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点之后,就是十一点,十一点之后,就是中午十二点。

    整整一个上午过去,夏仲天也没有露面,倒是他的助理,已是第四次出现在叶修和陈果的面前,脸现尴尬地告诉二人:“现在是午休时间了,夏总让你们下午再来?!?br />
    “哦?下午,下午什么时间呢?”陈果问。

    “下午,我们是两点开始办公?!敝碚獯位卮鸬煤芗记?,没说夏仲天下午几点会见他们,只是告诉他们下午几点办公。

    “王小姐,麻烦你了?!背鹿陨袂椴辉趺醋匀坏闹硇〗阈α诵?。十几岁就开始独自经营网吧,陈果打拼的圈子算不上高端,但是至少也是经历过不少事的人了。现在听叶修说了这个茗乾绿赞助嘉世的背景,如何看不出对方根本就没什么诚意,叫他们来也多半是戏耍他们?

    “那么,两位请便?!敝硇〗阌质乔溉灰恍?,先一步就离开了。陈果看了一眼叶修,叹了口气,两人随即起身。

    离开的途中,两人还经过了一下外宣部主管的办公室,助理王小姐的办公桌就在门外,此时刚刚接听完一个电话后,进屋,而后从屋里出来,看到二人,微笑着点了点头。

    “王小姐,不知道夏总今天上午都在忙些什么?”叶修忽然冷不丁地问了一句。

    王助理一怔,随即却又是一个职业化的笑容:“这个我恐怕不方便透露?!?br />
    “呵呵,打打荣耀而已,有什么不方便的?”叶修笑道。

    王助理又是一愣,让人一看便知叶修所猜不假。陈果原本还在思考下午要不要还来,没准人是真忙,顺便考验一下他们的诚意呢?结果现在一听,这货居然一早上只是猫起来玩荣耀,然后故意把他们晾在那,顿时气也不打一出来。不想赞助,那也就是一句话就能交待下来的事,非要这样欺负人,那算是怎么回事?陈果几步上前,伴随着王助理“你要干什么”的叫喊,已经将夏仲天办公室的门给推开了。

    “又有什么事?”办公室里那家伙,坐在办公桌后,桌上那显示器足有42寸,头埋在后边,真是一点也看不到。听到门响,这位头也没露一下,只是如此问了一句。

    “我是兴欣战队的老板?!背鹿吆叩厮档?。

    “不是让你们下午再来吗?我这忙着呢!”夏仲天依然是头都没歪一下。

    “忙什么啊,都快死了?!币缎薷懦鹿沧呓戳?,冷不丁地就把话接过去了。

    “不好意思夏总,我马上请他们出去?!蓖踔碚馐币不爬锘耪诺刈方?,先向夏仲天道着歉。

    夏仲天这边没支声,只是鼠标和键盘的声音又急促了几分,但是紧跟着,就已经嘎然止住。

    “算了,你先出去吧,这没你事了?!毕闹偬焱蝗凰盗艘痪?,正在劝说陈果、叶修二人离开的王助理一怔,默默退出去,带上了门。

    夏仲天的脑袋终于从显示器后露了出来,扫了二人一眼,脸上挂着的神情那叫一个傲慢:“哟,这不是叶秋,哦不是,叶修大神吗,稀客呀!”

    夏仲天拉着长腔,怪声怪气地说着,似乎是在很努力地做出一副奚落嘲讽的模样。陈果看着这个年轻人,和自己相仿的年纪,同自己一样,也是一个荣耀粉丝,嘉世粉丝。他硬生生地行职务之便,给了嘉世一笔赞助,虽然有些任性,但至少还是看得出他对荣耀,对嘉世的喜爱和忠诚。

    这样的人,不应该是一个坏人。

    陈果不知怎的,心里总有着这样的念头。哪怕夏仲天故意晾了他们一早上,哪怕现在他是这样一副不尊重的态度,但是陈果却发现自己没办法真正地讨厌起来这个家伙。

    “想要赞助是吗?一句话,没有。你们可以走了?!毕闹偬於杂诩绦飨沸诵浪坪跻丫挥辛诵巳?,干脆就表明了态度。

    “别啊夏总,我们好容易来一趟,也等了这么久,多少还是听我们说说吧?”陈果忽然说道。

    这答复,着实让叶修吃了一惊。他估摸着以陈果的性子,进来肯定就是针锋相对地和夏仲天呛上几句,却没想到居然会是这种态度,她,是还没有放弃,还准备好好争取一下吗?夏仲天可不是一般的嘉世粉,作为土生土长的H市人,对嘉世,他除了一般粉丝拥有的感情,还有着地域化的骄傲。他对嘉世的热爱,完全是倾注于这支队伍本身,不以任何变化转移。毫无疑问,他就是最顽固的那种嘉世粉,即便到了今天,也会仇视叶修,痛恨兴欣的嘉世粉。想要说服他改为支持兴欣,难度真不是一般的大。陈果虽然是一个性子豪迈,敢说敢干的主,但是叶修却也知道,逞口舌之利,这其实并不是陈果所擅长的。

    “行,那你就说吧!反正我是不会改变主意的,你愿意浪费时间,请便?!毕闹偬烀嫖薇砬榈厮底?,而后双手就又忙碌起来了,那态度,分明是在表示:你说你的,我玩我的,反正最后我就一句话:没门。

    结果陈果像是丝毫看不出这态度似的,随即开口就说了起来:“那我说了,嗯,我先给你介绍一下我们兴欣网吧的历史吧!我们兴欣网吧……”

    陈果真的就说起来了,叶修听没两句,就从惊讶改为暗笑了。这陈果,也真够可以的,原来她也完全没有打算再打动对方。从兴欣网吧的历史说起?有这个必要吗?完全没有??!兴欣网吧的历史事实上完全影响不到对方对兴欣战队的决议。但是现在,差不多半小时了,陈果才说到兴欣网吧第三季,她六岁的时候!

    陈大老板没有说到别人哑口无言的犀利口才,但是这进起故事来注水的本事也当真不小。也难为她把小时候那些鸡毛蒜皮的事都记得这么清楚,而后一本正经地讲给夏仲天听。

    这是在求赞助吗?

    当然不是!

    这纯粹是在恶心夏仲天,用唠叨来浪费夏仲天的时间,报复他让陈果、叶修白白等了一上午。

    这个办法实在有点笨,上来就自损八百,把自己说个口干舌燥,但对对方呢,是不是有什么杀伤呢?

    有的……

    叶修很清楚,他不用看,听都听出来了,这半个小时,夏仲天还在打荣耀,应该是在竞技场和人PK。但是他的操作实在是杂乱不堪,一个喜欢荣耀这么多年的人,就算不是职业水准,总也该有点章法,至少在开局时会有一些有节奏的套路。但是夏仲天完全没有,乱七八糟,操作不知所谓,很显然,他的注意力无法集中,因为有一个人在他耳边不停地说着些鸡毛蒜皮的事。

    他当然是不想听的,但是声音就这样钻入耳中,大脑禁不住就要去思考听到的内容,这一分析,注意力就分散了,操作就混乱了,于是一场接着一场,半个小时,夏仲天以三分钟一场的速度连输了十场,输得一脸暴躁,愤恨地看了一眼陈果,却也不出声阻拦,看起来就要和陈果较这个劲,于是他放出了大招,他把耳机戴起来了。

    这大招陈果也实在有些抗不住,很有些无奈地闭上了嘴。

    夏仲天心头窃喜,事实上,他的耳机中也是没有声音的。这里毕竟是他的办公室,虽然他是主管,但也不带这么肆无忌惮玩游戏的。偶有空闲来上这么几把,却也必须要把声音关掉,他还需要接听有可能需要他处理的事务呢,哪怕是午休时间。所以夏仲天在办公室里玩荣耀,从来都没有声音的。就凭着这一点,他敢在上班时间玩游戏,因为他从来没有因此耽误过工作,这让任何人也无话可说。当然,茗乾绿就是他们夏家的,这点比起他没有因为玩游戏耽误工作更重要。

    佯装戴了一下耳机,终于让这女人闭嘴,夏仲天有一种计谋获胜的快感。而陈果被这大招打败,多少有点失落,左右一看,却发现叶修已经不在屋里。陈果连忙起身,夏仲天以后她这是要走了,装作没看见,一副我把你当空气的模样。结果陈果只是拉开办公室的房门,就已经站住了,门外,叶修坐在仲在天助理的办公桌上,居然也玩起的荣耀。

    “你真够可以的??!”陈果无奈了,“她人呢?”

    “去吃饭了??!我说借我玩玩荣耀,她也就同意了?!币缎匏?。老板如此钟爱这个游戏,助理难免也要跟着热闹热闹,不只助理,整个外宣部都有这个风气,乍一眼望去,荣耀读卡器像是他们部门的标配。

    “行了,走吧!”陈果说道。

    “怎么,说不下去了?”叶修笑着问。

    “那家伙连耳机都戴起来了?!背鹿?。

    “那就该我登场了??!”叶修说道。

    “什么?”陈果一怔,结果一看叶修的屏幕,他的角色挤在竞技场中,却只是观战,此时场上有了空位,叶修爆了一个手速就立即抢进去了。

    “这个人是?”陈果指了指叶修的场上对手。

    叶修回手指了指屋内。

    “这……太坏了吧?。?!”陈果惊叹。与此同时开始思考,他俩这到底是拉赞助来了还是欺负人来了?

    =============================

    又一更!有人已经吓哭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