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仅是牛顿,还有妖精的尾巴、阿尔巴雷斯帝国、各大魔法公会,所有人都过来了。

    “笨蛋笨蛋笨蛋!”

    梅比斯疯狂的敲打着杰尔夫的头,那副样子怎么看都像是女儿在向父亲撒娇一样,可是仔细想想这两个人可是夫妻,一想到这里,尤其是妖精的尾巴的所有人,立刻看杰尔夫的眼神都不对了。如果说之前的时候看杰尔夫还是敌人,但是这还属于那种只要教训一下对方就可以的状况,现在的情况就有一点类似于那种,如果可以的话,我一定要杀了那个家伙然后在那个家伙的棺材里放蟑螂的感觉。

    “梅比斯?为什么你……”

    杰尔夫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人,随后想起来似乎自己也应该了死了啊,身体一半都已经消失了,不对,仔细看看就发现,并没有消失,杰尔夫依旧完好的还活在这里。

    “是你么?”

    杰尔夫原来就听说过牛顿能够做到相当不可思议的事情,虽然说是炼金术,但是已经和那种无中生有的感觉很类似了,没想到竟然现在连复活都能够做到了。

    “当然了,除了我还有谁?”

    牛顿耸了耸肩,表示这种小事洒洒水啦,然后看着身后的所有人,拍了拍自己的一个背包。

    “诸位,请放心的上吧,我已经准备好了无数的贤者之石,到时候就算是你们死了,我也能够尽情的复活你们?!?br />
    嗯,复活,这话虽然说有点大,可是实际上算起来似乎也并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地方。就算是以前不信的,现在看到了牛顿已经复活了两个人,那么再怎么也都应该信了。其中惟一一个可能说还有一些怀疑的,那就是欧佳斯特了,但是这个时候欧佳斯特也并没有多说些什么,只是在一边默默地看着。

    得到了牛顿的保证,每个人不需要担心自己的命了,那么就用命去拼行了。

    “火龙的咆哮!”

    纳兹是最先按耐不住的,因为老爹的死亡,所以他对于阿库罗诺基亚的愤怒可能也是最深的,而且还有一个相当关键的原因。杰尔夫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纳兹,心情相当的复杂。

    “纳兹……”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应该叫你哥哥……”

    纳兹的神情则是同样相当的复杂,自己莫名其妙变成了几百年前的人,还是恶魔的一员,还成为了杰尔夫的弟弟,这一系列的身份变化让纳兹有一些反应不过来??墒钦庑┯趾湍勺扔惺裁垂叵的??他不是妖精的尾巴的魔导士了么?他现在是妖精的尾巴的敌人么?不是,是啊,那么剩下的还有什么好考虑的了么?只要把伤害妖精的尾巴的人全都揍飞就足够了。

    “但是,如果你依旧想要对妖精的尾巴动手,或者是让我们听到了你对初代不好的好,我们就扁你……”

    很有意思的一句话,就扁你,怎么听都不像是大人能够发出的威胁的话语,可是纳兹就这样出口了,而且还说的这么的毫无违和感,该说不愧是如同野兽一样的纳兹么。

    另一边的杰尔夫则是这个时候都快要尴尬的爆炸了,虽然说被称为最强的黑魔导,但是这个阵仗真的没有经历过啊,面对这陌生的一幕,仿佛能够勾起一个人内心最深处的来自七大姑八阿姨的恐怖。

    “你们这些笨蛋,现在可是还在战斗??!”

    梅比斯则是彻底的无语了,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么,这么羞人的事情怎么也要等到打完仗之后再说啊。

    “吼!”

    阿库罗诺基亚可不会看着他们这一家子在这里上演情景喜剧,一爪子就糊了过来。

    “我说你们能不能不要在这里打情骂俏的?”

    一个巨大的冰巨人和一个巨大的水巨人出现在几人的面前,帮纳兹等人挡下了阿库罗诺基亚的攻击。格雷半个身子都是黑色的,恶魔的力量让他获得了不逊色于灭龙魔导士的强大,旁边的朱毕安就是彻头彻尾的天赋了,小时候就觉醒的水魔法,加上之后牛顿从神之塞勒涅的身上获得的水之灭龙魔法的魔水晶,虽然说现在运用的还不到位,但是现在的朱毕安也绝对能够算作一个灭龙魔导士了。

    “格雷大人是最强的!”

    简直就是头号迷妹,朱毕安也是丝毫不顾及这里就是战场,公然就开始和格雷打情骂俏了,当然了,格雷是满脸的嫌弃啊,旁边的纳兹就已经是在脸上写满了你还好意思说我的感觉。

    黑色的吐息直接冲碎冰水巨人,而这个时候纳兹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头绯红色的头发就已经挡在了龙息的面前,巨大的黑色盾牌上面浮现着蓝色的纹路。

    “你知不知道这样子直接冲出来相当的危险啊,还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女儿?!?br />
    艾琳撇了撇嘴,可是脸上的笑意却是怎么都忍不住,就和当年基尔达斯刚刚和卡娜重归于好一样,简直就是笨蛋父母的标准模版,这不,刚说到这一对,这一对就开始了自己的表演。

    “妖精的光辉!”

    三大超魔法之一,现在公会里面可能除了梅比斯意外,就只剩下卡娜还能够掌握了,瞬间的魔力攻击就算是阿库罗诺基亚的魔力防御面对超魔法也是力有不逮,如同重锤一样的击打在阿库罗诺基亚的背后,阿库罗诺基亚直接被按在地上。

    “等你很久了……”

    艾尔夫曼已经变身成为兽王,旁边的还有变身野兽的丽莎娜,以及变身成为魔人的米拉杰,三人的魔力在空中汇聚交融,一个拥有着野兽一样的头颅,恶魔的身躯的巨人出现在半空,虽然只不过是虚影,但是给人的气势却是相当的恐怖。巨人的一拳仿佛能够撕裂大地一样,迎着被按向地面的阿库罗诺基亚就是一记上勾拳,阿库罗诺基亚再一次被打的飞了起来。

    “还没完呢!”

    剑咬之虎的双龙,双双进入龙之力模式,黑白交错的线条在阿库罗诺基亚的身上划出一道道的伤痕。

    伽吉鲁和拉克萨斯则是在阿库罗诺基亚的两边,同时作出了咆哮的动作。

    “雷龙的……”

    “铁龙的……”

    “咆哮!”*2

    “你在盯着哪里???”

    眼镜蛇更加的猖狂,竟然是来到了阿库罗诺基亚的面前,双手掰开阿库罗诺基亚的嘴,冲着里面就是一记毒龙的咆哮。

    那么阿库罗诺基亚是这么好说话的龙么?很明显不是,所以他反击了。

    头只是简单的一咬一甩,眼镜蛇和伽吉鲁还有拉克萨斯就到牛顿那里报道去了。眼镜蛇半个身子没了,伽吉鲁和拉克萨斯则是全身粉碎性骨折。然后翅膀一振,向着天空就飞了上去,要不是米涅芭通过空间作用把双龙都转移走了,可能这个时候两个人也就也得到牛顿那报道了。稍微清理了一下身边的虫子,阿库罗诺基亚原地旋转了起来,巨大的身躯,疯狂的速度,仿佛这一刻变成了台风眼一样,周围的大地被一层层的掀起来,树木被连根拔起。仅仅一会儿,周围就被清理出来一片巨大的空间。

    “还真是恐怖啊?!?br />
    可是出乎阿库罗诺基亚意料的是,完全没有人受伤。没错,一个都没有,甚至可以说环境的破坏都只在阿库罗诺基亚的附近,而这原因,则是因为阿库罗诺基亚的身边有一个巨大无比的圆球,上面还有着妖精的尾巴的标志。

    这个时候每个人的手腕上都有一个黑色的纹身一样的东西,这个则是梅尔蒂的魔法,只不过已经经过了改良,那就是不能够在传递伤痛,而是能够把所有人的魔力都连接起来。

    几乎两个大陆的所有人的魔力施展的妖精之球,上一次的妖精之球是用来拯救天狼岛的众人,而这一次,就是为了困住阿库罗诺基亚。就如同杰尔夫也会被杀死一样,阿库罗诺基亚也不是不死之身,一个人或者两个人对他的攻击伤害可能很小,可是当无数人的攻击被集合起来的时候,那么这份威力就相当的强大了。

    “ok,已经瞄准了……”

    可以说是远在天边,至少说是阿库罗诺基亚发现不了的地方,碧丝卡为主导,两个大陆的堪称最顶尖的神射手都在一起,一杆大枪,比曾经制作过的魔导炮几乎要大上十倍,巨大的屏幕中瞄准的正是被妖精之球困住的阿库罗诺基亚。

    “好了,接着就到我出场了?!?br />
    这一次的计划主要是通过前期对于阿库罗诺基亚的压制,让对方误以为自己这边的人都是想要直接怼死他,可是实际上则是想要利用妖精之球先困住他,然后通过远程的魔导炮对于阿库罗诺基亚进行致命一击。其中的关键就是如何让阿库罗诺基亚在从妖精之球中解放出来之后,不会突然跑掉。原本牛顿是想要通过制作出来的机器人来牵制住对方,可是之后,牛顿因为一些巧合,发现了更合适的东西。

    瞬间妖精之球被解开,牛顿来到了阿库罗诺基亚的正上方,巨大无比的魔法阵出现,里面散发出来的气息甚至让阿库罗诺基亚都感觉到了恐惧。

    “这就是你的要求么?”

    威严,仿佛从阶位上就比人类高级的存在。

    “是的?!?br />
    牛顿仿佛在和对方交流。

    “那么,付出你的代价吧?!?br />
    “!”

    恐惧?对于阿库罗诺基亚来说这是不需要的东西,恐惧反而让阿库罗诺基亚愤怒,但是他的潜意识告诉他,远处有一个东西正在威胁自己的生命,自己必须要离开。

    可惜,还是晚了一些。一个类似于青铜构造可是却又有些不同的门出现在阿库罗诺基亚的背上,然后那个威严的声音仿佛很满意的样子。

    “好,那么我就满足你的愿望?!?br />
    “不不不,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牛顿却是突然话锋一转,说实在的,当初复活米拉杰的时候都没有遇到神,或许当初只是假死?可是在复活梅比斯还有杰尔夫的时候,牛顿确实感觉到了这一种存在,那种高高在上俯视人间的家伙。其实神的存在并没有出乎牛顿的意料,要不然杰尔夫和梅比斯的诅咒是哪来的?当时复活梅比斯,牛顿就知道自己似乎也触及了神的底线,那就是生命,随意的复活生命,那是神的特权,你一个人想要和神比肩,最后的结果就只能够是自取灭亡,但是或许是牛顿带来的真理之门让神感到了兴趣,而且似乎这种东西还没有办法通过别的方法交出来,所以牛顿和神做了个交易,交易的内容自然也就是这一次的战斗。神可以帮助牛顿困住阿库罗诺基亚,但是只有短短的一瞬间,而牛顿需要交出门。

    牛顿答应了,可是神没有想到的是,牛顿竟然是诓自己的。

    “真是抱歉,我们那个世界的魔法师,可都是一群从神的手上窃取力量的盗火者啊?!?br />
    魔导炮轰击而来,但是目标却不是阿库罗诺基亚,而是门。巨大无比的魔力让真理之门都微微颤抖。

    “交换吧,以我剩下的身躯还有这庞大的魔力以及开启真理之门的资格,让神还有阿库罗诺基亚都消失在这个世界吧!”

    门,这才是牛顿最终的武器,打开的门如同地狱的入口一样,周围的一切都没有影响,仅仅是阿库罗诺基亚和神还有牛顿,三个不同种族的生物,被毫不留情的吸入了门中,而随着米拉杰等人的哭喊声,门渐渐的关闭,随后消失。

    远在海面的牛顿的实验室,一个培养舱里,一具和牛顿一模一样的身体缓缓睁开了眼睛,姜就等在旁边。

    “欢迎回来,先生?!?/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