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理完斗笠男子的尸首,小老头走向那驾马车,拍了拍仍在原地站着不动的马儿。

    “倒是一匹不错的马儿,临危不惧,用来拉车可惜了?!?br />
    马儿像是听懂了他的话,打了个响鼻,然后用头在老头儿的手上踹了踹,仿佛遇到的了伯乐般。

    “有趣有趣,不过现在还不是带你走的时候,先回到你主人身边去吧?!?br />
    老头儿在马背上一拍,马儿会意,“涯涯”的叫了一声,掉头就朝着秦阳离去的方向飞驰。

    四蹄齐飞,速度相当快,正在退走的秦阳突然听到了马车声,回头一看,便是见到了自己的马车安然无恙的追来了。

    “不对,那人的气息,似乎消失了?!?br />
    秦阳现在的精神力堪比聚元七重强者,自然能够察觉到附近的一些气息波动。

    刚才在飞奔过程中,他也是断断续续的释放精神力往后探查,没想到这一刻,对方竟然消失了。

    “那条路不能走,那我便换一条路吧?!?br />
    秦阳拦住马车,自己当了车夫,朝着另一条比较热闹的街道驶去,如此一来,倒是要绕一绕,多走一些路程。

    ……

    皇城中已然有了节气的氛围。

    加上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很多地方都亮起了灯火,一片热闹之景。

    而皇宫之中,自然是更加宏伟和气派,金碧辉煌。

    东宫,乃是储君殿下的起居之所,占地颇广,雕梁画栋、亭台轩榭,应有尽有。

    若是不熟悉宫中地形的人进来,恐怕很可能在如同迷宫般的回廊里迷失方向。

    此时,东宫中的一座高塔上,已经是排开了筵席,宫女太监们各自忙碌着拜访奇珍异果,美酒佳酿,山珍海味……

    不多时,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准备停当,便是陆续有着一些衣着华贵,气度不凡的年轻人抵达,被小太监领着登上了高塔。

    这座高塔,名叫“近月塔”,顾名思义,便是靠近月亮的意思。

    皇城中的很多达官贵人都知道,东宫中的近月塔,乃是赏月的绝佳之地,据说每到月圆之时,皇帝陛下都会亲临东宫,登高望月。

    今天虽然不是月圆之夜,天公也不作美,那厚厚的云层,将月亮完全遮掩了起来,看不到一丝一毫。

    然而近月塔上,依然是人影幢幢,而且都不是普通人。

    这些人,可都是东疆战事和南海战事中立了大功的人,于国而言,可称为功臣,与百姓而言,可谓之英雄。

    秦阳虽然绕了一圈,但依然是准时抵达了皇宫,并且凭借令牌,最终进入了东宫之中,登上了近月塔。

    现场,有着禁军把守四方,还有不少宫女太监分立左右,随时听候吩咐。

    “快看,近期皇城的风云人物秦阳到了!”

    “他就是秦阳,如此年轻,便是成为二级紫星炼丹师,还建立了一等战功,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最关键的,他还是大将军夫人的亲外甥。在皇城,如果没有一个大靠山,他就算再天才,也不过是土鸡瓦狗而已,很快就会消失在一些明争暗斗之中?!?br />
    “说得没错,他初来皇城之时,根本没人瞧得上他,不过现在可就另当别论了,我们今天,或许还要找他喝一杯酒才是?!?br />
    “……”

    席上,已经聚集了很多青年才俊,大多数人都是帝都学院的学员,所以对秦阳并不陌生。

    但秦阳却不一定都认得他们。

    尽管如此,其中有些,还是秦阳的老熟人。

    秦阳没有理会众人的谈论,眼睛一扫,便是看见一个坐在筵席一角,显得有些落寞的紫衣青年,不是藤清流又是谁。

    当初藤清流和他之间还有过一次过节,最后因为诸葛云天和藤龙老爷子的关系,秦阳没有深究此事,而藤清流也从未再挑过事,所以,两人之间的矛盾,便是渐渐被压了下来。

    但这足以让他们两人成为朋友,就算现在见面,也不过是眼神上的短暂对视,便是没有了下文。

    另外一边,两个衣着庄重,正在低声交流的人,正是徐麟和冯昂。

    他们看见秦阳的到来,像是老鼠见到猫似的,赶紧移开了目光。

    要知道,他们在皇城最大的靠山——上官云已经消失了,没有了靠山?;?,他们见到秦阳,都是只能绕道走。

    “秦兄!”

    苏白衣此时也是见到了秦阳的到来,便是从座位上站起,向秦阳打了声招呼。

    秦阳点了点头,他也是看得清楚,今天来的人,分坐在两个片区,分别代表了南海战队和东疆战队。

    苏白衣、藤清流等人,是在一起,秦阳自然也就朝他们所在的地方走去,然后坐到苏白衣的身旁。

    “白衣兄,来得好早?!?br />
    秦阳随意说道。

    苏白衣道:“不是我来得早,而是你来晚了,像这种场合,也只有你敢姗姗来迟了?!?br />
    秦阳笑了笑,没有说话。

    自己斟了一杯茶水,轻轻啜了一口。

    他这副淡然的模样,让苏白衣有些疑惑,不过她的疑惑很快就有了答案,因为马上,便是有着一道英武不凡的身影登上了近月塔。

    此人金冠蟒袍,玉带金靴,走起路来虎虎生风,眼睛直视前方,没有把在座的任何人放在眼里的意思。

    神威王!

    “不愧是神威王,永远是那么的霸气凌人,不过近期传言说神威王在真幻秘境中被一个叫做修罗王的家伙斩杀了一次,不知是真是假?!?br />
    “这就不好说了,毕竟神威王没有出来辟谣,似乎是默认了此事。但也可能是有着其他原因,所谓清者自清,不想出来解释也是说得通的?!?br />
    “看来神威王如今除了秦阳那个家伙抢他的风头,连那什么修罗王也想在太岁头上动土呢……还真是多事之秋??!”

    人们议论纷纷,都是坐在一起的人小声讨论,在神威王走近的时候,全部鸦雀无声,不敢再有任何的交谈。

    得罪了神威王,可不是开玩笑的。

    就在人群静下来不久后。

    一个尖嗓门的小太监叫道:“储君殿下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