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牛大妖耐心等候着情报,很快,接连也有小妖将其他两份情报送到。

    “退下?!?br />
    青牛大妖将三份情报放在一起,这都是不同渠道送来的情报,毕竟九山岛扎根在江州过千年,渗透自然也极深。

    将三份情报结合起来,才能看的更清楚。

    ……

    大殿宝座上,黑色雾气升腾而起凝聚成了九山岛主,他看着下方的青牛大妖:“青牛,你之前派遣了我麾下三头魔仆,可是童男童女心头血,拿到了?”

    “弟子无能?!鼻嗯4笱Ь吹?,“派遣了三头魔仆前往,可都失败了?!?br />
    “那就继续想办法!”九山岛主一双血色眉毛下,眼眸中都有着怒意。

    青牛大妖却是躬身连道:“师尊,广凌郡城内如今有元符老鬼、红玉那婆娘坐镇,之前偷偷摸摸去袭杀秦云,还有希望??上衷谑О芰?,元符老鬼他们一定不会再给我们机会。说不定如今秦府内就有陷阱等着!面对这等危局,也没有哪个先天实丹境的大妖敢去冒险?!?br />
    九山岛主沉默。

    他麾下的先天实丹境大妖,一共只有三个!一个桀骜不逊,另外两个还略微听话,但送死的事,谁会去干?

    “上次派遣三头魔仆都失败了,再派遣这等勉强先天虚丹实力的魔仆,怕都没用?!鼻嗯4笱实?,“难道派遣有先天实丹境实力的魔仆?”

    先天虚丹实力的魔仆,那都是后天巅峰的妖怪,妖怪头领一级数的,死掉一堆,极少数经过炼化后才有望达到。

    先天实丹境实力的魔仆,本身都是先天虚丹境的大妖,炼化魔仆的话,死亡率极高!

    九山岛主前前后后对七个先天虚丹境大妖下过手,也才两个成功!这两个成功的……在百余年前,被元符老鬼给灭了一个,如今只剩下最后一个。这等不怕死绝对忠诚的厉害魔仆,像此刻广凌郡城内如此局势,九山岛主可舍不得派遣。

    “青牛,你可有何办法?”九山岛主开口道。

    “有元符老鬼和红玉那婆娘在,硬的我看是不行了?!鼻嗯4笱档?,“我们可以来软的!我们可以去买,直接买来不就行了?”

    “买?”九山岛主微微点头,“好吧,向一个没入先天的小辈买,可谁去?”

    “我们妖族不能出面?!鼻嗯4笱档?,“得人族出面,人族修行人和那秦云买下些奇珍,不很正常?据我所知……那秦云从水神师弟那得到的索云链,就被洪家给买去了。怕现在有不止一位修行人正在赶往广凌郡城呢?!?br />
    “我们九山岛和东??つ医缓?,以墨台家的威名,办这等事想必是手到擒来?!鼻嗯4笱孕诺?,“而且墨台家有求于我们,也不敢索要太多?!?br />
    九山岛主微微点头:“好,就让墨台家去!墨台老头不敢做手脚?!?br />
    “是?!鼻嗯4笱Ь从Φ?。

    ******

    半个月后。

    一艘楼船行进在澜阳江上,楼船上更有大旗飘荡,上有‘墨台’二字,所过之处没有任何强盗劫匪或者小妖敢来捣乱。

    “前面就到广凌了吧?!币晃煌憾ジ呤萸嗄暾驹诩装迳?,眺望着远处。

    “大公子?!迸员叩睦贤沸呛堑?,“已经进入广凌境内,再过两个时辰,便可抵达郡城?!?br />
    “嗯,这次的事不容有误,祖父需要的‘阴阳蛇心血’必须拿到手?!蓖憾ジ呤萸嗄晁档?。

    “对,阴阳蛇心血?!崩贤沸呛堑?,大公子不太清楚,可他却是奉师命前来,知晓那乃是童男童女心头血。只是阴阳蛇心血和那童男童女心头血比较相似,不是真的极了解的,也辨别不出。

    “斌叔,抵达广凌郡城后,先去送上我的帖子以及礼物!明日一早再去拜会?!蓖憾ジ呤萸嗄赅托?,“我如此客气去拜见一个没入先天的小子,真给他天大的面子啊?!?br />
    “是?!?br />
    老头连道,“我墨台家大公子去拜会他一个小门小户,一个没入先天的剑仙!的确给了他天大的面子,不过师尊也说了,这次阴阳蛇心血对师尊修行极重要。不管如何,必须得拿到。不得有任何差池?!?br />
    “知道,所以祖父也让我收敛好脾气,放心,我会脾气很好的?!蓖憾ジ呤萸嗄昵嵝σ簧?。

    “广凌,广凌……”

    秃顶高瘦青年嗤笑。

    作为来自江州第一大郡‘东??ぁ诘拇蠹易迥?,整个广凌郡任何一个家族,墨台家都瞧不上。

    “广凌第一家族是洪家吧,家族内连一个入先天的修行人都没有?!蓖憾ジ呤萸嗄赅托?,“听说洪家背靠的是州牧大人?”

    “州牧大人的一个宠妾,是洪家人?!崩险咚档?。

    秃顶高瘦青年更加不屑,州牧大人地位当然高,整个江州十八郡权势尽皆于一身。能和他比的,也就驻扎江州的神魔卫的一位将军,还有几位先天金丹境高人罢了。且州牧大人拥有的是实实在在的权势,洪家攀上高枝,自然迅速崛起。

    只是在真正的古老家族眼中,洪家这种没底蕴的,是不太瞧得上的。

    “给州牧大人面子,别去招惹洪家。否则枕头风一吹,也麻烦?!崩贤妨档?。

    “放心?!蓖憾ジ呤萸嗄暧α松?。

    ……

    广凌郡城,秦府。

    秦云盘膝坐在草地上,独自在院落内修炼着,自从杀死水神大妖后,或许是完成了多年的一执念,又或者是天人合一后对剑术感应更敏锐,总之,杀死水神大妖后,秦云发现自己对烟雨剑意也有了些新的领悟体会,他自然抓住时间,每日琢磨参悟。

    “呼呼?!币槐谏山T谠郝淠诜勺?,自由自在飞着,灵活的就仿佛一条水中的鱼儿。

    “二公子?!蓖饷娲雌腿松?。

    秦云微微皱眉,心意一动。

    嗖。

    黑色飞剑飞回,落入腰间剑鞘中。

    “进来?!鼻卦频?。

    仆人这才推开院门走进来,进来的有两位,一个是仆人阿贵,另一个则是一位不认识的小厮。

    那小厮抱着匣子,恭敬道:“秦公子,我奉我家主人之命,送来拜帖,我家主人明日将会亲自登门拜访?!彼底殴硐壮鍪种械南蛔?。

    秦云朝仆人阿贵微微点头。

    仆人阿贵这才接过匣子,送到秦云这。

    掀开这拜匣,里面是一封信以及一对红珍珠。

    “还没见面,就送上拜礼?如此客气?”秦云展信一看,有些惊讶,“东??つ??墨台家这么给我面子?”

    东???,可不是广凌郡能比的。

    江州境内十八郡,广凌郡算是中等吧,其实大多郡都相当。而东??と词墙莸谝淮罂?,甚至放眼天下,都是排在前五的大郡!人口近两千万之多,郡城人口都有一百多万,一座城池有一百多万的人口实在是很惊人了。

    便是王都也只是如此罢了。

    大昌王朝更派遣了一营神魔卫驻守东???!墨台家在东??ざ际桥旁谇叭拇蠹易?。

    “墨台家老祖,可是‘草巫派’的两位太上长老之一?!鼻卦瓢稻?。

    草巫派,江州境内唯一的巫之一脉的修行宗派,不过如今道、佛、神魔这三脉还算兴盛,巫这一脉终究没落了,草巫派也只是侥幸得到些传承,只能算是二流宗派??晌仔奘侄喂钜炷巡?。墨台家老祖是草巫派仅有的两位地巫之一(相当于先天实丹境)。

    “自从杀了那三头魔仆后,又有红玉前辈坐镇,我这秦府倒再也没有任何麻烦?!鼻卦瓢档?,“虽然最近也有数位修行人来访,和我交换宝物,可都是普通修行人。墨台家也为了求宝物?”

    “堂堂墨台家,水神大妖留下的宝物,有什么他们瞧得上的?”秦云暗暗纳闷。

    不过墨台家这等身份,一般都是直接来见即可。

    还提前送上拜帖拜礼……秦云都觉得对方太客气,太给面子了。

    “我知道了,我明日便在府上静候你家大公子?!鼻卦扑档?。

    “那小的告退?!?br />
    小厮立即恭敬行礼,随即退去,而仆人阿贵则再一旁送他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