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乡下,吃的东西总是层出无穷的!尤其是因为杨轶回来,村里那些淳朴的村民们在串门的时候,纷纷把自己家里或者地里好吃的东西送了一些过来。

    兰馨和曦曦这几天下来,小嘴巴都没有怎么闲过,一会儿有刚从地上拔出来、用水和盐煮熟的花生,两个小姑娘盘着腿坐在大堂的太师椅上掰着吃,一会儿又有隔壁小哥哥送过来的香甜软绵的黄金烤番薯,等不及的兰馨一边“呼呼呼”地叫烫,一边又吃得不亦乐乎。

    这天上午,包子的“娘家”,李舒坡也过来串门了,他刚从地里摘了一批鲜嫩的玉米,便拎了一竹筐送过来,小家伙们又有了新的见识和吃的!

    “哇,这就是玉米吗?”等客人走后,曦曦跟兰馨马上好奇地凑了过来,曦曦还惊讶地叫道,“可是,这个玉米,跟家里的不一样呢!”

    两个小丫头身后,还跟着一个小不点儿。

    小曈曈经过最开始两天的警惕后,终于对那个穿开裆裤的小家伙放下了戒心,或许也是觉得妈妈还是爱着自己的,小杨策对他构成不了威胁吧?

    不用缠着妈妈后,小曈曈便跟着姐姐玩,他还是觉得自己的曦曦姐姐最厉害了,什么都会玩!

    跟着姐姐,小曈曈还体验过喂养小鸡、隔着围栏观察大黄牛等等对他来说已经非常神奇的经历!

    现在也是一样,小曈曈听到姐姐惊喜的叫声,便按捺不住了,他推开妈妈的手,从妈妈的腿上滑下来,小屁股一扭一扭地凑到了姐姐们的身边,好奇地打量着那些都“溢”出竹筐的玉米苞。

    “家里的玉米也是这样的啊,只是平时你们看到的,是爸爸已经在市场剥掉了外面这些硬硬的苞叶,还有这些玉米穗的玉米?!毖铋竽闷鹨惶跤衩?,剥**叶,给她们看里面淡黄色的玉米粒,笑道,“这些都还是在地里刚刚摘出来的,所以你们看到的这些,是玉米原来的模样?!?br />
    “哇,是甜的玉米,我超喜欢吃这种的!”兰馨看到一颗颗黄色的、颗粒饱满的玉米粒,惊喜地叫了起来。

    “我比较喜欢吃白色和黑色的那些,因为软软黏黏的很好吃!”曦曦倒是比较有自己的想法,但她还是嘻嘻地一笑,说道,“但是我也喜欢吃甜玉米啦!”

    两个小姑娘热火朝天地讨论着,小曈曈则是在姐姐的身边,看了半天才认出来,他也没学会玉米怎么叫,就有些惊喜地指着玉米,跟爸爸咦咦唉唉地叫着。

    “这叫玉米,玉米!”杨轶笑了起来,一字一顿地教着小曈曈说道。

    “鱼米?”小曈曈学东西的速度越来越快了,虽然一开始发音还不标准,但他也会像模像样地跟着爸爸说,一会儿,就说顺了,“玉米!”

    “不错!”杨轶跟小家伙竖起大拇指,笑道,“想不想吃?要不要吃?”

    小曈曈听得懂这么简单的问题,他顿时欢喜得眯起眼睛,一边点头,一边嘻嘻地笑了起来。旁边的兰馨和曦曦更是争前恐后地叫唤了起来。

    既然小家伙们都想吃玉米,杨轶便挑了几条到厨房煮。

    他的煮法跟村里大家随便搁在锅里煮的做法不一样,杨轶是将玉米的苞叶全部剥开来,清洗干净,才放进锅里。当然,跟大家煮玉米那样,杨轶也是加清水和一点盐,但在表层,杨轶还铺了一些嫩的玉米皮在上面!

    当然,玉米须这么好的东西,杨轶也不浪费,他将玉米须拔下来后,便用小纱布包起来,也放在了锅里。

    看上去这样煮玉米有点多此一举,不是可以煮起来后,再撕掉玉米的苞叶吗?但杨轶还是觉得这样做比较好,因为这样既保留了原有的玉米清香,也能让煮出来的玉米看起来干净整洁,像是一块块艺术品而不是未经加工的璞玉……

    说白了,就是杨轶这个家伙有点偏执,为了好看??!

    ……

    玉米煮熟后,揭开锅盖,一股清甜的香味扑面而来,已经迫不及待地在旁边等候的兰馨和曦曦都忍不住闭上了眼睛,露出了陶醉的神色。

    杨轶用夹子将玉米夹起来,吊干水,然后夹到摆在桌子上的大盘子里的时候,一直在咽口水的兰馨有些忍不住,伸出小手想要抓起一条。

    这是杨轶没有注意到的,还好,曦曦一惊一乍地叫了起来:“不可以!馨儿,还不能拿来吃呢!”

    杨轶听见了,回头一看,也连忙拉住了兰馨的手,笑道:“馨儿,你要等一下?!?br />
    “为什么???”兰馨恋恋不舍地看着玉米,疑惑地问道。

    曦曦认真地说道:“因为我们要先给爷爷奶奶啊,粑粑说了,要尊老爱幼呢!”

    这是杨轶最近在饭桌上教给两个小姑娘的一些为人处世的道理,不过,兰馨似乎早就抛在了脑后,倒是曦曦记得很清楚。

    杨轶没想到曦曦居然想得这么多,他有些啼笑皆非地摇了摇头,笑道:“曦曦能考虑到这么多,非常棒!不过,还有一个原因,因为现在这个玉米还很烫,你们别看它很好看,实际上真的很烫,不要用手去抓,会被烫到的!”

    煮熟后、而且稍微焖一会儿的玉米确实很漂亮,之前还有些泛白,现在看起来,已经是金灿灿的黄金色彩了!

    这么漂亮的玉米,会很烫?

    “我试试,我就小心碰一下,我不吃啦……”兰馨有些依依不舍,小声地哀求道。

    “那你小心碰一下,看是不是很烫?!毖铋笠裁挥蟹炊?。

    只见兰馨小心翼翼地伸出小手,食指在玉米的表面摸了摸,顿时,只见小胖妞瞪起了眼睛,闪电一般缩回了小手。

    “真的是很烫!曦曦,你不信试试!”兰馨惊奇地跟小伙伴说道。

    曦曦笑得眼睛弯弯的,跟月牙一样好看,她摇了摇脑袋,嘻嘻地说道:“我才不要,我知道很烫的!才煮起来呢!”

    ……

    不过,过了十来分钟,端出来外面庭院里的玉米已经凉了下来,两个小姑娘迫不及待地一人抱着一条,在庭院里走来走去地啃着。

    “好吃!”兰馨幸福地叫道。

    她吃得有些欢畅,一些玉米被咬碎后,从她的嘴角漏了出来,掉在地上,马上,已经惦记上这两个喂鸡女孩的一只小母鸡跟战斗机一样,伸长脖子、拱着屁股,飞快冲了过来,啄了啄地面,然后又如同惊弓之鸟一样,吃完就溜走了。

    玉米棒子都很大,一条玉米都快有小曈曈手臂那么长了,姐姐们轻松地抓着吃,小曈曈却有点hold不住??銮?,他还有点贪婪,挑了一条很粗很长的玉米。

    “姐姐,姐姐,帮帮我,好伐?”小家伙吃力地抱着他的玉米,凑到曦曦的身边,嘟着小嘴,奶声奶气地说道。

    “好不好”都被他说错了。

    曦曦当然要帮自己的弟弟,她将自己的玉米放回盘子里,然后接过了弟弟的玉米。

    “咦,咦……”曦曦看过以前爸爸的做法,她吃力地掰着玉米。

    有点使不上劲?

    于是,小姑娘便在旁边的小板凳上坐下来,小姑娘的裙摆滑落,露出了白白的膝盖,曦曦正是需要这样一个支点,只见她学着以前爸爸的做法,将玉米搁在自己的膝盖上,两边使劲压。

    还好,这条玉米有点长,也是比较鲜嫩的时候,而且曦曦的力气又比较大,她憋得小脸红红的,使出了吃奶的劲儿,终于将玉米掰成两端了。

    “给!”曦曦将一半递给小曈曈。

    小曈曈欢喜地抱着,这下轻松多了,他迫不及待地啃了一口,甜甜的、软软的,超好吃!

    “嘻嘻!”小家伙一边嚼着,一边开心地跟姐姐笑了起来。

    还是自己的姐姐好??!

    曦曦放下心来,她将剩下半截放到盘子里,然后拿起自己已经吃了一点的玉米,说道:“弟弟,我帮你放在这里哦!待会你吃完再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