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空中,冰魔、火魔两人都惊愕万分,火魔更是忍不住道:“你怎么知道?”

    这蛊毒才创出不足一年,加上‘仙医圣手’是以医术出名,擅毒术却并不愿公开!知道蛊虫主人没几个。

    “而且我还知道,他就在十里之外的一民居内?!鼻卦瓶聪蛩橇?。

    “他住在十里之外你都知道?”冰魔、火魔二人相视,都惊怒万分。连他们也只知道仙医圣手进了帝京城,住哪都不知晓,这孟一秋竟知道了?

    “暴露了?!?br />
    “一定是情报外泄了!”

    “怎么可能,知晓这次行动的就那么几个,萧宗主对自己行踪那般保密,怎么会暴露?”

    “如果情报外泄,他是不是根本没中毒?”

    冰魔、火魔一时间有些不安。

    “今夜我才知道,我师父是死在你们手里,放心,我先杀你们俩。等会儿那位仙医圣手也会来陪你们,我还要你们三个的头颅却拜祭我师父呢?!鼻卦粕羲档暮芷骄?,可冰魔、火魔都感觉到话语中蕴含的无尽杀意。

    “就凭你?”冰魔冷笑。

    “你师父死在我们手里,你也会一样?!被鹉恍?。

    可秦云却没说什么,眼中寒光一闪,身影便动了。

    嗖。

    速度比刚才快了一大截,瞬间便到了火魔身前,火魔却是信心十足的施展掌法全力抵挡,一时间火焰滔天,声势无量??汕卦剖种薪9庖簧?,寒气弥漫冻结了周围,令火魔都感觉到了一丝寒意,跟着他就发现,那一柄冰霜?;髁艘坏篮凉?,仅仅一闪,跟着他的意识就永远陷入了黑暗。

    火魔,死!

    身体无力从半空开始跌落下去。

    旁观的冰魔才看的清清楚楚,那‘冰霜?!弦磺锏慕J?,诡异的快了一截,让大哥的掌法都拦截了空,一剑便刺入大哥的眉心。

    “大哥!”冰魔眼睛都红了,那是他感情极深的兄长,这一刻他甚至忘记逃了,本能的疯狂杀过去。

    “呼?!鼻卦埔灿?。

    剑出,冰霜弥漫寸寸虚空,冰魔虽疯狂,可剑光还是从冰魔两手掌缝隙间一闪而逝,便已刺穿冰魔的心脏。

    冰魔眼睛瞪得滚圆。

    “一直都是我们兄弟杀人,如今终究落到被人杀?!北Ц芯踝派牧魇?,连飞向火魔,一把抱住了降落中的火魔的尸体,跟着一同摔倒在地,可他依旧抱住大哥。

    “大哥……”冰魔口鼻忍不住的鲜血溢出,他却低沉沙哑道,“真没想到这孟一秋竟然已经跨入极境,我们败的不冤,大哥,我们兄弟能死在一起,老天待我们兄弟不薄,不薄了!”

    说着他口中鲜血咕咕往外冒,跟着头一垂,再也没了声息。

    秦云却冰冷看着这两具尸体。

    “孟长老?!?br />
    “师父?!?br />
    这里距离秦云的住处,也只剩下一里多地,如此大动静,董万、柳清沙等人也赶到了。

    “收拾下?!鼻卦品愿赖?,“对周围造成破坏的,该赔的赔?!?br />
    “是?!倍?、柳清沙都连应命。

    “我还要出去一趟,半个时辰内回来?!鼻卦扑低?,脚下一点,嗖的化作一道流光划过长空离去,消失在黑夜中。

    董万、柳清沙以及周山剑派其他一些弟子们都遥??醋?。

    “厉害,冰火二魔就这么死了?!倍蛉滩蛔〉?,“太厉害了?!?br />
    “师父仁慈,还让我们赔偿这些普通老百姓?!绷迳骋苍郊映绨葑约菏Ω噶?。

    ……

    后半夜,帝京城一片安静,绝大多数地方都是一片漆黑。

    秦云划过长空,高速飞行,眼中尽是杀意。

    极境强者的意境领域是百丈范围。

    而秦云是入道剑仙,且他的道还非同一般。他的道之领域,是足足二十里范围!

    此刻他一念就感应周围二十里内所有生灵,其中生命气息达到先天境的都被筛选出来。在他灭杀那蛊虫时,那位躲在十里外民居内的操纵蛊虫的白袍中年男子可是吐血明显受伤的,那中年男子的容貌,秦云瞬间就判定出,是地榜第七的仙医圣手‘萧淳’!

    自古医毒不分家,这位名声赫赫的仙医圣手,擅蛊毒,秦云也丝毫不奇怪。

    “真可惜,好不容易才培育出一只神意蛊,就被那孟一秋给杀了?!泵窬幽?,一袭白袍的萧淳压下伤势,轻轻摇头,“也罢也罢,一只神意蛊虫,已杀死两位地榜高手。值了!而且有之前的经验,培养第二只也有把握?!?br />
    “嘭?!?br />
    门忽然被强行推开,内部门栓都直接炸裂。

    “谁?”萧淳连起身。

    门外走进来了一名腰间佩剑的青年男子。

    “冰霜剑孟一秋?”萧淳惊骇万分,就在刚刚他用神意蛊观察时,孟一秋还在十里外呢,“他不是应该已经中毒,被冰魔二魔给杀了么?怎么突然到了我这?冰火二魔可不知道我住在这!”

    “孟长老,怎么突然来我这了?半夜硬闯,不太好吧?”萧淳笑道。

    “那蛊虫,是你控制的吧?!鼻卦瓶醋潘?。

    “什么蛊虫?”萧淳一副疑惑不解的模样。

    在他看来。

    距离十里地施展蛊虫,谁有证据,证明是他施展的?

    “孟长老,一定是别人故意挑拨你我,我萧淳一生行医,可不懂什么蛊虫?!毕舸玖?,“对了,敢问是谁污蔑我——”

    “噗?!?br />
    剑光一闪。

    萧淳眼中露出惊骇色,眉心已经出现了一道红色伤口,跟着身体直接软倒在地。

    秦云这才收剑入鞘冷然看着他:“还想蒙骗我?”

    ******

    三位地榜高手被杀,让藏身在帝京城的魏国人马为之心颤,虽然近些年,魏国底蕴大增??梢幌伦诱鬯鹑坏匕窀呤?,还是让魏国王室伤筋动骨了。

    这一战,仙医圣手的死,还算隐秘。

    可冰魔、火魔……是被秦云在诸多人观看下直接斩杀的,可不是秘密。迅速就传遍了帝京城!

    ‘冰霜?!弦磺锏耐辶?,大大提升。

    ……

    仅仅三日后。

    无双府编撰的天榜地榜人榜都有变动,地榜人榜就罢了,天榜变动可是很难得的。

    周山剑派。

    “掌门,这是最新的天榜?!币幻茏幽米抛钚碌奶彀袷榧?,飞奔来递给周山剑派掌门左堂。

    左堂胖乎乎的,心情极好的在钓鱼。

    “哦?”

    左堂笑着接过,翻看后,不由眼睛一亮。

    天榜,是将天下间三大王族、豪门大族、各大宗派、散修乃至海外诸多岛屿的修行人……总之,只要查出丝毫踪迹的,但凡是先天极境强者,都能名列其上。即便如此,能名列天榜依旧少的可怜,这次一共才二十三位。

    有些,已经上百年都难寻踪迹了。不过只要在寿命大限内,没证明已死的,天榜都会一直记录。

    “好好好?!弊筇枚⒆抛钚碌奶彀?,目光炽热。

    天榜第六:‘冰霜?!弦磺?!孟一秋于帝京城遭冰魔火魔截杀,后曾一剑斩杀火魔,又一剑杀冰魔。二魔毫无反抗之力!仙医圣手‘萧淳’,也于当夜死于孟一秋之手。

    左堂激动无比。

    杀死这三位地榜,左堂当然知晓。

    因为杀死他们三位后……秦云第二天就带着这三位凶手的头颅,直接飞行回了一趟周山剑派,拜祭师父冯擎苍!不过这排名还是让左堂振奋,因为如今天榜有足足二十三位!

    “天榜第六,哈哈,天榜第六?!弊筇霉ψ?,“我周山剑派怕是要迎来最强盛时期了?!?br />
    ……

    一艘大船上正在顺流而下,直奔帝京城。

    船上。

    一袭红色衣袍的龚燕儿正抱着婴儿,逗弄着婴儿,旁边桌上正放着一本最新的《天榜》。

    “宝宝,乖,乖哦?!惫ㄑ喽醋抛约汉⒆?,笑的前所未有灿烂,“你爹可厉害的很,现在都名列天榜了。以后没谁敢欺负你的,百花谷也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