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茗乾绿?”常先一怔。他不是H市人,但在记者站工作了这段时间,对这个名字他也不会陌生,这是在H市大街小巷都可以看到的一个名字。

    茗乾绿,是H市的一家民营茶饮料公司,生产的各类茶饮料畅销全国,在H市更是占据着大量的市场份额。

    而饮料这个东西,应用面超广,赞助任何活动都说得过去。不过作为电子竞技,由他们来宣传效果最佳的,当然还是电脑方面的各种软硬件产品。所以各家战队的赞助大头,无一不是这类电脑方面的产品。

    曹广诚说他有一个好介绍,常先本以为会是这方面的,结果一说出来,却是个茶饮料?这个相较而言,好像不能称是太好的介绍吧?

    曹广诚看出常先的迟疑,当然知道他疑惑的是什么,笑了笑说:“你去查查资料看吧!”

    “哦!”常先应了声,就去查阅相关资料了。被曹广诚特意提到的茗乾绿,自然会被常先特别注意到。

    “怎么样?”半晌后,曹广诚问道。

    “这个茗乾绿,还真是嘉世最忠实的赞助商??!”常先感慨着。他们这边资料显示,茗乾绿这家公司,赞助嘉世已经足足有七个年头,从职业联盟第三赛季开始,他们就是嘉世最忠实的赞助商。

    “你注意看这一赛季?!辈芄愠纤档?。

    “哦?”常先翻看起第九赛季的资料,这一赛季,茗乾绿的赞助依然在,只不过数目上少了很多。这一赛季嘉世出局,所有赞助都有相当大幅度的削减,这一点好像不值得奇怪吧?

    “第九赛季,茗乾绿的赞助依然还在对吧?”曹广诚说道。

    “是??!嘉世的很多赞助商都还在,毕竟嘉世战队的地位,恐怕这些赞助商和他们签赞助合同的时候是没有出局自动解除合同这种激活条款的?!背O人档?。

    是的,出局解除合同。这种自动激活的条款,无论赞助,还是选手合约上,都会出现。但是,这只属于那些中下游战队,对于嘉世这级别的,出现这样的条款,那实在是一种侮辱。嘉世怎么可能出局?在不久以前,所有人都会百分百地质疑这一点。所以无论是赞助商,还是选手,在和嘉世的合约中,一般都不会过分纠结于这一条,这根本就是杞人忧天嘛!

    “呵呵,确实绝大多数都没有,但是,也有例外的?!辈芄愠纤档?。

    “难道茗乾绿……”常先已经意识到曹广诚的意思了,连忙翻起了资料。

    “这种合同细节咱们这边也没有的,但我知道,茗乾绿和嘉世的合同,一直就有出局解约这样的自动条款。但是第九赛季,他们已经符合了激活条件,却还是没有暂时中止合约,只是略略缩减了份额,这至少说明了茗乾绿赞助荣耀的决心和力度??!”

    常先点头,曹广诚说得确实在理,不过再又翻了翻资料后,再次问道:“不过这个茗乾绿……本身的赞助费用就不算太高??!”

    “茗乾绿有赞助的决心,但赞助费却不算高,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提升的空间??!嘉世自三连冠以后,就一直在走下坡路,成绩差强人意。但兴欣现在一战成名,名声水涨船高,接洽一下茗乾绿,真的很有机会?!辈芄愠纤?。

    “您说得太对了!”常先激动,他当然是衷心盼着兴欣好的,于是在整理清楚材料后,立即给陈果回了电话,一边给她传资料过去,一边着重强调了一下茗乾绿。

    茗乾绿……

    陈果作为土生土长的H市人,对这个名字那就是相当熟悉了。说是喝这东西长大略有夸张,但至少是有这个条件的,只不过陈果不是很爱喝而已。

    早期的茗乾绿专注于茶饮料,但现在涉足的产业已经是方方面面,但茶饮料绝对还是他们最深入人心的产品,尤其是H市的人心。这家企业的实力毋庸置疑,如果能拉来他们的赞助,那真是相当结实的一步??!

    陈果在电话里就打问清楚了所能问到的所有信息,挂了电话后,就已经踌躇满志的准备主动出击了。

    照楼冠宁那边团队分析的说法,兴欣现在的情况,坐等赞助上门就可以了。但陈果还是想更加积极主动一些。

    茗乾绿,就作为第一个目标吧!该找谁,常先那边都告诉她了,陈果随即就和人主动联系。电话那端显然只是一个负责接电话的助理、秘书一类,听到陈果的来意后微一怔,随后似乎是略作了一下请示,而后答复了陈果:明天上午九点。

    不错!

    对方这么快就安排出时间来面谈,看来对赞助是真的很有兴趣。常先的推荐一点都不错,这个茗乾绿对于荣耀联赛的影响力还是相当重视的嘛!

    陈果很高兴的回到了上林苑这边,把消息告诉了叶修。

    “茗乾绿?”叶修听到后,却是微微皱了皱眉。

    “怎么?”陈果对于叶修的反应有点纳闷。

    “明天和你一起去看看?!币缎匏档?。

    “哦?”

    “你怎么想到要找这一家的?”叶修随后又问了一下。

    “小常推荐的?!背鹿?。

    “小常?”叶修又怔了怔,“他为什么推荐这家?”

    陈果把常先说的情况如此一般一介绍,叶修听罢点了点头:“有道理呢!”

    “是吧!那明天早起过去啊,可不要迟到了?!背鹿?。

    “了解?!币缎薜懔说阃?。

    陈果兴高采烈地登录荣耀忙活去了,叶修这边,QQ却是闪了起来,点开一看,是苏沐橙发来的消息。

    “茗乾绿?”

    “嗯……明天去看看再说?!币缎藁氐?。

    “哦?!彼浙宄人婕匆裁挥卸嗨凳裁?。

    次日大早,陈果就拖着叶修出门了,她可不想给对方留下不守时这一类不好的印象。结果两人到了茗乾绿公司的时候,才早上八点三十分,得到前台指引后,两人来到了茗乾绿公司的外宣部门。而后先行接待他们的,正是昨天陈果在电话里听到的那个声音,因为约定时间未到,安排了两人在会客室稍等。

    一切都显得十分顺利,陈果一脸的兴奋。

    “外宣部……嗯,以后我们是不是也要有这样的部门?”陈果对叶修说着。

    “当然?!币缎薜懔说阃?。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转眼,约定的九点到了。陈果满脸期待,而那个接电话的助理也准时赶来,但是却是一脸的歉意:“不好意思两位……夏总手头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处理完,还要请两位再稍等一会?!?br />
    “哦……不要紧,那我们再等一会,谢谢??!”陈果脸上略闪过一丝失望,但很快消失不见,只是多等一会嘛,不算什么事。

    “那两位稍坐??!”助理退出后,陈果这才露出期待落空的神情,无奈地坐下。

    “这次会面……你最好不要抱太大的期望?!币缎薮耸焙鋈豢?。

    “怎么?”陈果不解。

    “她刚刚口里提到的夏总,你知道是什么人吗?”叶修问。

    “知道??!”陈果点点头,“夏仲天,茗乾绿外宣部的主管,茗乾绿就是他们夏家的产业,他是茗乾绿老总夏东南的小儿子,更重要的是,他是一个狂热的荣耀粉?!?br />
    “没错?!币缎薜懔说阃?,“他是一个荣耀粉,而且,是嘉世战队的大忠粉?!?br />
    “哦?”陈果微一怔,虽然还没有意识到什么,但她隐隐已经觉得,叶修的话里包含着什么信息。。

    “茗乾绿对嘉世的赞助,你又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吗?”叶修问。

    “知道啊,从七年前,也就是荣耀联盟第三赛季开始,茗乾绿对嘉世的赞助就从未中断过,哪怕是本赛季嘉世出局,在拥有出局中止赞助合约的自动条款下,他们还是坚持赞助,只是略略缩减了赞助的金额?!背鹿?。

    “嗯……”叶修点了点头,“那如果我告诉你,茗乾绿对嘉世的赞助,事实上只是夏仲天的个人行为,你会怎么想?”

    “个人行为?”陈果茫然。

    “是的……事实上,茗乾绿本身对于赞助荣耀战队是没有什么兴趣的,但夏仲天本人是荣耀,同时也是嘉世的忠实粉丝,所以才力排众议,坚持要对嘉世进行赞助。这茗乾绿毕竟是他们夏家的产业,最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批准了他的申请。所以说,这笔持续了七年的赞助,事实上根本说不上是什么商业合作,差不多就是一个粉丝对自家战队的支持?!币缎匏?。

    “你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陈果诧异。

    “喂喂,我好说曾经也是嘉世的队长好吗?”叶修说道。

    “所以你的意思,除了嘉世,茗乾绿事实上不会对赞助其他战队感兴趣?”陈果说。

    “是的?!币缎薜愕阃?。

    “那小常怎么还会向我极力推荐茗乾绿?”

    “呃,大概太年轻,没太搞清楚这里面的关键吧!”叶修说,“从表象上看,茗乾绿的赞助确实很有潜力?!?br />
    “那我们为什么还会被叫过来呢?”

    “这就是我也纳闷的事了?!币缎匏档?。

    陈果原本兴奋期待的心情现在全换成忐忑了,转眼已是十点钟,按约定时间算起,两人已经等了足足一个小时。

    “夏总,他们两位已经等了一个小时了,您是不是见一下?”夏仲天的办公室里,助理正向他请示着。

    “没有空,忙着呢,让他们再等等?!毕闹偬炜匆裁豢此闹硪谎?,只是盯着他的屏幕,鼠标键盘啪啪啪地响个不停。

    ===========================

    又一更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