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江湖,道江湖……既然说了兵器谱新排行,就不能不说有关各个兵主的大事了!”

    小老头望着眼前堆满的铜钱银角,老脸上都笑开了花:“最近正好有件大事,就发生在咱青石郡附近,诸位可听过五行云气剑?传闻此剑剑身上有着五彩云纹,光华灿烂,剑出必有异象,上一代大剑师,更是凭此剑成为公认的剑道第一人!”

    “当然听过!神兵第六么!”

    其它武者纷纷翻了一个白眼:“别卖关子了,快说快说!”

    “好!”

    说书老头又等了片刻,见到确实没有再打赏的,这才不疾不徐地道:“本代五行云气剑主已经出世,并且不知怎么的,惹上了魔门,被魔门万毒老怪约战于天都绝顶!”

    “这万毒老怪,可是魔门六道之一,万毒道的道主,一身毒功堪称惊天动地啊,更开创出气毒之道,变幻莫测,杀人于无形之间,据说与其对敌者,往往还未交手,就糊里糊涂地送了性命!”

    ……

    “看来这消息果然是真的,天都绝顶,必得去看看,上次错过了饮血刀大战三才望气,无论如何不能再错过这次了,否则必然会抱憾终身!”

    酒楼内的其它武者对视一眼,眸子里都有些火热。

    当然,也有几个愣头青在咋呼:“历来邪不胜正,万毒鼎不过第八,怎么比得上第六的五行云气剑?”

    “唉……话虽如此,但魔门中人,做事不计手段,卑鄙无耻,也是有的……”

    说书老头幽幽一叹:“那五行云气剑剑主,据说是个女子,双拳难敌四手啊……再说,有着饮血刀前例,又有谁敢拍胸脯保证?武林排行,兵器不过辅助,最重要的还是看人??!”

    如此一说,气氛顿时有些沉闷。

    诸多武者纷纷喝酒吃菜,肚子里在打着什么主意,却是谁也不知道。

    “大石头……”

    在角落当中,有着一桌,上面坐了三人。

    其中一名少女就扯了扯旁边憨厚少年的袖子。

    “啊……你还要吃?”

    少年抬起头,嘴角还可以看见面渣,长相浓眉大眼,十分憨厚,此时就无辜地问着。

    “吃吃吃,就知道吃,你是猪??!”

    少女翻了一个白眼。

    她扎着两条大辫子,此时小脸皱起:“石头人,你吃得太多,我们的钱都快不够啦!还有……刚才的事,你到底听见没,那可是五行云气剑??!虽然我们不知道,但老头子之前可是承认那是他的佩剑,虽然送人了!”

    这少女,自然是符红棉,而憨厚少年,则是大剑师的爱徒石磊了。

    “师父的佩剑?”

    石磊擦了擦嘴,面色变得严肃起来,又瞥了眼旁边的同桌人,欲言又止。

    他虽然在小师妹面前很是憨厚,但却有着一颗七窍玲珑赤子心。

    “看来是我叨扰了!”

    与他们同坐的,是一名黑衣少女,眉目如画,气质清冷,宛若万载寒冰。

    若方元在此,必会认出来,这还是一个熟人。

    之前,他大闹波阳郡江家,就曾经遇到过一个名叫小蝶的少女。

    当然,此时的姜小蝶,却是完全变了一个人般,不仅如此,背上还背着一根长布条,一副江湖众人的打扮:“我本来就是外人,先告辞好了?!?br />
    “才不呢,小蝶姐姐面冷心热,更是一个大大的好人呢,再说,我们不是约好要一起闯荡江湖的么?”

    符红棉不干了,挽着姜小蝶的胳膊:“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对不对,石头人?”

    “正是……”

    石磊挠了挠脑袋,心里却很是无语:‘你都说出来了,还有什么好问的?!?br />
    “五行云气剑是你们恩师的佩剑,原来小妹有眼无珠,没有看出两位竟是大剑师高徒,真是失敬了……”

    姜小蝶淡淡道。

    无论什么话从她嘴里出口,都是这么不冷不热,隐带讽刺的模样。

    但符红棉却偏偏吃她这一套:“姜姐姐不要跟石头人计较啦!”

    ‘好吧!又是我!又是我!又是我背锅!’

    石磊翻了一个白眼。

    “论起来……”姜小蝶似无意瞥了一眼自己的后背,又拨弄着青丝:“你们才是大剑师的传人,为何那柄五行云气剑,没有传给两位呢?”

    “老头子想什么,谁知道呢?”

    符红棉这时候也是气呼呼地道:“那老头子,平时喝酒缺钱,都恨不得一个铜板掰成两瓣花,却偷偷在湖底藏了那么多?!共桓嫠呶颐?!”

    虽然气愤愤的,但说到最后,眼睛就有些红了。

    “师父的仇,我们一定会报!”

    石磊握紧了拳头:“魔门……天魔道主!”

    “人家可是魔门的枭雄巨擘,并且自从天神宫一役后就销声匿迹,也不知道是受伤过重,闭关疗伤,还是死在里面了,即使找到正主又如何?你打得过他么?”

    姜小蝶嗤笑一声。

    实际上,石磊的武功已经不错,不仅不错,甚至早就达到一品之境,但跟天魔道主等绝巅人物比起来,还是差了数十年的积累。

    “对嘛!”

    说到这个,符红棉就是一肚子气,踢了石磊一脚:“当初那么多宝剑,石头人你却偏偏选了一把石头剑,真是气死我了!”

    “石头剑也很好用的,再说……师父让它落在我身边,一定有着深意!”

    石磊摸了摸自己的武器。

    那是一柄石头长剑。

    说是剑,都有些辱没了剑这个字眼,在外人看来,这就是一根又粗又重的石条,勉强被雕刻成长剑的外形,手工也是拙劣无比,宛若小孩信手涂鸦一般。

    “我倒是觉得,此剑材质有些不凡,普通的石头,对剑几次必然断掉,但这柄石剑却能支撑到现在……”

    姜小蝶安抚道。

    “材料再好有什么用,砸死人么?”

    符红棉仍旧愤愤不平:“石头人,这次我们就应该去天都峰,看看五行云气剑到底掌握在谁手上,如果是师父当年的旧人,那也没什么好说的,如果没有什么关系,那你直接拿来用,最多帮她打发掉那个什么万毒老怪,也算仁至义尽了……”

    “怎么能这样?”

    石磊连忙摇手。

    而姜小蝶却是点了点头:“石磊,你的?!淙徊环?,但的确太过笨重了一点,也应该取一柄神兵对敌!不过万毒老怪已经是天象武者,能与他为敌的,又岂是什么简单角色?不能不多加小心?!?br />
    “都怪石磊,还是他太笨……对了!”

    符红棉习惯性地抱怨,忽然想起来什么,看向姜小蝶:“姐姐你行走江湖,又是为了什么呢?”

    “我么?”

    姜小蝶摸了摸背后的长条:“为了找一个……值得我出剑的人!希望他……不要令我失望才好……”

    说这话时,她眼前又似乎浮现出那个霸道狂嚣的身影。

    ……

    天都峰。

    此乃青石郡边境的一处险绝之地,山峰如剑,高插如云,山半腰时刻有着云龙环绕,蔚为奇观。

    自从当代五行云气剑剑主将与魔门万毒老怪决战此山之巅的消息传开,此山彻底大热,不知道多少武者前来,可惜,在山脚之处就折戟沉沙。

    但凡高手,都自有其骄傲,怎么可能容忍被耍猴一样,大庭广众之下围观?

    因此魔门之中,早就在附近布置了人手清场。

    当然,要清理的,同样是那些小杂鱼,真正的高手,对此简直不屑一顾。

    “哇……好多人!”

    此时,在进山要道前,就摆了一个擂台,大量武者围着。

    石磊一行前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画面。

    “这是怎么回事?”

    符红棉脾气活泼,直接拉住旁边一个武者问着。

    那武者原本眉毛一竖,就要发作,但看到这么一个天真可爱的小丫头,脾气就先泄了七分,只能说道:“还不是那些魔崽子,竟然大言不惭地封山,古七星更放下话来,谁能胜得了他一招半式,才能上山观战!等老子这一口气调息好了,必要上去,将他的猪头打肿,这是欺负我正道武林无人呢!”

    当然,说归说,让他真的上去打,那也是铁定不干的。

    毕竟,古七星这一年来勇猛精进,一身武功已经直入一品,天象不出,几乎谁与争锋!

    他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在小县城里还可以称雄,真的上台,那三脚猫的功夫,别被一脚踢下来,颜面尽丧。

    混江湖的,性命可以丢,面子声誉万万不能丢,否则简直是生不如死。

    “古七星!”

    打听到这个消息,符红棉眼睛更亮,拉了拉石磊的手臂:“石头人,你去把他打下来!”

    “???”

    石磊摸摸脑袋:“为什么?”

    “你笨啊,不把他打下来,我们怎么上山,再说……这个人还不是天象,你一定打得过!”

    “呵呵!”

    旁边的武者无语了,这对小年轻,怎么比他还能胡吹大气呢?

    知道一品大宗师什么概念么?天象不出,就是毫无疑问的江湖武林巅峰,足以开宗立派。

    甚至,就连几大武林圣地的掌门,都差不多足够撑场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