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凌郡城数十万人,来观看选花魁的也有数万,花阳河两岸从南到北挤满了人。

    画舫缓缓行进,从南到北,到了北边,画舫也会转向,再靠近另一岸边从北行进到南,让岸边的人们更清晰看到画舫上的名妓。当画舫行进到一处时,那里的人们就一个个激动无比仔细抬头看着画舫顶层的十位仙女般的人物。

    名妓们时而翩翩起舞,时而弹琴,时而古筝……

    当画舫行进到离秦云这较近时,刚好尘霜姑娘开始剑舞,也不知是巧合,还是刻意安排。

    “尘霜姑娘的剑舞,可真仿佛天上仙子下凡,一剑出,天地光寒?!毕路桨杜匀巳褐杏腥丝湓?,一个个看的目眩神迷。

    “相比于剑舞?!本坡ド?,温冲则感慨道,“我更喜尘霜姑娘的琵琶,过去我挺喜欢清秋仙子的箫声,觉得悠远宁静,仿佛远离红尘,可听到尘霜姑娘的琵琶后才明白,那是过去其他名妓的琵琶弹的不够好。尘霜姑娘的琵琶……仿佛男女情爱的恩怨纠缠,依依不舍,剪不断理还乱,最乱是人心。又仿佛那难忘的回眸浅笑,再狠的心也会化作绕指柔。清秋仙子的箫声那是远离红尘,尘霜姑娘的琵琶才是让人在红尘中迷醉,不愿醒来?!?br />
    温冲看向秦云,“秦云兄,我可不是吹捧,而是发自心底,是真心喜爱,最近几日,几乎每日我都要去见一次尘霜姑娘,让她给我弹一曲?!?br />
    “温兄,我怎么没感觉到?”洪大少则疑惑,“我只感觉清秋仙子的箫声更吸引我呢?!?br />
    “那是你还年轻,到了我这年龄,你就会喜欢尘霜姑娘的琵琶了?!蔽鲁宓?。

    “我也喜欢尘霜姑娘,不过是喜欢她的剑舞,那股有别于寻常女子的英气,也有一种柔弱,真让我等心疼?!焙榇笊俚?。

    秦云笑道:“之前她名声不显,知晓者少,喜欢者自然少。如今声名远播,知晓者众,都多了许多追捧者?!?br />
    “是真好?!蔽鲁辶?,“我都听过擅长琵琶的宗师弹过一次琵琶,可那更是一种空灵。而尘霜姑娘的琵琶技艺虽高却算不上宗师,可她的琵琶却是缠绵悱恻,是爱恨情仇,百炼钢也化绕指柔?!?br />
    “就真这么好?回头我得仔细听听?!焙榇笊俚?。

    “说实话,回来后,我都没听过小霜的琵琶。上次听她琵琶还是六年前?!鼻卦票凰档囊蚕胩?,上次听琵琶,是小霜给自己送行,自己将离开家乡游历天下,那年小霜才十三岁,琵琶技艺还较为稚嫩。只是已让当时的秦云心酸了。

    ……

    花阳河畔人山人海中,却有一位淡青衣袍女子从远处走来,悠然闲适,周围人即便看到淡青衣袍女子,也会很快忘记她的面容,甚至自身都不会察觉有丝毫不对劲。

    “三月的广凌,当真迷人,景色迷人,这名妓技艺也不一般?!钡嘁屡叟游⑿?,欣赏看着远处,虽在人群最后方了,可她依旧清晰看到画舫上每一个名妓,看到香衣姑娘翩翩起舞。

    “景好,人好,可惜却有水神这一头大妖为祸广凌郡两百余年?!?br />
    淡青衣袍女子轻轻摇头,“等师叔到来,有师叔助我,便是除掉这大妖之时?!?br />
    她虽然在轻声说话,可周围人却没有一个听到。

    ******

    随着时间,终于到了要决出花魁之时。

    在画舫船头主持的一位妇人声音温柔,年轻时也是一方名妓,她报出了这次前三的人?。骸扒迩锵勺?、香衣姑娘、尘霜姑娘?!?br />
    名字一报出,顿时欢呼声雷动。

    而画舫顶层的十位名妓,其他七位心底虽然黯然,可也不失态,一一沿着梯子走下到了舱内?;扯ゲ阒皇O抡獯窝』ǹ那叭迩锵勺?、香衣姑娘、尘霜姑娘。

    “前三?!?br />
    尘霜姑娘抱着琵琶站在那,看着无数百姓的欢呼,也不由紧张,“真进前三了?!?br />
    在现场听到呼声,她就发现她的名气应该是媲美清秋仙子、香衣姑娘的??芍站孔世?,是否能进前三,她自己也并无把握,此刻真进了,情不自禁便紧张激动。

    只见三位名妓,清秋仙子单手持着箫,尘霜姑娘抱着琵琶,香衣姑娘却是柔柔弱弱站在那别有一番风姿。

    “我广凌郡今年夺得花魁的便是……燕凤楼,尘霜姑娘!”画舫船头传来声音,声音传遍河道两岸。

    “尘霜?!?br />
    “尘霜?!?br />
    “尘霜姑娘?!?br />
    欢呼声冲天。

    尘霜姑娘抱着琵琶,只感觉脑袋发蒙头皮发麻:“我?夺得花魁了?”

    惊喜,来的太突然!

    尘霜姑娘这一刻,看向四周,她这一刻,很想要看到她最在意的亲人,她的云哥哥。只是周围人山人海她也一时间寻不到。

    花阳河两岸连绵一两里都是人,当揭晓这次花魁是尘霜姑娘时,顿时欢呼声一片,这也是整个选花魁的最**时刻了。而在此刻,却没人注意到……离那大型画舫最近的一处河岸边上,在拥挤人群中却有着三名不起眼的男子。

    这三名男子听到花魁公布后,彼此相视一眼,微微点头。

    “轰?!薄昂??!薄昂??!?br />
    三道身影瞬间犹如冲出,原本拥挤的人群一下子被他们撞飞了好些人,一片痛呼惨叫,有十余人都直接撞击的飞了起来,鲜血飞洒当空。

    这冲出的三道身影也是瞬间发生变化,一道身影的头颅直接变成了一凶戾狗头,这野狗妖抓着一柄大刀,跃过长空就扑向那画舫?;褂幸坏郎碛霸虮涑闪艘煌沸圩忱茄?,直接挥舞利爪扑来,在半空中还随手将一抛飞的普通人给一爪切割碎裂。最后一个则是体型暴涨到约莫丈许,寻常人只能等到他的腰,他是一头极为魁梧的犀牛妖!因为之前为了隐藏身份,无法携带适合的兵器,毕竟如此体型,大型兵器带着一定会被盯上的,不过这犀牛妖怕是随意一拳都有恐怖之威了。

    三头妖怪突然冲出,跃过长空冲向仅仅离的七八丈外的大型画舫。

    这一幕场景,让所有人惊呆了。

    “尔等触怒水神,全部受死!”犀牛妖更是发出震天怒吼,怒吼犹如平地一声雷,令周围地面都震动,河水都晃动了起来。离的近的河岸边很多平民们都痛苦捂着耳朵,在大型画舫上的尘霜姑娘、清秋仙子、香衣姑娘她们三个也都捂着耳朵摇摇晃晃。

    “什么,三个妖怪?”

    “水神派来妖怪?”

    连周围戒备的高手们都惊呆了,虽然每年选花魁,因为聚集老百姓太多,都会派遣大量人马戒备??梢仓皇墙浔?,因为太久没有妖怪敢来找死了。

    因为一旦杀出来,或许能造成人族一些死伤,但是妖怪是必死无疑的。

    ……

    酒楼上。

    秦云原本还笑吟吟看着花魁公布,听到无数欢呼声,可突然他就脸色大变,看到了那冲出的三头妖怪。

    “妖怪?!?br />
    秦云体内真元涌动,涌入裤腿内一直绑着的符箓,这一对符箓分别绑在左右裤腿上,也是秦云身上最昂贵的符箓——神行符箓!一般的符纸,用一次就完了,比如像那等祛病符,都是一次性的。而符箓是可以长期使用的宝贝,神行符箓虽然在修行界符箓中较为低端,可再低端也是符箓,能长久多次使用,自然极昂贵!

    这也是秦云能在北地边关战场上活下三年的原因之一,神行符箓,没其他用,只有一个——神行!速度快!

    “嗖?!?br />
    秦云一闪瞬间就冲出了酒楼,到了花阳河上,踏着河面化作一阵流光以极为恐怖速度冲向那一艘画舫!

    速度太快了!

    然而三头妖怪离画舫太近,本就是七八丈距离,一个飞扑!等秦云发现再行动,对方都要到画舫上了。而秦云还在七八十丈之外!

    “不好?!鼻卦菩慕谷绶?,却根本没任何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一切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