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云看向那七本犹如玉石雕刻的书籍,拿起一本,上书有‘星光’二字,翻看一看,这书页柔软也有流光,一页页密密麻麻记载着一门剑诀,并且还有一张张配图,秦云估摸着都是剑老人亲自所绘,每一幅图都有着扑面而来的剑意。

    “好厉害的剑诀,这一门剑诀直指剑意极境?!鼻卦凭镜?,“只是参悟天道意境,各人都有各人的感悟,参照前人,最多勉强感悟一丝意境。越往后差别只会越大,根本不可能感悟同一种剑意极境?!?br />
    像秦云的‘烟雨剑意’,当初修行‘游丝斜阳剑诀’,就是因为发现比较相似。

    可越往后,差别只会越来越大。

    “学这剑诀,能掌握剑意么?”伊萧问道。

    “剑老人应该是有心留下传承,所以记载剑诀非常详细?!鼻卦频阃?,“仅仅掌握一点意境的皮毛,还是有望的?!?br />
    秦云又翻看了其他六本典籍。

    七大剑诀,星光、残月、烈阳、玄机、天变、暗影、无形,每一本剑诀都直指剑意极境!甚至七大剑意结合,更可形成完整的‘七杀剑道’。

    “按理说,只要达到剑意极境,再进一步,便是入道了?!鼻卦扑档?,“而剑老人却是七种剑意极境,难怪最终汇聚合一的七杀剑道那般厉害,都越阶斩杀过一位魔神。不过,这是他的道,却不是我的道?!?br />
    伊萧在一旁担心道:“秦云,让你分心参悟七种剑意,会不会影响你修行?”

    “不影响?!?br />
    秦云笑道,“心诚于剑,心诚于道!我是不会走什么剑阵道路的,对我而言,一切剑意都是天道意境的一部分,参悟的越多,也只是让我积累越深,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其他剑意悟的越多,汲取之,最终我的烟雨剑意也只会越来越强?!?br />
    “对了,我试试看,看剑老人所布阵法有没有破绽?!鼻卦扑档?,收起七本典籍便走出石室,伊萧也跟着一同出去。

    秦云随意走到花园的其中一处角落。

    “破?!?br />
    剑意领域直接领眼前的石壁开始粉碎,嗤嗤嗤,直接挖掘一条通道。

    秦云带着伊萧前行,一路厚厚岩石不断粉碎。

    “意境领域用来挖矿,倒是快的很?!币料粜Φ?。

    “你厉害,让意境领域高手来挖矿?!鼻卦埔残α?,不过仅仅挖了数十丈,秦云和伊萧便看到前方是阵法光芒流转了。

    “破?!?br />
    放出飞剑。

    连续施展数次飞剑之术,都撼动不了阵法,秦云只能摇头:“的确不留一点机会,算了,现在我们还是为将来打算吧?!?br />
    “为将来打算?”伊萧疑惑。

    “我们得有一个住的地方吧?!鼻卦菩Φ?。

    “嗯?!币料粝氲绞裁?,脸微红。

    ……

    以修行人手段,自然在厚厚的岩石中挖出了一座洞府来,有厅,有屋,有静室,也有门窗。

    秦云、伊萧二人一同行动,却都有一种幸福感,因为这是他们俩的住处。

    “好了?!鼻卦?、伊萧二人都站在厅内看着这住处。

    桌、椅、床等等都弄好了。

    “我住在这间?!币料粞《ㄒ晃葑?。

    “我就这间?!鼻卦圃蚴墙鼋鲈谂员?。

    伊萧点头,同时她走到秦云的屋子内,从乾坤袋内却是拿出了一些被褥等物,让一旁的秦云惊讶万分:“这这……”

    “我在外游历天下,住客栈时,我可不喜用客栈的那些被褥,都是随身携带的?!币料袅澄⒑?,“怎么,嫌弃么?那我拿走好了?!?br />
    “不嫌弃,不嫌弃,现在一百万两银子买一床被子我都买,可没处买?!鼻卦屏诒蝗焐?,闻着淡淡的香气,知道这是伊萧用过的。

    伊萧脸微红,转身就回到自己那间屋子了。

    她当初在外游历,可不会仅仅带一床被褥,甚至还有些生活器具都是带着的,至于秦云?倒是没这般心细,如今倒是占伊萧便宜了。

    ******

    接下来的日子。

    二人朝夕相处,这里仿佛世外桃源,也没旁人,只有他们俩。

    什么世俗规矩都离他们俩很远。

    他们每日修行,论道,以及闲聊。

    一日。

    二人在花丛旁依偎坐在一起,伊萧靠在秦云怀里。

    “伊氏是千年大家族?!币料羟嵘底?,“族人太多了,整个县城几乎处处都是伊氏族人,我爹将我抛弃后,我孤零零一人……幸好后来炼气有成,日子才好过些。在没崭露头角前,族人们可没几个在乎一个我这种没爹没娘的小女娃娃,像我二叔,说是二叔……实际上他修行天赋颇高,我小时候他便是先天实丹境,在炼气有所成之前,我都没见过我二叔?!?br />
    秦云在一旁聆听着。

    “就是在神霄门,也只是正常师徒教导,师父也有自己的修行,偶尔指点我罢了?!币料舻?,“随着我逐渐长大,才有更多师兄师弟们来献殷勤?!?br />
    “因为伊萧你长的漂亮?!鼻卦菩Φ?。

    “你也因为我长得漂亮?”伊萧看向秦云。

    “天下美女多的是,我也没喜欢其他谁啊?!鼻卦屏?。

    伊萧一笑,没多问。

    二人有一嘴没一嘴的随意聊着,天南地北,怎么开心怎么聊。

    “伊萧?!鼻卦坪鋈坏?。

    “嗯?”伊萧应了声。

    “等我们出去,我就上门提亲,怎样?”秦云开口道。

    伊萧一怔,她坐直身子,眼睛泛红看着秦云:“提亲?”

    “嗯?!鼻卦瓶醋乓料?。

    “为何非要等到出去?”伊萧问道。

    秦云一愣,喃喃道:“难道,在这?”

    伊萧轻声道:“这世间,我不在乎其他谁,我只在乎你一人。你我成亲,为何还在乎他人?”

    秦云看着伊萧,他明白伊萧的想法。

    “哈哈,倒是我太在意世俗之见了?!鼻卦埔残α?,“你我都是修行中人,何必太在乎其他?这里犹如世外桃源,且又是仙府,你我便在这成亲!”

    “嗯?!币料舻阃?,她早就准备好了,毕竟除了秦云,她也不可能嫁给他人。

    ……

    当即二人开始静心准备。

    幸好花园中有许多花瓣,也可以点缀,将婚房也弄的颇为喜庆。

    之前在仙府也有很多收获,各种法宝、天地奇珍用来点缀,令住处都美轮美奂,犹如仙家洞府。拳头大的仙石、用来点火的‘东海蛟油’,样样都奢侈的很。没办法,秦云他们也找不到便宜的普通的。

    二人身上衣袍都是法宝衣袍,都变成大红色衣袍。

    一副道祖像则是挂在了厅正中墙上。

    秦云、伊萧相视一眼,笑着同时跪下。

    “道祖在上,弟子秦云,愿娶伊萧为妻,愿我二人白头偕老,永不分离,”秦云屏息说道,这一刻,他感到紧张,也感到了溢满全身的喜悦。

    伊萧也道:“道祖在上,弟子伊萧,愿嫁给秦云为妻,生生世世不分离?!?br />
    跟着二人起身,彼此相视。

    “夫君?!币料羟嵘?。

    “娘子?!鼻卦莆兆乓料舻氖?。

    二人入房。

    烛光照耀,秦云和伊萧二人又喝了交杯酒。

    “洞房花烛夜,娘子,该歇息了?!鼻卦频?。

    伊萧轻轻点头。

    秦云一拉伊萧,伊萧便倒在床上,她脸红又紧张,低声道:“忘夫君怜惜?!?br />
    这一夜,自然是被翻红浪,琴瑟和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