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涧中,狂暴的源气自周元的体内横扫开来,宛如金色的风卷,缠绕在其周身,一股威势,渐渐的升起。

    而在其对面,祝峰等人也是因为周元突然间的凌厉怔了怔,不过在听到周元那番话后,却又是个个勃然大怒起来。

    “呵呵,你可还真是嚣张??!”祝峰怒笑出声,眼神最后充满着讥讽,轻蔑的道:“还一个打一群?你以为你是谁?”

    “你真觉得打败了韩山,你就有资格跟我们这些真正的一等弟子叫嚣了?”

    祝峰等人面色玩味,充满着蔑意,显然觉得周元极为的可笑,毕竟不管怎么说,周元在他们眼中也不过只是太初境一重天。

    而周元之前在源山,一拳打败了韩山的确有些震撼人心,但那对于他们而言,又算得了什么?

    韩山不过一个二等弟子罢了,实力也只是太初境二重天。

    所以,当他们看见周元竟然在他们的面前竟然也敢摆出这幅样子时,方才会感到极为的滑稽与可笑,犹如看待一个小丑般。

    祝峰笑了半晌,方才止住,不过对于周元主动跳出来,他心头也是微喜的,毕竟他今日来,的确就是要找麻烦的。

    所以就算周元不主动出声,他今天也不会轻易将其放过。

    “一群打你一个就算了,我们怕跌份?!弊7逡×艘⊥?,眼神泛着一丝寒意的瞧着周元,道:“你的花言巧语对我可没什么用,所以我会用拳头,当着红衣师妹的面,让你显出你那无用的真面目!”

    他一步踏出,雄浑源气陡然爆发开来,太初境三重天的威势,显露无疑。

    那一旁的沈万金都是被祝峰的源气威势所震慑,面色微变,眼中有些焦虑,毕竟这祝峰可不算是无名之辈,在一等弟子中都是名气不小。

    眼见着就要打起来了,沈万金目光不断的看向山涧外。

    咻!

    而就在此时,忽有数道破风声也是传来,然后急速的落在了溪畔,一道冷喝声随之响起:“祝峰,想要对付周元师弟,你还得问问我乔修同不同意!”

    数道光影落下,露出身影, 当先一人,自然便是乔修。

    显然,他也是听到了消息,怕周元吃亏,所以赶紧带人过来帮忙。

    乔修面目肃然,周身涌动着强横的源气波动,这半个月来,他在外山弟子中也是混得风生水起,还得了外山十大弟子的称号,虽然只是排名第十,但身为外大陆的弟子,能够在圣州本土弟子占据绝对上风的局面中进入前十,已足以说明他的能力。

    那祝峰瞧得乔修露面,眉头也是一皱,眼中有着一抹忌惮,毕竟这乔修好歹也是在十大外山弟子中排名第十,比起他来,的确要厉害一些。

    不过虽说如此,但祝峰面庞并没有什么惧色,只是淡淡的道:“乔修,这里的事与你无关,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br />
    乔修沉声道:“祝峰,你不要太咄咄逼人了,周元师弟可不是惹事的人,何必总来招惹他?!?br />
    祝峰嘴角掀起一抹戏谑,道:“这可不是我们要惹事,刚才他可还在说,要一个打我们一群呢?!?br />
    其他人也是哄笑出声。

    乔修面色一沉,道:“若你执意捣乱,那就怪不得我了?!?br />
    祝峰眼神也是一寒,道:“乔修,你不要以为我怕了你,跟你好生说话是给你一分面子,你们也有人在我大哥那里学习化虚术吧?”

    他话语最后的威胁之意,已是清清楚楚。

    乔修眼神也是微变,显然是没想到这祝峰如此的无耻,竟然敢用此事来做威胁。

    不过他也并非是畏首畏尾的人,既然现了身,自然不会被祝峰轻易的吓退,所以他也不多说废话,周身源气鼓动,眼神凌厉的看向祝峰。

    祝峰也是没想到这乔修如此的顽固,面色有些难看。

    “呵呵,乔修,别人间的事,就你喜欢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既然你这么闲,那就来跟我过两招吧?!倍驮谧7迕嫔芽词?,一道笑声,忽的响起,只见得一道光影掠来,落在了山涧中。

    那是一名身形枯瘦的男子,看上去如猴一般,双目内陷,但自其体内散发出来的源气波动,竟是丝毫不比乔修弱。

    “是孙惊雷?!鄙蛲蚪鹎频么巳?,不由得暗自惊呼出声。

    周元双目微眯,这个名字,他听过,据说在那外山十大弟子中,排名第九,比乔修还靠前一位。

    显然,这祝峰早已知晓乔修或许会插手,所以也请来了高手助阵。

    那乔修见到那身形如猴般的青年,眼神也是一沉,心头暗叹一声,看来今日,那祝峰说什么都不愿意善罢甘休了。

    “乔修师兄,这里的事,交给我便成了?!敝茉哪抗庖彩窃诖耸笨蠢?,冲着乔修微微一笑,道。

    对于乔修几次的相护,他也看在眼中,对其颇有好感。

    乔修苦笑了一声,只能道:“周元师弟小心一些?!?br />
    虽然他很看好周元的未来,但此时的后者,毕竟只是太初境一重天,而反观那祝峰,却是三重天中的好手,这如果冲突起来,恐怕周元讨不到好处。

    周元洒然笑了笑,抬头看向那祝峰,道:“最后一次问你,你确定你们不一起吗?”

    祝峰面色有些阴沉,冷笑道:“还敢耍嘴皮子,看我待会不把你这张嘴给踩烂!”

    轰!

    他也是再没半点犹豫,源气猛然爆发,眼神变得凌厉起来,竟直接是率先出手,身形如电,扑向周元。

    他一掌横拍,竟是化出道道掌影,携带着风雷,直接对着周元周身要害笼罩而去。

    这祝峰一出手,也是极为的凶狠,半点不留情面。

    乔修,沈万金他们见状,都是眼神紧张。

    因为他们发现周元身形动也不动,仿佛并不打算避开。

    “在我面前,还敢如此托大,你以为我是韩山不成?”

    祝峰森然一笑,只觉得周元太过的愚蠢,但他不仅未曾收力,反而出手愈发凶悍,最后道道掌影,尽数的落在了周元身躯之上。

    咚咚!

    低沉的声音不断的响起,狂风肆虐,周元周身的地面直接是被震裂开来。

    山涧中,一道道目光都是紧紧的注视着。

    “那周元,真是太狂妄了,面对着祝锋师兄的攻击,竟然躲都不躲?真当他是金刚不坏吗?”那跟着祝峰前来的众人,皆是嘲笑出声。

    那里的烟尘渐渐散去。

    不过下一刻,他们嘴角的嘲笑缓缓的凝固下来。

    只见得那里,周元依旧站着,身影不动,面色淡漠,在他的身体上,并没有出现任何的伤势,仿佛先前祝峰的攻势,对他竟然没有半点的作用一般。

    “怎么可能?!”一道道惊呼声响起。

    “不可能!”祝峰的眼瞳也是猛的一缩,先前他可并没有留手,而且每一道攻击都是落在了周元身体上,但为何每一道攻击,都会犹如石落大海,毫无反应?

    周元神色毫无波动,他只是皱眉望着祝峰,淡淡的道:“你没吃饭?”

    祝峰面色羞怒,一声暴喝,源气疯狂的在其掌心汇聚,猛的五指紧握,一拳轰出,拳风滚滚,带起闷雷之声。

    咚!

    足以将山岩轰成碎末的一拳,落在了周元胸膛上。

    在周元衣服之下,他的胸膛部位,变得虚化了许多,但同时又有着紫金色的玄蟒鳞浮现。

    紫金玄蟒鳞,本就具备着强大的防御力,再加上化虚术化解了部分力量,于是,那祝峰倾尽全力的一拳,竟是连周元的防御都无法穿透。

    所以周元的身体,只是微微一晃,便是平复下来。

    他盯着祝峰,道:“看来你果然是没吃饭,力道软绵绵的?!?br />
    但其他人却是直接看傻了...

    “他的防御这么强?!”就连乔修与那孙惊雷都是眼瞳一缩,因为就算是换作他们,恐怕都无法以肉身硬接祝峰的全力一击,还毫发无损。

    祝峰也是面色浮现惊骇,他望着周元的身躯,忽然察觉到后者的胸膛部位变得虚化了许多,当即似是明白了什么,当即那惊骇欲绝的声音,便是尖锐的响了起来。

    “你,你修成化虚术第一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