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秦郡和镇山郡、广凌郡都很近,彼此相邻,成三角之势。

    金秦郡城离广凌郡城也约莫八百里而已,在名传天下的先天金丹境大高手‘彭岳’驾驭战船下,一路破空而行,保持着最快速度,片刻便已抵达广凌郡城!

    “呼?!?br />
    在高空中便收了战船,彭岳和萧州牧并肩,一旁则是跟随着其他七位先天境修仙人,驾着云雾直接降落下去。

    他们直接降落在了郡守府外的街道上,因为这里明显有战斗痕迹,之前公冶丙被飞剑砸出的一个个大坑依旧在那。

    “州牧大人!”郡守府外也聚集了大群的亲卫们,还有广凌郡的‘郡尉’等一众官员。

    现任的‘王郡尉’作为整个广凌郡二号人物,也是见过州牧的,看到驾着云雾而来的州牧等一众人,顿时有了主心骨,连行礼道:“拜见州牧大人?!?br />
    其他一众官员们也都连恭敬行礼:“拜见州牧大人?!?br />
    “怎么回事?”萧州牧降落下后,眉头皱起,眼眸中自有一股煞气。

    在自己治下,一郡守被刺杀,他州牧也难辞其咎。

    “禀州牧大人?!蓖蹩の玖档?,“就在前不久,郡守公冶丙大人突然疾呼‘我乃郡守公冶丙,秦云要杀我’,声音传遍周围数里地,都引起许多老百姓以及周围居民关注,当时的确有一人在追杀郡守,也是操纵飞剑袭杀,只是全身有真元环绕,难辨面容?!?br />
    “后来郡守他跌落在这里?!蓖蹩の局缸排员卟辉洞σ淮Φ孛?,“郡守他伤势极重,仅仅和那追杀者说了几句话,便死了,死时却是身体直接消散,连一根毛发一块皮肉都找不到?!?br />
    “哦?”萧州牧微微皱眉,“他们说了几句话?说了什么?”

    王郡尉说道:“当时有很多亲卫都听到,也有老百姓听到?!彼底潘聪蚺员咭晃磺孜?。

    那亲卫连道:“州牧大人,小的当时和诸位兄弟也都听清了,郡守大人先说‘没想到我公冶丙,会死在你手里?!罄茨俏惶ぷ欧山5母呤炙怠犊垦?,你就该死?!?,后来郡守大人又说‘还诬陷我投靠妖魔?这也掩盖不了你杀一地郡守,朝廷不会放过你的!’,之后,郡守大人便死了,直接消散了?!?br />
    萧州牧皱眉听着:“投靠妖魔?”

    “萧大人?!币慌缘呐碓廊词谴舻?,“距离这里约莫两里,有一处废墟,应该也是厮杀之地。我能感应到那里有妖魔气息残留,周围树木花草也被侵蚀枯萎。且这郡守公冶丙死后直接消散无踪,倒也像是那些妖魔渗透我朝廷的奸细们的手段,死后都不留痕迹,难以查询其来历?!?br />
    “这事竟还有妖魔的影子?”萧州牧思索着。

    在萧州牧身旁的一位先天实丹境老者传音道:“州牧大人,有妖魔气息,也有可能是妖魔刺杀郡守!至于公冶丙他死后消散,也可能是妖魔的手段。至于那御剑飞行的……公冶丙既然说是秦云,他都要死的人了,说出秦云这名字,定然有其道理?!?br />
    萧州牧微微点头。

    两种可能,一种公冶丙投靠了妖魔,是奸细。

    另一种,是秦云伙同妖魔刺杀了本地郡守,还令郡守尸体消散,故意栽赃郡守投靠妖魔。若是如此,那公冶丙死的就太冤了!

    “这秦云为何要杀公冶丙?”萧州牧看向一旁的王郡尉,“他们有何冤仇?”

    “就在前几日,郡守他突然派官兵军队捉拿秦家人……”王郡尉开始一一说来。

    萧州牧仔细聆听。

    听完后,一旁彭岳点头:“秦云和公冶丙的确有仇怨在前,其中到底有何蹊跷,就难说了?!?br />
    萧州牧翻手拿出了金色大印。

    “嗯?”萧州牧一激发,微微皱眉,“广凌郡的郡守印竟然在城外?而且周围没有生灵?”

    “回来!”

    一个念头。

    嗖!

    很快,一道金光从远处飞来,飞回到了萧州牧身旁悬浮着,正是一枚小的印章,乃是广凌郡的郡守印。

    一旁彭岳说道:“定是凶手得了郡守印后,发现此物会暴露踪迹,就立即抛之在城外?!?br />
    “哼,若是公冶丙大人被栽赃,那就更是冤屈,我岂能让凶手逍遥法外?”萧州牧脸色一沉,持着金色大印,立即遥遥感应其他一枚枚郡守印,以及各地驻军将军印。

    州牧,统帅江州一地军政大权。

    各郡守,以及驻扎各处的将军都受其节制!也就朝廷派下驻扎在东??さ哪且挥衲牢扌杼樟?。

    “广凌郡守公冶丙被秦云所杀,各郡,各军立即捉拿秦云以及其家眷!若是秦云胆敢反抗,可直接斩杀!”萧州牧下令道。

    ……

    他的命令,透过州牧大印,瞬间传递到一个个郡守印处,传递到那一个个将军印处,声音在那些郡守们、将军们脑海中响起。

    “我现在便上禀朝廷,让朝廷下达海捕文书,整个天下捉拿那秦云?!毕糁菽列惺乱彩枪?。

    “和妖魔有关,也需说上一句?!币慌耘碓浪档?。

    “放心!我会如实上禀,那秦云若是老老实实束手就擒便罢,胆敢抵抗朝廷,唯有死路一条?!毕糁菽晾淙?,手持金色大印,大印内部便隐隐有文字浮现,正是上书朝廷的文字内容。毕竟禀告朝廷,自然得文字描述详细了。

    ******

    整个江州各处,得到州牧大人命令后,很快秦云全家的画像也传达各方。

    至于全天下的海捕文书……却是需要朝廷决断,自然没这么快??山菥衬谌匆丫⒓葱卸鹄?。

    “秦云杀了广凌郡郡守,若是逃窜,很有可能逃入东海!我连海卫负责周围八百里海岸,诸位,烦请分守各处,发现那秦云便立即来报?!痹凇?ぁ囊恢ёぞ?,却是立即派遣高手。因为整个大陆和海洋的交界,也是人族和水族交界线。

    朝廷自然布置下驻军,毕竟东海虽然以龙族为尊,龙族和人族关系还算不错??纱蠛1暇固懔?,各种水族妖怪也多的很,也有好些并不怎么听龙族的。特别是一些底层的弱小水族妖怪,实力弱,智慧也颇低,到岸上掳掠一方的也常有。

    人族自然得有驻军,震慑一些水族妖怪。

    连海卫,便负责守护八百里海岸线!

    ……

    云雾中。

    一柄巨大的飞剑上,秦云带着家人们正在御剑飞行。

    “幸好我立即查探了下公冶丙遗留的物品,发现了郡守??!立即早早扔掉,若是随身携带……朝廷就能透过郡守印随时知道我的踪迹了?!鼻卦埔彩怯行┖笈?,没办法,他虽然听说过郡守印,但之前从未见过,还是翻看公冶丙遗留物品,看到那一个小印,上有广凌二字,才吓一跳,赶紧扔了下去。

    郡守印这种东西,没谁愿意抢的。

    “唉?!?br />
    “公冶丙遗留之物中,虽有些妖魔气息的材料,可仅仅只是些材料而已。便是正常的修行人,杀了妖魔,也会有些战利品的?!鼻卦埔⊥?,“我想要找一些书信等证物,但是却一个都没有。也对,这些奸细哪一个不是小心谨慎的?怎会留下太过明确的罪证?”

    “可没罪证,我如何洗刷冤屈?”

    秦云皱眉。

    没证据,朝廷若是也没法确定公冶丙是妖魔,那么自己就是刺杀郡守的凶手,束手就擒的唯一结果……就是被按律斩首,连秦家都要被株连。

    “没把握洗刷罪名,就不能被抓?!鼻卦瓢档?,“得逃出去,只要出海,就逃出生天了?!?br />
    秦云转头看向一旁。

    父亲母亲依靠在一起,大哥和大嫂分别抱着一孩子,侄儿侄女如今都在大哥大嫂怀里呼呼大睡了,侄女舒冰还在流口水,毕竟两孩子都太小,还懵懵懂懂。

    “不管怎样,我得保住他们?!鼻卦瓢档?。

    “云儿?!鼻亓一⒌蜕?,“有把握逃出去吗?”

    “若是在内陆,朝廷一声令下,各方力量调动,我们躲不了多久就会被抓住?!鼻卦扑档?,“只要出海!海岸线长的很,各地驻军基本还都是些凡俗士兵,都是靠兵器威慑那些弱小水族妖怪。虽然先天境修行人也有,可相对海岸线,就太少太少了。且实力敌得过我的,就更少?!?br />
    “放心吧,我们能逃出去的,只要出了海岸线,进入茫茫大海,便没事了?!鼻卦坡冻鲆凰课⑿?,安慰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