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众席上,田七等人在这一刻手都拍肿了。

    “看到了没有?这就是我们兴欣?。?!”田七扯着嗓子,冲着包围他们的嘉世粉丝嘶吼着。田七本也算是个比较稳重的人,但在这一刻他完全抑制不住自己的心情了。嘉世强吗?是强,但是这场比赛,是我们兴欣在压着嘉世,从头到尾,嘉世都在被我们牵着鼻子走。

    田七的声音已经有一些沙哑,不只是他,今天到场为兴欣加油的兴欣公会的53名在B市的公会成员嗓子都已经吵哑。因为要和场馆里这数以千计的嘉世粉丝较劲,他们几十人显得太渺小了。

    但是此时此刻,他们完全占据了上风,因为他们战队在身后撑腰。连治疗都被击杀了,这样的局面,懂点荣耀的人都不会再乐观下去。面对田七张扬的挑衅,嘉世粉丝哑火了。而田七此时心中只有一个遗憾,那就是……兴欣这个名字,实在有点烂大街啊,喊起来真的太没个性太没气势了。

    “治疗被击杀!嘉世战队的牧师织影被击杀,选手张家兴退出了比赛。挑战赛最终决赛,嘉世面临很艰难的局面!”潘林这时也在转播中扯着嗓子吼叫着。作为转播方而言,他在情感上对两边没有任何偏袒,他所希望看到的是精彩,是经典。这场比赛,毫无疑问,最大的看点除了叶修对阵嘉世,那就是能否爆出冷门。

    而现在,比赛的走势对兴欣极为有利,这让期待精彩的转播方也有些兴奋起来。据收视观察部门即时反馈的消息,本场比赛的转播收视突然有所上扬。这显然是因为兴欣击杀了牧师织影造成了。失去了治疗,胜负天平倾斜严重,得知这一消息的荣耀玩家,恐怕都会打开电视或是换台关注一下这场本以为毫无悬念的比赛。

    嘉世比赛席。

    退出比赛的张家兴像失去了所有力量一般,瘫坐在了座位上。此时的他倒是可以从上帝视角观看比赛了,但是这场比赛接着会如何走向呢,他发现自己竟然有些不敢看。他已经无法避免地在思考,如果嘉世止步这里,未能重返联盟,又一年挑战赛的话,那将会是何种局面?

    心怀这种担忧的,绝不只他一人。

    就在织影生命为零倒下的那一瞬,几乎所有嘉世选手,脑中都雷击一般地闪出了这一思考。场下选手席上的选手,不少人已经偷眼朝老板陶轩看去,不少人发现老板的眉角一直在跳动着,他,也早已经没有最初时的那种平静了。

    场上局面,嘉世彻底只剩四人,没有治疗。

    “集火枪炮师!”肖时钦在织影倒下的前一瞬,就已经做出新的部署。他知道织影已经救不回来了。唯一有希望冲上去的王泽,因为伍晨不顾一切地打法到底还是被拦下了。但是伍晨这不顾一切的拼命,基本就是拿晓枪的命在填,他用晓枪的身体一次又一次成为王泽神枪手射击的障碍。

    再强劲的角色,也经不起这样当肉盾。伍晨在那一瞬间,显然已经是起了牺牲自己角色的心思。不要命的总是最可怕的,王泽被这样的伍晨纠缠住了,而他枪火宣泄出的弹药毫不留情地都射到了晓枪身上。伍晨不做任何闪避操作,惟恐被王泽抓住空当,就这样,他硬生生拖住了王泽的神枪手,但也将自己的晓枪置入了死地。

    肖时钦看得清楚。此时他们已经没有了治疗,不过眼下兴欣同样没有治疗在队,他们需要趁此机会强劲爆发带走对方几个角色才行。延长战局,对于已经失去治疗的嘉世来说是完全没有好处的。

    这种情况下,还去纠缠对方的王牌选手显然是不明智的。所以肖时钦飞快给出指示,让孙翔和邱非快些转火去抢攻已经被王泽打得只剩30%生命的晓枪。因为他看到一寸灰和包子入侵在击杀完织影后,就去立即支援晓枪,可不能再让他们得逞了。

    双方都在抢!

    但孙翔、邱非对叶修的冲击,肖时钦对唐柔的摆脱都已经进行了好一会。他们不是不能,而只是没能及时完成救下织影罢了。此时双边齐齐突破,立时集火伍晨的晓枪,这一节奏转换之快,总算也打出了豪门战队的豪迈。包子入侵和一寸灰的速度虽也不慢,但是他们不是治疗,只能用攻击的方式来限制对手的火力。但此时没有治疗的嘉世讲求的是速战速决,没有可能再和兴欣战队一板一眼地去拆招,该强攻的时候,没有治疗卖血也一样卖!

    一波流!

    嘉世四个角色不顾一切地集火攻击,强行击杀了伍晨的晓枪,转瞬之间就已经追回一人。

    兴欣的牧师小手冰凉即将自动入替,但是从换人区过来也需要时间,这期间双方是一个四对四的局面,数据上一衡量,观众们赫然发现,嘉世,似乎并未处于下风??!

    兴欣方面,也就包子入侵和一寸灰的状态比较完好。

    叶修的君莫笑已经两次独对孙翔、邱非的纠缠,他能以一敌二,也是付出相当代价的,他对一叶之秋和战斗格式的杀伤,远比不了两人对他杀伤。此时的君莫笑,生命已经下降到70%。

    唐柔的寒烟柔就更惨了,她之前霸气单杠孙翔、邱非、肖时钦三人冲击,损耗就已经极大,之后又拦截孙翔、邱非二人拖延时间,被打飞后又去纠缠肖时钦的生灵灭。这来来去去的,都是对手对她的输出远比她制造的伤害要大,此时的寒烟柔,生命只剩20%,比起晓枪还要不如。只是肖时钦此时十分重视晓枪对兴欣的战术意义,所以优先将晓枪作为了第一击杀目标。顺利得手后,二话不说,嘉世四人立朝寒烟柔这边冲来。

    好快!

    所有人脑中闪过的都是这样的印象。

    在治疗被击杀后,嘉世战队没有颓废,反倒瞬间提速,以超高速的节奏一波集火带走了晓枪,此时又是一波流冲向了寒烟柔。

    “真没想到,治疗被击杀后,嘉世战队反倒打开了……”潘林目瞪口呆的感慨着。

    “兴欣的战术衔接没有做好??!嘉世强攻晓枪,包子入侵和一寸灰前去救援,这种本能的反应让他们丢掉了一直以来牢牢掌握着的主动权。到底还是年轻啊,对局面的掌控能力差了些。你看肖时钦,在织影将死未死的时候,就已经做出了转火晓枪的指示,这种节奏感真的太值得兴欣年轻选手学习了?!崩钜詹┧?。

    “那依您的意思兴欣应该如何应对呢?”潘林问道。

    “支援君莫笑,或者支援寒烟柔,继续形成以多打少的局面,和嘉世战队进行交换。人数领先的情况下,这种交换对于嘉世而言压力会很大,兴欣可以继续占据主导。但是现在,比赛已经被嘉世给接管了……我想叶修现在心里也一定有些遗憾,他也应该像肖时钦一样,提前给予队员指示的。兴欣的选手更年轻,更没经验,更需要他来引导??!”李艺博说道。

    “要一人独对孙翔、邱非两人,他可能也实在难以抽出空暇?!迸肆炙?。

    “确实,那阶段孙翔和邱非都攻得相当猛?!崩钜詹┑阃?。

    总之,这确实是一个谁都没能预料到的结果。

    本已有些颓废的嘉世粉丝瞬间来了精神,刚刚被田七嚣张挑衅过的,立即张扬的反击回去。嘉世粉丝人多势众啊,这一反击,可怜的兴欣小众差点被淹没在惊涛骇浪当中。

    “看到没有,这是嘉世!就算没有治疗又能怎样?你们挡得住我们的一波流吗?”刚因为距离最近,被田七比划着的手指都快戳到脑门的嘉世粉丝跳起身来报复性地呐喊着,那头恨不得直接塞到田七的耳朵边。

    田七他们呢?此时却紧张地根本顾不上和嘉世粉去较劲。

    要挺住??!

    53名兴欣公会成员一起握劲的拳头,每个人似乎都听到了同伴心里的声音。

    要挺??!

    兴欣该如何应对?

    抱着这种疑问的人,都把目光对准了君莫笑。叶修,在这个时候总该给出点指示了吧?任凭年轻人自由发挥,那只会被老辣的肖时钦牵着鼻子走。战术方面,兴欣只有他有能力和肖时钦一较高下。

    但是他什么也没有说。这个重要的时刻,他没有给出任何指示,兴欣选手都在自行判断做出行动。

    嘉世四人压上,只有20%生命的寒烟柔,却毫无退意。

    “攻击??!”肖时钦一声令下,两名战斗法师冲上,两上枪系远程开始火力覆盖。

    打空!

    肖时钦目瞪口呆,他们需要一波流带走目标,所以几人的攻击在杀伤之余需要注意限制,要切断寒烟柔的所有退路,不给她任何逃生机会。

    但是现在,他们的限制距离寒烟柔看起来有十万八千里那么遥远。

    因为无论是肖时钦还是王泽,或是孙翔邱非,都没有想到,这样的局面,唐柔的选择,不是回避,不是退却,而是……前冲?。?!

    豪龙破军!

    20%生命的寒烟柔义无反顾的冲了上来。

    肖时钦泪流满面:麻痹的知道你很猛,但你也有个限度啊,这种情况,居然也往上冲,你是真把我们当草芥吗?

    ===============================

    晚上好大家!周初呢,多来点推荐票吧!(。,(.c)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