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周元踏入古经楼时,他眼前忽的黑暗下来,不过黑暗并没有持续太久,便是有着星光自他的脚下升腾而起,然后蔓延开去。

    出现在他眼前的,仿佛是一道星光走廊,走廊的两侧,似乎是有着无数光球浮现,然后犹如泡泡一般的冒出来。

    周元盯着那些如泡泡般的光球,能够隐隐的看见在其内部,似乎是有着什么东西。

    “这些光球中的东西,应该就是功法,源术,源纹,源兵…”周元若有所思,不过光球内部无法窥探,所以根本无从知晓其内的东西的品阶。

    这一切,似乎都是得看各自的运气。

    “难怪说是随缘?!敝茉嘈σ簧?,这些光球内部,甚至有可能什么都没有,只要抓取了一个,就会被送出古经楼。

    周元望着那些光球,踌躇了一会,却并没有立刻就动手,而是迈动着脚步,避开那些飘来的光球,向前走着。

    他打算先观测一下。

    他脚步不停,目光仔细的扫过,同时神魂感知也是蔓延出来,试图窥探光球内部。

    不过这些手段都是没有效果,光球似乎能够屏蔽神魂感知,所以即便以周元那实境中期的神魂,都是无功而返。

    “难道真的只能随便抓一个?”周元皱着眉头,那样的话,随机性也太大了,这古经楼好不容易才能够进入一次,如果就这么随便的话,真的是浪费机会。

    他沉吟了片刻,忽的心头一动。

    “寻常办法无法窥探,不知道…破障圣纹如何?”

    想到就做,周元心念一动,只见得瞳孔深处便是有着古老的圣纹旋转起来,而随着圣纹的运转,他再度看向那些来来往往漂浮的光球,然后他便是欣喜的见到,光球内部,似乎是有着强弱不定的光芒在涌现。

    虽然依旧不能清晰的看见其中的东西,但他却是能够从那种光芒的强弱,来判定光球内部东西品阶的高低。

    看这模样,显然是品阶越好的,光芒越强。

    而一些光球内,则是空空荡荡,没有光芒浮现,这应该是因为其中本来就是空的,而谁若是抓了这种光球,想必就只能空手而出了。

    周元的脸庞上有着喜色浮现出来,有了破障圣纹的相助,他也就不用瞎子摸象,全凭想象了。

    于是,他放慢步伐,缓步向前,圣纹在眼瞳深处流转,扫过一道道的光球。

    如此很快便是半柱香的时间过去,周元一路而来,发现了四颗内部光芒最强的光球,按照他的猜测,这四颗光球内部,必

    (本章未完,请翻页)

    然都是天源术级别的宝贝。

    周元忍不住的舔了舔嘴唇,眼神炽热,天源术啊,这就算是在苍玄宗内,也是极为稀罕的东西,如果没有大功,寻常弟子是决然不可能得到的。

    甚至就连他,如今也不过只是刚刚修成了一道下品天源术。

    任何天源术,能够所修成一道,那对于自身的战斗力,可谓是巨大的提升。

    “只能随便选一道了?!敝茉淘チ艘换?,然后便是一咬牙,就要伸手对着一颗光球抓去。

    嗡!

    不过,就在他要抓出去的那一瞬间,周元手掌忽然一顿,因为他察觉到乾坤囊中有着一道细微的波动传出来。

    周元一怔,手掌一握,只见得一道玉光浮现。

    在其掌心,有着一道古老的玉牌缓缓的升起,玉牌之中,散发出了一道无法形容的气息。

    这道玉牌,赫然是当初在圣迹之地中,苍玄老祖给予他的印信。

    而先前的那道细微波动,便是从这道印信中传出。

    “怎么回事?”周元惊疑不定的望着手中微微震动的玉牌,这道印信自从到了他手中后,还是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

    嗡嗡!

    而在周元惊疑间,他周围的那些光球仿佛也是察觉到了这道气息,然后便是唰的一声钻进了光壁之中,消失不见。

    甚至连周元选中的四颗光球,都是消失而去。

    周元见状顿时一急,这印信一出,怎么反而将这些光球给吓跑了,那他还怎么取宝?

    “也太坑了吧!”不过他急也没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光球消失,欲哭无泪的道。

    而在周元无语间,手中的印信则是缓缓的飘起,然后对着前方而去。

    周元一怔,犹豫了一下,然后快步跟上去,这里曾经是苍玄老祖潜修的地方,如今他手持老祖的印信进来,总归不会吃亏的吧?

    跟随着印信玉牌之后,周元一路向前,许久后脚步渐渐的停下,因为眼前的星光走廊赫然是抵达了尽头。

    不过印信依旧不停,缓缓的靠前,然后周元便是震惊的见到,随着印信的接近,那星光走廊的尽头竟然是缓缓的撕裂开了一道缝隙。

    玉牌光芒闪烁,似乎是在催促周元跟上。

    周元迟疑一下,最终一咬牙,快步迈出,一脚就踏入了那道星光缝隙之中。

    随着踏入,周元眼前的景象顿时出现了变幻,他发现自己站在了一间古老的房屋中,房屋内颇为的简朴,散发着岁月之气。

    玉牌落在周元面

    (本章未完,请翻页)

    前,被他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

    “这里,莫非就是老祖曾经潜修的地方?”周元望着前方石床上的蒲团,自言自语。

    他目光打量了一下四周,最后停在了石床前方的桌上,因为他见到,在桌上似乎是有着四枚玉简静静的躺着。

    周元好奇的走上去,随手拿起一道玉简,微微感应,然后便是瞳孔猛的一缩。

    “竟然是一道中品天源术…”

    在苍玄宗内,弟子们能够得到的天源术,一般都是处于下品天源术的级别,而想要得到中品天源术,那难度比前者不知道高了多少倍。

    而周元没想到,在这屋内随便拿起一枚玉简,所记载的便是一道中品天源术。

    周元心中震撼,又是拿起另外三枚看了看,发现其中两枚都是中品天源术,而且看模样,即便是在中品内,都算是品阶不低。

    至于最后一枚,最让得周元有点震撼,因为那赫然是一卷七品功法,能够修炼出七品源气!

    这些玉简,摆放随意,看样子并不是很得苍玄老祖当初看重。

    不过,这也是对苍玄老祖而言,但对周元来说,却全部都是梦寐以求之物,现在的他,甚至在贪婪的想着能不能一口气全部带走。

    但最终他还是按耐下了贪婪之心,毕竟古经楼有着规矩,如果到时候被发现,说不定反而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那就随便选一个中品天源术吧?!敝茉僖闪税肷?,终于是咬牙决定,那七品功法虽然更好,但对于他而言,反而没什么作用。

    于是,他伸出手,就直接将一道玉简抓在了手中,然后转身而去。

    但就在他转身的那一瞬间,他的眼角,似乎是瞥见了一抹绿意,然后脚步就顿了顿,顺着看去,只见得石床的角落,摆放着一株如小青松般的绿植。

    这东西并不起眼,即便是看见了,也很容易被人忽略,毕竟一株绿植实在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地方。

    但此时的周元,瞳孔中有着圣纹在流转,所以当他看见那株绿植的时候,却是愣了下来,因为他能够清晰的看见,在那绿植的躯干上,似乎是铭刻着古老的痕迹,散发着奇特的韵味…

    于是他快步而回,放下玉简,小心翼翼的将那株绿植给捧了起来。

    眼瞳中,圣纹流动,绿植躯干上的那些古老痕迹,犹如是开始汇聚一般,倒映进他的瞳孔中。

    一道古老的信息,在他的脑海中涌现出来。

    “不死之身,太乙青木痕?!?br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