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轩以前也是开网吧的?

    这答案让陈果着实一愣,对于陶轩这个人,她实在是连万分之一的好感都没有,结果现在知道这人居然还曾是自己的同行,顿时很有一种被羞辱的感觉。

    “真是看不出来?!背鹿行┣樾鞑桓叩厮底?。

    叶修笑笑,没说什么。

    “再然后呢?”陈果倒是又追问了一下,因为她忽然发现,嘉世当年的这种起步,恐怕有很多值得他们现在学习的地方。

    “然后?然后就是四处打比赛喽。那个时候职业联盟虽然已经成立了,但也只是刚起步,还没有如今这样的影响力。和它一样的荣耀比赛还有很多,我们都会报名参加,线上的、线下的,只要时间上不冲突,任何一场比赛我们都不会错过?!币缎匏?。

    “锻炼队伍?”陈果猜测。

    “不……为了赢取奖金,让队伍活下去,让队员们活下去?!币缎匏?。

    陈果怔住。她虽然比叶修还要年长,但是接触荣耀的时间却没有叶修那么久远。她从随便玩玩打发时间,再到彻底沦为荣耀粉开始关注职业联赛,那时候的联盟已经颇具规模,战队、选手都已经比较光鲜亮丽。至少在兴欣的斜对面,嘉世俱乐部已经安家,队徽已经璀璨挂起,完全不再叶修所说的这种需要四处打比赛靠奖金来维持生计的模样。

    “那一年打了多少比赛,赢了多少奖金,又有多少该发却最终没有拿到手的奖金我都已经不记得了。但是荣耀职业联盟,是那时候运作最稳定,最终奖金也最高额的比赛。一年之后,它已经广受关注。拿到更多的赞助,拥有各种转播,战队参与拿到的分红和最终奖金也就越多,如此良性循环,战队和联盟终于一起飞速成长起来?!币缎匏?。

    陈果点点头,她已经完全听懂了,甚至包括一些叶修没有说到的东西,她也可以想到。嘉世,是连续三年的联赛冠军,毫无疑问,他们就是最初除联盟本身以外最大的利益占有者,正是凭借这一点,嘉世才能从一支网吧出身、听起来也相当窘迫的队伍,一跃成为联盟顶尖的豪门。

    那么现在的兴欣呢?

    陈果赫然发现,兴欣最艰难的阶段,竟然在不知不觉之中就已经熬过去了?;叵胍幌滤堑睦?,从无到有,再到挑战赛里面对嘉世这样的庞然大物,这是多么不可能完成的一个任务?结果,他们做到了,这之后还会有比这更艰难的事吗?

    拿总冠军?

    这个当然是,但是,拿不拿得到总冠军,至少不至于成为影响到一支队伍的生死存亡。兴欣战队,连生死存亡都熬过来了,未来的路,难道还不会更平坦吗?

    一时间,陈果更加信心十足了。她立即离开了小区,返回了网吧,就从现在起,她要一心一意地将战队经营好。

    就在之前,她虽然倾向于将网吧二层全部做成训练中心,但心里难免还有点忐忑,毕竟网吧是他们最踏实的一笔收入来源。但是现在,陈果一点也不害怕了,走到这一步的兴欣,没有理由还会失败。

    走在路上,陈果就已经打起了电话,约了装修改建的人过来看网吧。而后回到兴欣,恭候了对方的大驾后,一起上二楼,一边看实地一边把自己的要求和构想跟专业人士说了一遍。差不多探讨了一整天,对方回去设计图纸了,而陈果,在迈出这第一步后,又开始迈出了坚实的第二步。

    “小常吗?我是你陈姐??!”陈果主动拨通了电竞之家驻H市的记者站电话。

    电竞之家H市的两位驻站记者,现在可谓一个天堂,一个地狱。

    荣耀,是目前国内的第一大电子竞技项目,电竞之家虽然是一家综合性的电子竞技媒体,但是终归还是以荣耀这第一大项目为主。H市记者站的设立,也完全是因为这里有一支嘉世战队。

    按说这一赛季嘉世出局,H市记者站似乎已无存在的必要。但是,完全没有人怀疑过嘉世会立即从挑战赛杀回联盟,连电竞之家也没有怀疑过。所以,H市记者站保留了,名记曹广诚这一年虽然过得落寞,但也没有心灰意冷,他等着嘉世重回联盟那一天。

    结果,谁也没有想到,嘉世偏偏就这样落马了。更让曹广诚感到尴尬的是,击败嘉世的,正是常先当宝,而他极其不以为然的兴欣战队。

    兴欣战队有叶修坐镇,这本不应该被不以为然的。但偏偏曹广诚就这样不以为然了,因为他觉得他比任何人都知道叶修的在和不在是没有区别,因为这个人反正也是采访不到的。采访不到叶修,那兴欣还有什么价值呢?难道他们还能是赢得挑战赛的热门不成?

    结果奇迹偏偏就发生了。

    兴欣成了挑战赛冠军,常先掌握着兴欣的资源,稿子不断地出现在电竞之家上。他甚至拿到过叶修的专访。虽然现在大家都知道叶修已经不避讳这样的,但是,这货为什么没有早点拿出这样的态度?自己如果早知道他会接受采访,兴欣这条线自己会轻易地交给常先去跑吗?当然不会!

    很遗憾,没有如果。

    曹广诚所看好的,跟随的嘉世,现在面临着会不会就此解散的问题。而兴欣,因为击败嘉世,成了一大新闻热点。常先对他的态度依然没变,依然当他是个前辈在尊敬着,但是曹广诚却很清楚,他们二人的身份已经变了。今后的H市记者站,将是常先当家了。因为H市记者站如果还会留设的话,当然就是冲兴欣了。常先和兴欣的关系之好,现在甚至在整个圈内都不是秘密了。曹广诚也有托一点社里的关系打听过,上面似乎并没有意思要撤换常先,反倒是对常先赞不绝口。

    这段时间兴欣可是新闻热点,而在有关兴欣的报道上,电竞之家屡占先机,这全是常先的功劳,对常先,社里满意极了,丝毫没有要撤换的意思。

    曹广诚绝望了,连社里都没有人找到机会来摘桃子,他想取代常先的位置,怕是更无可能了。鞍前马后地伺候这个昔日的小弟?曹广诚真有些抹不开面子,他已经向社里申请,以嘉世不在为借口,想要调换个工作岗位了。

    曹广诚的申请电竞之家还没的批,不过他已经是铁了心不会在H市干了,一些该交手的工作,他已经开始转交常先。

    “啊啊,是陈姐啊,你好你好??!”

    常先接电话的声音钻入曹广诚耳中,他知道常先称呼的这人是谁:兴欣战队的老板陈果。

    居然是战队老板亲自打电话过来,小常真够能的。虽然明知道以兴欣目前的状况,老板亲力亲为这些事其实也不算什么,但曹广诚还是要情不自禁地泛一泛酸。

    “哦哦,这些东西啊,我们这边应该会有吧!我帮您查一查,稍后我联系您吧?”

    “好的,就这样,陈姐再见?!?br />
    电话挂了,听起来似乎是陈果拜托常先查什么东西。

    “兴欣想要什么?”曹广诚随口问道。要照平时,他问这话,意味着他听了常先的电话,虽然常先也没有刻意回避的意思,但这终究是不太好的,尤其是他们记者之间,这个还是有点忌讳的。不过眼下的曹广诚心灰意冷,也就没那么讲究了。

    “哦,曹哥我正想问你呢,问你可能都比我自己去找省事?!背O人档?。

    “什么?”曹广诚问道。

    “兴欣那边想问一下,嘉世这边的赞助商,分别都有哪些家,无论大小,越细越好?!背O人档?。

    “这个?这个还用我们来打听吗?”曹广诚一听就失笑了。赞助商是什么?那就是赞助你一笔钱,然后你帮我做宣传。所以说,赞助商不可能是什么秘密,嘉世拿了什么赞助,那都得找机会找方式给人家表现出来。数一数这些,嘉世拥有哪些赞助商,还能不清楚吗?

    “呃,她想知道从过去到现在所有的,包括中途退出的之类的,所以我想还是得查一下?!背O人档?。

    “哦,这个我也记不到太清,你查一下吧!”曹广诚说着。至于兴欣要这些资料的目的,别说他,就是常先都能理会得到。这无非是兴欣想要开始找赞助了,而把面临解散的嘉世手中的那些赞助接手过来,是再合适不过的一件事了。

    不过……兴欣你们会不会把一切都想得太简单了?赞助商选择嘉世做赞助,这代表的也是一种立场。但现在,你们兴欣击败了嘉世,将他们挡在了联盟外,让他们濒临解散的?;?,你们兴欣可是嘉世的仇人。刚刚赞助过嘉世的赞助商,转眼就又支持你们?企业都是要形象的,这样做,和有奶就是娘没什么两样。这样的宣传形象,有谁会想要?

    接手嘉世的赞助商,这个想法是不错的。

    不过兴欣的陈大老板,看来你没搞清楚,荣耀是一个竞技项目,在这方面的投资,是有一定的特殊性的。尤其是本城赞助,让他们嘉世刚刚倒下时候立即转投击败嘉世的兴欣,这着是一个够艰难的决定??!

    “对了……”曹广诚忽然想到了什么,开口叫了起来,“兴欣如果想拉赞助的话,我有一家推荐?!?br />
    “???是哪家?”常先问。

    “茗乾绿?!辈芄愠纤底?,脸上闪过一丝不易让人察觉的笑容。他现在,已经不想再去争取什么了,不过,多看看兴欣的笑话,总也能解除一点心中的烦闷。

    ================================

    白天也有更新哟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