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欣!”连春易老都激动地主动跑去会长群下消息了。

    “什么?”但是他的话太简陋,总是有人理解不能。

    “堪萨斯城的养成,应该是兴欣的!目前情报显示,唯一到达该城的战队角色,只有君莫笑一个,谁家还有情报显示有别的职业角色吗?”某家会长又一次当了春易老的注解。

    其他的职业角色,没有,都没有。

    “但是……这城有养成的情报,不是君莫笑自己先踢爆的吗?”一堆会长里总算还有没因为可能是兴欣就兴奋过头的,烟雨楼的会长烟雨锁楼这时说道。

    “咦?”刚刚兴奋过的会长们,发现他们好像真把这个很重要的环节给忽视了。

    丢人??!

    这么寻常的一个逻辑,堂堂会长大人们居然都给遗忘了,这得是多么的报仇心切。

    “所以无论是哪家,都绝不可能是兴欣啊,有这样给自己招麻烦的吗?”烟雨锁楼说道。

    “或者,他有什么阴谋呢?”却还有会长依然不死心。

    “阴谋?什么阴谋非得暴露自家的养成不可???”烟雨锁楼不以为然地说着。而后就见QQ另有消息在弹,随手快捷点出。

    “我们的养成被人发现了??!”

    “什么?是谁?”烟雨锁楼大惊,这太突然了。

    “是兴欣?!?br />
    “顶住?!毖逃晁ヒ皇蹦灾兴伎疾坏教?,只能如此回复,结果还不等他切回游戏呢,就见那边已经果断回复:“顶不住??!”

    顶不住,真的顶不住。

    在养成事件心照不宣后,各大公会一边派出探子,一边对自家的养成也加强了?;ず途?。但是此时,烟雨楼公会的养成处,烟雨楼玩家视角中所见的角色ID,纷纷都是战队级的。

    寒烟柔、包子入侵、迎风布阵、一寸灰、毁人不倦、小手冰凉、昧光,甚至……沐雨橙风!

    这根本就是兴欣战队除君莫笑以外的所有阵容,虽然这是支新队,但是,能在挑战赛中击溃嘉世的战队,岂是网游中的公会精英团所能抵挡的?

    烟雨楼试图构建防线,试图顶住为着,但是,只一瞬间,他们的防御就已被打穿。兴欣的小队直奔他们养成的鬼怪杀去,烟雨楼所做出的最有效的干扰,大概就是他们的尖叫怒骂把做出的阻挠。

    养成鬼怪本就不像野图BOSS那般有生命力,养成的再久,也有着鲜明的缺点。叶修单枪匹马料理掉一只625分的水藻怪都没有花费太久,更何况此时是一队人马齐上。烟雨楼的这只养成,或许比起轮回的水藻怪要更强大一些,但是,在一队人的合击之下,却比水藻怪死得更快。

    “完了……”烟雨楼带队的玩家除了给会长送去消息什么也做不了。他们阻止不了兴欣一队人冲破他们的防御,更无法阻拦兴欣一队人扬长而去。他们辛苦养成近两个小时的一只鬼怪,无数马甲号牺牲喂养出的鬼怪,就这样便宜了兴欣。虽然他们的公会此时也在勤奋地想去拣这样的现成便宜,但是当他们自己被人这样拣去便宜的时候,他们依然会愤怒不已。

    烟雨锁楼切回游戏,根本还没来及做什么,一切就已经结束。

    这是怎么一回事?

    烟雨锁楼现在有充足的时间思考这个问题了,但他宁愿没有这样的机会。

    此时他的心很乱,虽然有时间,他却没有心情思考这个问题?;岢と豪镉绕湓谡?,大家还在揣摩君莫笑在堪萨斯城的意图到底是什么。

    是什么?

    看到众会长的一再发问,烟雨锁楼突然怔住,

    君莫笑的意图,难道是……调转他们的注意力?

    看这会长群里的热切讨论,所有公会都在关注着堪萨斯城的问题,其他主城有情报吗?看起来没有,至少他们烟雨楼没有。但是兴欣呢?他们不单找到了烟雨楼的养成在哪里,甚至直接就是职业队齐齐杀了过来。

    是他们烟雨楼太不走运,还是说,这只是兴欣计划的一个开始?

    烟雨锁楼的直觉告诉他,是后者,因为君莫笑在堪萨斯城的存在,吸引到的关注绝不只是烟雨楼一家公会,而是所有公会。不,准确说,大家关注的其实也不是君莫笑,而是堪萨斯城的养成,但这个养成是谁先发现的?是君莫笑。

    堪萨斯城真的有养成吗?烟雨锁楼现在已经开始怀疑这个问题,至少他们家找了这么久毫无发现。其他家呢?看公会群里,似乎个个都还在忙碌,但是找到的怎可能和别人分享,就是杀了都有可能假装没杀,想验证这个问题,真的很麻烦??!

    烟雨锁楼发现,他们似乎已经钻进了一个胡同,这个胡同正是由堪萨斯城发现有养成开始的。而烟雨锁楼此时严重怀疑这条胡同并不通,但是他并不打算把这个情报说出来,因为他们家已经因此遭到打击了,他恨不得别家和他们一样倒霉才好。现在他已经没有养成,他更需要掠夺别家的养成。兴欣的计划到底是什么,烟雨楼能不能从中抢占到便宜?

    堪萨斯城。

    蓝河一直小心翼翼地跟随着君莫笑,满城的转啊转。君莫笑的行动不算太迅速,因为他在发现鬼怪的时候,总还是要去刷一刷,养成找得可谓一点都不专心。

    这一点,蓝河充分理解。

    叶修以前什么事都亲力亲唯,那是因为那时候的兴欣没条件。现在兴欣自家公会都壮大起来了,就算还远不能和他们这些豪门比,但是总也不至于叶修大神亲自来做这探子干的活吧?如果君莫笑真是********找来找去,那蓝河反倒是疑心了。而现在,以打鬼怪为主,顺便走街串巷,这举动科学,十分科学。

    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君莫笑的举动有什么不正常,但是蓝河心下总是特别的不安,直觉告诉他,他一定漏过了什么。

    蓝河在脑中一遍又一遍地梳理着今天和君莫笑相遇再到现在的所有经过,所有细节。

    突然手机声响。

    蓝河拿过手机一看,居然是春易老。

    蓝河脸色变了,春易老和他很容易就可以在网上联系,他甚至现在都可以看到春易老无论角色还是QQ都在线。但是他却要打电话过来,这意味着他有很重要的事要说,因为这家伙死改不了不爱打字的毛病,这种重要的话,他会选择电话联系。

    “喂?”蓝河接起了电话。

    “我们的养成被兴欣抢了?!?br />
    结果他就听到这么一句。

    “怎么会?不可能!”蓝河失声道,屏幕中,君莫笑还在他的视角里呢,“君莫笑还在这边?!?br />
    “君莫笑是没有去,是兴欣战队的其他人?!贝阂桌纤?。

    “其他人……”

    “是的,兴欣战队的除君莫笑以外的其他人?!?br />
    “……”蓝河不知道该说什么。

    “君莫笑现在在做什么?”春易老问。

    “还是一样,到处走,遇鬼怪就杀?!崩逗铀?。

    “他当然不可能不知道他们队伍的行动,但是他却还在这边这样悠闲地杀着鬼怪,这当中肯定是他的阴谋?!贝阂桌系纳粲行┢芑?。

    蓝河发怔,脑中乱轰轰一片,全是君莫笑今天出现后的各种细节,可是他却依然抓不住重点。

    “堪萨斯城到底有没有养成,找了这么久了!”春易老叫道。

    “当然有啊……我亲眼看到那个角色……”蓝河话说到这时,突然止住。

    “那个角色怎么了?”春易老听出有异。

    “那个角色,名字我好像在哪见过……”蓝河在脑海中努力搜寻着记忆,但是他印象更深的只是这个角色一身惨红的状态。这是当时他所关注的重点,因为他要根据惨红的属性,来判断这角色到底掉了多少经验,如此来判断这是不是一个投喂角色。

    “名字是什么?”春易老问。

    “背身一击……我在哪里见过呢?”蓝河苦想。

    “背身一击?”春易老比蓝河更茫然,不过他能发动的人和脑更我啊,立即让全公会的人思考起这个名字来了。

    群众的智慧果然更加浩瀚,很快,就有蓝溪阁的高层玩家指认出来:“以前是我们蓝溪阁的。有次抢BOSS,他们有几个人伙同叶修敲诈过咱们的,会长你忘了?”

    春易老顿时想起。

    那次是65级BOSS沼泽猎手雷普的竞争,春易老对此记得相当清楚,除了因为是有叶修参与的敲竹杠以外,更重要的是,那一次他和一个角色对过话,那个角色叫迎风布阵,当时也是蓝溪阁的一员,因为事情戳穿,被春易老果断踢掉。直至后来他知道迎风布阵竟然就是他们蓝雨的前队长时,这段经历,他又怎么会忘?

    至于这个背身一击,他现在依然没有太多印象,但是有属下这样提起,春易老倒也明白,这必然也是当初和迎风布阵一起的,也就是说,是和叶修一伙的。

    一切水落石出……

    所谓的投喂角色,根本就是兴欣安排出来的。至于那逼真的属性削弱,不只春易老,连蓝河都起来了。那次那次BOSS战后,这波人有遭到众公会联手打击,而他们也顽强不息地恶心了众公会好一段时间,但他也就是纯恶心,真论战,又哪里是对手,最后个个掉了好多经验。

    而现在,这样的废号都被叶修拿出来利用,而且还用得这么有价值。

    所有公会的注意力,全都被锁定在了堪萨斯城。而在此时,他们的后方,却在被兴欣战队扫荡着。是战队……职业战队。

    ============================

    三点了……晚了一小时……(。,(.c)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