确,投石的投石,射箭的射箭,开始一场猛烈的拉锯战。

    襄阳城易守难攻,蒙古大军攻城,作为主动挨打的一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名名损失着。

    见状,蒙古将领手臂一挥,早就蓄势待发的蒙古武者手持武器,找到机会踩着云梯,跃上城墙。

    论单体作战能力,自然是武者较强,刚上城墙,大宋义军就开始出现伤亡,蒙古武者想方设法打开局面。

    但就在这种时候,早就埋伏好的武林人士一拥而上,在城墙上展开厮杀,丝毫不影响义军守城。

    ……

    ……

    PS:新书期,求推荐票,求推荐票,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