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甲女将士走进院落中,秦云也随之进入。

    “开?!泵夹拇φ隹死做?,仔细观看着整个院落,院落普普通通,还有三间屋子。

    屋子都寻常,没任何宝光。

    唯有白袍人处,他面前条桌上的书籍画卷有着蒙蒙宝光,最显眼的还是他的怀里,有极耀眼宝光显现,红彤彤一片,在他视野中,这宝光照耀了半个院子。

    “没了阵法遮掩,这宝光更加清晰了?!鼻卦埔皇奔涠加行┠垦I衩?,“刚才远远观之,觉得至少两件下品灵宝。现在来看,估计是三件下品灵宝?!?br />
    秦云做出判断。

    而此刻银甲女将士却是走到了桃树旁,默默看着白袍人尸体,随即抬头看向秦云,指着条桌的对面:“请坐?!?br />
    秦云了然,走到条桌对面,和白袍人相对而坐。

    白袍人颇为俊美,嘴角依旧带着一丝浅笑。

    “呼?!?br />
    只见盘膝坐着的白袍人忽然睁开眼,抬起头来,盯着秦云。

    秦云一愣。

    不过注意到那盘膝坐着的白袍人尸体依旧在那!只是多了一个重叠的白袍人身影。

    “临死前,留下的场景?”秦云明白。

    “我名房荣?!卑着廴松碛翱醋徘卦?,“也是来古虞界争夺‘九鸦上仙’宝藏的,只是结果嘛,你也看到了,拼尽一切都是一场空,把自己性命也搭了进去?!?br />
    秦云心中一动。

    九鸦上仙的宝藏?

    而一旁银甲女将士看着,眼中都隐隐有着泪水。

    “我从来不敢奢望能得到九鸦上仙名震三界的先天灵宝‘量天尺’,毕竟那是混沌星空中孕育诞生出的灵宝,连金仙佛陀们一个个都欲要得之。九鸦上仙作为天仙九重的存在,更依仗这件先天灵宝击败过金仙佛陀这等大能?!卑着廴松碛凹绦?,“他脾气乖戾,肆无忌惮,最终惹怒十巫之一的‘巫罗’,中了咒术,逃回老巢古虞界,撑了不足半月便丢了性命?!?br />
    秦云暗惊。

    在三界比较衰败的巫之一脉,竟然也这么厉害?能击败金仙佛陀的存在,就这么被咒杀了?

    不过也对,虽然较为衰败,可也是遍布三界的势力!

    “九鸦上仙的宝藏,引起神佛仙魔各方强者疯狂,可是,古虞界只是一座小世界,受天道所限,大能无法进入。最高也只能天仙九重存在进入。而且九鸦上仙的脾气,即便死,想要得到他宝物也没那么容易?!?br />
    “结果不出所料?!?br />
    “大批的仙魔死在这,有因为九鸦上仙的陷阱丢了性命的,也有自相残杀的,当然也有走运最终得到九鸦上仙宝物的?!卑着廴怂档?,“至于我们这一批,是被九鸦上仙的三大极品灵宝之一的‘火鸦葫’所吸引,火鸦葫一开,百万火鸦杀出。那百万火鸦都有灵智,它们钻进地底形成了这座火鸦巢?!?br />
    “火鸦巢极危险,不少强者盯上了这件极品灵宝,只要得了这件极品灵宝,天仙七重以下堪称无敌?!?br />
    “我也想得到,只要得到了,我也足以报了大仇?!?br />
    白袍人眼中有着恨意。

    跟着自嘲道:“明知道会死不少强者,且能得到‘火鸦葫’的只有一个而已,我们还是一个个杀进来??上?,我不是那一个?!?br />
    秦云暗暗震惊。

    这地下巢穴,通道密布,犹如巨大迷宫。

    原来是火鸦巢穴?

    极品灵宝?仗之,天仙七重以下堪称无敌?

    像上品灵宝虽然珍贵,大昌世界的白家老祖就有上品灵宝‘周天星辰’,但天仙四重以下都不敢说无敌!极品灵宝,比上品灵宝强如此之多?

    “拼到身死之时,过去积攒宝物也所剩无几。只有常用兵器而已?!卑着廴丝醋徘卦?,“不过也是一件中品灵宝,也算有些用处?!?br />
    秦云心跳加速。

    中品灵宝?

    够了!够了!救妻子萧萧的宝物足够了!没想到这位天仙‘房荣’的兵器竟是一件中品灵宝。

    一旁银甲女将士瞥了眼秦云,又继续看着那白袍人身影,非常珍惜地观看着自己主人的一个眼神,一个说话的表情。这是她此生最后一次能看到主人说话的样子。

    “不过对我而言,能修行到今日,都是源于它?!狈咳僦缸盘踝郎鲜榧碇岬任镏械钠渲幸痪碇?,“当年我只是一个富家子弟,勉强叩开仙门罢了,都还未入先天!当时,在我家酒楼,有一喝酒不给银子的客人,他喝的都醉糊涂,我可怜他免去了银子还让他在旁边客栈住了一宿,他第二日就亲手给我画了一幅画,说是抵银子?!?br />
    “就这一幅画,令我修行到今日,也逃过我家乡的灭世灾劫?!?br />
    “若是当初,和家乡亲人一同死去,或许也就轻松了?!卑着廴肃陀?,随即看着秦云,“我这些都留给你,只是有一要求,只求你将来有十足把握时,帮我杀了‘鹰魔王车桀’,鹰魔王车桀,本体乃是一头鹰妖,在明耀疆域是赫赫有名的大妖王,他为祸一方,我家乡也因他为灭,至于修为,则达到天妖六重天,老巢是在明耀疆域的一处小世界‘鹰魔界’?!?br />
    “我就这一个要求?!卑着廴丝醋徘卦?,“受我宝物,便结因果?!?br />
    说着白袍人这身影便消散。

    只剩下盘膝坐着的白袍人尸体依旧一动不动。

    “这因果,我便受了?!鼻卦频阃?。

    一旁银甲女将士听到这话,眼神也温和许多。

    她一招手,白袍人尸体怀里飞出一个乾坤袋放在桌上。

    “宝物都在这了?!币着克档?,“这乾坤袋以及桌上的这些书籍卷轴,特别是这一幅画,我家主人能修行成为天仙,多亏了这幅画。按照主人所猜测,当初他碰到的那个喝醉的客人……应该是化身降临凡俗世界的一位大能。唯有大能,才能一幅画便有如此了得?!?br />
    “大能的画?”

    秦云眼睛一亮。

    大能是无法真身进入小世界的,不过化身却可以。

    像灵宝天尊在灵宝山讲道,也是化身降临。

    秦云先拿起那乾坤袋,打开法力渗透进去一看,立即感应到了里面的一只‘笛子’,不过这支笛子以秦云如今的境界,自然迅速判定出——是一件中品灵宝!

    “这次收获是够大了?!鼻卦剖掌鹎ご?,跟着看向条桌上那些书籍画卷,伸手就拿起那卷轴。

    展开一看。

    卷轴上,下面是一片泼墨,仿佛黑暗深沉的大地。在泼墨的黑暗大地上方,却是简单几笔画出的一只蝴蝶。

    蝴蝶灵动飞着。

    欢快的在飞着,充满着喜悦,充满着欢快,甚至这幅画‘活’了,秦云都能看到,这蝴蝶翅膀扇动的一道道轨迹,玄妙莫测,好似蕴含着这天地至理。

    秦云是一个散修剑仙,从来没拜过什么厉害师父,他师法自然,修行到今日,这幅画……却是秦云见过最了不起的,初一看就让秦云情不自禁感动,‘朝闻道夕死可矣’,在看到这幅画时,他完全有了这种感觉。过去一个人参悟剑道的种种困惑被解开,天地至理竟简简单单融于这一只蝴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