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妖一愣。

    想多了?

    “那前辈如此用心,不是因为我,是因为什么?”小狐妖忍不住询问。

    “因为你夫君?!鼻卦破骄驳?,“你夫君称得上是英雄,一个英雄人物,不该有如此结局?!?br />
    “前辈……”

    小狐妖有些激动了。

    在她心中,她夫君就是个大英雄!只是如今英雄穷途末路而已。此刻听到秦先生所说的话,小狐妖激动的眼睛都有些红了,她能够感觉到,这位秦先生说的是真话,他是真的仅仅因为不愿看到一个英雄人物有如此可怜结局才出手的。

    也对。

    秦先生如此实力,根本没必要骗他们贫苦一家。

    “小妖惭愧,之前竟那般看待前辈?!毙『欣?,颇为羞愧。

    “怪不得你,这红尘中,魑魅魍魉太多?!鼻卦铺房聪蛟洞?,“比如现在赶来的这位?!?br />
    “现在赶来?”小狐妖疑惑抬头看去。

    “这,随我去看看?!?br />
    秦云一个念头,脚下有云团凝聚升腾,托住他和小狐妖,直接朝远处飞了过去。

    ……

    半空中,黑袍男子‘褚成毅’驾着云雾正在赶路,他眼中都是杀机。

    “在黎山城,从来只有我褚家欺负人,谁敢欺负我褚家?”

    “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在对付我儿?!?br />
    “希望我儿还活着!”

    “否则……”

    褚成毅又焦急又愤怒。

    可忽然他脸色一变,看到远处同样驾云飞来的秦云和小狐妖,小狐妖此刻也撤去了脸上的麻子,恢复了人形下的面容,的确娇艳的很。

    “他们两个刚才飞来的方位,就是我儿护身道符最后碎裂时的大概方位,实力又不凡,十有**就是凶手!”褚成毅原本满腔愤怒,但瞬间就控制住了。

    因为腾云术,不是一般法术。

    先天虚丹境中,有些散修都施展不出腾云术!

    “能施展腾云术,这位腰间佩剑的男子,实力就不亚于我。他身边的是一头后天境的小狐妖?”褚成毅瞬间开法眼,一眼判定了那头小狐妖气息较弱,仅仅只是后天层次。不足为虑。

    “这位道友,不知道可否见过我儿褚梅仑?”褚成毅询问道,“我儿在周围数郡,也算颇有些名气?!?br />
    “见过?!鼻卦频阃?,“刚刚被我所杀?!?br />
    小狐妖忍不住看了秦云一眼。

    褚成毅则脸色变了,盯着眼前这位看起来不修边幅、显得落魄的披散头发的男子。

    和十五年前相比,秦云明显沧桑许多,衣着发型都发生变化,连五官都稍稍有些变化,气质都发生变化。过去的秦云意气风发,作为有史以来的第一剑仙。再收敛谦逊,可他的剑道依旧如煌煌大日般让敌人感到压迫??上秩缃?,秦云却多了一丝忧伤、落寞感。

    思念妻子,牵挂着妻子肚子里的孩子。

    如果女儿能出生,如今也十几岁了。

    十多年来,秦云一直担心。担心自己凑齐宝物时,妻子女儿已经不在。他自己想想都要发疯。

    秦云的巨大变化,不是对秦云很熟悉的,也认不出他。

    褚成毅自然想不到眼前这位,会是传说中的天下第一剑仙。

    褚成毅眯着眼,心中却是诸多念头闪过:“这是黎山城,我黎山派的地方,父亲他更是黎山派门主。黎山派诸位长老也都跨入先天虚丹境。这个凶手……不但不逃,反而主动迎上来。甚至还如此肆无忌惮。显然不惧我黎山派众多高手。他的实力,应该不亚于我父亲?!?br />
    “并且我还没感应到他,他却先一步感应到我,主动迎过来。实力肯定在我之上?!?br />
    褚成毅迅速做出推断。

    “梅仑他真死了?”褚成毅却是红着眼,连道。

    “对,真死了。怎么,我杀了他,你这当爹的一点都不在乎,不想报仇?”秦云看着他。

    褚成毅红着眼,叹息一声:“我当然在乎,只是我也不奇怪。梅仑他强抢民女、草菅人命的事做了太多了。我想狠狠惩戒他,大义灭亲,可又狠不下心,毕竟是我的儿子。今日道友出手除掉了他,也算帮我我断了这一红尘因果了?!?br />
    “我助你断红尘因果?”秦云一愣。

    “我狠不下心,道友帮我断了这因果,我还得感谢道友?!瘪页梢憧?,“也罢也罢,自此远离红尘,一心潜修吧?!?br />
    说着他转身就要飞走。

    “且慢?!鼻卦瓶?。

    褚成毅转头看向秦云:“道友,还有何事?”

    秦云眉心处却是忽然睁开了第三只眼睛,雷霆竖眼中威势恐怖,气运、功德、宝光、因果、寿命、罪孽……种种都在观察下。

    “如果没看到你身上黑的浓郁的罪孽,说不定,我还真信你?!鼻卦扑菩Ψ切?,开启雷霆之眼后,秦云能够清晰看到褚成毅身上的因果。

    一条条因果线连接八方,大多因果线都非常细。

    不过其中却有一条因果线连接着秦云,这一条因果线有手指粗细,通体血红,秦云都能感觉到这一根因果线蕴含的滔天恨意杀意。

    在雷霆之眼观看下,这一根血红的因果线中更有着一段段画面在其中,都是一个个褚成毅在咬牙切齿的场景。

    “该死?!?br />
    “敢杀我儿,终有一日,我一定会杀了你?!?br />
    “杀杀杀?!?br />
    因果线中,这些‘褚成毅’们都满是恨意杀意。

    ……

    仇恨、感恩,这些都会成为因果。

    褚成毅显然对秦云恨意滔天,只是表面上伪装的极好。

    “道友,你这是开天眼?”褚成毅一副惊叹模样,心中则是越加惊恐。

    眉心第三只眼?

    这可是天眼!

    就是佛门圣地‘摩诃寺’能修炼出佛门六神通之一‘天眼通’的都极少。天下间,能开天眼的,无一不是大人物。

    “还说不怨我,你对我可是恨意滔天,这可瞒不过我的眼睛?!鼻卦扑档?。

    “没有,我真不怨?!瘪页梢懔?。

    噗。

    一道剑气刺穿了褚成毅的额头,贯穿了头颅,他瞪大眼不甘心看着秦云,跟着就往下坠去。

    “来?!鼻卦埔徽惺?,褚成毅尸体则是飞到了一旁。

    “就这么杀了?”小狐妖越加震惊,“没施展法术,没施展法宝,就杀了一个先天境修行人?而且还能开天眼?这位秦先生到底是谁?”

    褚成毅尸体所携带的法宝等物飞了出来。

    “小狐妖,这些就送给你了?!鼻卦扑档?。

    “谢前辈?!毙『朔苁掌?,她之前也只是使用些法器,并无法宝在身。

    呼。

    秦云带着小狐妖以及褚成毅的尸体,飞到了黎山派宗派上空,这才一挥手。

    褚成毅尸体直接坠落下去,砸在黎山派一处练武场上,嘭的一声,地面都震了震。

    “一个多月,都没探查出什么,打草惊蛇试试看,看那褚老太爷有何反应?!鼻卦聘╊路?,一具黎山派长老的尸体,也是褚家的先天强者之一。那位褚老太爷会是何反应?

    “我送你回去,记住,今天的事不得外传,也别告诉你夫君?!鼻卦扑档?。

    “放心吧前辈,我可不敢告诉他我是妖怪?!毙『弈蔚?,“我连银子都不敢给他,都是出去做粗活赚的钱才敢拿出来?!?br />
    秦云点头。

    当即带着小狐妖飞离开去。

    ……

    褚成毅尸体摔在黎山派一处练武场上,高空砸落,地面都凹陷,动静太大,立即引起了守夜的外门弟子们来查看。

    “怎么回事?”

    “这么大动静?”

    离的最近的两名外门弟子赶了过来,在练武场远处灯笼映照下,他们俩一眼看到了那一具尸体。终究是先天修行人的尸体,即便高空摔落依旧完整。

    “是长老?!?br />
    “是毅长老?!?br />
    他们俩一看,吓得都腿软。

    “铛铛铛?。?!”很快敲锣声响起,传遍宗派处处,整个黎山派很快骚动起来,弟子们以及宗派高层立即赶来,看到褚成毅长老的尸体都有些难以置信。

    长老之一的‘褚成毅’竟然死了!尸体就在宗派的练武场内?

    自然引起整个宗派震动,消息也很快传到了褚家。当门主褚洪庆赶到,看到这一幕时不由脸色铁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