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一看左右,他们已经被几十号人给围住了。这样的包围,就算他们技术高超能挣脱,但也没法再追踪BOSS的去向了。

    喻文州叹了口气。这包围说不上是什么圈套,但是却抓住了他们的空当。他分析判断了BOSS可以被带离的方向,分派了数人来追,而后果然由黄少天捕捉到了。这样的情况,他们当然不可能和其他公会共享,非旦不会,还要努力?;ば畔⒁坏愣疾蛔呗?。所以喻文州没有马上调集蓝溪阁的精英团直扑这边。那样明确的团队行动,肯定会引人生疑,喻文州并不像在从叶修这边拦下BOSS的时候又多带出来些竞争对手。

    于是,喻文州指示团队精英们继续分散行事,佯装寻找,混淆局面。而他们职业级的先行过来集中,如此小规模的调集,自然不会有人看得出来。

    结果,他们的行动是没有别家公会洞悉,但是叶修这边召人一个包围,顿时就让他们显得身单力薄了。

    “这样打对大家都没好处,你们还是走吧!”叶修说道。

    喻文州苦笑,这不是数分钟前自己对他说的话吗,这家伙这么快就还回来了。

    “撤?!庇魑闹菟婕此档?。

    “什么?”黄少天震惊。

    “耗下去也没意义,撤吧!”喻文州说道。

    卢瀚文和郑轩的角色都退下来了,黄少天虽然心有不甘,但还是尊重队长权威的,朝着叶修又是一堆垃圾话后,无奈地退了下来。

    “真是识实务的俊杰??!”叶修感慨着。

    “过奖?!庇魑闹菟档?。

    “有机会的话,不妨合作?!币缎匏?。

    “会有的?!庇魑闹菪Φ?。

    而后又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废话,叶修自然是在拖延时间给猎杀BOSS的小组。而喻文州呢,他现在已经放弃这一次了。在数度亲自参与BOSS的抢杀战场后,让他彻底认清现如今的这一战场有多么的复杂。数家,甚至十数家公会的精英团队,互相为敌一团乱战,不存在任何预测的可能。

    喻文州仔细研究了蓝溪阁公会在这方面的报表,清晰看出无论哪家公会,在这一战场上的成果都是各种起伏,毫无规律。有可能一周里收获数只BOSS,也有可能一周内一无所获。无论他们蓝溪阁,还是中草堂还是霸图还是其他强力公会,都是如此。过分复杂的混乱局面,让各种无法预期的意外决定着每一次的结果,这当中根本就没有什么必然的逻辑。

    但是,叶修统领的兴欣,却能拥有一个相对来说浮动较小的曲线,相比其他公会的起起落落,平滑得让人心旷神怡。毫无疑问,叶修将这种混乱的干扰降到了最低,那么他的做法就有很强的参考意义。在喻文州看来,叶修拥有的技战术实力是一方面,但更重要的,是他准确把握了BOSS争夺战中公会与公会之间的矛盾与平衡,主导着局面的走势。他的战术部署,可不是只停留在走位、转火、集火这些纯战斗元素上的。

    要理清楚这些可不容易,喻文州看得出叶修在网游中也是真下了苦功的,甚至远比他们打职业比赛还要辛苦。职业比赛一周不过一场,但野图BOSS的竞争一周就有几十场,这得做多少功课,动多少脑筋?

    于是当叶修提出有机会可以合作的时候,喻文州毫不犹豫地就同意了。他不介意叶修把他们当作资源来利用,因为在他眼里叶修现在也是了不得的一大资源。

    喻文州这边应了叶修,回过头来却也得和春易老招呼一声。这毕竟是网游内的事务,严格来讲的话他这个战队队长是没有决策权的。只不过职业选手身份超然,尤其队长,决策权是没有,但在相关荣耀的任何事务上都有相当份量的话语权。强势点的队长,那对公会会长基本就是发号示令了。喻文州比较客气,是以建议的方式和春易老说的这情况。

    春易老听后却是一怔。

    合作,这种手段他也不是不会运用,只是目前网游公会间的竞争,尤其是蓝溪阁他们这种顶尖级别公会之间的竞争,完全就是“狼来了”的氛围。各大公会之间毫无诚信可言,与人合作,时时都要抵防着会不会背后挨刀子,偶尔一次两次还行,经常这样,真受不了这份刺激,还不如自己独身行事痛痛快快。

    没办法,他们大公会之间的竞争,可以说是战队在联盟冠军竞争的另一处战场。对于他们而言,损人就是利己,所以当自己抢不到BOSS或是怎样的时候,十分不介意给对手添添乱。不只要自己强大,还要想办法阻挠其他人强大,这样的竞争土壤,相互之间确实难以养出良好关系。

    所以此时春易老听喻文州说与人合作,先就是一怔,很想说这种方式并不适合当下的公会竞争环境。不要看兴欣搞了个五会同盟我们就也想去搞。兴欣组织起来的公会,那都是联盟中那些酱油队的公会,他们互相之间的竞争关系本就不紧张,再加上本来就在BOSS战场上没什么存在感,所以死马当活马医这才凑到了一起。蓝溪阁却不太具备这样的条件??!

    春易老这还在思考怎么和喻文州说呢,结果喻文州接着又告诉他,他准备去合作的对象,是叶修。

    君莫笑!

    春易老还是比较用网游里的名字称呼这个人。喻文州居然想要去和这位合作,春易老的头皮当时就有点发麻。

    与虎谋皮。这是春易老脑海中浮现出的第一个词汇。那家伙,多么阴险狡诈的一个人啊,和他合作,恐怕连骨头都会被他啃成渣渣吧!

    “叶修!这个……会不会有点难???”春易老听到这合作对象,都顾不上去思考措辞了,连忙就要表明自己的态度。

    “嗯?你有什么想法?”喻文州问。

    “根据我们这段时间一直以来和他打交道的方式,这人太不可靠了!”春易老的头摇得像拨浪鼓。

    “不是吧,他的名声这么差?”喻文州笑。

    “应该说是一点好都没有?!贝阂桌弦а狼谐?。

    “作为竞争对手的话,你当然感觉不到他的好了,你们有和他认真合作过吗?”喻文州说。

    “这个……”春易老犹豫。叶修的君莫笑进神之领域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是如临大敌,一直都在想办法去限制他。合作?说到这个春易老都有点脸红,一开始不知道这位是叶秋大神,他们更多萌生的想法,是招揽来着。现在想想自己居然企图招揽这大神来给公会打工,春易老突然觉得自己也挺豪迈的。

    “蓝桥,你在第十区的时候,和这位打交道比较多,你怎么看?”春易老点名去问蓝河了。

    “呃,如果是从合作角度的话,我觉得,还是可靠的……”蓝河不由得想到十区最初,堂堂大神受雇来给他们公会打工的情景。叶修开出各种价码,在当时蓝河就有一种感觉,这人很懂,他没有想多占什么便宜,自己最好也不要企图去占他的便宜。于是在这样的状态下,双方的合作还算愉快。只是最后怎么就走上互相打杀的道路了呢?蓝河仔细一回忆,貌似是那家伙后来不打工开始单干了,于是垄断了各种纪录,于是来开荒的各大公会都不干了,都想让对方知道厉害……

    想到这,蓝河猛然发现,合着这是一个他们这些大公会企图打压新区纪录竞争者,结果不巧这竞争者居然是一号大神,最后猛龙过江打得他们丢盔弃甲的故事。

    这个故事中,被他们视作大魔头的反派,好像并不是反派,而他们才是一群仗势欺人的混蛋来着?

    想到这,蓝河顿时都泪流满面了。在他的印象里,就算是反派吧,一开始也总是大占上风的,纷纷是最后才被正派一举歼灭。哪有像他们这样从头到尾都是灰头土脸的反派啊,这反派也太弱气了吧?

    “那我们,就也加入他们那五公会的同盟了?”春易老呆呆地说着。

    “那倒不必。情况完全在我们掌握之中的时候,那当然还是优先独享BOSS。在情况不太明朗的时候,再考虑和他们的合作是不是能有转机吧!其实你看兴欣,现在的做法也基本就是这样。在可以独享BOSS的时候,他们也不会再加上那几家公会来分蛋糕?!庇魑闹菟档?。

    “我明白了?!贝阂桌系阃?。

    由于喻文州表态放弃,灰角黑市一役蓝溪阁早早就收兵了。其他公会东奔西找,最后雷霆的肖时钦倒是追踪到了,只是他这到的实在有点晚,BOSS都已经快要被击毙。

    “居然还找过来了,你也不看看时间???”叶修迎接了一下肖时钦,却也没怎么提防。都这个时间了,各大公会有点判断力的话那早该撤了,肖时钦这么一个明白人居然还坚持找了过来,叶修估摸着他还有别的目的。

    “居然是跑到了这里?!毙な鼻崭锌?。

    “怎么,在研究我们的战术吗?”叶修说。

    “呵呵?!毙な鼻招π?,不解释。

    “其实有机会的话,不妨合作?!币缎匏?。

    “那倒也不错?!毙な鼻账底?,发了个好友申请。

    “加什么好友,有事QQ上招呼,哥几十个马甲,你知道我每次会用哪一个吗?”叶修毫不犹豫地拒绝掉了。

    ===============================

    还说今天是末日……看起来并不是(。,(.c)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