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罗儿,你说,仙人真的能修复我们家族血脉的缺陷吗?”就算嘉妮特如何城府深沉,面对这种能够拯救整个家族血脉的希望,也不禁有些紧张起来。

    “妈妈,就算柳生元和做不到,我们也没有什么损失不是吗?何况,英灵计划能够不断推进,本身就代表着我们的希望?!笨侣薅醋拍盖孜⑽⒅迤鸬拿纪?,安慰道。

    “也对,看来这次是不得不去一次了。对了,既然妮妮说他可能已经成为仙人,那——”

    本来嘉妮特一点都不担心这次二女儿和柳生元和的决战,毕竟现在的女儿如此强大,让她根本想不出,除了现代军事科技发展尖端那几样大杀器以外,还有什么力量能够正面击败女儿。

    但是,那是仙人??!谁能想到,这世界上竟然会有仙人现世!

    “没事,妈妈,妮妮说,她已经与柳生元和达成意向,到时候会提供一套基因调制设备,换取柳生元和在比赛中放水,到时候他们会以妮妮略占上风,最终平手来结束比赛?!?br />
    “——干得漂亮!”嘉妮特愣了一下,她还以为自己这个二女儿是脑袋里塞满暴力的纯粹战士,没想到居然还有这么灵活的一面。

    看来就算是登上女王宝座,这位二女儿也不用她太担心了。

    而自己,能不能活到看见二女儿登基的那一天,可就要看日本那位仙人了。

    幸好这些年来,英国王室和柳生家一直保持着香火情分。嘉妮特有些庆幸的想。

    花旗、华盛顿。

    “先生们、女士们、我请求你们,支持我的提案!”

    “不可能,你已经疯了,费南多!”

    “是的,我们认为,费南多,你需要的不是我们的支持,而是一个心理医生?!?br />
    “不,我没发疯??凑庹磐急?,这是花旗公司这些年来,受到外部袭击损失的曲线图。你们看到了吗?这是什么曲线?这是一条指数曲线!”

    “费南多,不要危言耸听,我承认,这些年来的商业活动中,火药味道是浓了一些,但是,我们难道就是清白的吗?

    这是大家都默认的规矩,一切冲突都发生在桌子下面,而你的提案却是要掀翻桌子!你想过后果吗?”

    “老菲勒说的对,费南多,我知道你在加拿大的实验室被英国人端了损失很大,但是这不是这个提案的理由!是你威胁到了他们的传统势力范围,被反击是不可避免的。

    这是商业竞争中的潜规则,符合传统。不要这么天真了费南多,你已经是四十岁的人了,不要因为一时意气做出不可收拾的决定?!?br />
    “不不不,霍特先生、菲勒先生,你们搞错了,我不是因为在加拿大的损失才提出这个提案——虽然损失真的很大。

    我承认,英国人的反击符合游戏规则,我也无意因此而进行报复,不然,宁静之湖分布在世界各地的医疗产业和生物化工产业那么多,我总能找到袭击目标的。

    但是,我在这里提出这个提案,是因为我们失去了平衡!是的,重点在这里,我们失去了平衡!

    你们看,这里就是拐点!自从四年前,那位真正踏入了半神境界以后,第二年,欧盟的特种作战成功率提高了五个百分点;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去年,欧盟的成功率在前年的基础上,又提高的四个百分点!

    这说明什么?一个半神当然不可怕,可怕的是她能够起到的作用!

    在世界上通行的商业规则到底是什么,大家都很清楚?;呗覆皇侨魏问焙蚨夹械猛ǖ?,没有足够的武力,我们的投资就是一块谁都能上来咬一口的肥肉罢了。

    这四年来,我们在非洲、在亚洲(除了亚共体,我虽然不喜欢那里,但是不可否认,那里的秩序还是不错的)、甚至在南美洲,我们的投资都受到比以前更强烈的打压。

    而在加拿大,我的实验室被袭击以后,你们知道我想些什么吗?”

    “费南多,你有话直接说就是了,不用绕这么多圈子?!?br />
    “我在想,我们的先祖不知道抛洒了多少鲜血,才从贵族的压迫下,建立起现代文明社会的秩序。那么,传统贵族就真的愿意和我们平起平坐吗?甚至是屈居我们之下?

    如果有一天,已经掌握的市场运作规律的传统贵族,能够重新掌握权力,他们真的不能维持统治吗?

    统治是什么?你们看,这是我们花旗这一届的参议员和众议员名单,你们看到了什么?

    别管什么共和党、民主党,这些人背后都是那些人,你们应该知道,传统贵族如安道尔财团、富兰克林财团等,他们控制的议员人数上升的百分之十五!

    这是很可怕的数字,更糟糕的是,尽管花费了这么多的精力,这些年的经历让我们知道,这些靠血脉联系的传统贵族阵营,根本不会真心接纳我们!

    那位长公主殿下真的很有魅力,我的女儿一天到晚吵吵着要去追随在她身边,哪怕当一个侍女都是好的,还专门请了一个老师教什么宫廷礼仪!

    这是何等可怕的洗脑?有时候我真羡慕天朝文明,‘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句话说的多好??!他们的先祖智慧要胜过我们的先祖。

    可惜,我们‘天赋人权、人人平等’喊了这么多年,竟然还敌不过一个小女孩的影响力?!?br />
    费南多说到这里,低下了头,沉默了一会儿,终于抬起头来:“无论如何,莱拉妮*阿尔托莉雅必须死!请大家表决?!?br />
    不算很大的房间里一片沉默。

    “我弃权?!?br />
    “我反对?!?br />
    “我弃权?!?br />
    “我反对?!?br />
    “我赞同?!?br />
    “我赞同?!?br />
    柳生元和很高兴,非常非常高兴。

    得到了莱拉妮送来的资料,许许多多的问题都迎刃而解。

    如果说柳生元和原本的研究,不过是东一榔头西一棒子,侥幸从中获得些许知识的话,莱拉妮带来的资料中,就隐隐显出一个庞大体系的影子。

    虽然莱拉妮带来的资料中,主要内容是如何通过弱电流和不同信号物质来控制细胞分裂,刺激细胞定向增殖;但是从一些简要的细胞增殖中的定向调制增殖原理介绍来看,这些知识后面是有一整套人体基因链(dna密码)解析成果支撑的。

    柳生元和甚至怀疑,英国王室是不是已经完成了人体基因图谱的绘制工作。

    要不是有对人体基因的全面认识,根本不可能推导出这样具有针对性的调制公式。

    这可比他好不容易,能够定向调制菌类群落的研究成果要高明百倍了。

    这是他在赤旗都无法接触到的资料。

    倒不是赤旗没有这方面的研究,而是赤旗的研究还处于基础研究阶段,无数实验记录还没有整理统计出一个统一的规律,更别说推导出一个用于定向调制细胞增殖的公式了。

    看着这条公式,柳生元和忍住心中的激动,从消毒柜中取出一个可乐罐子大小的培养罐,在实验台前忙活起来。

    至于刚才,妻子小林樱走进来和他说的,自己打算要开办诊所的事情,他根本就没往心里去。

    而在柳生元和在实验室里忙忙碌碌的时候,小林樱已经来到了柳生家位于千代田区的公寓里。

    虽然现在柳生元和与小林樱主要住在郊区的庄园里,但是在这间公寓里依然保留着他们的房间。

    “樱姐姐!你怎么回来了,我哥哥呢?他没跟你一起回来?”

    给小林??诺氖橇偷牡艿芰鞴?,当年的小男孩,现在身高已经接近一米八了。

    日本没有嫂子这个称呼,大家都管哥哥的妻子叫做姐姐。

    “他啊,又进实验室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出来呢!”小林樱笑咪咪的看着这个弟弟。

    柳生明光的身材要比柳生元和更加粗壮一点,不过全身上下匀称肌肉分布,依然让他显得修长挺拔。

    现在柳生明光是康田学院剑道社的副社长,不过他似乎对剑道社的活动颇不上心,除了有时候会因为校方要求,做一些剑道展示和校际交流以外,平时根本不在学校剑道社里练习剑道。

    现在家里的健身房,已经完全改成一个剑道室了,像是跑步机和其他一些力量训练的运动器材,都委委屈屈的堆放在剑道室的一角,加起来占据的面积都不超过伍平方米。

    其他地方都是高强度橡胶铺设的地板。

    “爸爸妈妈呢?”小林樱走进家里的剑道室,一边问,一边顺手提起墙边刀架上的木刀。

    “还没回来,现在爸爸妈妈可都是大忙人,很少有晚上十点之前回来的时候?!?br />
    “哈,明光,我怎么觉得你话里面有一种酸酸的味道?”

    “当然了,现在想到外面吃饭倒是从来不缺钱,可是想和爸爸妈妈一起吃饭就很难了,哥哥更是一个月都难得冒一次头,樱姐姐,以前我们虽然没这么多钱,但是大家晚上总是一起吃饭,早上总是一起上学!”

    说着,柳生明光露出一种有些委屈的表情,这才让小林樱想起来,这个弟弟虽然身高已经有一米八,但是还是一个初级中学三年级的小孩子呢。

    “明光,别难过了,这就是长大必然付出的代价。来,我们试合一下,让姐姐看看你有什么进步没有?!毙×钟S媚镜兜懔说懔鞴?,笑着说。

    这些年来,柳生元和指导他们两人修行可都是私下进行的。

    毕竟一个是亲弟弟,另外一个更是未婚妻子,和弟子们待遇是不同的。

    他们两个修行了路子更是温和的不能再温和了,如果论起实战效果,在第一年的时候,他们就算十个一起上,也打不过柳生元和的任意一位亲传弟子。

    然而,现在已经是第四年了,深埋的种子终于开出了花朵。

    “姐姐,最近我可是很有进步的哦,总有一天,我能超过哥哥!”柳生明光给自己打气,毕竟总是被小林樱揍,不先给自己鼓鼓气势是不行的。

    “额,噗哧——”小林樱本来都准备好出手了,听到柳生明光这句话,突然忍不住笑出声来,刚凝聚起的气势顿时散了。

    前几天才看到丈夫与莱拉妮姐姐一场大战,现在莱拉妮还在他们庄园住着呢。

    比起他们全力出手时,那种天崩地裂一般的威势,弟弟的这句豪言壮语,就变成了一句幽默台词了。

    “别看不起我??!”抓住小林樱突然泄气的破绽,柳生明光一刀从下而上,像一只燕子一般掠地而至、斜撩而上。

    柳生元和也是懒,他所有弟子的入门剑法,都是他改自‘活人?!牧芙?,至于能在柳生密剑的基础上,各自按照性格演化出什么不同剑法,那就要看弟子们各自不同的性格习惯了。

    柳生明光走的剑法路子就是飘逸自在,在哥哥指导下,吸收了佐佐木前剑豪会首席的落叶斩和一部分燕翔斩的技巧,将剑法演化的飘逸潇洒。

    柳生明光长刀展开之处,整个人如同风中玉树,本来只有六分帅气的脸,可是每次练剑,总是能显出九分帅气来。

    (柳生元和嘿嘿一笑,我会告诉你这是按照A*V派风格改造的剑法吗?要不是我亲弟弟,我才不帮他这么忙呢。)

    虽然手中只是一柄木刀,但是一刀既出、人随刀走,膝、腰、肩、肘、腕,力量每经过一个关节的传递,柳生明光的刀锋指向就变幻一次,这一刀,短短的刀路中竟然已经变幻了五次,在室内的光线下,明明就是一刀,偏偏有一种刀光卷起千堆雪的感觉。

    “哈,不过如此!”小林樱大喝一声,脚下一动,整个人贴着地面划出一道半弧,右手单手持刀,简简单单挥刀一斩!

    木刀的刀锋正好停在弟弟柳生明光的手腕上,不多一分,不少一分!

    “这,这,姐姐,你难道——”柳生明光不可置信的看着手腕上的木刀。

    要知道,他现在横扫整个东京都的校际剑道比赛,各种奖项拿的都不想拿了,要不是校方坚持,他甚至都不想参加什么校际剑道比赛这么简单的比赛了。

    尤其是前一段时间,自己突然想通了几个关键之处,对身体控制、关节和肌肉的利用更上层楼。

    就算是剑豪会里那些日本剑道前辈们,也都对他现在的剑法造诣赞不绝口,称之为下一个剑圣候补,这才让柳生明光有底气对樱姐姐说出,自己将来会超过哥哥的大话。

    这要是被哥哥一刀击败也就算了,可被樱姐姐一刀击败算什么事?以前,就算自己不是樱姐姐的对手,两人也差得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