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屿庭院?”面对白小升的询问,牟玉天有些意外,想了想,点头道,“听过!”

    牟玉天继续道,“这项目,是一家叫北屿集团开发的,他们在地产板块颇有影响力?!?br />
    “样板间落成的时候,他们还给我发过请柬。实际上,章家、尹家,在场这些人都收到过,请柬里,还有一页纯金做的户型图?!?br />
    这公司还真挺会玩的!

    白小升暗道。

    居然用纯金做户型页!

    不过,倒也符合“京屿庭院”只做高端的口号。

    但是想来,被发请柬的,人数定然不多!

    这玩意说是创意,其实噱头成分居多。

    “然后呢?”白小升问道。

    “然后?然后,我就让来人把请柬拿回去了,反正我自己的别墅住不过来,又没想着换地方,也不打算投资?!蹦灿裉斓?。

    白小升感叹。

    有钱人??!

    看来真不是自己卡里有多少钱,就能称得上有钱人的,还得有一个有钱人的心态。

    “怎么了,白老弟,你怎么忽然对那个项目有兴趣?!蹦灿裉炱娴?。

    “也没什么,我就是想问问,老哥是否跟开发商认识。原本,我想拿一套,却被告知没有资格?!卑仔∩?,“我就想知道,怎么才算有资格!”

    牟玉天愣愣地看着白小升,忽的愤然一拍大腿。

    “你没资格?那谁有资格!”

    “哪个瞎了狗眼的敢这么说!老哥我帮你教育他!”

    “这么说话,这项目还想不想在中京卖了!”

    牟玉天似乎受辱一般,气愤道。

    冷不防的,把白小升都吓一跳。

    虽然明知牟玉天如此愤慨,是故意的,却也让人心里舒坦。

    “我就是想拿到个资格,买个房而已?!卑仔∩哺У?。

    “怎么了,牟先生,动这么大火气啊?!闭骂绱樟斯?。

    “是啊,什么事,让您当着白先生也这么激动?!币┤灰泊樟斯?。

    实则,这俩家伙一直都在密切注意白小升跟牟玉天的“私聊”。

    谁知道还有什么好事。

    这俩人也怕分不上“蛋糕”。

    所以,牟玉天动静一大,这俩人就凑上来了。

    “呵呵,两位,我是跟白老弟聊的,是些私事,我也没有激动!”

    牟玉天一脸“有你们俩什么事”的表情,同时暗暗后悔,自己演过了,怎么把这俩人给招过来了,而且看旁人齐刷刷关注的眼神,分明也想介入其中。

    牟玉天忽然有点懊恼。

    这么好的人情,自己偷摸卖给白小升多好!何必徒生事端!

    大意了!一时欣喜过往,大意了!

    “牟老哥,你瞧你说的,我们俩那不是也想帮忙嘛?!闭骂缈醋拍灿裉斓姆从?,笑道。

    “如果没什么打紧的,白先生是不是也可以说给我们听听,要是需要帮忙的话,我们也想尽一份绵薄之力!”尹皓然也不无热情道。

    他们听到牟玉天叫嚷的话了,说什么教训谁。

    要真是白小升有什么忙,需要他们帮的,那他们自然对这个人情无比热衷。

    眼下,各家要做大,中京这盘棋是个大机会。

    而白小升,早就是大家公认的——

    “执子之人”!

    就冲这个,他们都一门心思,想着如何跟白小升拉近距离。

    要是能卖白小升一个人情,那就最好不过了!简直千金难换!

    “这俩家伙,真居心叵测!”牟玉天暗暗恨得咬牙切齿,愈发的懊恼了。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只是想问一问牟老哥,关于京屿庭院的项目,它的购买资格?!卑仔∩?。

    章铉、尹皓然一愣。

    就……

    这事儿?!

    在他们眼中,这就是芝麻、绿豆、蚂蚁卵大的事儿。

    当初,京屿庭院给他们送带金叶子的请柬,他们都不屑一去。

    现在,白小升想打听京屿庭院的购买资格?

    “白先生,我在中京几个区都有别墅,二环里的院子也有!如果您有需求,任您挑!”尹皓然第一个开口。

    章铉也反应过来了。

    这是个机会??!

    他当即叫到,“我在中京生态区,开发区,有成套别墅。月湖别墅区怎么样,那里好啊,风景好,管理也好,别墅终生物业我都交了。您要是喜欢,我送了!”

    “你们俩别太过分了!”牟玉天生气道。

    然后,他看向白小升,目光热忱,“白老弟你觉得几个一线城市,喜欢哪一个,你喜欢中式庭院对吧!想要哪儿的!”

    三位大佬,几乎瞬间化身为卖房销售!

    其热情程度,简直无与伦比!

    在场那十几个人先是目瞪口呆,忽然惊觉。

    这是一个机会??!

    “白先生,您要房吗!中式庭院还是西式庄园!”

    “您想要靠山的,还是临海的!”

    “除了位置,您还有其他要求吗!”

    ……

    众人一下子疯狂了。

    不说别的,万一能把人情送到这位白小升手里呢,那彼此“情谊”就有了!

    白小升瞬间被噪杂扰乱的声音包围,一时间都有点恍惚,感觉自己正被一群卖房的小哥包围。

    “咳!”白小升懵了一会儿,总算回过神,咳嗽一声,笑着双手虚压,让大家安静一些。

    “各位,我不过是想问,京屿庭院项目买房的资格怎么弄。其他的,不劳各位费心,想送我房子的就免了吧?!卑仔∩险娴?,“那点钱的话,我还是不缺的!”

    这话一出,众人彻底闭了嘴。

    确实,真以为人家白小升先生贪大家一两套房吗,是不是以为人家买不起?

    这时候坚持再送房,那就不是送情谊了,而是轻视。

    在场众人,哪个不是人精,顿时闭了嘴。

    不过众人这心里,也各怀心思。

    “白小升为什么这么属意京屿庭院的房子,莫不是有什么内幕,那边要有大动作!”

    “是市政在那边要发展,还是振北集团在那边要有动作!”

    “如果白小升在那里买了房,我也最好去那里拿一套,跟他做邻居,只需要花费一点钱,绝对值了!”

    “嗯,京屿庭院!”

    不光各怀心思,连牟玉天在内,又一个算一个,众人皆是懊恼不已。

    “当初直接拒绝了那份请柬!”

    “为什么我不留下个联系方式!”

    “该死,根本就没有关注那个项目??!”

    众人都有些焦躁。

    正值此时,林薇薇进来汇报,又有新访客。

    这一次,是郑东省、陆青枫派来的人。

    “各位,不好意思,我有些事务要忙,改天,改天我请大家喝茶?!卑仔∩Φ?。

    言下之意,是逐客令。

    牟玉天等人起身告辞。

    不过走前,牟玉天在内,许多人都跟白小升说了差不多一句话。

    “白先生您放心,资格这件事,我一定给您搞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