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后赛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兴欣一行人却受楼冠宁的邀请,在义斩俱乐部又逗留了几天,双方每天切磋荣耀技艺,观看正在进行的比赛,此外,楼冠宁也就双方可能继续的合作和兴欣这边进行了一下讨论。

    接下来,双方可就是联赛中的直接对手,再不像以前那样没有直接冲突了。楼冠宁此举,也算是先小人后君子,以后怎么合适怎么不合适,大家现在聊个君子协定,免得以后有纠纷坏了两家良好的关系。

    待了几天后,兴欣也终于要返回了。临离开的时候,楼冠宁却又小心翼翼地告诉了叶修一个消息:“嘉世那边,好像有意出售一叶之秋,正在探听我们这边的意向?!?br />
    “哦?”叶修却是神色如常,“那你有意吗?”

    “2000万……我想,还是算了吧……”楼冠宁似有意似无意地给叶修透了个价,而后苦笑了一下,“我们现在的水平,驾驭这样的角色实在太浪费了?!?br />
    “现在真是够理智的??!”叶修感慨。

    “一步一步来嘛!”楼冠宁笑道。

    “行,回头见吧!”叶修招呼着,已经准备离开了。

    “那个……”楼冠宁略一犹豫,却还是开口了,“一叶之秋……你如果手头不太方便的话,尽管开口?!?br />
    “不用了?!币缎扌α诵?,“和嘉世一样,那都是过去了?!?br />
    “可以武装小唐嘛!”楼冠宁指指唐柔说。

    “她如果想要,让她自己买去?!币缎薨肟嫘Φ厮底?。

    楼冠宁一怔,随即想起唐柔的身份,顿时哈哈一笑,最后和叶修握手告别,再没说什么。

    H市,嘉世俱乐部。

    喧闹过去有些天了,此时的嘉世俱乐部,在炎炎夏日之下竟然显得有几分萧瑟。再没有玩家粉丝在俱乐部外聚众逗留,曾经帖满的各种标语,此时都已经被环卫工人清理干净,只有个别地方依稀可见痕迹。

    嘉世大门依旧紧闭,周围附近的人都说这门几乎就再没开过。

    此时的大门前,叶修正抬头看着最顶上悬着的嘉世队徽,曾经,这队徽是每星期就要专人清洁两次的。而现在,好些天没有清洁的队徽,看上去黯淡了许多。

    吱吱吱……

    大门被小心翼翼地拉开了一条缝,半个脑袋探了出来,看到叶修,稍稍怔了怔,却又把门缝拉大了几分。

    叶修和苏沐橙走了进去,大门随即又在他们身后紧闭。门内的嘉世,和门外一样的萧瑟,整个大院里都看不到半个人。两人一起朝着嘉世的训练中心走去。这里,几乎就是嘉世选手生活的全部重心,吃、住、训练……除了去打比赛以外,选手完全可以寸步不离地待在这里。这样的生活,叶修过了很多年。

    进门、上楼,朝选手居住的地方走去,途经训练室的时候,叶修赫然听到里面传来键盘鼠标的声音。

    是荣耀。

    叶修听得出来,这是他无比熟悉的游戏,有时候听着键盘鼠标跳动的节奏,他甚至都能脑补是在进行什么样的操作。

    这个时候,嘉世的训练室里,居然还有人在打荣耀?

    “你先去收拾吧,我去瞅瞅?!币缎匏?。

    “嗯?!彼浙宄鹊懔说阃?,继续朝着选手居住区那边,她的房间走去。叶修则是转去了训练室。

    训练室的门没关,叶修轻声走了进去,随即就看到了那个趴在电脑前的身影。是在打荣耀,是网游里的竞技场,这人操作的角色是一个战斗法师,此时正和对手战到激烈处。不过以叶修的水准,看不两眼就大致衡量出状况。一切也正如他所料,不到一分钟后,战斗法师被对方击杀,倒下了……

    “太差了?!币缎匏?。

    坐骑上的人猛然回头,就看到身后方的叶修,呆呆地,却是半天没有开口。

    陶轩……

    在这种时候,趴在嘉世的训练室里玩着荣耀的,赫然是嘉世的老板陶轩,那个平日里高高在上,来训练室,都只是像检查工作一样的老板陶轩。

    叶修掏出烟盒,娴熟地抖出一根烟叼上,而后朝陶轩这边抖落了一下:“戒了吗?”

    陶轩愣了愣,随即伸手过来:“给我一根吧!”

    香烟点起,陶轩立即深吸了一口,那模样,好像一下子找到了什么寄托似的。

    “卖得怎么样了?”烟下去了约摸半根,叶修这才冷不丁地开口说了一句话。

    “不太好?!碧招?,“盘子太大,本身能接手的人就不多。现在又没有联赛资格,风险太大,谈了几家,价都压得太狠,没法谈?!?br />
    “所以呢?”叶修问。

    “分拆?!碧招?。

    “然后呢?”叶修问。

    “然后……”陶轩怔了怔,“没有然后了?!?br />
    是的,他没有然后了……

    嘉世出售,无论整体还是散售,他终归还是可以收回大量现金。不过这个出售的时机实在够差。卖方不得不卖,没有比这更被动的局面了。认清到这一点后,任何一个买家都可以不慌不忙地拖着他,拖到他拿出让人满意的报价。

    陶轩一直都追求利益的最大化,但是到最后,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本该有的价值被一分分的压下,实在是很大的讽刺。

    但是不管怎么说,陶轩最终终归是可以拿到一大笔不菲的现金??墒钦庵竽??没有之后了,荣耀圈已无他的任何立足之地,能陪伴着他的,只有这些卖嘉世而来的钞票。

    然后……

    陶轩想过然后,可是他想不出然后。手头有这么一大笔钱,对于任何人而言本该都是很幸福的一件事,可是他茫然了,他发现自己好像正陷在那种穷得只剩下钱的蛋疼境界中。他不知道该如何摆脱。拿这些事去投资吗?去做些什么生意吗?陶轩有想过,但是却总是想得无精打采。似乎还不如趴在电脑上打几局荣耀来得有趣。

    荣耀,他当然原本也是个玩家的,否则又怎么会认识叶修,认识苏沐秋??墒撬接邢?,年纪又大,他无法成为站在场上的选手,最终只能成为一个战队的经营者。

    一个冲锋在赛场,一个运筹于商场。

    陶轩本以为他们会是最佳组合,结果却发现他们在渐行渐远。

    在商言商,他开始一步一步追求商业利益的最大化,而那个家伙,却依旧只知道在赛场上打打杀杀,一点都跟不上自己的步伐。

    渐渐的,陶轩就总在想,如果不是这个家伙拖着我的后腿,嘉世现在会是何等光景呢?

    随着嘉世一年又一年地没有收获,这种念头在陶轩脑中也开始生根发芽,茁壮成长。曾经视为最佳组合的搭档,已经是他眼中限制嘉世进一步发展的最大障碍。

    终于,他还是动手将叶修驱逐了??墒窍衷谙肜?,这一切,真的只是自己在商言商追求利益的结果,还是怀着别样的嫉妒?陶轩也说不清了。他只是记得,每每在想着如果不是这个家伙拖我后腿的时候,他时?;够嵯胱?,如果他是斗神,如果他是一叶之秋,那么他率领的嘉世,肯定会比现在更加繁荣出众。

    对那种赛场上的荣耀,他也是无比眷恋的吧?毕竟,他也曾是一名荣耀玩家的……

    不过,现在还想这些又有什么用?

    陶轩苦笑着摇了摇头,突然训练室的门吱吱响了一声,又有人推门走了进来。

    叶修本以为是苏沐橙过来了,可是回头一看,见到的却是邱非走进了训练室。

    “前辈……”看到是叶修,邱非也愣了愣。

    “好久不见?!币缎扌ψ糯蛄讼抡泻?。

    但是接着就见邱非皱着眉看着两人说:“训练室里不许吸烟?!?br />
    训练室里不许吸烟?两人都愣住。这确实是俱乐部的规定,但是这个时候,还有谁会想着遵守这些规定吗?

    一个俱乐部的老板,一个战队昔日的王牌队长,就这样愣愣地把烟掐掉了,然后一起看着邱非,径直走向了属于他的位置,坐下,打开了电脑,而后,运行起了桌面的训练程序。

    训练?

    叶修抬头看了眼训练室的挂钟,早上九点,是的,这正是嘉世战队每天早上训练的时间。一般早上是一些用专门的训练程序进行的针对各种操作的训练,下午才是一些在荣耀平台上进行的真实训练。而邱非,现在正一板一眼地进行着早课的训练。在这个嘉世战队都不知道还会不会存在的时候。

    叶修愣了好久,终于还是笑了笑,起身离开了训练室。而陶轩呢,就在那里,看着邱非专心致志地训练,看了很久很久。

    出了训练室转去走道没多久,叶修就见一人鬼魂一样的从眼前闪过。但跟着却又倒退三步,重新回到那个转口,扭过头来,仔细看了看正朝前走的叶修。

    “老叶?你回来了?”那人突然问道。

    “我是路过的?!币缎扌πλ?,“你在干嘛?”

    “各部门的工作都停了,我也得走了,唉,可惜了我刚刚发现的新方案啊……”这人有些神神叨叨地说着。各部门停止工作,遣散人员,显然都将面临失业。结果这家伙,在这种时候先关心的居然是他刚发现的新方案无法执行了。

    “行了榕飞,到我那去接着研究吧!”叶修说。

    “你那?”

    “嗯,兴欣战队?!币缎匏?。

    “哦,研究什么呢?”

    “很多东西,比如,千机伞,听过没有?”叶修说。

    “千机??!”这人的眼睛瞬间就变得贼亮,跟着问道:“什么时候走?”

    ======================

    天没亮!又更了!(。,(.c)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