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笼罩下来,整个黑炎山脉都是处于了黑暗中,而山脉边缘的黑火城,则依旧是灯火通明,一片鼎沸之态。

    如今整个黑炎州有头有脸的势力,都是派遣了精锐弟子赶往黑火城,而所为的目的,自然便是那座尚还未曾定主的炎髓脉。

    虽说他们知晓,炎髓脉的大头,必然是落在四大巨头宗派的手中,但这种级别的矿脉,他们只需要分润一点,对于他们而言,也算是一份不小的收获了。

    所以,诸多的势力蜂拥而来,倒是令得这黑炎山脉边陲的黑火城,变得格外的热闹与复杂起来。

    ...

    嘎吱。

    周元推开房门,来到走廊上,目光居高临下的看下去,巨大的楼阁中,也是显得有些沸腾。

    他靠着栏杆,饶有兴致,说起来来到圣州大陆这么久,他还从未出来过,一直都是留在苍玄宗内修炼。

    所以眼下,他还算是第一次真正的见识到这圣州大陆的风情。

    而就在周元望着楼阁中的众生相时,忽然有着一道细微的破风声陡然传来,隐隐有着尖锐的劲风,狠狠的对着周元背心暴刺而来。

    周元的双目,在这一瞬间微眯了一下。

    他的身躯,陡然虚化。

    脚步一错,那道劲风便是贴着身躯掠了过去,周元反手便是一掌对着后方某处拍去,源气滚滚,隐隐有着空气撕裂的声音响起。

    不过,让得周元微微惊讶的是,他这凌厉一拳轰出,却是落在了空处,然后他便是嗅到一股幽香之气。

    “不错嘛,半年多没见,实力提升很大呢?!币坏酪灏愕慕棵男ι?,周元抬头一看,在旁边的栏杆上,黑裙少女坐在上面,修长的玉足轻轻摇摆,雪白的小腿,晃得人眼花。

    正是左丘青鱼。

    “你这速度...很厉害?!敝茉难壑型锹庸荒ň镏?,先前左丘青鱼躲避他那一掌的速度,丝毫不比他这大成的化虚术慢。

    显然,在进入百花仙宫后,左丘青鱼也是有所际遇。

    “战斗力没你这么变态,总要精修一样保命吧?!弊笄鹎嘤阈σ饕鞯牡?,她娇躯轻盈的一跃,便是出现在了周元身旁。

    “看来你在苍玄宗混得还不错嘛,这种任务你都能混上?”

    虽然不清楚苍玄宗的规则,但类似黑炎州争夺炎髓脉这种任务,必然都是宗内的精英出动,而周元能够在进入苍玄宗不过大半年的时间就达到这种程度,显然也是在苍玄宗内混得风生水起。

    “还凑合吧?!敝茉α诵?,道:“这次的任务...都只是当我是个混子?!?br />
    左丘青鱼手臂搁在栏杆上,玉手托着香腮,娇躯微微前倾,长腿惊人的纤细修长,她盈盈一笑,道:“那看来最后你又能让所有人大吃一惊了?!?br />
    “这么相信我?”周元忍不住的有些好笑,其他人甚至连李卿婵恐怕都没对他抱着太大的期望,只是想着他不要拖后腿就行了,没想到大半年没见的左丘青鱼,却是会这么说。

    “捧你场而已,你还真信啊?!比欢笄鹎嘤闳词窍汾实囊恍?,道。

    周元只得翻了个白眼。

    (本章未完,请翻页)

    “你和绿萝在百花仙宫怎样?”他问道。

    “挺好的,绿萝那丫头,在宗内可是很受欢迎的?!弊笄鹎嘤愫齑轿⑶?,有些骄傲的看向周元,道:“虽然在圣迹之地时,让你夺了头筹,不过你可别太得意,说不定在这圣州大陆,你就得被我们超越了?!?br />
    周元笑着点点头,他知晓眼前的少女内心可是极其骄傲的。

    “对了,夭夭在苍玄宗怎么样?”左丘青鱼追问道。

    周元叹了一口气,道:“当然比我好一万倍了?!?br />
    夭夭如今在苍玄宗,虽然不是圣子,但恐怕地位也不比圣子差了,比起他这种参加一个天级人物都得被屡屡嫌弃的简直好太多了。

    左丘青鱼拍了拍周元的肩膀,安慰道:“不用伤心啦,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难道你还想跟夭夭比?你脑子秀逗啦?”

    周元嘴角抽搐了一下,有你这么安慰的吗...

    不过经过一阵相谈,两人倒是越来越熟络,大半年不见的生疏,也是尽数的散去。

    左丘青鱼伸了一个懒腰,曲线相当的动人,她微微侧头,道:“下面有一场交易会呢,你要去看看么,说不定能瞧见什么好东西呢?!?br />
    看她那水吟吟眸子中闪烁的雀跃之色,周元苦笑一声,这女人,就算是小妖女,看来也免不了这些俗...

    “走吧?!?br />
    他知晓左丘青鱼那爱好热闹的性子,自然没有拒绝,点点头。

    两人结伴而行,沿途的目光,倒是在不断的汇聚而来,主要是左丘青鱼这小妖女太吸睛了一点,娇媚而性感,活脱脱一个绝世尤物,让人难以移开目光。

    楼阁之下,极为的宽敞,只见得无数人影穿梭在其中,一些摊贩随意的摆放,时不时的会有着一些惊呼声传出,似乎是有什么不错的东西被发现。

    总体说来,这里的人气,相当的火热。

    左丘青鱼颇感兴趣的游荡着,宛如一尾青鱼般,而周元便是无奈的跟在她身后。

    两人一路游走,最后在一片人气极高的场前停了下来,只见得在这里,摆放着无数约莫人头大小的黑色石块,隐隐的,石块似乎是散发着热度。

    “这是什么?”周元好奇的问道。

    “赌石的一种吧,这种赌石,就是花钱买石,然后破开看其中的炎髓是什么年份的,你应该知道,炎髓分十年,百年,千年甚至万年级别...”

    “如果运气好的话,只要开出来是百年级的炎髓,那就算是大赚了?!?br />
    “不过据说这些黑色石块,乃是从黑炎山脉深处挖掘而出的炎髓石,这种石头天生能够屏蔽神魂感知,所以谁也不清楚内在的情况?!?br />
    “唯有一些经验极为丰富的大师,才能够从石头纹理上看出端倪?!弊笄鹎嘤闼档?。

    周元点点头,难怪这里人气这么高,原来都是想要来以小博大,毕竟如果搏出百年,千年级别的炎髓,那可就算是价值翻百倍,千倍了。

    那种源材如果卖掉的话,起码价值上千万的源晶。

    他观看了一会,开石的时候倒是很多,不过绝大多数都只是普通的炎髓,偶尔的人,能够开出十年级的,这样

    (本章未完,请翻页)

    就已经能够引来阵阵的惊呼声了。

    “不知道破障圣纹,能否窥探?”

    周元望着这一幕,心头则是微动,想起了眼中的圣纹。

    不过,就在他打算试试的时候,一道突兀的笑声便是从旁传来,然后一道人影直直的插到了周元与左丘青鱼之间。

    “呵呵,青鱼小姐是对赌炎石有兴趣么?早知道的话我就早点带青鱼小姐来玩玩了,在这黑炎州,这种赌炎石的产业,几乎都是我们炎鼎宗旗下?!?br />
    周元眉头微皱了一下,扫了一眼,只见得那来人是一位身穿紫红衣衫的青年,其身后跟着不少人,气势十足。

    这青年面带笑容,不过却只是灼灼的看向左丘青鱼,至于一旁的周元,他倒是未曾在意。

    左丘青鱼柳眉也是微蹙了一下,眼前的青年,她倒是认识,也是在她来到黑炎州后的一只狂蜂浪蝶,不过此人背景也不小,乃是炎鼎宗的少宗主,名为苏煅。

    而这炎鼎宗,则是黑炎州本地顶尖的势力之一。

    “要回去吗?”周元看向左丘青鱼。

    听到了周元的声音,那紫红衣衫的青年方才转过身来,冲着周元微微一笑,道:“原来是苍玄宗的朋友..在下苏锻,炎鼎宗少宗主,刚刚有所忽视,真是抱歉...不过敢问朋友是苍玄宗的哪位圣子?”

    他盯着周元的目光中,隐有敌意,这种敌意显然是因为左丘青鱼而来,毕竟这些天来,他对左丘青鱼可算是死缠烂打,但依旧难进一步,可先前瞧得左丘青鱼跟周元那熟悉的动作,自然是心生警惕,然后赶紧上前。

    这苏锻面带笑容,看似客套的言语,却是别有深意,他明显是知晓周元并非是苍玄宗圣子,但偏偏还点了出来,那潜在之意,既然你不是苍玄宗的圣子,那他这位炎鼎宗的少宗主,可就没什么必要对你太过的在意了。

    毕竟苍玄宗弟子那么多,他们炎鼎宗虽然比不上苍玄宗,但他好歹是少宗主,在没什么恩怨下,他总不至于忌惮了一个普通弟子。

    周元看了这苏锻一眼,双目微眯了一下。

    然而对于他的目光,苏锻却是并不在意,反而是针锋相对的看回来,然后指了指眼前的赌石场,笑眯眯的模样,宛如笑面虎一般。

    “这位朋友也对赌炎石感兴趣?”

    “有没有兴趣与胆量玩两把?”

    他双手放在身前,衣袖被轻轻挽起的时候,露出了一只手串。

    那手串似木质,只是不知是何木,看上去布满着斑驳痕迹,显得极为的古老。

    而周元神色一直都是淡淡,即便是先前面对着这苏锻的敌意目光,眼眸也没什么波动,不过就在当他的目光掠过那似木非木,似金非金的手串时,眼神却是忽的一凝。

    因为在那一瞬间,他感觉到体内未曾完成的“太乙纹”震动了一下,似乎是散发出了某种渴望的波动...

    周元微垂的目光中,有着精光掠过。

    好浓郁的乙木之气,这家伙的手串,起码都是千年级别的珍稀古木...

    真是...瞌睡来了就送枕头啊。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