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九小心翼翼在低矮山林中赶路,很快爬过一座山,前方就是一座座农田。

    “前方一览无遗,都没遮掩?!焙榫乓灰а?,维持着神隐术,又立即施展道符‘神行符’,将速度飙升到极致。

    嗖。

    他立即以极快速度飞窜在田埂上,一路向东奔跑!

    他身上穿着的是青绿色外袍,在山林、农田中都不显眼,毕竟早春,处处都是绿色。

    加上离这较近的十头飞禽妖怪刚被秦云斩杀没多久,洪九一口气跑了三里地,在空旷的农田田埂上奔跑,竟然没有任何妖怪发现。

    可终究也有其他飞禽妖怪飞到了这。

    “嗯?”

    三头飞禽妖怪飞在空中,俯瞰下方,四处寻找着。

    “快看!那是什么?”

    “跑的好快!”

    这些飞禽妖怪甚至刻意俯冲,仔细查看。

    “是那修行人!”其中一头妖怪连高呼。

    “找到了?!?br />
    “在这,在这?。?!”这三头飞禽妖怪们立即疾呼起来,蕴含着妖力的声音立即朝四面八方传递开去。他们也只是普通的小妖,很清楚下方那一位修行人虽然未入先天,可搏命下也能媲美一般的先天虚丹。他们少主可就是死在这位修行人手里,即便如今重伤,这些普通小妖也不敢去送死。

    洪九飞奔在田埂上,听到上方传来的声音,抬头看一眼,看到半空中的三头飞禽妖怪。

    “不好,被发现了?!焙榫判闹幸徊?。

    “快快快?!?br />
    洪九焦急,疯狂飞奔。

    ……

    “发现那修行人了?”声音传递,一处传递到另一处,顿时大批大批妖怪得到消息,他们一边传递消息给‘大王’,一边前去阻拦。

    “快过去?!?br />
    “抓住那修行人?!?br />
    顿时半空中有一头牛妖下令,他驾驭着云雾在前行。

    而另一处。

    船只上,秦云、伊萧也听到了高空中妖怪疾呼的声音,都一个个站在甲板上远远眺望,秦云和伊萧二人都是修行的最顶尖传承,伊萧虽然没感悟天道意蕴,凝练出的‘先天虚丹’比秦云差了半筹??梢谰赡苊闱靠吹搅呃锿庖坏郎碛霸谘杆偬哟?。

    而秦云看的就更清楚了,他都模糊看到对方的模样轮廓。

    “好像是洪九?”秦云有些惊讶。

    “去?!?br />
    秦云心念一动,腰间一抹紫光瞬间出鞘,悄无声息犹如丝雨划过长空,飞向远处,长空中只留下一道很淡的剑光痕迹。

    ******

    洪九在田埂上疯狂逃着,越过一条条溪流,踏水如履平地。

    可高空中的妖怪却明显越来越多。

    “你们一个个怕什么,这修行人早就重伤了,都敌不过我?!卑樗孀乓煌反蠛?,一头鹰妖俯冲而下,这鹰妖也是一位妖怪头领,实力直逼先天虚丹境。

    有鹰妖头领带头,顿时有两头妖怪头领也俯冲而下。

    呼呼呼,一时间大量小妖也一拥而上。

    “不好?!?br />
    看着三头妖怪头领率领着数十个小妖俯冲下来,洪九顿时露出绝望色,“生机在东方,在东方,到底还有多远?”

    “哈哈,修行人,你逃不掉了?!庇パ丫宓矫媲?,直接利爪袭来。

    咻!

    一缕紫光如丝雨般一穿而过,原本凶戾的鹰妖惊恐瞪大眼,都来不及说什么,便直接化作原形顺着惯性摔飞了出去。洪九一木杖便劈飞了鹰妖尸体,他也一愣,跟着就看到半空中一道紫光犹如鱼儿划过长空,瞬间穿过了一头头飞禽妖怪身体。

    眨眼,包括妖怪头领在内的数十个妖怪,尽皆显出原形坠落在地,全部都毙命了。

    “呼?!蹦亲瞎飧啪妥艘桓鐾?,停在了洪九身旁,正是一柄紫色飞剑。紫色飞剑更是迅速变大,变成丈许长。

    “还不赶紧上来?!币坏郎粼谥芪Щ氐?。

    洪九一听,顿时露出喜色:“秦兄?”

    这一刻他激动的都要流泪了,他之前就住在广凌郡城,之前数月,更是经常去拜访秦云,二人关系也极近。自然一听就知道是秦云的声音。

    “等下?!焙榫乓换邮?,真元外放,席卷过三头飞禽妖怪头领的尸体,将这妖怪头领身上携带的一些物品都席卷到怀里。

    “快些,妖怪来的更多了?!鼻卦拼叽俚?。

    “好?!焙榫帕⒓匆辉咎ど狭四亲仙山I?。

    嗖。

    紫色飞剑迅速飞回。

    当更多妖怪从各处赶来时,便看到那洪九踏着紫色飞剑落到了一艘船只上。

    “秦兄?!焙榫趴吹酱飞险咀诺那卦?、伊萧等一众人等,一落下来,便感激说道。而那一柄紫色飞剑也缩小飞回秦云的剑鞘内。

    “连这点宝贝都贪?!鼻卦瓶醋藕榫疟ё诺囊恍┰游?。

    “不拿白不拿,那些普通小妖穷的很,妖怪头领都是有些积蓄的,诺,这十万两银票归你,其他杂物我就收着了,你也瞧不上?!焙榫帕?,说着还忍不住咳嗽两声,脸都涨红了,一口血都咳出来。立即真元裹挟着送到船外河流中去。

    秦云却是没在意银票,而是皱眉看着洪九:“你伤势很重?”

    “还好,死不了?!焙榫帕成?,“这一路逃窜,我都不敢吐血,唯恐妖怪循着血迹气味追来?!?br />
    秦云伸手抓住洪九的手腕,一缕真元进入洪九体内探查了下,脸色微变:“你伤势很重,脏腑都震伤了,得回去好好静养?!?br />
    “我这伤不算什么,我惹了祸事,杀了黑妖王的独子?!焙榫潘档?。

    “黑妖王?”

    一旁的龙女、龟妖都大惊,他们早就听闻过黑妖王的名气。

    伊萧也微微皱眉,看向秦云。

    “黑妖王?”秦云点头,“行了,洪九,你就在好好歇息,其他都交给我了,你放心,我一定安然送你回广凌郡?!?br />
    “有把握?”一旁伊萧却忍不住道,她虽然也跨入先天,修行雷法实力也非凡,媲美一般的先天实丹境实力。但自问绝非黑妖王对手。

    秦云看着伊萧一眼:“伊萧,你只管在一旁看着便是?!?br />
    伊萧听了惊讶,但也略松一口气,带着笑意微微点头:“我便在这看着了?!?br />
    “姐夫,你真敌得过那黑妖王?”一旁龙女连道,“黑妖王可厉害的很,我娘他们都敌不过?!?br />
    而这时。

    远处半空中聚集的妖怪越来越多,都是分散在周围,个个盯着这一艘船只。船上的船家老汉、船娘都屏息紧张的很,船娘低声道:“爹,神仙和妖怪要斗起来了?!贝依虾貉壑腥从凶拍蜒诘纳剩骸澳敲炊嘌衷谔焐喜桓疑惫?,坐我们这船的定是很厉害的神仙呢,这够你老爹我吹嘘一辈子了?!?br />
    天上众多妖怪中,终于来了一位牛妖。

    体型魁梧的牛妖踏着云雾而来,在众妖怪簇拥下,俯视下方。

    “船上是谁,敢和我羊角山为敌?”牛妖声音滚滚,犹如奔雷响彻天地,他也是一头先天虚丹境的大妖。

    “广凌,秦云?!鼻卦普驹诖?,看着天空中仿佛黑云压来的群妖开口说道。

    “是他?”

    牛妖听得脸色一变,“后退后退?!?br />
    呼啦!

    牛妖以及一些知道秦云名字的妖怪头领们都连惊恐后退一大截,其他小妖们虽然有些茫然,可先天大妖都吓得后退,他们自然个个跟着连暴退,一下子后退了两三里地,令双方距离到了五六里。

    “听说飞剑能隔着老远杀敌,如今隔着这么远,他飞剑只要一动,我就立即逃,应该没事了?!迸Q档?。

    “为什么逃?头领,广凌秦云是谁?”

    “秦云是什么来头?”

    一些小妖低声询问。

    牛妖自然懒得多说,一些妖怪头领们则立即低声解释:“广凌秦云,是广凌郡最强大的一位修行人,那都被封为巡天使的。一柄飞剑隔着老远就能杀我们。我们这种,去多少都是送死?!?br />
    “这么厉害?”那些小妖们吓得心颤。

    船上的龙女、龟妖、船家老汉、船娘等人便看到,秦云仅仅报出个名字,高空中原本压迫而来的众多妖怪猛然后退,一下子后退了两三里地,令彼此距离远到五六里地。

    都有些瞠目结舌。

    “秦云!”到了五六里外,那牛妖才吼道,“好让你知道,刚才你救的那修行人杀了我家黑妖王独子,我家黑妖王是一定要杀他报仇的!你现在将那修行人放出来,这件事便和你没关系?!?br />
    “有胆子,你到我面前说这话?!鼻卦粕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