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龚燕儿一直是将孟一秋当棋子而已,只是最终身中剧毒毁掉前途。实际上孟一秋早死了,自己不过降临后替代了他。

    “我还以为这龚燕儿,也是颇有名气,应该没脸再来??蠢?,高估了她,高估了百花谷?!鼻卦埔⊥?。

    ……

    柳清沙奉命去传话,在一亭子内,董万也站在那。

    “师妹,孟长老怎么说?”董万看到柳清沙过来,连问道。

    “师父似乎不太高兴,不过还是让她先进去?!绷迳乘档?。

    “这个龚燕儿,当初就是她害得孟长老身中剧毒,更连累了冯师祖?!倍蜓壑卸加凶排?,对龚燕儿不喜。其实整个周山剑派的高层,大多都不喜这龚燕儿。

    柳清沙轻轻摇头:“这是师父的事,我们不好多说。而且师父毕竟痴恋海棠仙子许久,还是有旧情的?!?br />
    “我感觉孟长老和当初相比,变化大的很,堪称脱胎换骨。相信也不会再次中了这龚燕儿的美人计?!倍虻阃?,他如今是极度崇拜秦云的。

    “不和你多说了,我去传话?!绷迳沉?。

    柳清沙很快来到了府邸的正门外。

    大门处,龚燕儿正抱着婴儿站在那,身后也是百花谷的一群女弟子们,这群女弟子们大多颇为美貌,也有两位年龄颇大的女弟子。

    柳清沙走出来,目光一扫,淡然道:“我师父说了,让龚仙子进去。至于百花谷其他人就在这候着吧?!?br />
    “谷主有令,让我等要?;すㄊχ兜??!币晃恢心旮救怂档?。

    “我再说一遍,我师父说了,让龚仙子进去!”柳清沙冷声道,周山剑派如今和百花谷关系可并不好。

    这些百花谷女弟子们有些不甘,可也不敢放肆。

    如今的孟一秋,足以让整个百花谷畏惧。

    “瞿长老,你们在这候着吧?!惫ㄑ喽恍?,则抱着孩子进去。

    “她怎么抱着一个孩子?”柳清沙暗暗疑惑,也不好多问。

    穿行在府邸内。

    来到后花园,龚燕儿一眼看到远处坐在那看书的秦云。

    不由的,龚燕儿心中就一紧。

    “一秋?!惫ㄑ喽醋拍鞘煜び帜吧纳碛?。

    熟悉,是因为曾彼此相恋很久,也有肌肤之亲。

    陌生……是因为眼前的孟一秋,和记忆中的孟一秋,区别太大了!当初的孟一秋颇有傲气,一柄冰霜剑征战四方,骨子里都有那股凌厉傲气??扇缃竦拿弦磺?,有些消瘦,也没丝毫凌厉之气,就仿佛一个普通的书生。

    “当初他身中剧毒,整个人都废了。没想到却脱胎换骨,一飞冲天?!惫ㄑ喽?。

    若说当初她对孟一秋,是利用,是有些亏欠,也有些心动,也觉得孟一秋太傻。种种复杂情绪在一起。

    而如今,却多了敬佩!甚至有一丝奢望,如果能靠着孟一秋,以后再也不用受百花谷控制,安心带着孩子,那样的日子该多好。

    “他对我毕竟有感情,而且我们还有了孩子?!惫ㄑ喽奔绰醪匠卦谱呷?。

    秦云抬头看来,看了眼在龚燕儿身后的柳清沙,轻轻摆摆手。

    柳清沙恭敬行礼便退去。

    后花园内,只剩下秦云和龚燕儿,以及她怀里的孩子。

    “这孩子?”秦云有些疑惑,莫名的他被那孩子吸引。

    “一秋?!惫ㄑ喽ё藕⒆?,一身红衣,笑盈盈看着秦云,“好久不见?!?br />
    “真没想到,你还会有脸来?!鼻卦扑档?,“当初我身中剧毒,没用了,你说抛弃便抛弃,再也没来见过我一次。如今倒是来见我了?!?br />
    龚燕儿心一凉,连道:“并非我想如此,我百花谷将我们一个个弟子送到各处,有的进了宫,有的进入豪门大族,有的跟着厉害修行人。而我,当初就是被百花谷吩咐主动来勾引你?!?br />
    “原来并非你喜欢我,而是被派来勾引我?!鼻卦菩Φ?。

    “是?!惫ㄑ喽阃?,“你中了剧毒,没用了。百花谷就立即下令让我离去了,我也没办法。实际上我早就厌倦了。如果没人逼迫,让男人为我痴狂也有些意思??墒俏掖ΥΧ继谂煞愿?,宗派让我诱惑谁,我就必须得诱惑谁?!?br />
    “我受够了,真厌倦了,虽然百花谷禁止我等生儿育女??晌一故嵌阍谕饷嫔铝苏飧龊⒆??!?br />
    “就是你怀里的孩子?”秦云道。

    “嗯?!惫ㄑ喽阃?,“这是你的孩子?!?br />
    “我的孩子?”秦云愣了下。

    这这……

    秦云本有很多想法,这一刻都乱了。

    “我和你有孩子?”秦云忍不住问道。

    “嗯?!惫ㄑ喽阃?,“你身中剧毒,我和你分开后仅仅两日,就发现了。你不用怀疑,这就是你孟一秋的种!”

    秦云头疼。

    “给我看看?!鼻卦频?。

    龚燕儿看着怀里孩子,露出一丝笑意,一只手略微逗弄了下:“宝宝,别睡了,快看看你爹?!迸押?,便将孩子递给了秦云。

    秦云连双手接过,抱在怀里。

    离这孩子越近,越加感觉到血脉的共鸣。

    此刻这孩子睡醒惺忪,正迷迷糊糊睁开眼,乌溜溜大眼睛盯着秦云。

    “哇!”跟着就大哭起来。

    “哇哇哇~~~”这婴孩嚎啕大哭,小手都在挥动,显然不认识秦云。

    “乖,乖,乖,宝宝乖?!鼻卦屏参?,声音带着奇异的魔力,让婴孩渐渐就不哭了,好奇看着秦云。

    秦云这才暗松口气。

    “血脉的共鸣来看,十有八九就是这具肉身的种?!鼻卦瓢档?。

    “呼?!?br />
    忽然起风了。

    龚燕儿感觉秦云周围模糊了起来,风呼啸着,她竟然看不清了。

    “凝?!鼻卦剖种干斐?,在一念下他以‘道之领域’强行摄来部分灵气施展法术,手指尖都浮现了一符纹图,轻轻碰触在婴孩的小脸上,共鸣感顿时强烈百倍不止。

    “小家伙?!鼻卦坡冻鲂θ?,看了眼小孩的露出来的***,“以后我可就是你爹了?!?br />
    秦云很喜欢小孩。

    他和伊萧多年都没有子嗣,毕竟他们俩血脉都太强,一个紫金金丹之境,一个龙族后裔。

    ……

    龚燕儿看着秦云笑着逗弄着婴孩,不由心中一松。她就怕这个当爹的不喜欢这孩子。

    “龚燕儿?!?br />
    秦云抱着孩子,“怎么,你以为你我之间有了孩子,我就会饶了你?因为你我身中剧毒差点丧命,这也就罢了。最重要是连累的我师父最终丧命!我师父身死,我岂能留你?”

    龚燕儿脸色一白。

    本来她奢望,这孟一秋对她有感情,还有孩子份上,能留下她的。

    她真的很想陪孩子一起长大,也愿意依靠着孟一秋。

    “好吧?!惫ㄑ喽壑泻?,“你要杀我便杀吧,我只希望你好好照顾我们的孩子?;褂?,我希望你能从百花谷手下,保住我的父母亲人。百花谷也一直用亲人威胁我。以你如今实力,轻易就能保住他们?!?br />
    “好?!鼻卦频阃?,“你说的我都会做到!龚燕儿,我是想留你,可是我师父因你身死,甚至我如果不是实力突破,整个周山剑派都可能因此被血刀宫覆灭。我还能饶你吗?师父待我如父……所以,你只有死!”

    说着秦云一伸手,旁边的冰霜剑直接出鞘,飞入手中。

    “孟一秋,你的确不一样了?!惫ㄑ喽α?,“当初的你太傻,现在倒是果决多了,我也受够这日子了。我也的确亏欠你极多,死在你手里,我也无话可说?!?br />
    “我不能留你?!鼻卦扑底胖苯哟坛鍪种斜?。

    龚燕儿看着冰霜剑刺来,速度并不快,她没躲,她希望秦云能停下剑。

    可是,没有!

    剑刺来,虽不快,可依旧刺入了龚燕儿的左胸口,刺入了心脏要害!

    龚燕儿惨笑了下。

    她看着眼前的青年,笑了笑:“记住,照顾好我们的孩子?!?br />
    “放心?!鼻卦扑档?。

    “好冷?!?br />
    龚燕儿感觉全身冰冷,“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

    跟着她意识陷入了黑暗,软倒在地。

    ……

    秦云一剑刺入龚燕儿的心脏时,冰霜剑锋利无匹,刺入刹那,冰霜弥漫冻结了心脏,也冻结了龚燕儿全身。

    “还真没躲?!鼻卦凭?,一弹指,一颗早就准备好的丹药直接飞出,进入龚燕儿嘴里。

    道之领域覆盖下,渗透龚燕儿全身处处。

    丹药之力迅速激发,龚燕儿的心脏,的确被刺入部分,可刺入后就被冻结,实际上心脏本身损伤并不是太大。如今在丹药之力下,迅速开始愈合。这颗丹药,也是从那位仙医圣手‘萧淳’身上得到。论医术,萧淳的确是当世数一数二。

    心脏虽为要害,若是粉碎自然是毙命,可仅仅一个伤口!以秦云入道剑仙的手段以及配合丹药,自然能完美控制住。

    躺在地上的龚燕儿,渐渐苏醒。

    她还有些迷糊,看着旁边单手抱着孩子的秦云。

    “我,我……”龚燕儿还迷糊的很。

    “还不起来?!鼻卦扑档?。

    龚燕儿站起来,摸了摸胸口,胸口衣服被刺破,可伤口却已经愈合。

    “临死还想着照顾好孩子?!鼻卦频阃?,“以后,还是你亲自照顾吧?!彼底沤忱镉ざ莞?。

    龚燕儿有些发蒙的接过孩子:“你,你不杀我,我连累你师父……”

    “好了?!鼻卦浦迕?。

    心底秦云却早有定计:“冯擎苍之死,背后是魏国!魏国早就盯上了周山剑派,先是冯擎苍。后是派遣血刀宫对付周山剑派。也派遣冰火二魔他们截杀我……有没有龚燕儿,魏国依旧会动手?!?br />
    “而且照顾孩子,别人照顾我还不放心,这龚燕儿不管其他,对这孩子却是真心?!鼻卦瓢档?。

    龚燕儿抱着孩子,在那,满心的喜悦兴奋。

    “以后,你就脱离百花谷了,安心住在这,好好照顾孩子,教好孩子?!鼻卦扑档?,毕竟在这世界,这孩子是自己儿子!五十年岁月,秦云也是要用心照顾的,“至于你父母家人无需担心,我会安排好?!?br />
    “嗯嗯?!惫ㄑ喽ё藕⒆?,连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