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有宗门赐下的宝物?!币料艨?,“我们才能成功斩杀?!?br />
    “我也只是缠住水神大妖而已?!鼻卦埔睬返?,剑意的事自然是保密,知晓者越少越好。

    美妇人红玉道人摇头:“你们俩可别谦虚,未入先天就去杀水神大妖,是搏命的事!一个不好,可就丢了性命。你们俩都年纪轻轻前途无量,去做这等事,我都钦佩?!?br />
    “老朽也颇为钦佩,毕竟救了广凌郡数百万人,功德无量?!痹髟蛭⑿Φ?,“至于那头水猿在岸上实力倒是寻常,只是有上古水猿的血脉,一旦到了水里,不但实力会涨上数倍,操纵水的能力更是让我等修行人望尘莫及,仅仅一头先天虚丹境的水猿便惹出如此祸患,难怪上古之时的那一头恐怖水猿曾经祸害整个天下?!?br />
    “你们俩坐下,别站着?!痹餍Φ?。

    秦云、伊萧这才乖乖入座。

    在元符宫主面前,他们都谦逊的很。

    即便秦云最为得意的烟雨剑意,对先天金丹境而言也不算什么,天道意蕴是每个先天金丹境都得掌握的,否则也成不了金丹!甚至大多对天道感悟,比秦云还高深的多。他们修行岁月漫长,修炼着最顶尖的法术,有强**宝在手,那都是能镇压一方气运的。

    有先天金丹境高人坐镇,方才有资格称之为顶尖修行宗派。

    如此人物,杀一个郡守,朝廷也只会和巡天盟叽叽歪歪几句。除非真把朝廷惹急了,否则朝廷是不会轻易和一个先天金丹高人闹翻的!

    “那头水猿,有一颗‘两仪水心珠’?!泵栏救撕煊竦廊诵Φ?,“凭此两仪水心珠方才布置出‘两仪水心大阵’,加上这头水猿在水行方面天赋了得,有了两仪水心大阵,能够完全感应周围十八里内一切动静,有任何生灵进入都能发现,甚至辨别出生灵的实力。而且这两仪水心大阵,借助水汽,感应遍布天上地下,我等修行人便是从高空飞去欲要杀他,他都能提前感应,立即逃进澜阳江里?!?br />
    “这颗两仪水心珠,对我一后辈颇有些用处,两位小友可否割爱?”元符宫主微笑道,“当然我也不会占两位小友便宜,两位小友需换些什么,也尽管说?!?br />
    秦云和伊萧相视一眼。

    两仪水心珠布成大阵,也就水猿血脉逆天,才能感应那般敏锐。这宝物本身价值也就相当于一件八品法宝,且秦云也用不上。

    “元符前辈,这是两仪水心珠?!鼻卦拼友淠孟虑ご?,从中取出一颗深蓝色珠子。

    水神大妖死后,这乾坤袋内的宝物,还是事后秦云和伊萧仔细分辨,才分辨出九成,还有少许他们也不确定珍贵程度。毕竟水神大妖影响力太大,积累不亚于一般先天实丹境。一杆六品法宝‘黑水牛角叉’到了伊萧手里,其他可都在秦云手里。

    宝物秦云也是随身携带,可不敢放在家里。

    “晚辈修炼本命飞剑,需些炼材?!鼻卦频奔唇揭撬闹榉钌?,“若有‘寒魄灵液’或者‘如烟水’便更好不过了?!?br />
    元符宫主听了笑了,一招手那一颗两仪水心珠到了手中,翻看了下,笑道:“倒是巧了,我这还真有些许‘如烟水’,便给你了?!彼底乓环质种斜愠鱿至艘煌该鞯拇渖孔?,瓶子内一滴滴水滴在滚动,更有雾气在瓶内腾饶翻滚。

    秦云眼睛一亮。

    自己的本命飞?!锏狡咂?,金行之物要求不高,只是量大!水行要求却颇高,极为难得。这还只是七品。

    法宝分九品。

    九品八品最为常见,越往上提升就越加困难,水神大妖那般积累,黑水牛角叉也只是六品法宝!红玉道人修行百余年,她的赤火葫芦也只是五品法宝。

    “呼?!贝渖孔尤永?,秦云接过后略一观看,连道:“这如烟水多了?!?br />
    “给了就给了?!痹餍σ饕鞯?。

    “你就收下吧,元符老头拔根腿毛都比你腰粗?!泵栏救撕煊竦廊诵Φ?。

    元符宫主顿时瞪眼。

    美妇人红玉道人却捂嘴一笑。

    “你们此次搏命,也是为无数子民?!痹饔值?,“也就罢了,今后可别如此弄险。你俩都年轻的很,前途可大的很?;故蔷≡缍伎缛胂忍斓暮?!”

    “是?!鼻卦?、伊萧也是乖乖聆听教诲。

    “好了,我今晚还有要事得出去一趟,红玉,有事可随时唤我?!痹髌鹕?。

    美妇人红玉道人也起身点头:“你可别跑太远,你是需要坐镇广凌的?!?br />
    “放心,就在广凌?!?br />
    元符宫主笑着便走出去,嗖,一走到厅外院子中,元符宫主便化作一道雷霆电光瞬间拔地而起,划过长空消失不见。

    “身化雷霆,雷法修炼到这般地步,简直匪夷所思?!币料艏慈滩蛔〉陀?,她也是修炼雷法的。

    “当年景山派和你们神霄门可是并列,更是符箓一脉正宗,雷法也和你们神霄门相差无几,烂船还有三分钉,景山派底子还是很厚的?!泵栏救撕煊竦廊怂档?,“我也乏了,歇息去了,最近些时日有事可来郡守府找我?!彼低晁渤庾呷?。

    ……

    郡守、秦云、伊萧三人一同行走在的郡守府内。

    “秦云,伊萧?!笨な卮笕诵ψ诺?,“你们俩可真是我的福星,帮我采得灵果,又帮我杀了那水神大妖。虽然我没出什么力气,可祸害广凌郡两百多年的水神大妖,是我在这一任上被除掉的。这可是大大的政绩,应该就最近数月,我就会被提拔,到时候也会离开广凌?!?br />
    伊萧连道:“恭喜温伯伯高升?!?br />
    “恭喜郡守大人高升?!鼻卦埔擦Φ?。

    “哈哈……”郡守大人笑道,“说起来我更羡慕你们修行人,一人抵得上一军就罢了,这寿命可真是让我凡俗羡慕。像之前元符前辈可都活了三百多岁了?!?br />
    伊萧微笑道:“广凌郡内的无数凡俗还羡慕温伯伯你呢?!?br />
    “也是,人之**终究无限,知足常乐,知足常乐?!笨な卮笕诵呛堑?,“伊萧我就不多说了,秦云,以你如今的身份……当初你父亲置下的那座宅子就有些嫌小了。我刚给你准备好了一套宅院,明日一早让温冲带你过去!也算我临走前的小小礼物?!?br />
    秦云一听,也没拒绝,当即道:“秦云便受下了?!?br />
    对秦府老宅他也很有感情,毕竟他少年时也在老宅长大,只是现如今,空间的确嫌??!飞剑之术都没足够地方演练,将来自己实力更强也会有些大敌,自己要布置些大阵护住家族都嫌地方不够。便是郡守大人不安排,自己也会购置的,自己乾坤袋内可还有过百万两的银票呢。

    “哈哈?!笨な乜戳丝辞卦?,又看了眼伊萧,拍了拍秦云肩膀,转头便走了。

    他感觉得到对付过水神大妖后,秦云和伊萧关系明显亲近许多。

    只是之前提醒过秦云一次,自然就不再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