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青葱少年都可能成了爷爷辈了。周山剑派经过三十年发展比当初强盛数十倍,成为天下间都足以排在前三的超级大宗派!

    宗派最强的自然是神榜第一‘冰霜?!弦磺?,紧跟着第就是名列天榜第十二的‘冰心?!匣?!再往下就是一众地榜高手,周山剑派有大量天地奇珍,有诸多厉害的秘传,自然涌现出左堂、董万在内共五位地榜高手。加上一些地榜散修投靠,加起来的地榜高手超过十位!

    “什么,三月初九,魔主夏侯真要和我家孟长老,约战帝京城外归泽山?”

    “凭什么?”

    “这夏侯真今年就是寿命大限,马上就要老死了,一个要老死的,还想要和孟长老决生死?”

    周山剑派大殿内,一片骚动。

    左堂坐在掌门主位上,眼中也有着怒意:“我师弟他天资卓绝,注定的要破碎虚空白日飞升!根本无需理会那夏侯真?!?br />
    “对,和夏侯真一战?!毕旅嬉灿谐だ霞鼻械?,“若是正面击杀了夏侯真,也没什么好处,毕竟夏侯真本就要老死!若是夏侯真在生死搏杀中突破,能够破碎虚空白日飞升。夏侯真也是占了大便宜!若是他仗着肉身厉害,令孟长老丢了性命,那就更冤了?!?br />
    “对,这一战,有百害而无一利!”

    “不能中了他的诡计?!?br />
    一众高层们个个反对。

    自家孟长老,今年都不足八十岁!五百年寿命呢,慢吞吞修行稍微再进步丝毫,破碎虚空都是轻而易举的事。何必去冒险?

    而且这种搏杀,即便孟长老有所突破,达到破碎虚空白日飞升,如果孟长老真的就飞升走了!那对周山剑派,对许多追随孟一秋的人而言,也是傻眼……他们还是希望孟长老多支撑几百年呢!

    “魏国那边已经放出消息,我们这边知晓的快,怕是很快也会传遍天下?!弊筇盟档?,“如果我师弟不接受,怕也会被一些天下人认为我师弟胆怯吧?这也是魏国的诡计,故意借助大势,逼迫我师弟接受?!?br />
    “对,不能中计?!?br />
    “曲长老,你随我连夜出发,赶往帝京城。诸位……我不在宗派内,宗派大小事情由王、程两位太上长老主持?!闭泼抛筇昧⒓捶愿?。

    ……

    当夜。

    左堂和曲长老一同离开周山剑派,一路飞奔,直奔帝京城。

    曲长老也是秦云这些年教导的周山剑派精英弟子中的一个天才,如今也名列太上长老行列。因为有师徒情谊在,左堂才带他一同去劝秦云。

    “呼呼?!?br />
    第二天早晨。

    秦云还在吃早饭,左堂、曲长老就到了,龚燕儿、孟欢等人也在一旁。

    “师兄,曲索?!鼻卦瓶吹剿橇?,不由露出笑容。这‘曲索’也曾在孟家宅院待十余年。

    “左师伯,你得劝劝我爹,我和我娘怎么劝他都不听?!泵匣读?。

    “一秋?!?br />
    胖乎乎的左堂,忍不住道,“你不会真去应战吗?难道你看不出,这场交手对你没任何好处。反而对夏侯真有太多好处了,他本来就是一个到了大限快死的人了?!?br />
    “对手难求?!鼻卦菩Φ?。

    “难求什么,以你实力将来完全能破碎虚空白日飞升,飞升之后,不就有对手了?”左堂连道,“你也得想想家人,你现在孙子孙女都有三个了,不考虑考虑他们?”

    秦云暗暗叹息。

    自己来到这世界,已经三十多年了!

    五十年期满,自己必定得离开!

    “幸好欢儿比我预料的还优秀?!鼻卦瓶戳搜勖匣?。

    孟欢从小喜欢看着秦云练剑,并且少年时期都很孤僻,从早到晚一心都在剑术上,到后期一天下来说话都不超过十句。十八岁那年,吓得秦云将儿子逼出去磨练!不过自从孟欢成亲之后,心也完全定下来,虽然偶尔出去,大多时间都是一心在剑术上。

    而且,和秦云不同。

    秦云是因为阿弥陀雕刻的缘故,这一世,天生心如冰镜。

    而孟欢,却是从小心就格外的静!也喜欢安静?!!蘖镀鹄匆彩且蝗涨Ю?。

    二十一岁掌握剑意。

    二十八岁跨入领域级。

    三十二岁便掌握极境‘冰心’。

    秦云随后将自己的剑道编撰成一本秘籍,名为《剑之天地》,这一门剑道绝学,集合秦云在三个世界的剑术积累最终融为一炉,堪称这世界上最‘精妙’的剑术。甚至秦云如今剑气构成的天地,都能硬生生困死战神李如济。

    即便是魔主夏侯真,如果实力没有进步,一样会被‘剑之天地’困死磨死。都无需近身战,剑之天地便足以做到这步。

    可见这门剑法的恐怖厉害。

    不过这门剑法因为太精妙复杂,要真正有所成就,必须掌握极境‘冰心’,能够心如冰镜,方才能够入门。

    孟欢如今将《剑之天地》入门……论实力,将直逼天榜第一!

    “欢儿从小心静,也适合我这一门剑道《剑之天地》,即便最终无法完全掌握,只要领悟出部分精髓,便足以入道?!鼻卦瓢档?,“他若是入道,我离开这世界也就放心了?!?br />
    ……

    左堂带着曲索长老连夜飞行赶路过来劝说,依旧无用。

    秦云决定的事,他们也改变不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

    魔主夏侯真约战冰霜剑孟一秋,三月初九于帝京城外归泽山一战,这消息逐渐传遍天下,也令整个天下都为之沸腾,秦云甚至还放出消息,应下了这一战!

    一时间,无数高手赶往帝京城外归泽山,不愿错过这万年难得一见的盛事。

    ******

    转眼三月初九到了。

    这一天,天阴沉沉的,风在呼啸。

    秦云、龚燕儿、孟欢、左堂、曲索、董万、柳清沙等等都骑着马,这一支队伍出了帝京城东门后,直接前往归泽山。

    “好多人?!鼻卦菩Φ?,遥远处靠近归泽山方向早已人山人海,热闹非常。

    “一秋你和魔主夏侯真的最终之战,又有几个修行人愿意错过?”一旁的左堂说道,“而且谁都能猜出,夏侯真这次是抱着决生死的信念来的?!?br />
    秦云没说什么。

    三十年了。

    自己的剑术,也需要个对手来验证一番。

    “快看,是周山剑派的人,那是锁云剑董万,那是周山剑派的掌门左堂?!?br />
    “在最中央的应该就是冰霜剑孟一秋了?!?br />
    “他旁边的,是他儿子孟欢。据说孟欢修炼的也是《冰霜剑图》,如今都名列天榜呢?!?br />
    “虎父无犬子啊?!?br />
    “我要有个这么厉害的爹,也能名列天榜?!?br />
    从天南地北聚集而来的人们,彼此议论纷纷。

    实际上孟欢如今修炼的是《剑之天地》,而这一门典籍也成了周山剑派最为隐秘的镇宗绝学!

    一路前行。

    “今天,三大王族、天下数十个大宗派、一些古老家族,个个都派人来了?!鼻卦频牡乐煊蚯嵋滋讲?,认出那些颇有些名气的人物??梢运嫡庖淮翁煜露ゼ獾母呤种?,大半都赶到了这!不愿错过此战。

    秦云也遥??吹搅嗽洞樵笊缴蕉ド弦丫咀乓坏郎碛?,魔主夏侯真显然早就到了。

    走到一片湖泊旁,秦云看到不远处的楚国王族李家,战神李如济也在这。

    “孟长老?!闭缴窭钊缂迷谠洞笆?。

    秦云微笑点头。

    “孟长老还请小心,夏侯真此人万万不可小觑?!崩钊缂每诘?,二人都有道之领域,即便不传音,也能听到对方声音。

    “谢了?!鼻卦苹赝分鐾猩肀呷?,“欢儿,你们就在这等着吧,别再靠前了?!?br />
    “是?!?br />
    孟欢、龚燕儿等一大群人尽皆下马,甚至在后面马车车厢内还有钟琳以及三个孩子,这三个孩子今天也要来观战。本来龚燕儿不允许,怕被波及?;故乔卦频阃啡盟抢吹?。

    秦云自然有把握,他的道之领域笼罩自身周围三十里!可轻易庇护住家人。

    “爹,小心?!泵匣墩驹谇卦粕肀?,忍不住道。

    “一秋?!惫ㄑ喽醋徘卦?。

    “不必担心?!鼻卦菩Φ?,“欢儿,你且看仔细了,你爹我所创的《剑之天地》的真正厉害之处?!?br />
    “是?!泵匣兜阃?。

    秦云跟着嗖的化作一道流光,直接飞向远处归泽山。

    归泽山上仅仅只有一人——魔主夏侯真,他的道之领域肆意波及着周围,没有任何其他人能够进入归泽山。

    “来了?!蹦е飨暮钫嫣房醋盼鞣教炜?,那一道流光飞来,正是那位腰间佩剑的朴素青年。

    魔主夏侯真脸上露出了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