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云走进了旁边的一座酒楼,点了两样小菜和一壶酒。

    边饮酒,边思索着。

    “曲重魔神要藏宝贝,要么随身携带,要么放在家族重地?!鼻卦扑妓髯?,“可曲重家族就在城内,城内我已经逛遍了,肯定没有,他身上也没有!那最大的可能……就是已经到了其他魔神手里?!?br />
    “他乃三重天魔神,其他强者要夺宝,也不是那么好夺的?!?br />
    “万象殿都弄错了情报,那应该是暗中的交易?!?br />
    秦云做出猜测。

    “法宝手套,他会给谁?”秦云思忖道,“虽然法宝手套威力很普通,可终究是帝君神甲的一个部件。曲重魔神应该不敢将这‘法宝手套’卖给其他势力。就算卖,也得经过君主的同意?!?br />
    “若是卖给其他势力,还经过君主同意,那就不是秘密了,万象殿应该知晓?!?br />
    “那么,十有**,是千眼君主麾下的魔神们的交易!”

    “甚至可能到了千眼君主手里?!?br />
    秦云默默饮酒。

    其实要查出最后的法宝手套在哪里,有很多法子。

    最简单也最蠢的法子,就是直接询问万象殿!万象殿真要仔细查,肯定能查出。只是自己刚刚杀了贪桐魔神、羽蛊魔神,就以‘风狼云’身份询问万象殿另一个法宝手套的行踪,万象殿只要不傻都会有所猜测。

    还有其他法子,如‘打草惊蛇’等等……

    不过这些办法秦云都不会选。

    来到这个遍地都是敌人的世界,必须得谨慎,秦云选择一个看似最麻烦,但也是最安全的办法。

    “整个大滁世界,魔神一共也就近两百位,就是将整个世界逛一遍,借助护心镜都感应一圈,一个月时间就足够了?!鼻卦瓢档?,他的办法就是一个个去‘感应’,反正魔神数量并不多。

    “当然,法宝手套最大的可能,是在千眼君主势力范围内?!?br />
    ……

    千眼君主麾下,一共有二十六位魔神。

    秦云按照路线的远近,实力的高低,定下一条路线,开始沿着路线一一查探起来。

    “不对?!?br />
    “这魔神身上并无法宝手套?!?br />
    秦云从群山中飞过,山中就有魔神的洞府。

    “这一个,也没有?!?br />
    秦云从一座城池上空飞过。

    ……

    一处处排除。

    “第六个了?!鼻卦瓶醋旁洞Ω呱缴狭嗥鸱慕ㄗ迦?,也是驾着黑风在云雾中飞行。因为是魔神的宗派,他不敢靠的太近,若是在宗派高空百丈距离飞行,恐怕会让对方认为是一种挑衅!不过一般在云雾中飞行,就很正常了。

    那高山本就颇高,云雾层离下方目标地,约莫有五六里远。

    “呼?!?br />
    秦云很平静的驾着黑风飞行。

    忽然,胸口的护心镜却感觉到了在下方群山中传来的吸引力,护心镜都微微震颤,有飞过去的冲动。

    “嗯?”秦云眼眉头一皱,他继续在云雾中飞行,随着和下方目标地距离越来越近,那吸引力也在提升。

    “就在下方,最后的法宝手套是在冀兀魔神手里?!鼻卦屏成喜⑽奕魏蜗苍?,“一个元神三重天巅峰的魔神……还是在他的老巢内,我怎么对付?”

    ******

    秦云继续飞行,逐渐的远离这里。

    飞行了千余里后,秦云降落在深山中,一挥手扔下两界图,罩住了这座大山。

    秦云遥??聪虮狈?,眉心处睁开了蕴含雷霆的竖眼。

    “嗡?!?br />
    隔着千余里。

    雷霆之眼遥??抛偶截D竦亩锤?。

    “嗤嗤嗤?!奔截D衽滔プ谝痪薮舐忧?,炉子下有火焰灼烧。

    “还好?!笨吹郊截D裆裉砬槊蝗魏伪浠?,秦云暗松一口气,“他对周围天地感应还不够强,没感应到我的窥伺?!?br />
    雷霆之眼的窥伺,虽然比‘道之领域’要高明的多。

    但依旧有暴露的可能!

    比如对方对天地掌控极强,有一念化作洞天的能耐,自然能察觉到窥伺。

    “也对,魔神们大多修肉身,境界普遍要比道家佛门弱,像那褚老太爷就明显比我弱一筹?!鼻卦瓢档?,像上古初期,魔神、神魔们即便达到三重天,境界都普遍要低的多。这大滁世界的魔神们境界和秦云家乡的修行人相比,只是稍逊,差距并不大。

    “我比他强的有限,即便靠洞天剑葫,也不可能短时间内斩杀?!鼻卦泼靼渍獾?。

    对方还是在老巢内,老巢阵法估计也很强。

    “怎么办?”

    秦云遥??醋?,一时间没任何办法。

    可观看片刻。

    “嗯?”秦云有些惊讶,“曲重魔神?”

    ……

    曲重魔神竟然来到了冀兀魔神的地方。

    “冀兀兄,你找我来何事?”曲重魔神询问道。

    “曲重老弟?!奔截D窳成下侵迤?,坐下道,“梅花君主麾下的贪桐魔神和羽蛊魔神都死了,这事你听说了吧?!?br />
    “听说了,凶手现在都还没找到?!鼻啬窀锌?,“据说梅花君主大怒,想尽办法追查。估计也动用了推演之法……但依旧找不到凶手任何踪迹?!?br />
    冀兀魔神嘿嘿一笑:“最近有没谁找你购买那件法宝手套?”

    “法宝手套?没有?!鼻啬褚⊥?,“而且法宝手套我不是卖给冀兀兄了么?”

    “你我交易本是秘密,外界还认为在你手里?!奔截D袼档?。

    “冀兀兄,你的意思是……”

    “神秘凶手,杀死贪桐魔神他们。有两种可能,一种真的就是有仇怨,为了避免报复,所以做的干干净净?!奔截D竦?,“另一种说不定是为了那法宝手套?!?br />
    “哈哈,冀兀兄,你想多了?!鼻啬窳?,“帝君神甲可是有众多部件,很多都遗失了。就算哪一天,众多部件都搜集齐了。能拥有帝君神甲的,最起码也是某一位君主。像我们这些魔神,完整的帝君神甲到了手里,不但不是福,反而会是灾祸?!?br />
    冀兀魔神轻轻点头。

    “两件法宝手套,是公开的消息了?!鼻啬裥ψ诺?,“就算哪位君主,搜集齐了其他部件。只要一声令下,轻易就能逼迫我等,逼迫那贪桐,交出法宝手套了。根本无需杀戮,做的这般小气!将来一旦使用完整的帝君神甲,不还是会暴露凶手身份?”

    “嗯?!奔截D竦阃?,“你说的也有道理,或许我想多了?!?br />
    “哈哈,因为这法宝手套在你手里,所以你想多了吧。而且众多部件早遗失了?!鼻啬竦?,“为了一个法宝手套,对付我们三重天的魔神,根本不值得。哪位君主想要……我立即乖乖双手奉上,不会有丝毫违抗?!?br />
    “行,不过你记住,如果谁想要和你购买法宝手套,你务必告诉我?!奔截D袼档?。

    “和我购买法宝手套?”曲重魔神有些迟疑,“那我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呢?”

    “直接报价半件灵宝?!奔截D袼档?,“若是对方答应,那就有趣了,那就可以禀告君主了?!?br />
    “半件灵宝的价格都敢答应,恐怕其他部件都搜集齐了?!鼻啬袼档?,“那自然得上禀君主,不过,我觉得你想多了?!?br />
    “只是提醒你而已,对了,还有一件事麻烦你?!奔截D袼档?。

    “什么事?”曲重魔神问道。

    “我准备炼‘元元心丹’,需要借助你的‘九曲神火’?!奔截D袼档?。

    “要多久?”

    “最多三年?!奔截D窈呛切Φ?,“丹药若成,分你一成?!?br />
    “一成半!”曲重魔神连道,“我九曲神火至今才小成,施展起来代价可不小?!?br />
    冀兀魔神看着对方,迟疑了下,还是道:“行,就这么说定了?!?br />
    ……

    秦云遥??醋牛骸凹截D裎叶愿恫涣?,又多了一个曲重魔神?!?br />
    “直接购买,谁都不傻。不但他们俩会防备着,恐怕万象殿也会盯着?!?br />
    秦云无奈。

    其他所有部件都齐了!只剩下最后的一法宝手套,却根本没办法得手。

    ……

    日子一天天过去。

    秦云在这座荒山中,有时候看着溪水发呆,有时候看着风吹树叶响,有时候遥??醋偶截D穸锤?br />
    他想尽办法,都不可行。

    面对狡猾又实力强大的冀兀魔神,秦云没法子。毕竟这是魔神统治的世界,他必须小心,连那‘万象殿’也得防备着。

    “怎么办,怎么办?”

    “萧萧……”

    秦云坐在山顶,山风呼啸,手中拿着酒壶仰头喝着,酒水洒在脸上衣服上,但秦云丝毫不在意。

    他将酒壶扔在一旁。

    躺在了大石旁,闭着眼睡着,喃喃低语:“萧萧,我想不到办法,真的没办法?!?br />
    眼角有泪水无声流下。

    “还有我那从未见过的女儿,你出生了吗?还好吗?你爹我……真没用啊?!?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