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河的消息送出了,不过围在复活点周围其他公会的眼线发消息的速度也绝不会比他慢??叭钩堑拇驼竞芸炀腿饶制鹄?,各大公会纷纷派遣先头部队。是哪家公会养成的鬼怪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找出鬼怪在哪。

    到场的有没有公会标记的马甲探子,也有在网游中颇有名气就算藏了公会标记也大名鼎鼎的公会精英。诸人在传送站就有相遇的,不过很快心照不宣各自行事,不过分走方向后,又都不忘各自派马甲探子互相盯防。

    堪萨斯城瞬间鱼龙混杂,蓝河也接到春易老的消息,招呼他和蓝溪阁过来的团队会合。

    “收到?!崩逗邮盏较?,立即朝春易老指定的地点移动,走几步后发现不对劲,转过视角看了看。

    “你干嘛?你跟着我干嘛?”

    “嗯?你们中草堂的人到了吧?”叶修问。

    “那关你什么事??!”蓝河叫道。

    “难道你们不需要一个像我这样强大的帮手?”叶修问。

    “呵呵,强大的帮手当然欢迎,但是你的话,还是算了吧?”蓝河冷笑,都这份了,这家伙还想混水摸鱼吗?真把大家当白痴看待。

    “是吗,那真遗憾,那我走了?!币缎匏底?,君莫笑头顶了个摊手的表情,转身准备走开。

    蓝河目送了一下,但是很快发现,在复活点的那几个其他公会的眼线,此时并没有离开,他们的视角此时都锁定了一个角色:君莫笑。而后更是渐渐地,和君莫笑走上了一同的方向

    蓝河突然间反应过来。

    君莫笑这样的凶险分子,怎么能不监视他的动向?现在的局面是他带出来的,他难道会没有什么后续手段?

    当然不会!

    这个家伙一定又有着什么计划,不能大意,必须盯住他。

    蓝河想着,连忙让他的马甲也走上了同一方向,并给春易老回了消息:“我不过来了,我在盯君莫笑?!?br />
    “?。?!”不爱消息聊天的春易老三个叹号表达他的情绪。

    “是的,他在这边,甚至这边养成的暴露,也是他一手造成的?!崩逗咏馐偷?。

    春易老顿时更加不敢怠慢了,立即回身指示公会其他人员:“堪萨斯城,再来三队人!”

    “三队!值得吗!”有属于提出了异议,“抢养成是为了突出一点,但是我们大面积地获取活动奖励也是很重要的,抽调这么多的精英集中于养成,会不会太冒险了?”

    “你说得对?!贝阂桌纤布淅渚蚕吕?,“我们要保持平衡,不要三队人了,再来一队就行了?!?br />
    叶修,君莫笑。只是名字就已经可以让一家俱乐部公会的公长瞬间失去冷静,他在神之领域给这些人留下的破坏性阴影可想而知。

    他在这边,到底有怎样的阴谋?

    此时思考这个问题的,绝不只春易老这一个会长,往堪萨斯城增调人手的,也同样不只他一人。

    堪萨斯城是这一瞬间他们的攻略重点,养成鬼怪还没找到,君莫笑就已经成了他们防范的主要对象。而在这过程中,堪萨斯城的局面引发了更多的关注。原本还没有排查到这主城的公会,很快听闻了这边的异常,飞快也开始调集人手。这个,几乎就像抢野图BOSS一样,公会的调动是很容易被发觉的。因为人少你根本拿不下这样的战斗,人多了,那自然就很难隐秘行事。

    这样一来,各家公会就陷入了一个很尴尬的境地。

    人手!

    该派多少人手呢?

    野图BOSS,那自然是尽遣在线精英出战,但是现在,各家都要考虑平衡,他们并不太想为了这样一番争斗,影响到公会在活动中的整体成绩。只是各家对平衡的标准可能不太一样。这家觉得我来一队人很平衡,没准那家觉得他们来三队人也能平衡。结果在这边战场,一队对三队,那不是要吃大亏?

    于是各家的人一边在寻找鬼怪在哪里,一边开始注意搜集其他公会的实力。然后己方再做合适的调整。这一调整,几乎都是朝多里调整。因为大家想的不是和对方一样就完,想的往往总是要强过对方,这样更有把握。于是这方调罢那方再调,那边调了你这再调,如此恶性循环下去,这能有尽头吗?

    霸气雄图的蒋游在朝堪萨斯城先后加派了两派精英后,率先坐不住了,跳到会长群里打开天窗说亮话去了:“我去,我们是准备把所有人手都陷在这边吗?”

    “哪边?”顿时有人问。

    蒋游正要打字,但猛然间又止住。

    问这话的是百花谷的会长花开堪折,百花目前有势力进入堪萨斯城了吗?如果没有自己这一说不是暴露了。蒋游连忙又回顾收到的消息情报,百花有没有,他一时间真忘了。

    不过很快就有人给了他答案,中草堂的天南星回道:“花开你装什么装,你说是哪里?”

    “哈哈,试探试探,大家都在呢?”花开堪折说。

    蒋游那个郁闷??!他们这些会长之间的交流就是这么的包藏祸心。不过什么时候起,他们居然会这样聚在一起议事了呢?以前好像没有这样的习惯,就是干干脆脆地互相谋伐??!蒋游愣愣地想了想,直至看到有人在群里提到一个名字。

    君莫笑!

    没错,就是这人出现以后,他们才出现了这种模式。一个人逼得他们这么些个庞大的公会同仇敌忾,这人真是能耐??!而这一次,这人居然又在吗?霸气雄图是后续收到风的,所以并不知叶修在堪萨斯城起到的作用,蒋游也是此时方知居然还有这货的参与。

    难怪又一次大家小黑屋议事??!难道真是有这货在的时候大家就要面对这样艰难的处境?

    堪萨斯城此时能来的公会全来了,所以谈起这事当真已经没个忌讳了。但是,关键是要解决问题??!

    “我说诸位……”中草堂的天南星讲话了,“现在还是活动期间,时间宝贵,在这个消耗太多的时间和人力实在也不划算。我建议,这次咱们真的和谐一次,互相不起争斗,就凭运气,谁找到,谁归谁好吗?这样咱也不用再这样没完没了投入人手了?!?br />
    “这个好!”有人立即表示同意。

    “好毛!”结果很快就有人反对,如此言简意赅,正是蓝溪阁的春易老。想听这家伙明明白白地用打字交待情况那是不可能的,好在此时和春易老想到一起去的并不是他一个人,很快呼啸山庄的会长马踏西风说道:“我说,你们是不是忘了这个不是野图BOSS?这东西是有主的,而且这主,就在咱们当中??!”

    天南星一怔,他发现他居然真的把这点给忘了。

    “难道说是中草堂的?”有会长立即猜道,虽然这一点其实无关紧要,但是天南星刚刚提出和谐解决,都不加人,先到先得,这实在太有利于养成一方的?;ち?。让人立即猜想会不会是他们家的。

    “切……”天南星随即表现得不屑一顾,但是是真的不屑,还是故作坦荡?这和到底是谁家的养成一样并不重要,所以大家也懒得去猜了。只是意识到事实上他们要针对的目标就在他们这一堆人当中时,场面一下就尴尬了。他们无论讨论出什么方案,这防守方听了去都有可能做出有针对性的防范??!也难为这位了,要和大家一起商量着如何对付自己,真够狠的!

    “真闹心啊……”有人开始抱怨了,这是完全没有头绪没有办法的表现。

    “谁家的养成???反正也跑不掉了,敢不敢痛痛快快说出来!”有人叫着。

    这哪有人会承认,但是这种说法,却让不少会长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跑不掉……

    如果养成的这家公会,也已经完全这样认为的话,那么他会怎么做呢?

    毫无疑问,直接杀掉!

    “快,注意积分榜,注意有没有突然大幅度升高的?!庇谢岢と绱讼铝?。

    不过转念又一想,养成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给战队提供。就算现在堪萨斯城的这个养成还比较小,但总比一只普通鬼怪多,现在被逼临时要杀,也可以叫战队的人过来??!

    “注意传送站,城门去人,注意职业角色??!”新的命令又开始在各家公会传递着。各公会会长在对这事的反应速度上,基本还是一致的。

    职业角色!

    这是一个关键,如果对方被逼要杀,至少也要职业角色过来。职业角色,职业角色……

    这一点被传达给了目前在堪萨斯城的每一位成员,有数家,很快答复了公会:“职业角色?君莫笑算不算?”

    君莫笑?

    我去!

    数位会长突然跳起。难道这个地方的养成,是兴欣的吗?

    一想到这点,众会长居然兴奋起来了。一直以来,兴欣一次一次打击着他们,而他们呢?好像还从来没有过让兴欣感到阵痛的有力还击。这一次,机会终于来了。原来在堪萨斯城养成的正是兴欣吗?

    ================================

    还有一更,争取2点前!(。,(.c)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