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结束了吗?

    张佳乐的双手依旧停留在键盘和鼠标上,事实上,此时距离他的百花缭乱倒下已经过去了足足五分钟。

    霸图战队第一个倒下的是林敬言的冷暗雷,随后就是他的百花缭乱。而后他就一直用着角色死亡以后的视角,像个灵魂似的漂浮在半空中,看着轮回战队继续穷追猛打。

    秦牧白的零下九度倒下。

    张新杰的石不转倒下。

    而后是韩文清的大漠孤烟和白言飞的罗塔,在只剩两人的情况下尤自没有放弃,拼尽了全力,最终带走了轮回吴启的刺客残忍静默,最终一起倒下。

    荣耀!

    像是网游中的竞技场一般,团队赛结束后,画面上也跳出了这两个大字。但是,荣耀却不属于自己,因为自己,又一次的输了……

    第几次了?

    张佳乐真的不愿意去想。

    这一次,他已经舍弃了一切,背负着粉丝的责骂,忍受着内心的折磨。

    就这一次,一次就够。

    他总是这样告诉自己。但是,就这一次,却还是差了一步,就那么一步,就那么一场胜利。职业生涯他获得过无数场的胜利,为什么偏偏总在这一场的时候倒下?

    张佳乐真的无法相信,他有些不知所措,他甚至忘了这时候该做什么好。直至比赛席被人在外面敲响,他才猛然回过神来。

    韩文清,永远不知何为退缩的霸图核心。

    张新杰,比赛场上永不犯错的战术大师。

    还有林敬言,被战队抛弃,却在霸图重新找回状态,和自己一样的第二季老将。

    还有秦牧云,白言飞……

    他的队友都站在外边,每个人脸上都有输掉比赛的痛苦,但是,每个人又都在极力隐藏??吹剿隼?,林敬言甚至挤了一个笑容出来。这恐怕是张佳乐这辈子看到过的最难看的一张笑脸了。

    “真遗憾……”林敬言还能说出话来。虽然他也很难过,但是他清楚,霸图的每个人都清楚,张佳乐的痛苦,恐怕会超出他们这里的每个人。

    因为他背负的太多,他倒在这一步的次数也太多。

    韩文清、张新杰,他们至少已经有一冠在手。

    林敬言,说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打总决赛,能走到这一步,对他而言就已经有点赚了的感觉。虽然最终失败也是超级遗憾,但是,至少他没有张佳乐那么多的心理负担。

    只有张佳乐……

    “我……”张佳乐欲言又止。

    “你不会又要退役了吧?”林敬言说。

    “这样可不好?!?br />
    “时间还早得很?!?br />
    “对啊,我们还有机会?!?br />
    “转眼下赛季就要开始了?!?br />
    “是啊,感觉就在明天似的?!?br />
    “我已经迫不及待了?!?br />
    “我说……”张佳乐又开口了,众人立即闭嘴,齐齐望着他。

    “我是要说,我没事?!闭偶牙炙?。

    几人面面相觑。比赛结束,所有人都从比赛席里出来,只有张佳乐这边始终不见动静。有那么一瞬间,他们连最坏的可能都想到了。直至张佳乐走了出来,大家这才稍感放心,连忙就开始了安慰,但是最后他说,他没事。

    是的,我没事。张佳乐望着四周,感觉满场观众似乎也都在望着他。但是,他没事。他是背负了挺多的东西,但这全都基于他的选择。孙哲平告诉他要将所有的杂念彻底射杀,张佳乐也试图这样做,但是最终他发现,他到底还是失败了。这种事,大概只有孙哲平那样的家伙才能做到吧?于是最后,张佳乐将这些所谓的杂念打了个包,扛在了肩上。这是他的方法,他无法抛弃,但是却不会再软弱,这些东西,就清清楚楚地背负着吧!而现在,也无非就是再多打包一份罢了。

    “是啊,我没事,你们呢,有没有事?”张佳乐居然又反问起了大家。

    几人再次面面相觑。

    “既然都没事,走了?!焙那寤踊邮?,干脆利落的转身,霸图六人就这样昂首朝着比赛场下走去。现场忽然间就响起了掌声。比赛输了,粉丝们当然会失望。但是,战队的表现他们看在眼里,从始至终,他们没有看到战队软弱,没有看到战队放弃,他们一直在拼,他们一直在努力。他们的表现,配得上掌声。他们无需为失败感到惭愧。

    掌声越来越响,霸图的六位也挥手向现场的观众们示意,他们虽然输掉了比赛,但是他们不会倒下,无论心里背负着什么,都不会。

    观众在鼓掌,现场的工作人员也放下手头的工作在鼓掌,就连冠军轮回战队的选手,也站在场边鼓起了掌。不是为自己,而是为霸图,他们虽然输掉了比赛,但是赢得了尊重,所有人的尊重。

    现场随后为轮回举行了颁奖的仪式。轮回的低调地领取了奖杯,没有进行任何庆祝,宛如去年一样。但是,他们是嘉世史上第二支蝉联冠军的队伍,而且极为可能再创一个新的王朝,这一点,没有人会忽视。

    赛后记者招待会,先出场的是霸图战队。团队赛出战的六名选手,一个不少地坐在了比赛台上。他们望着台下的记者,却发现记者们一个个好像比他们还要悲壮。

    “可以开始了吗?”最后竟然是队长韩文清主动开口问道。

    “呃,很遗憾的一场失利,您有什么要说的吗?”有记者顺势就提了一问。

    “确实很遗憾,但是没办法,冠军永远只有一个?!焙那逅档?。

    “对于这一场双方的表现,您怎么看?”有人问道,大比分的输掉了比赛,霸图的表现肯定是值得深究的。不过和刚开场时不同,比赛持续到一定阶段,霸图选手体力不支的问题所有人就已经看到想到了。记者们心下也是清楚的,否则面对如此失利现场不会有掌声,记者的问题也不会如此客气。

    “双方都很努力,我想无论哪一支获得冠军,都是实至名归的?!焙那逅?。

    “对于接下来的一年,霸图,还有霸图的选手们有什么计划和打算吗?”有记者问道,而这里,刻意强调到了“霸图的选手们”,所有的记者们在此时若有意若无意地也往张佳乐瞥着,就像霸图的选手们在输掉后最关心这位一样,记者们也很清楚这一场失利面临冲击最大的也将是张佳乐。

    “一如既往?!苯峁那迦词羌〖蚵缘幕卮鹆?。

    但是这个问题记者们实在是太关心了,也顾不上残忍不残忍了,有人终于点着名地就问起来了:“我想请问一下张佳乐的个人看法,能不能和我们说几句?”

    “我?”被点到名的张佳乐望着台下一边记者,居然笑了笑,“这种事,我不是早就应该习惯的吗?”

    台下一怔。

    这是个自嘲的玩笑,但实在无法有人真的笑出。

    他是已经灰心了吗?才会开出这种玩笑?

    结果众人很快听到张佳乐接着说道:“至于未来,就如我们队长所说,一如既往?!?br />
    “嗯,概括得很好,一如既往?!绷志囱砸驳懔说阃匪档?。

    记者们原本也想点名问一问林敬言的,一看他也是这种表态,顿时彻底明白,即便是这样一场痛心的失利,也无法将他们任何一人击垮。来年的赛场上,他们还会看到这群不屈的老将为了一直以来追逐的荣耀去拼搏,去努力。

    有关这场比赛,记者们已经没什么可问了。霸图的其他几位选手,张新杰是正值当打的黄金一代,其他人也都不是行将退役的老将,大家所关注的悲**彩,在他们身上并不浓郁。

    “呃,下赛季,叶修和他所率领的兴欣战队就将出现在职业现场,而且根据联盟赛制安排的惯例,很有可能会是霸图首回合的对手,有没有想好到时候要和他说什么呢?诸位和他都是老相识嘛!”记者开始问一些题外话。

    顿时,收看转播的兴欣众人,齐刷刷地把目光投向了叶修。叶修淡定喝茶。

    “糟糕……肯定会被这家伙嘲笑吧?”张佳乐说道。

    “啊,这是什么意思?”有记者连忙问,但张佳乐已经沉默。

    “希望他专注于赛场,不要再去网游里给大家添乱?!绷志囱员硎?。

    “嗯,这话怎么说的?”记者连忙又问,结果林敬言也不多说了。

    大家望向韩文清。

    “一如既往地击败他?!焙那逅?。

    一如既往,又是一如既往,问题是你以前好像击败他的次数并不多吧?这个一如既往用得不是太合适吧?记者们心下暗暗腹诽,从韩文清这里,得到的信息总是以口号居多。

    最后,所有记者把希望寄予了张新杰,希望从这里可以得到一点有爆点的话题。

    “时间到了?!苯峁判陆芸戳艘谎凼奔?,“该结束了吧!”

    “啊啊啊……张副队,有关叶修再讲几句吧?”记者们哀号着。但是,时间到了,这个可是张新杰更在乎的问题,相比之下叶修都显得很卑微,霸图战队的选手们纷纷起身,很快就已经离开了招待会现场。

    ==============================

    这更比较早,下更会迟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