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若是有事只管前去处理,吾等明日再来即可?!崩畛星轮罄罹刚档?。

    刚刚在外面与崔钰啰嗦的时间太长,以至于引起了老家伙们的不满,当然,也有可能是老家伙们良心发现,觉得应该对新领导保持尊敬,所以才会如此客气。

    不过这些并不重要,李承乾以自认为锐利的目光扫过几个已经年过半百的老家伙之后,突然笑着说道:“我刚刚收到一个消息,说了几位叔伯相必会感兴趣?!?br />
    “那就说说看?!辈裆芗仁浅甲?,又是亲戚,姑丈的身份让他说起话来方便很多。

    “人言欲先取之,必先予之,先前的条件您老几位可答应了?”李承乾对柴绍的问题笑而不答,只将话题再次引回正轨。

    刚刚他们正在讨论从十六卫各调一府之军充当劳力,结果被崔钰打断,现在回归主题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一府之军人数近五千,十六卫就是八万人,这么多人集中到一起,殿下就没有想过如何保证他们不会被有心人蛊惑?”李靖的整个后半辈子都过的小心谨慎,不管什么事情第一想到的都是造反。

    李承乾对他这样的思维有些不认同,有心不理会却发现候君集他们几个正戏谑的坐在一边,分明是等着看他的笑话。也就是说如果他不把这个问题解决了,他们一定不会同意这个提案。

    想到这里,不由摇头叹了口气说道:“我有一个问题想不明白,如果一个国家老有所养,幼有所依,百姓有工作,士兵有饷银,国家轻傜薄赋,百官一心为国,这样的情况下为何会有人被蛊惑?”

    “这……”李靖原本只是在推诿,不想承担军校校长这个职务,所以才会以各种理由来推脱,现在被李承乾这样反问,也有些不知如何回答。

    “军校是军人的学校,它教给军卒的并不只是战场上厮杀的技能,还有忠君爱国的思想。我们用一直在用武器来武装军卒的身体,但是诸位有没有想过,我会要拿什么东西来武装他们的头脑呢?”

    “他们为什么要上战???为什么而战斗?是为了那一点点可怜的抚恤金?还是为了那一点点可以吃饱肚子的口粮?”

    “本宫不知道为什么诸位都不想接任军校校长这个职务,但是本宫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军校的建议势在必行,校长这个职务也必定会有人来担任,圣旨之下容不得诸位推脱?!?br />
    软硬兼施,这就是李承乾目前应付老家伙的办法,这帮老货已经变了,刚刚立国时的雄心壮志变成了现在的谨小慎微,如果不给他们点压力,只怕全都会变成一种名叫‘乌龟’的生物。

    又等得片刻,见到再无人发言,李承乾的最终说道:“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各卫抽调一府之军,由战兵转为工程兵,主要负责军事设施的建设?!?br />
    “另外,需要进入军校培养的军官也要全部到位,参与到军校的建议中去,通过军校的建设先锻炼一下他们的能力,这也可以算是对他们的一个小测试?!?br />
    “喏!”对于李承乾的决定,刚刚还在不断提出困难的老家伙们齐齐抱拳以示遵命,尽显老奸巨猾、明哲保身之本色。

    军校对于大唐来说毕竟是新生事物,谁也不知道成立之后会对大唐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所以老家伙们全都极力避免做出任何决定。

    而李承乾的命令既然下来了,同样等于是把责任揽到他的身上,老家伙们自然应答无虞。

    李承乾明知这一点,但却没有任何办法,大唐眼下还没有退休之类的政策,老家伙们偷奸?;埠?,明哲保身也罢,他都只能忍着,心中暗叹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完成新旧的交替工作。

    正事谈完了,候君集等人却没有离开,反而一个个兴致勃勃的看着李承乾,似乎他的脸上正在长出一朵花。

    李承乾知道他们在等什么,不过他并不着急,老头子们既然能玩明哲保身,他自然也可以玩愿者上钩。

    最后还是柴绍忍不住了,首先开口:“高明,刚刚那人来通报你的消息是什么?快点说说,别在那里吊老夫的胃口?!?br />
    “姑丈莫急,弄些茶水我们边喝边说?!崩畛星槐哒泻羧松喜?,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

    刚刚讨论问题的时候,会议桌上空空如野,别说茶,就算是杯子都没有一个,为的就是想让会议快一点结束,省得老货们坐在那里磨叽个没完。

    现在正事谈完,一点点茶水李承乾自然不会吝啬。

    “我说殿下,到底是什么事情您快点说成么?这样不紧不慢可真急死个人?!焙蚓宰颖┰?,最不耐等待,可柴绍与李靖都没有说什么,他也只能发发牢骚,适当表达一下自己的焦躁情绪。

    李承乾借着宫女端上茶水的短暂时间已经将思路理清,见老候催促便笑着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只不过是薛延陀的可汗死了,死了不少人,而且听说是我们的人杀的?!?br />
    “噗、噗、噗……”三连声,围坐在一起的三个老货伸着被烫到的舌头,目光中满是震惊与不可思议。

    “殿下可知刚刚自己在说的是什么么?”李靖不愧有军神的称号,很快从震惊中回神,语气中满是不确定。

    薛延陀可汗是谁,身为大唐顶级权贵的三人自然不会不知道。

    薛延陀可汗居住的位置在什么位置,身为大唐顶级权贵的三人自然也不会不知道。

    既然两样都知道,自然就不会不知道想要在数十万人中间取其人头的难处。

    况且眼下大唐并未对外用兵,两支最能打的队伍也正在回撤的途中,怎么可能有军队杀进薛延陀人的牙帐,结果了真珠夷男呢。

    毕竟想要突进薛延陀人的牙帐怎么也要五万人以上的精锐军团,可如此数量的军队又无法掩饰自己的行迹,薛延陀人就算是打不过也是会跑的,根本不是傻傻的留在原地等死。

    所以,不管是李靖还是柴绍、候君集都认为李承乾是在开玩笑,他说的一切只不是一种只能在睡梦中出现的情景。

    李承乾咂么咂么嘴,面对三个问题老人儿无奈的摊了摊手:“事实就是这样,下手的是带着两支‘獠牙’中队的尉迟宝林和席君买,当然,也有可能下手的不是他们,不过这个黑锅他们两个背定了?!?br />
    李靖等人脸上的表情十分精彩,看着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

    从逻辑上来讲,他们无论如何都不相信两支‘獠牙’中队,两千人可以干出如此惊天动地的事情,甚至不说是两千人,就算是两万人也不一定能干成这种事情。

    另外,如果这是黑锅……似乎并不准确,杀死薛延陀可汗这种事情要看事件的后续发展。

    如果太极宫里那位想要一统草原,那这件事就不是黑锅,而是大大的功劳与荣耀;如果太极宫那位不想一统草原,自然黑锅就是实打实的黑锅,甚至掉脑袋都有可能。

    “诸位对此有什么看法?不要都愣着,还是说一说吧?!备崭栈故侨舜叽倮畛星斓?,现在直接来了一个大反转,变成了李承乾催促他们。

    可是李靖等人想了半天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去评论这件事情,其间候君集张了几次嘴,但最后又紧紧的闭上,也不知他想要说的是什么。

    李承乾见他们一直不开口,也不想为难他们,苦笑一声转动手里的茶盏说道:“事情的起因是一批货物,这批货物在出关三日之后连同商队一同消失了,而后就有了尉迟他们带人追察匪徒的行为?!?br />
    “可是他们这一追就是十余天,等他们追到匪徒的时候却已经到了薛延陀牙帐附近?!?br />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便只有天知地知,本宫最后得到的消息便是真珠夷男死了,薛延陀人发生了一场内乱,混战过后整个漠北狼奔豕突乱成一团,这其中有我们的人,也有漠北各部族的人,具体情况只能等边关送回详细情报再说?!?br />
    连猜带蒙,李承乾将这段时间发生在漠北的事情推测的八九不离十,但是在不知道具体经过的情况下,他还是需要眼前个三个老家伙帮他参谋一下。

    “高明,丢的是一批什么货?”柴绍拧着眉毛提出问题。

    “丢的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总之很重要,否则尉迟他们也不会去追?!崩畛星飨允窃谧昂?,这一点所有人都能看出来,只是眼下这样的情况似乎丢的是什么已经不再重要,后续的发生的事情才是关键。

    “尉迟宝林他们会不会追错了方向?会不会是着了别人的道?”李靖考虑问题比较复杂,习惯于用计算计别人的人自然也会用同样的方式来推理事情。

    可是李承乾却摇头否定:“尉迟他们在西域这么多年,追踪的能力早就练的与当地最好的猎手相差不几,追错的问题……”。

    话说了一半,李承乾陡然顿住,另一个大胆的推测电光石火般掠过脑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