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秦安则处于震撼中,他仔细看了看脚下巨大的银色飞剑,整个银色飞剑巨大的很,剑身如水,又有雾幻感,神秘又美丽!比再漂亮的宝石都吸引人。

    “二弟,我就没见过比你这飞剑更漂亮的宝贝了?!贝蟾缜匕踩滩蛔〉?。

    “修炼本命飞剑,也很不容易?!鼻卦扑档?,“对了,回去的时候,我带你御剑飞行的事,别告诉娘和嫂子他们?!?br />
    “我知道?!贝蟾缜匕擦阃?。

    下方。

    六扇门外的街道以及一些酒肆茶楼等地,人们都??戳让欧较?。因为刚才六扇门大牢倒塌的声响太大了,更有烟尘滚滚而起。

    “怎么回事?”

    “六扇门大牢塌了,塌了?!庇胁杪トサ目腿四芴魍搅让拍诘哪亲罄?,大牢只残余一半屹立着,其他都塌掉了,尘土飞扬。

    “什么,六扇门大牢塌了?谁有这么大本事?”

    “快去打听打听?!?br />
    周围人们却没看见,高空中有两人踏着飞剑迅速离去。

    ……

    二人御剑飞行,高速划过长空,很快就到了一座宅院上空,俯冲而下。

    雅致宅院,内院中。

    常兰正陪着儿媳聊着,孙子孙女在一旁吃着点心。

    呼!

    院子内显现出了两道身影,正是秦云和大哥秦安。至于飞剑自然已经收起。

    “安儿?”母亲常兰一看眼睛都红了,一旁的嫂子则是连喊道:“相公?!绷⒓聪布说搅饲匕驳幕忱?,而一旁‘舒彦’‘舒冰’两个孩子都连跑过来,抱住自己父亲,都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嘴里还有着没吃完的点心,他们两个小孩真的吓坏了,到现在看到父亲才嚎啕大哭。

    秦安连抱起自己的一双儿女:“别哭,乖,乖,爹不是回来了么?”

    亲着自己孩子,哄着孩子,两个孩子渐渐也就不哭了。

    一旁的嫂子也擦着眼泪,情绪平稳下来。

    大哥秦安安慰道:“我没事,那六扇门大牢内虽然高手如云,?;刂?,可对二弟而言,都不算什么,我毫发无损就回来了?!?br />
    看着大哥和嫂子孩子团聚,秦云也心中略微松了口气。

    “云儿?!蹦盖壮@剂?,“你爹呢?有办法救回你爹吗?”

    “爹被关押在郡守府?!鼻卦平馐偷?,“郡守府是整个广凌郡戒备最森严的地方,想要救出爹,需要好好想办法?!?br />
    母亲常兰听了,连道:“你尽量想办法,只有云儿你能救你爹了,只是你也别莽撞送了性命?!?br />
    “放心吧,娘,娘,我先去歇息下?!鼻卦扑档?。

    “去吧去吧?!蹦盖壮@剂Φ?。

    秦云点头,便朝一旁屋子走去。

    看着秦云的背影,母亲常兰忽然心疼又无可奈何,她根本帮不上一点忙。

    “相公,之前郡守派遣大军包围了秦府,更有大量弩箭要射死我们,二弟他都让整个天地震颤,箭矢全部停在半空,我们一个个都飞了起来……带着我们就出了秦府。那么多官兵都拦不住?!鄙┳釉谝慌缘蜕底?,这次她算是见识了这位小叔子的厉害。

    秦安点头:“你们都没事就好,我现在担心的是我爹?!?br />
    “别去催你二弟,他自己会尽全力的?!币慌猿@嫉?。

    “嗯?!鼻匕卜蚋径嫉阃?。

    进屋后,秦云关上房门,盘膝坐在了床上,长长吐出一口气,开始静心凝神吸收天地灵气,恢复着真元:“带人御剑飞行,仅仅才几里地。我真元就消耗了七成!之前一场搏杀消耗也才一成罢了?!?br />
    御剑,相对简单。

    御剑飞行,真元消耗太大。带人御剑飞行?还几里地?

    看起来潇洒,可真元是哗哗哗的消耗,对他一个后天剑仙负担太大,可秦云担心公冶郡守还有什么陷阱,赶紧一飞冲天,御剑归来,最是安全!

    ……

    消息传到郡守府,当公冶郡守带着人赶到六扇门,已经是大半个时辰之后的事了。

    “郡守来了,是郡守?!?br />
    “就他对付的秦家?”

    周围酒楼茶楼等地,远处行人们议论纷纷,一个个压低着声音。

    “听说六扇门大牢内,秦家大公子‘秦安’被救走了!大牢都塌了一半?!?br />
    “那定是秦二公子救走的?!?br />
    “也是,六扇门这等地方,哪里挡得住秦二公子?!?br />
    远处诸多老百姓的议论,声音虽然小,可公冶郡守实际上乃是先天实丹境的魔头,自然能听得清清楚楚??伤萌套?,毕竟此刻满城处处都议论秦二公子,他只能当没听见。

    进入六扇门内。

    “郡守大人?!?br />
    “郡守大人?!币恢谌说染〗怨Ь吹?。

    公冶郡守冷着脸带着人走到了垮塌了一半的六扇门大牢外,冷然道:“没放其他人进去吧?”

    “禀郡守大人?!绷轿灰虏锻飞锨?,其中一位雷捕头则恭敬道,“大牢垮塌后,我等便围住了这里,仅仅让一位老仵作进去查看了下,确定没有活口了,老仵作也就退出来了?!?br />
    “拜见郡守大人?!迸员咭晃煌毡忱县踝髁Ь吹?,“小的探查后就一直在这,没敢走开?!?br />
    “嗯?!惫笨な厮幸泻谏颇?,看了眼老仵作,老仵作衣服都变得透明,所携带物品一览无遗。

    看了眼后,公冶郡守便迈步向前,来到倒塌一半的六扇门大牢。

    大牢上,还能看出很多‘伤痕’,是五转玄木大阵留下的一个个窟窿和沟壑。

    “这五个废物,施展五转玄木大阵也不小心点,将整个大牢弄塌了一半,都难以看出战斗痕迹了?!惫笨な刂迕?,他目光甚至能透过一块块砖石,看到下面被压着的一具具尸体,那些犯人尸体尽皆一览无遗,也看到了柳氏五兄弟残留的皮囊,都是被吸干了血肉。

    “宝物一件都没了,连五转玄木大阵的阵器也没了?!惫笨な匚⑽⒅迕?,“看来都被对方给拿走了,柳大他们也放出了‘冥血虫’,冥血虫却没有飞出来,祸害到六扇门内的其他修行人。哼,还真是怜悯弱小啊,将所有冥血虫全部杀个干净?!?br />
    公冶郡守转身走到那些狱卒旁,扫视一眼:“谁来劫走的那秦安,你们可有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没有,我们就看到有流光闪过,秦安身上的锁链镣铐就都断了?!?br />
    “我们看到那男子出现,但是根本记不住他的样子?!?br />
    “跟着我们就被扔了出来?!?br />
    这些狱卒们一个个连说着。

    公冶郡守皱眉。

    一群凡人!真是没用。

    “动用了冥血虫,有两种可能,一是秦云来劫牢狱,柳大他们拦不住所以用了冥血虫。另一种可能是柳大他们遇到生命危险,被迫使用冥血虫。也不知道来劫牢狱的到底是谁,是秦云的师门长辈?”公冶郡守眯着眼,眼中有着寒光,“真宠那秦云啊,为了秦云,都敢触犯朝廷律法?”

    ******

    屋内。

    秦云盘膝坐在床上,忽然睁开了眼。

    他已经歇息了一个时辰,真元也恢复到五成。

    “接下来,就是想办法救出我爹?!鼻卦票砬槟?,“郡守府戒备森严,更有阵法重重,就是防止有大妖行斩首之事!便是整个天下十九州,也很少听说,一个郡守在郡守府内被刺杀的!”

    出了郡守府,被刺杀的有。

    在府内,被刺杀的……却是少之又少。

    为何?因为朝廷在郡守府内布置了重重阵法!

    这也让秦云都没有一点底气。

    “不管怎样,先试试?!?br />
    “去?!?br />
    秦云一挥手,一缕剑光瞬间从手中飞出,沿着窗户边缘飞到屋外,一飞冲天迅速朝郡守府方向飞去。

    很快。

    嗖,本命飞剑便来到郡守府外,在草丛中悬浮着,感应着飞剑周围约莫百丈。如今郡守府内,近半人马都?;ぷ趴な厝チ肆让?,府内剩下的高手并不多。

    “这些阵法我只能辨认出有两种,其他就看不懂了?!鼻卦凭窀皆诒久山I细杏ψ?,“别说是我,就是阵法高手怕也无法完全分辨出,毕竟是朝廷布置下来,?;だ慰な氐??!?br />
    “过去我都是客人,在里面没有遭到任何袭击。现如今却是要杀进去?!?br />
    “不管怎样,试试吧!我倒要瞧瞧,郡守府到底有多厉害!”

    “去?!?br />
    呼。

    本命飞剑悄无声息钻进泥土层,沿着地底瞬间朝郡守府逼近过去,可当过了院墙,进入郡守府范围内仅仅数丈时,忽然整个郡守府大半区域汹涌的天地之力澎湃起来,化作巨大的罩子,罩住了大半个郡守府。秦云的本命飞剑也是在罩子内部!被困在里面了。

    罩子分五层,本命飞剑被困在最外层和第二层之间。

    “竟然,竟然是五种阵法结合为一体?”秦云震惊,他这才发现,他之前确定的两种阵法,仅仅是这庞大阵法的一部分。

    “嗤嗤嗤~~~”

    最外层是水流层,第二层则是火焰层,都有无数符纹流转浮现,威势恐怖。在二者缝隙间,水火碰撞下更是轰隆不断,阵法运转下不断轰击着秦云的那一柄本命飞剑。

    “嘭嘭嘭?!?br />
    本命飞剑仿佛陷入巨大漩涡,挣扎着,却不断受到冲击。

    而飞剑内被灌输的真元则不断被消耗,消耗速度比御剑飞行还快,秦云终究只是后天境界,蕴含在飞剑内的真元也不够浑厚。

    “不好,一旦本命飞剑内的真元消耗殆尽,威力将大降!恐怕都逃不掉,本命飞剑都要遗失在这!走!”秦云顾不得其他,不敢再拖延,若是本命飞剑遗失那就一败涂地了,更别说救父亲了。

    轰!

    银色飞剑全力轰在最外层水流层中,令水流层震荡扭曲,连第二次轰击才勉强刺出个小窟窿,本命飞剑立即钻出,逃出生天,嗖的,迅速消失在天空中。

    ……

    另一处,公冶郡守带着人已经离开六扇门,正在返回郡守府的途中。

    “嗯?”公冶郡守掀开车厢的帘布,??纯な馗较?,看到郡守府被一绚烂的巨大罩子笼罩住,嘴角泛起冷笑,“天下十九州数百郡城的郡守府,尽皆都是朝廷耗费大力气布置,想要杀进郡守府?真是不自量力!”

    ——

    第二更到!今天还有第三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