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谦哼了两声,却什么都没说。

    “嘴巴挺硬的?!鼻卦莆⑽⒌阃?,随即看向一旁那位‘荆非’,“你呢,我妻子女儿的事,你可知道?”

    “这可是机密?!薄7恰?,“我一个三重天魔神哪有资格知晓?”

    秦云点点头:“都不肯说,很好,我们慢慢来,我有的是时间陪你们玩?!?br />
    说着从怀里拿出乾坤袋,从中取出了一瓶玉瓶,贺谦,荆非二人都盯着这玉瓶,心中有些发憷。

    秦云看了他们拉一眼这才拔开瓶塞,顿时两颗丹丸飞出,丹丸内部隐隐都有虫子在蠕动,贺谦、‘荆非’脸色都难看的很,但是他们毫无反抗之力。

    “张嘴?!鼻卦魄嵘鹊?,道之领域下他们嘴巴被迫张开,丹丸分别进入他们俩嘴里。

    “咕~~~”贺谦、‘荆非’吞下后,都惊怒看着秦云。

    “是巫蛊?”贺谦连问道。

    “我这些年,杀的妖魔很多,魔神也杀了不少。各种歹毒小玩意也多的很?!鼻卦破骄部醋潘?,“平常我也不用,如今有机会,恰好用在你们身上。放心,这才刚刚开始!”

    贺谦、‘荆非’跟着开始蛊虫发作,都发出痛苦低吼,即便他们俩忍耐力也难以忍受,他们的骨骼肌肉皮肤都开始扭曲。

    秦云默默看着。

    “秦剑仙,我真不知道,我不知道啊?!本7墙辜焙暗?。

    “秦云,我劝你住手?!焙厍闱克党鲆痪浠?,又痛苦忍受了一下,才接着道,“你这么做,你会后悔的。你的妻子女儿都会死,都会死!”

    “哦?后悔?”秦云冷笑,“你若是愿意配合我,那还有些价值。否则你就只有死路一条?!?br />
    贺谦咬牙,没再说话。

    秦云见状暗暗皱眉:“都挺能忍的,不过,审问法子多的是?!?br />
    ……

    转眼已经是三天后。

    足足用了数十种折磨手段,让秦云吃惊的是,贺谦被折磨的都快疯了,但就是不肯泄露任何情报!至于‘荆非’一直说自己完全不知道。

    “呼?!?br />
    秦云驾着云团,拎着绳索带着他们俩,朝神霄门飞去。

    神霄门的一座庭院中,有神霄道人张祖师、摩诃菩萨他们两位在。

    秦云带着这二人下降了下去。

    “张前辈,摩诃菩萨?!鼻卦扑档?,“这是贺谦和荆非,是转生到我们大昌世界的两位魔神?!?br />
    “短短数十年,接连有两位魔神转生到我大昌世界,的确很奇怪?!鄙裣龅廊怂档?,“得到你的情报,我和摩诃都先后去裕山郡城查探过,没发现有什么特殊??雌鹄?,像是一种巧合?!?br />
    摩诃菩萨微微点头。

    两道身影从院门处走了过来,正是人皇和胖乎乎的白家老祖。

    “秦云来了?!卑准依献嫘呛堑?,“刚刚和人皇在下棋,棋还没下完,知道你到了我们就立即赶来了?!?br />
    “那是你要输了?!比嘶嗜词堑?。

    “还没下完,谁知道谁输谁赢?”白家老祖撇嘴,跟着连转移话题,“秦云,两位魔神先后转生的事,在你来之前我们也讨论过??雌鹄聪袂珊稀饷炊淌奔浣恿⑸狡?,也可能是魔神那边施展特殊的手段,能够在大昌世界寻找到契合魔神魂魄的肉身?!?br />
    “特殊的手段?”秦云疑惑,“那这样,是不是会有第三位第四位乃至更多的魔神转生?”

    “嗯?!卑准依献娴阃?,摩诃菩萨、人皇、张祖师也都微微点头。

    “放心,隔着遥远时空寻找契合魂魄的肉身,并不是容易事,代价不小?!卑准依献嫠档?,“而且我等也只是猜测,也可能只是巧合?!?br />
    “不管怎样,至少这两位被秦云活捉了?!闭抛媸πΦ?。

    “那魔神世界的帝君,一定气的一肚子火?!比嘶室补α似鹄?。

    摩诃菩萨笑看着秦云:“秦云,不必太担心,从上古至今我们大昌世界经历多少磨难,比这危险十倍百倍的都早经历过了。现在可比过去好多了?!?br />
    “嗯?!?br />
    秦云点头,指向身后被绳索捆着颇为凄惨的贺谦、‘荆非’,“妖魔贺谦,四位前辈也都知晓。至于这个荆非,是刚刚降临转生的魔神。我想要从他们身上知晓我妻子以及我女儿的消息,三天来,我用尽了种种狠辣的刑罚审问手段,但都没用?!?br />
    “都没用?”摩诃菩萨、人皇他们四位有些吃惊。

    到了秦云这等境界,他真的要刑罚折磨,手段是很可怕的。

    “这荆非,一直说他不知道?!鼻卦扑档?,“三天下来,他一直这么说?!?br />
    人皇则点头道:“应该没说谎,魔神世界等级森严,牵扯到秘密之事,帝君都不一定和麾下的君主们说,就更别提三重天魔神了?!?br />
    “这贺谦呢?”神霄道人则连问道,“就是他抓的你妻子,他肯定知道?!?br />
    “可是他就是不说,嘴巴很硬?!鼻卦扑档?。

    “哦?”神霄道人笑着,“嘴巴硬,那让我试试?!?br />
    秦云连道:“我来此,就是请四位前辈帮忙,能从这贺谦嘴里审问出我妻子和女儿的消息。我觉得,这些魔神们应该不会随便杀死我女儿,对他们而言,我女儿也是很有用的一个棋子?!?br />
    “嗯?!鄙裣龅廊说阃?,“那我先去试试?!?br />
    说着,神霄道人上前,一挥手,法力便席卷着那贺谦,直接先进入一旁的屋子。

    ……

    神霄道人审问,从白天到黑夜。

    秦云、白家老祖、人皇、摩诃菩萨他们也都坐下边聊着,边慢慢等。

    “吱呀?!泵趴?。

    神霄道人走出来,摇头道:“嘴巴是真硬,他恐怕是畏惧他们世界的帝君。硬是不说?!?br />
    “哈哈,你不行?!卑准依献媪鹕?,“我从上古活到如今,论审问,这天下间足以排在前三?!彼底乓步胛葑?。

    可怜的贺谦……

    受尽各种手段。

    而秦云他们,对这位贺谦又没有任何怜悯。

    “真可怜?!痹谝慌允盗Ρ环饨木7?,暗暗叹息,“也不知道我会是什么样的结局?!?br />
    待得第二天天亮。

    白家老祖也从屋内走了出来,摸着胡子,颇为无奈:“嘴巴是很硬,我竟然都审不出。摩诃……我看,这天下间只有你才有些许希望了?!?br />
    “我?”摩诃菩萨微微一愣,随即笑了笑,“我只有一招,试试看吧,诸位也可以一起进来?!?br />
    “一招?”秦云疑惑。

    “佛门手段可不一般?!比嘶试蛐Φ?,“进去看就知道了?!?br />
    众人一同进入屋内。

    秦云、人皇、神霄道人、白家老祖都站在一旁看着,而摩诃菩萨则是站在那,看着被锁链镣铐囚禁着盘膝坐着的贺谦。

    “贺谦?!蹦腥醋藕厍?。

    “我说了,不会说的?!焙厍芷1?,但他依旧低沉道。

    摩诃菩萨却是盘膝坐下,却是轻声念起经文。

    念经的声音很小,却不断朝贺谦脑海中钻去,贺谦一开始还很难受。

    “闭嘴,给我闭嘴?!焙厍纯嗤蚍?。

    摩诃菩萨却继续念着。

    贺谦痛苦万分,甚至开始发疯发狂,但是锁链镣铐困着他实力又被封禁,他再发狂都无用。渐渐的,他开始无力坐下。只是偶尔眼中有着凶光……渐渐的……眼中凶光都消失了,他眼神都变得平静,甚至渐渐露出一丝笑容。

    “我只能控制他半个时辰?!蹦腥V鼓罹?,脸色略有些发白,对一旁的秦云说道,“这半个时辰内,你想要问什么,尽管问,他知无不言,言无不尽?!?br />
    “厉害?!卑准依献嬖谝慌匝劬Ψ⒘?。

    “一点降魔小手段?!蹦腥⑿ψ?。

    秦云却心跳极快,真的激动了。

    知无不言,言无不???

    “贺谦?!鼻卦贫加行┛刂撇蛔∏樾?,声音都微微发颤问道,“我女儿还活着吗?”

    贺谦微笑着平静道:“你女儿还活——”

    话还没说完。

    他眼睛陡然瞪得滚圆,眼中有着惊恐色,有着大恐惧!

    “不——”贺谦口中发出凄厉吼声,眼睛都变得血红,秦云他们都看到,贺谦的魂魄都挣扎着离开肉身,最终轰的直接消散。

    “魂飞魄散?”在场个个脸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