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虹光穿梭云雾间,随即俯冲而下,一闪便落入鲁州阳莱郡城。

    阳莱郡城内。

    “大妖魔?”秦云出现在街道上,周围行人们对秦云完全视而不见。

    “嗡?!?br />
    借助本命飞剑,秦云瞬间感应周围一百里,自从凝练紫金金丹后,这紫金金丹法力孕养魂魄,也令魂魄逐渐变强,三年多过去,自然也进无可进!秦云借助本命飞??筛杏χ芪О倮?,若是放出飞剑,却是能足足放出两千里!

    比传说中,剑仙一口飞剑,能千里杀敌?;棺阕愣嗌弦槐毒嗬?。

    实际上所谓的千里杀敌,也是正常的先天金丹极境剑仙才能做到!秦云是法力更强,魂魄更强,才能更远些。

    阳莱郡城比之广凌城还略小些许,精神感应下,自然完全在笼罩范围中,其中郡守府、西门家府邸都是惊弓之鸟,时刻阵法重重,隔绝精神感应。

    “整个城内,并没发现大妖魔?!鼻卦埔⊥?,“大妖魔即便再收敛气息,那强大的生命气息也是瞒不住的。除非有宝物隔绝我的精神感应?!?br />
    精神感应,厉害的阵法、宝物,都是能隔绝的。

    “可西门家每天都死上百族人,情报中曾详细记载,殷离火刚抵达时,就在他眼皮底下就死了一西门家族人。这大妖魔很可能随时在盯着西门家?!鼻卦瓢档?,“他应该有宝物隔绝精神感应,否则早被混元宗发现了,还是剑意领域一处处查查看?!?br />
    秦云行走在城内,剑意领域弥漫周围百丈。

    以自身为中心,距离百丈!这已经是很大的范围了??拷R饬煊蛴讲檎龀?,恐怕只有极境层次才敢这么做。

    ……

    秦云一处处探查着,很快听到前方传来喧哗声。

    “西门公子,西门公子,求求你,饶了我女儿,饶了我女儿吧?!鼻胺酱雌嗬骱吧?。

    “你这老妇人,真是找死,给我打?!币挥行部裆粝炱?。

    秦云听了皱眉,一迈步便穿过百余丈距离到了近处。

    近处,一名锦袍青年眼中有着疯狂,这锦袍青年脸上还有一颗大黑痣,显得越加丑陋。在他身旁则是跟随着一群护卫仆人,有两个仆人正抓着一妙龄少女,还有一个仆人则是狠狠踹了几脚一旁的老妇人。

    “娘,别打我娘?!蹦巧倥奁?。

    “哼哼?!?br />
    锦袍青年嗤笑,“你乖乖随我走,你娘自然没事,否则,你知道后果的?!?br />
    “女儿,不能随他去,他这两日都糟蹋了好些闺女了,你去就完了?!崩细救苏踉藕白?。

    “住手?!卑樗孀排员咭簧?,另外一名白衣青年一把抓住打老妇人的仆人,那仆人面容狰狞:“谁敢多管西门家的闲事,活的不耐烦了!你——三公子?!?br />
    这仆人吓得一跳。

    这白衣青年出现后,满是怒色,随手一推,仆人连恭敬万分。

    “二哥?!卑滓虑嗄昱幽墙跖矍嗄?,“够了?!?br />
    “三弟???哈哈,今晚陪二哥喝酒啊?!苯跖矍嗄旯Φ?。

    “喝什么酒,你还赶紧放了这姑娘?!卑滓虑嗄炅?。

    “放?放什么放,等会儿我就要她陪我?!苯跖矍嗄赅托?,“怎么,你要管你兄长?”

    白衣青年怒道:“这两日,你已经很过分了?!?br />
    远处围观人群也是在低声议论纷纷。

    “这西门铖真是太狠毒了,这两天被他糟蹋死的姑娘得有数十个了吧?!?br />
    “城内漂亮的姑娘,甚至一些都出嫁的有姿色的妇人,都直接被夺走呢,都活不过一晚,据说啊,都被折磨的很惨,死的很惨啊?!?br />
    “我也听说了,我隔壁家的堂兄弟就在西门家当仆人,就负责去埋尸的,是真惨啊?!?br />
    “可怜啊,官府也不敢管!毕竟郡守府也得看西门家脸色呢?!?br />
    一个个低声议论。

    秦云在一旁听的眼中出现冷色,紫令巡天使的家族威慑力的确极大。不过这等大家族也是要脸面的!就算家族内出现一些‘渣滓’,也最多暗中行事。是不敢这么光天化日作恶的。

    “二哥?!卑滓虑嗄昱?,“族长他们忙着应对外敌,等忙完了,你如此惹祸,族内定不会饶你?!?br />
    “饶?哈哈哈……”锦袍青年嗤笑,“还饶命?那么多族人死掉,每天死上百族人,今天算起来也要死族人了吧。说不定你我今天就会死!既然如此,还不如及时享乐?!?br />
    “之前我爹管我,上面祖父也管。现在,他们可没心思管我了?!?br />
    “嘿嘿嘿,这些我看上的都得进我府上陪我,我死,她们就陪我一起死,哈哈哈……”锦袍青年癫狂了。

    “你疯了,疯了?!卑滓虑嗄耆滩蛔〉?。

    “我就是疯了,走,人带走?!苯跖矍嗄曜肀阕?。

    “女儿,女儿……”老妇人凄厉喊着,满是泪水。

    “西门家听说现在每天都死不少族人,这个西门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死,死前,还糟蹋那么多闺女?!敝芪嗣切∩底?,都摇头唏嘘。虽同情愤怒却都不敢管,甚至都不敢大声说出来。

    “二哥?!?br />
    白衣青年要去阻拦。

    “拦住他?!苯跖矍嗄昀湫Φ?。

    这时候,兄弟的面子也没用!

    随即锦袍青年便要登上马车,同时转头吩咐:“把美人送上马车,我要与美人——”

    忽然锦袍青年一瞪眼,眉心隐隐出现了一缕血迹,他直接软倒从马车上摔下来,摔倒了地面上,额头血迹不断渗出,染红了地面。

    “公子?!被の榔腿硕枷诺靡惶?,连一查看鼻息。

    “死了?!?br />
    “人死了?!?br />
    他们都惊住了,白衣青年也一惊连过去查看,他兄长的确已死。

    “谁杀的人,谁杀的?”周围护卫仆人们都查看周围,这些护卫中还有一位炼气十一层的修行人呢。

    秦云从人群中走出来。

    “是我杀了他?!鼻卦频坏?。

    “你?”西门家一群护卫仆人包括白衣青年都惊愕看着这青衣男子。

    “你敢杀我西门家公子?”其中一护卫连喝道。

    秦云一翻手拿出了紫色巡天令,朝他们显了眼。

    护卫们大多不识,可那白衣青年以及护卫中首领修行人却是认识的,都吓得一跳:“紫色巡天令?”他们家老祖宗也同样只是得到紫色巡天令而已,这等存在,五品以下官员都可以先斩后奏,更别说没什么官职在身的一个公子了。

    “前辈?!蹦腔の朗琢炝Ь葱欣?,白衣青年也连行礼。

    对方至少是和老祖宗同层次的存在。

    “哼,西门家就是如此家风,短短两三日,就糟蹋死数十无辜女子?”秦云冷声道,“这事我会和你们西门家好好说说的?!?br />
    “是?!被の朗琢?、白衣青年只能应道。

    这种事,还是让上面交锋吧!他们是不敢掺和了。

    秦云看向旁边惊恐不安中抱在一起的老妇人和美貌少女,轻轻叹息。

    “谢大人救命之恩?!崩细救?、美貌少女都要磕头感谢,可她们母女二人同样不安,因为怕西门家之后报复!毕竟西门家死了一个公子啊。

    “好了,你们回家去吧?!鼻卦扑档?,“放心吧,我秦云向你们保证,西门家绝对不敢再动你们?!?br />
    说着。

    一个念头,便在这母女身上留下了一缕法力。

    “西门家不敢动我们?”这母女二人有些心慌,对他们而言,西门家那就是天。

    “他说他叫秦云?他的话有用吗?”母女虽然不安的很,可还是满心感激。

    秦云转头瞥了眼身后白衣青年等人,吩咐道:“你们回去,告诉你们家主事人,我半个时辰后,去你们西门家?!?br />
    “是,前辈,我等就告退了?!卑滓虑嗄晁嵌疾桓铱陨?,乖乖带着西门铖的尸体离开。毕竟是紫令巡天使杀的人,他们能说啥?同时也是西门铖为人太差,他的死,便是他的兄弟都没什么同情?!八懒?,许多姑娘怕是逃过一劫了,这也是善事吧?!卑滓虑嗄攴炊煽谄?。

    秦云随即离开。

    他继续在城内行走,寻找着那位神秘大妖魔踪迹。

    ……

    茶楼中。

    中年男子听着茶楼内的女子唱着小曲,眺望着外面街道人来人往,嘴角还带着笑意。

    “殷离火也敌不过我,混元宗,你们还能怎样?派遣唯一的极境存在来冒险么?”中年男子心中嗤笑,“这等大宗派,是不敢这么冒险的?!?br />
    “不好?!彼忱锏哪怯衿苛?,“快走,快往东南方向走,快!”

    “怎么了?”中年男子疑惑道。

    “秦云来了!”玉瓶传音急切道,“正在使用剑意领域一处处探查,朝这个方向行进过来。我们赶紧走?!?br />
    “秦云?”中年男子心中也一慌。

    广凌郡秦云,天下第一剑仙,人的名,树的影,他自然也惧。

    “你也没办法敌得过他?”中年男子传音问道,“保命也做不到么?”

    这几年来。

    这玉瓶帮助他,让他感觉简直无所不能。

    一路杀杀杀,鲜有他杀不死的!就是肉生成圣一脉的殷离火,都被他重创。他甚至有一种感觉……有玉瓶相助,自己应该不亚于极境吧。秦云,或许也能斗一斗吧?

    “那是秦云!如果再过十年八年,我还能帮你和他斗一斗!现在,有多远躲多远!别自己找死了!”玉瓶催促道,“快,别废话了,赶紧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