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第二天早晨,郡守府书房。

    公冶郡守也站在画案前,挥笔泼墨,恣意画着,连绵群山逐渐出现在画卷上。

    “大人?!笔榉棵糯罂?,一随从悄无声息进入书房,低声道,“秦烈虎已经到了六扇门?!?br />
    “嗯?!惫笨な氐挥α松?。

    又过了片刻。

    另一名随从也进入书房,低声道:“大人,秦云的大哥‘秦安’刚刚出了秦府,应该是前往他自己的酒楼铺子等地?!?br />
    秦安经商,自然也有很多事要办。

    “好?!惫笨な胤畔旅?,欣赏着眼前的画卷,画卷上群山连绵,天边更有黑云弥漫而来,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感。

    “柳大柳二?!惫笨な孛腿缓鹊?。

    “在?!蓖饷嬗辛轿荒凶庸Ь从Φ?。

    公冶郡守直接扔出一块令牌:“你等二人奉我之令,前往六扇门,速速将秦烈虎擒下,关进大牢,大牢给我严防死守!并且整个六扇门从现在开始,没得到我新的命令前,许进不许出!”

    “是!”

    柳氏五兄弟,本是臭名昭著的修行人,不过却被公冶郡守收服,长期追随。乃是公冶郡守的心腹。

    “柳五,你带一队亲卫,悄悄的将那秦安给我擒下,同样关进六扇门大牢。记住,行动时要小心,手脚干净些?!惫笨な胤愿?。

    “大人放心?!绷逶谕饷媪Φ?,他跟随公冶丙时间也很久了,知道擒拿那秦安,是不能让旁人发现的,这才叫‘悄悄擒拿’。对于堂堂修行人而言,这等事自然没任何难度。

    公冶郡守走出书房,书房门口还站着另外两位柳氏高手以及铁统领等一些亲卫。

    “铁统领,你带着一队亲卫,拿着我的令牌亲自去一趟城外?!惫笨な胤愿赖?,“带三营人马入城,给我重重包围秦府!将秦家人全部拿下,特别是那秦云,切不可放过?!?br />
    铁统领从头听到尾,还是忍不住道:“郡守大人,捉拿秦烈虎、秦安,如今又要捉拿秦云?那秦云可是修行人,之前还杀了水神大妖,有大功劳的?!?br />
    “哼!”

    公冶郡守看了他一眼,“秦烈虎担当银章捕头这些年,本应对付那些妖怪,守护一方太平??烧庑┠晁裁荒苌奔父鲅?,本以为只是无能,如今却发现他私里下和妖怪勾结,拿得大把银子处,纵容妖怪行凶,如今诸多证据尽皆指向他。如此大罪,他秦家人怎能不抓?”

    “勾结妖怪?”铁统领大惊,“这等罪名,可不能轻易定下?!?br />
    这罪名太大了。

    一般都是满门抄斩!心仁慈些,主犯斩杀,家眷女眷也是送进官窑,男子也是做苦役到死的命。

    “证据确凿,勾结妖怪本是死罪,不过既然牵扯修行人秦云,他又有大功劳,本郡守自当上禀朝廷,由朝廷最终决断那秦云的生死。不过现如今,还是得按朝廷律法,先将他们全家捉拿入狱?!惫笨な匾桓惫鹿斓哪Q?,“铁统领,速速领命去吧?!?br />
    铁统领乖乖点头,虽然他觉得自家大人这事做的有点过了,可他终究是跟随郡守的。

    ……

    六扇门内,一屋内,如今包括秦烈虎在内有两名银章捕头在这,都处理着公务。

    嘭,门被推开。

    “什么人?”秦烈虎和另一位银章捕头雷雄都有些恼怒,他们在六扇门是最高层了,三大银章捕头,各自分管部分,他们这办理公务的地方,一般捕头都是不敢擅闯的。

    推门冲进来的正是柳大柳二,他们俩带着五名亲卫,远处还有一些好奇的捕头捕快们遥??醋耪饫?。

    “秦烈虎担当银章捕头期间,勾结纵容妖怪,证据确凿,如今郡守大人有令,将其抓捕关进大牢?!绷笠皇殖肿帕钆?,喝道,“将他给我拿下!”

    “没有,我没有勾结妖怪?!鼻亓一⒌裳?。

    亲卫们一拥而上,直接擒拿下秦烈虎。

    秦烈虎也很清楚这种时候,反抗根本没用。反抗一来可能被杀,且是罪上加罪。二来这是六扇门,高手如云,且这柳大柳二更都是极为厉害的修行人。哪里是他能反抗的。

    “关进大牢?!绷罄淙环愿?。

    随即转头走出屋子,举着令牌,朗声喝道,“奉郡守大人令,整个六扇门从现在起,许进不许出。违令者,杀!”

    整个六扇门内的捕头捕快们,以及一些衙役们都吓得心惊。

    “出大事了?!?br />
    “整个六扇门都许进不许出?”

    这些捕头捕快们都不敢有丝毫反抗违逆。

    因为朝廷本就赐予郡守大人绝对的权力,军政大权于一身,七品以下官员都是可以先斩后奏的。负责??こ瞧桨驳牧让?,最高的银章捕头也只是八品官员而已,谁敢反抗郡守大人?

    ……

    一铺子内。

    秦安正在查看自己铺子的经营状况,忽然门外传来声音。

    “秦安兄,秦安兄?!?br />
    秦安听到声音,谁在喊自己?不由疑惑走了出去。

    这一出门,他便消失无踪了。

    铺子内的掌柜、学徒发现东家不在了,都有些疑惑,不过也猜测东家可能是和朋友出去了。

    ******

    “轰隆隆~~~”

    三千军队从城外尽皆入城,一下子调动如此多兵马入城,自然引起了广凌郡城一些大族的注意。

    可秦家毕竟手下少,并不知道有大量军队入城。就算知道,怕也不会在意。

    秦府内。

    一片宁静,门房李伯正悠然磕着瓜子。

    府内护卫们也随意闲聊着,仆人、丫鬟们也在做着日复一日的一些杂事。秦云的母亲常兰正在陪着她儿媳以及和外孙外孙女在后花园。

    而秦云则是在自己的院落内,练着剑术,他的院子都可以用来修炼飞剑,自然大的很。

    “呼,呼……”

    手持一柄黑色长剑,悠然练剑,剑影蒙蒙,如三月烟雨。

    虽然真正战斗的是放出飞剑,可毕竟从小都是握??嗔芬约罢蕉?,他能够‘技近乎道’最终掌握烟雨剑意,也都是近战时掌握的。所以论练剑效果,还是在握剑练剑时最有感觉,这也是他放松身心的一种方式。

    “嗯?”秦云耳朵动了动。

    隐隐听到了一些嘈杂声音,不由疑惑停下剑法,出了自己的小院,遥遥眺望远处,透过一些草木缝隙,是能够看到秦府后面远处的小镜湖的,也能看到小镜湖远处岸旁开始有大量军队在调动。

    “怎么突然调动这么多军队?”秦云低声自语,略有些疑惑,“军队应该很少入城的吧?!?br />
    也就选花魁等一些大事需要更多人手时,需要军队入城。

    秦云微微摇头,便转身回了自己院子。因为军队是在远处小镜湖边上行动,离自家还远不少,也没当回事。当然也是心中根本想不到官兵会对付自己。自己可是在北地边关立下大功,又杀了水神大妖立下大功劳的。本地官府就算要对付自己,也会面临朝廷询问。

    且修行人,和朝廷关系本就微妙。大不了,都是躲进深山老林,要刺杀个官员等等都不是难事。

    所以越加厉害的修行人,朝廷要动,也是越加谨慎。

    当然,别和朝廷硬抗就行!真得罪了朝廷,便是先天金丹境高人也只能狼狈逃命。毕竟是统治整个天下的王朝。

    “轰轰轰~~~~”

    秦云刚进院子,又要练剑,可跟着耳朵能听到的细微脚步声却越加密集,“不对,这官兵怎么离我家越来越近了?”

    小镜湖远侧的军队离的远就罢了。

    可此刻听到的脚步声,却是从秦府前门外的街道上隐隐传来,显然大量军队在朝这靠拢。

    “嗖?!?br />
    秦云脚下一点。

    就飞窜十余丈高,直接到了一株大树的树冠上,站在树冠上俯瞰周围。

    这一看,秦云脸色就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