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焰神龙盘踞着,盯着秦云、洪九二人,忽然它俯冲杀来。

    “去?!鼻卦浦苯臃懦霰久山?。

    一瞬间,犹如江上升起一轮明月,明月般的剑光快的匪夷所思,直接和火焰神龙的头颅碰撞在一起,嘭~~~有火光飞溅,但是火焰神龙几乎无损,它发出了一声龙吟之声,似乎有些愤怒再度杀来,秦云也操纵着飞剑,不断攻杀过去。

    江上明月的招数,疯狂围攻这一条火焰神龙!

    只是火焰神龙这身躯颇为强悍,每次只是有部分火光四散,可围攻数十次后,火焰神龙蕴含的火焰还是稀薄了些许。

    “呼?!?br />
    又一次明月般的剑光来袭。

    可这一次,飞剑攻杀在火焰神龙身体上,却仿佛刺在虚空上,飞剑竟然一刺而过!火焰神龙庞大的身体根本无视秦云的飞剑,直接飞扑过来。

    “不好?!鼻卦屏成⒈?。

    “它的身体可实可虚?!痹谂员呖醋诺暮榫乓泊缶?,之前火焰神龙身体都是凝实的,且之前得到一处处灵丹,遇到的火焰都是能强行灭杀的。谁想这头火焰神龙可实可虚。

    秦云一边操纵本命飞剑迅速飞回,一边又放出了一柄紫色飞剑。

    紫色飞剑迎上去的同时,直接化作周天剑光光罩。

    周天剑光光罩,完全防御!甭管虚实,只要有一丝能量、烟尘都能阻碍。

    “轰~~~”

    火焰神龙虚化的身体飞来,利爪抓下,抓在紫色飞剑所化周天剑光光罩上,光罩剧烈震颤了下却撑住了。

    “它的攻击,要比姬烈全力以赴下弱上好些?!鼻卦瓢菜梢豢谄?,也对,姬烈在先天金丹境中都算极厉害,又有一品法宝‘灭魔手’,也就秦云的周天剑光最擅防御才抗下。

    “轰~~~”

    火焰神龙二次飞扑,这次却是龙爪抓下后,又是巨大的龙尾抽在周天剑光光罩上,终于整个周天剑光完全崩溃。

    不过,早有准备的本命飞剑,也再度施展出周天剑光,再度护的严严实实。

    本命飞剑施展,和紫色飞剑施展,威力可完全不一样。

    巨大的周天剑光,护住周围。

    任凭火焰神龙狂攻,都破不开周天剑光。

    “它每次攻击,身上的火焰都在消散?!焙榫旁谝慌粤?,“它坚持不了多久?!?br />
    “如果还是寻常一两道火焰,撞击在我的周天剑光上,都会直接崩解?!鼻卦扑档?,“这条火焰神龙可实可虚的确难缠些,可终究只是阵法所化,并无灵智,只知道攻击我们。耗,它所蕴含火焰也会最终耗尽?!?br />
    又厮杀片刻。

    火焰神龙整体也越加暗淡稀薄,终于哗的,身体崩解,火焰直接消散开去。

    “成了?!焙榫糯笙?,狂热盯着那放着五色光华的玉台之上的火云葫。

    “这都算阵法大大削弱后的威势了,若是阵法未曾削弱,不知这火焰神龙得是何番模样?何等威势?”秦云忍不住道。

    “长数百丈,便是姬烈这层次,也得瞬间焚烧成灰?”洪九嘀咕。

    “我这飞剑之术,也是瞬间湮灭?!鼻卦菩π?。

    “所以六块符牌齐聚,我们才敢进来啊?!?br />
    二人说着,也有些心跳加速。

    他们都看着那玉台之上的火云葫。

    “秦云兄,瞧瞧是什么?!焙榫帕?。

    “嗯?!鼻卦埔换邮?,一道剑气飞过,如丝带般卷住火云葫飞了回来。

    红色的火云葫乃天地生长,是最上等的存放丹药之物,此刻,火红色葫芦皮上正有着四个不起眼的小字——‘金丹外丹’。

    “金丹外丹?”秦云、洪九都惊呼出来。

    他们俩脸色都变了。

    心跳都在加速。

    “这这这,这是……”洪九那般冷静的人,此刻也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金丹外丹!传说中的金丹外丹?”秦云看着火云葫上的四个小字,都感到仿佛虚幻。

    洪九忍不住看了秦云一眼。

    “他会不会杀了我,杀我夺宝?又或者不杀我,直接不分给我?”洪九也忍不住有了诸多杂念,毕竟他实力远不如秦云,“他如果不分给我,也怕我泄露出去,只要不分,便可能灭口!”

    洪九各种心乱。

    甚至此刻想要推演一下,因为心境太乱,也一时间没法推演。

    “看看这里面?”洪九道。

    “嗯?!鼻卦频阃?,拔开葫芦塞子,一查看。

    里面有着六颗圆坨坨的金丹悬浮着,分散各处,彼此互不干扰。

    “六颗金丹外丹?!鼻卦蒲劬Χ挤⒘?,一旁的洪九同样激动,可他更担心了,担心秦云杀他。

    “秦云为人虽然没问题,可是宝物动人心,最经不起考验的也是人心。这可是传说中的仙丹,足足六颗仙丹,足以让先天金丹修行人彼此反目?!焙榫判闹懈髦只怕?。

    洪九开口连道:“秦云兄,这次在仙府内得到的宝贝太多了,单单在仙府外围你便分我那么多,如今更有如此多灵丹。我实力终究弱了些,如此多宝贝……对我而言,恐怕不是福,而是祸了!这金丹外丹,这样,便分给我一颗,可好?”

    “担心我灭你口?”秦云瞥了洪九一眼。

    他秦云十五岁游历天下,见过人心最黑暗的一面,能活下来的都有几分运气,岂会猜不出洪九心思?

    洪九一愣。

    秦云笑笑:“放心,说好的一人一半,我不会少你半分。至于杀人灭口,你也太小瞧我了?!?br />
    宝物又怎样?

    在生死面前,宝物也是虚幻。当初在北地边关战场,多少次死亡边缘,自己才最终叩开仙门!和诸多生死兄弟那是能性命相托的。连性命都能抛到一边,宝物又岂能乱心?秦云他们那些去北地边关的,和很多士兵还不同。

    他们都是自愿去的!想走就走,所以秦云觉得自己游历天下,见过的修行人,最豪爽最值得钦佩的大多都是北地边关战场上的那群好友们,个个称得上侠肝义胆。

    “可这么多宝物,的确给我很大压力?!焙榫湃滩蛔〉?,“而且我担心有擅长推演的,推演出这次仙府,谁收获足够大……怕推演出我来,我实力弱,最容易被捏死了?!?br />
    “这也能推演?”秦云惊讶。

    “能?!?br />
    洪九点头,“厉害的元神仙人,推演足够厉害的话,能看气运,甚至看我们身上的宝光!宝光越加浓郁,宝物越多。虽然我也有遮掩之法,可宝物太多,也难以遮掩?!?br />
    洪九说的也是虚虚实实。

    元神仙人擅推演,能看气运,看宝光,这是事实??扇缃竦玫降谋ξ?,便是分一半给洪九,洪九也能勉强完全遮掩。

    “宝光?”秦云微微点头,“我也听说过,不过,说好的分你一半,我得做到,否则也是坏我道心,对吧?”

    “也是?!焙榫诺阃?。

    秦云能后天掌握剑意,如今二十三岁就剑意领域层次,自然想着将来掌握剑道,岂会因为仙丹而坏自己道心?

    而且,言而无信、杀好友而夺宝,秦云骨子里也不屑那般做,成为自己都瞧不起的人。这比杀了他还难受。

    “这样,如果你怕,你那份,先分你三成。剩下的七成,等你跨入先天实丹境时我一并给你?!鼻卦菩Φ?,“到时候你实力也更强,手段也更多?!?br />
    “好?!焙榫湃词切闹幸慌?。

    他的确相信秦云。

    因为秦云没必要哄他,若是不给,他洪九也没任何办法。

    “金丹外丹,你先取一颗?!鼻卦瓢慰?,一颗‘金丹外丹’飞出。

    洪九却是直接伸手一接,便朝嘴里一塞。

    “现在就吃?”秦云惊讶。

    “哈哈,自然是实力越快提升越好,也好应对危险,可这终究是外来的力量啊,不长久?!焙榫判Φ?。

    秦云点头一笑:“我可不懂遮掩宝光,也吃一颗吧?!?br />
    又一颗金丹外丹飞出,圆坨坨,金灿灿,蕴含着匪夷所思庞大的力量,一张嘴,金丹外丹便进入嘴里。

    “虽然这是暂时的外来力量,可借助它,姬烈怕都不是秦云兄对手了?!焙榫潘档?。

    “它也有很多好处,一辈子受益的?!鼻卦圃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