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元与夭夭跟随着穆无极出了屋舍,后者转头冲着两人一笑,道:“接下来我也要去交还任务了,未来三个月,你们就要留在这里?!?br />
    “多谢穆师叔万里迢迢接引?!敝茉嫔V氐亩宰拍挛藜辛艘桓隼?,后者虽然前往苍茫大陆是因为宗门中的任务,但说实在的,这也算是一分恩情。

    而且,在面对着那圣宫使者咄咄逼人时,也是穆无极站了出来。

    所以对于这位有些不修边幅的赤脚大叔,周元心中也是充满着好感。

    一旁的夭夭,也是微微垂首,虽然她与穆无极没什么交流,但也能够感觉得出来后者为人还算是豁达,对这些新来的弟子也没什么傲气,总得说来,这人还不错。

    穆无极摆了摆手,笑道:“我在天苍峰修行,以后若是有什么麻烦的话,可以直接来找我?!?br />
    他瞧了一眼屋舍内,低声道:“那个陈猿跟我不是很对头,这次让他吐了两个一等弟子名额出来,那家伙怕是心头不爽?!?br />
    “虽然他也不敢做什么过分的事,但新弟子之间的竞争的确极为的激烈,你们也得注意一点,能够从那些大陆被挑选到这里的人,都不会是省油的灯?!?br />
    “所以以往不乏一些一等弟子被人夺走了身份...”

    “不过你们也不要因此就束手束脚,有人找麻烦也不用客气,只要在规矩之内,你有这令牌,就算是闹到了掌教那里,也要给这令牌的主人一分面子?!蹦挛藜娼氲?。

    周元点头受教。

    穆无极再度说了一些,然后便是冲着两人潇洒的摆了摆手,脚踏青烟腾空而起,眨眼便是消失在了重重巨山之间。

    望着他离去的身影,周元也是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他望着这陌生的环境,知晓这里就是未来或许很长一段时间都会停留的地方。

    因为这里,能够让得他变得更强大。

    “走吧,一个苍玄宗,也没什么好怕的地方...”夭夭轻轻抚摸着怀中的吞吞,红唇微启,道:“至少,还有我和吞吞呢?!?br />
    吞吞也是睁开兽目,看了看周元,伸出爪子拍了拍周元的手臂,仿佛是在说放心啦,有我罩着你。

    周元忍不住的一笑,不过心头也是有着一道暖意流淌,回头想想,似乎不知不觉间,夭夭与吞吞已经陪伴了他快两年的时间了...

    只不过,当时初遇时,他还不过只是一个连八脉都无法开启的孱弱少年,然而如今,他却已经走出了苍茫大陆,并且进入到了苍玄宗这种庞大宗门之中...

    两年时间,倒是改变了许多的东西。

    不过,周元也知晓,真正的挑战,或许现在才刚刚开始,想要在这庞大的宗门中立足下来,怕是会要比想象中的更加困难。

    但好在的是,他也并非是一人。

    正如夭夭所说,他还有着她和吞吞呢...

    周元仰起头,天光照耀下来,落在那年轻的脸庞上,他展颜笑了起来,笑容中有着自信般的光彩。

    苍玄宗能如何...

    竞争激烈又能如何...

    当年那般绝望的时刻,他都熬了过来,更何况现在?

    “走吧?!?br />
    周元对着夭夭说道,然后率先迈步对着前方沸腾的巨大广场走去。

    ...

    巨大的广场上,早已是人山人海,放眼望去,皆是年轻的身影,个个神采飞扬,展露着朝气,沸腾弥漫。

    这里汇聚着苍玄天中诸多大陆上的骄子,不过显然,这些骄子放在这里,依旧是显露着泾渭分明般的圈子。

    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广场最前方的位置,在那里,有着大大小小的圈子,而相同的是,在那些圈子中心,都是有着一名神态透露着傲气的少年或者少女...

    他们周身散发着强大的源气波动,远胜旁人。

    “小元哥,这里!”

    当周元与夭夭走回广场上时,有着熟悉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只见得沈万金那圆滚滚的身材极为的醒目,对着他招手。

    周元便是走了过去。

    在沈万金身后,还跟着数道身影,正是包括萧天玄在内的一众苍茫大陆的骄子。

    只不过此时,他们这些在苍茫大陆上名声显赫的骄子,到了这里,却是开始显得有点不自然,那是因为他们察觉到自身原本引以为傲的优势在这里变得荡然无存。

    他们几乎是从所谓的骄子,变成了普通人。

    正是因为这种患得患失般的心态,所以当他们在见到周元时,都是不由自主的靠过来。

    那萧天玄面色复杂,跟在人群最后,目光不敢与周元对碰。

    “小元哥,这苍玄宗的确是了不得啊,这里的新弟子,人数上万,全部都是来自各个大陆的骄子...”沈万金惊叹的望着四周。

    “我刚才已经打听过了,据说这次新弟子中,应该会有一百多位一等弟子?!?br />
    周元心头也是微惊,一百多位一等弟子?这岂不是说,这些人,都是拥有着将近太初境三重天的实力?

    “真是开眼界?!敝茉堤疽簧?,果然是只有在这种地方才能够见到如此盛况。

    不过对于沈万金能够在如此短暂的时间中就搞到这种信息,周元也有些惊讶,这家伙,笑眯眯的的确很容易和人打成一片。

    “这一百多位里面,应该就有小元哥你和夭夭姐了!”沈万金笑嘻嘻的道:“以后大哥大姐头可要多罩着小弟?!?br />
    周元闻言,也是忍不住的一笑,不过,就在他刚要说话的时候,一旁忽有着一道突兀的声音插入进来:“呵呵,准太初境怎么可能成为一等弟子,你们也太将此事当做儿戏了?!?br />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得一群人都是一愣,目光一转,然后便是见到了不远处一道人影望着他们。

    那是一名面目略显俊朗的青年,他面带笑容,在其身旁,也是簇拥着一群人,犹如众星捧月般。

    这青年体内,有着源气波动散发出来,竟是达到了太初境二重天的实力。

    那青年见到周元他们看过来,脸庞上顿时浮现出潇洒的笑容,不过谁都看得出来,他的目光,从始至终都是聚焦在夭夭的身上。

    “在下罗松,来自天青大陆...”青年含笑抱拳,道:“大家以后也算是师兄弟了,可以互相照应一下?!?br />
    他似是不在意的提起:“我此次应该能够评为二等弟子,未来若是加把劲,倒是能够争取一下看看能否成为那一等弟子?!?br />
    在那青年身旁,数人也是出声捧?。骸昂呛?,能够认识罗哥,也算是你们的缘分?!?br />
    他们当然看得出来,罗松完全就是冲着夭夭去的,毕竟这个女孩长得太美了,自从一出现后,不少人都在暗中打听。

    然而面对着那罗松微显炽热的目光,夭夭却至始至终都未曾看他一眼,只是逗弄着怀中的吞吞。

    周元也是暗自一笑,这罗松看上去温和,但那言语间的高人一等根本掩饰不住,所以他笑着摇了摇头,道:“我们来自苍茫大陆,照应的话就不必了?!?br />
    听到周元竟然拒绝了他的提议,那罗松显然是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想到这群人竟然会拒绝他,于是面色便是有点僵硬。

    而他身旁的人,则是直接皱眉出声:“好个不识抬举的小子?!?br />
    “能够得到罗哥的赏识是你的福气,休要不知好歹?!?br />
    跟着他们的几个有着几分姿色的少女,也是不屑的看了周元一眼,显然是觉得他这种行为,很是不识趣,毕竟一个准太初,实在太不起眼了,根本就没资格摆谱。

    罗松干笑一声,在美人面前,风度总要的,所以他摆了摆手,深深的看了周元一眼,道:“这位朋友,这里可不再是你们以前所在的大陆,所以,做人还是得实在一点好,免得吃亏...”

    “呵呵,之后若是你们改变了主意的话,可以继续来找我?!?br />
    周元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瞧着夭夭,低声道:“这才刚来,你就开始招蜂引蝶了,要不继续扮男装?”

    夭夭白了他一眼,道:“不扮了,万一又惹来像青鱼那样的,更头疼?!?br />
    那罗松见到周元与夭夭亲密的低语,根本不曾理会他,眼中也是掠过一抹怒意,刚欲说话,忽的广场上有着钟声响起。

    再然后,他们便是见到,在那广场的高台上,那陈猿缓步走了上来,淡淡的声音,响彻全场。

    “都安静下来,接下来,我要公布新弟子的等级了...”

    (呼~~

    虽然晚了一个小时,但还是在这里祝大家新年快乐?。?/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