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陆宏一脉离去,广场上的气氛倒是变得松缓了下来,不过沈太渊面色还是有些不好看,显然也没料到这次他仗着老脸开口,结果陆宏还是半点颜面都不给。

    一旁的吕松长老上前来,无奈的叹道:“你明知晓此人看不起我等,为何还要开这般口?!?br />
    他看了周元一眼,其实心中也是明白,沈太渊收了周元入门,心中应该也是极为的看重,所以才想给他创造最好的修炼条件。

    而那紫源洞府显然是必须之物。

    沈太渊面色阴沉,道:“小人得志?!?br />
    吕松摇摇头,问道:“那洞试,你可有把握?”

    沈太渊闻言,面色有些晦暗。

    原本圣源峰的洞府,都是由他与吕松两脉独占,但自从一年前陆宏一脉由剑来峰转来后,圣源峰便是未曾再平静过。

    因为陆宏一脉也需要洞府,所以洞府归属就得重新来算。

    而这洞试,便是由此而来。

    所谓洞试,其实就是争夺的双方各派三位弟子,以武分高低,最终胜者,便是能够获得洞府的所有权。

    这一年来,陆宏一脉,发起了不少次数的洞试,基本上是赢多输少,毕竟他这一脉的弟子质量,的确要胜过沈,吕两脉。

    而如今,紫源洞府还剩最后一座,所以陆宏一直对其虎视眈眈。

    这最后一座紫源洞府,沈太渊自然也是有所觊觎,但他却是知晓,恐怕他这一脉,已经无力与陆宏一脉争夺。

    因为按照规矩,一年内,每一位弟子都只能参加一次洞试的争夺,而如今,沈太渊门下,强如周泰等实力强悍的弟子,都在之前争斗最为激烈的时候出过手了,所以这场洞试,他唯有派一些金带弟子去争。

    虽然陆宏那一脉的紫带弟子,同样都早已出手,但沈太渊却是知晓,陆宏门下,还有好几位实力异常强横的金带弟子,如那吴刚。

    相比起来,他这一脉的金带弟子,略有不及。

    所以,那一个月后的洞试,沈太渊心底也没有太多的信心。

    “要不就再等等吧,等明年年初,就能重新开始争夺了?!甭浪梢彩侵庵智榭?,所以低声道。

    沈太渊面色变幻了一下,但最终还是有些顽固的摇摇头,道:“我会想办法的?!?br />
    话音落下,他也就不再多说,对着吕松摆了摆手,然后扫了周元他们一眼,便是抬步而去。

    “周元师弟,日后大家就是师兄弟了?!敝芴┏遄胖茉α诵?,看上去他是一个性子颇为耿直的人。

    周元也是笑着抱了抱拳,道:“见过周泰师兄?!?br />
    周泰道:“沈师虽然看上去不太好接触,但他对你却是很重视的?!?br />
    周元轻轻点头,虽说与沈太渊未曾接触太久,但先前对方的作为也是落入他的眼中,后者与陆宏起冲突,显然也是为了帮他夺得那最后一座紫源洞府,好有利于他的修炼。

    这倒是让得他略微的有些触动。

    毕竟,若是换做一个正常的人,恐怕也不会太愿意为了一个弟子去得罪一个地位相当的长老。

    “周泰师兄,若是此事难做的话,就劝劝沈师不必做了吧?!敝茉档?,虽然暂时还不是很清楚情况,但他却是能够感觉得出来,那陆宏似乎对沈太渊想要争夺那一座紫源洞府相当的不屑。

    显然这是因为他觉得胜券在握。

    周泰则是苦笑一声,道:“既然沈师这么决定了,那恐怕就不好劝了,他的性格…没人劝得动?!?br />
    他旋即拍了拍周元肩膀,安慰道:“此事你就不用操心了,如果不是我之前已经参加过洞试,那我就出手帮你将那最后一座紫源洞府夺来了?!?br />
    周元闻言点点头,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诸多弟子对着吕松长老行了一礼后,便是跟随着沈太渊长老远去。

    吕松望着沈太渊他们离去的身影,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这个沈老头,看来对那个周元小家伙还真是很重视啊,为了帮他夺得那最后一座紫源洞府,竟然还要跟陆宏去硬碰?!?br />
    吕嫣迈着长腿走过来,道:“那沈长老能争过吗?”

    虽然三脉都有所竞争,但他们一脉与沈太渊一脉终归是多年相处,而陆宏一脉,却是空降过来,而且手段太过霸道,所以从情感上来说,他们自然是希望沈太渊一脉能赢。

    吕松摇了摇头,道:“难,陆宏门下的弟子,的确质量不错,即便如今的那些紫带弟子都已出过手,但一些金带弟子,同样不可小觑,如那吴刚,即便是太初境五重天中,都是佼佼者,而沈老头这边的那些金带弟子,怕是难以找出能够与其抗衡的?!?br />
    “那个周元能够成为选山大典第一,应该有些本事吧?不知道他会不会出手?”一旁一位紫带弟子笑着道。

    吕嫣闻言,却是轻轻撇了撇红唇,道:“你倒也是太高看了他,选山大典第一,也只是相对于那些外山弟子,如今这是内山,哪里有他逞威风的资格,先老老实实的修炼一两年再说吧?!?br />
    她倒并非是轻视,只是实情的确如此,周元在那大典上尽全力打败的陆风,也不过只是太初境四重天顶峰,而如今内山哪个金带弟子不是这般实力?

    一些优秀的金带弟子,更是踏入了五重天,如那吴刚,更是强横,就算是在圣源峰诸多金带弟子中,都是排名靠前的存在。

    所以在她看来,周元天赋虽然不弱,但刚入内山,怕是没能耐插手诸多金带弟子间的争斗,现在,还是先老老实实修炼吧。

    那位紫带弟子闻言,也是笑了笑,他先前所言,也是玩笑居多,眼下见到吕嫣反驳,自然也是点头道:“师妹说的是,往年的选山大典第一名,也不是没有后来归于平凡,泯然众人的,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如楚青师兄那般妖孽?!?br />
    吕嫣白了他一眼,有些不满的道:“可别随随便便就用人来跟楚青师兄比较行吗?”

    “当初楚青师兄进入内山不到一年,可就直接成为了紫带弟子,那晋升速度,无人能及?!?br />
    她显然是楚青的忠实崇拜者,自然是觉得后者无人能及。

    “呵呵,是是,是我不对,不该拿师妹的偶像乱和人比较,那周元虽然同为选山大典第一,但怎可能和楚青师兄相比?!蹦亲洗茏有Φ?,拱手致歉。

    吕嫣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听得两人的话,吕松长老也是笑了笑,未曾多言,挥了挥手,转身而去。

    “走吧?!?br />
    “希望一月后的洞试,沈老头不会输得太难看吧,不然大半年恐怕都要见不到这老家伙笑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