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张家兴的职业是一个牧师,眼下这种局面,他可以辅佐申建多做支撑,却无法破局,稍有不堪,还极可能将自己搭进去。

    犹豫不决的张家兴不敢让他的牧师织影贸然上前,此时他更寄希望于肖时钦的生灵灭能快些赶回来。但兴欣方面如此精准的战术布置,又怎会不考虑到这种情况?这边虽然没有叶修坐镇,但唐柔四人依旧打得有板有眼。申建的拳法家连进被送入了一寸灰的鬼阵后,没有任何停歇,乔一帆立刻就是一波大爆发。只一瞬间,本场比赛的输出统计上,乔一帆的一寸灰就已经跃居榜首。兴欣这一波攻势,承担起最终主攻责任的,竟然是一个阵鬼,这点恐怕是让相当多人始料未及的。

    无论是张家兴还是申建,两人遭受偷袭时最多的注意力都是放到了突前的寒烟柔身上。对于较多都是起辅助作用的阵鬼多少有些忽视,而现在,他们付出了代价,落入一寸灰鬼阵当中的连进瞬间生命就被刷掉了一截。当一分寸引暴鬼神盛宴的时候,兴欣的牧师小手冰凉还给连击套上了一个圣诫之光,唐柔的寒烟柔,伍晨的晓枪,更是在这一时刻同时引暴了自己的最强攻击。

    轰!

    枪炮师的爆炸是声效最惊人的,火光中鬼神肆虐,寒烟柔彪悍的身影都被遮掩的模糊不清,申建瞬间就打得找不到北了,只看到自己角色的生命飞一奔的下降。

    织影呢?

    这一瞬间,申建甚至忘了织影本该是他?;さ亩韵?,他在寄希望着织影能快些救自己一救。

    牧师想破解这样的攻势多少有些无力,但要撑一撑场面确实不是足够的。张家兴一看,兴欣这帮人是一边打一边还把申建的连进往一边扯,那模样,就好像是街头打架,先把人往小胡同里拉一般。

    往小胡同里拉人是免的耳目过多,此时兴欣的举动,那自然是尽可能延缓生灵灭赶来救援的时间。

    张家兴一看,真这样让申建死撑,八成是要被打死了,当下顾不得许多,连忙操作着织影上前几步,对申建的连进开始了治疗。

    结果治疗法术还未丢出呢,炮弹就已经先砸到他面前了。伍晨注意到织影的举动后,立刻调转了炮口,阻挠张家兴实施治疗。

    打断治疗,这又是团队战中相当基本的一门学问。伍晨这位选手确实没有什么太突出的地方,但好就好在基本功扎实。因为他清楚自己天赋有限,在高精尖的地方没能力做出什么突破,所以转将这些基础的东西练得扎扎实实。此时他的治疗打断,让嘉世这位主力治疗都觉得十分难受。毕竟张家兴现在没有任何掩护,就是这样暴露在对方的炮口下吟唱治疗。

    一次又一次,织影的治疗咳唱被伍晨准确拿捏住了节奏。转眼间就已经有四次吟唱读条失败。

    张家兴深感无奈,最后只能是将瞬发的治愈术给交了出去。治愈术无需吟唱读条,治疗量也不低,但蓝耗大,冷却时间也长。通常治疗都会将其视为保命大招,尽可能地节省下来留到关键时刻的赛点才用。但是眼下,张家兴已经无奈了。这要不帮申建的连进撑着,这一刻就有可能转折成影响结局的赛点。虽然照一开始张家兴三打四没问题的思路,眼下先损一人也该是没大碍,但是在目睹兴欣这一波战术制造的伤害后,张家兴已经不敢在这么乐观了。

    治愈术下来,伍晨也确实没办法打断。团队赛里虽然可以进行集火,但是一波带走一个目标也没那么容易,就是因为有治疗职业的存在。

    唐柔几人已经尽了全力,最终还是没能顺利将肖建的连进带走。随着一波机械空投轰至,肖时钦的生灵灭的救援终于赶到。

    即使这样,兴欣战队其实还是四打三,人数上的优势局面,但是他们却没有多停留,在肖时钦的生灵灭撤底杀回之前,四个角色开始飞速撤离了。

    兴欣战队,以豪门的派头开始了这一波攻势。王牌选手牵制敌主力,其余人以多打少。但是最后,却又是以很不豪门的方式收尾,以多打少的局面,他们居然选手了退却。

    “哎呀……”解说潘林觉得有些惋惜,“连进的血不多了啊……”

    “但肖时钦已经赶回来了,在他的掩护下,张家兴可以更好地进行有效治疗,场面会被拉回到正面相抗。以四打三,兴欣确实拥有人数上的优势,但是技术和角色实力上呢?尤其是对团战影响至关紧要的治疗,兴欣战队的这位治疗,水平相当一般呀!”李艺博点评着。

    “确实?!迸肆值阃返?,“如果这是一支和嘉世实力相近的强队,这一次战术偷袭或许就将成为比赛的寒点??!”

    “那也未必?!崩钜詹┬Φ?,“如果这真是一支和嘉世实力相近的强队,嘉世或许就不会是这样的处理方式。你看,后方遭到偷袭以后,只是肖时钦的生灵灭回援,但孙翔和邱非两人依然在死死咬住叶修??!”

    “看来嘉世也认为三个人就足以应付兴欣四人吧!”

    “这是其一,再来,我想嘉世也不想错过这个叶修落单的机会!对于嘉世而言,兴欣最大的威胁是什么?当然就是叶修。如果能将他先一步踢出比赛,那么这场比赛可以说大局已定。我觉得在这一点上,兴欣疏忽了,他们只顾让叶修去吸引对手注意,忘了这也等同是给了对手机会呀!”李艺博说道。

    “好,让我们快些看看这边的场面……”潘林说着。

    对于他们电视转播来说,眼下的局面是最让他们感到艰难的。因为战斗被辟成了两块。之前镜头给了兴欣这一波偷袭,但是叶修和孙翔、邱非二人的纠缠可也一直没有停过??!

    “目前叶修的局面好像有些被动??!”镜头刚一交到这边战斗,潘林立即说道。

    这本是很有话题的一场一挑二,孙翔、邱非,这不都是叶修的接班人吗?难得在团队赛里拥有这样让他们直接对话无旁人打搅的环境。但是镜头给到这这的一瞬,就见叶修的君莫笑缩成一团,以一个飞枪的技巧,从一叶之秋和战斗格式两杆战矛夹攻的缝隙中倒飞出来。精准至极的操作,看得潘林头皮发麻,根本顾不上再对这对决进行渲染了,人家这都打半天了,说不定**都已经错过了。

    怒龙穿心!

    君莫笑刚刚从夹击中钻出,战斗格式就补了个大招追来,战矛直闪君莫笑的前心。千机伞瞬变,半空中君莫笑用了个格档,精准地架住了这一击,而后飞快又是变回枪形态,在怒龙穿心的冲击力上,再辅以了一记射击的后座力,君莫笑这一倒飞快如闪电,一叶之秋跟在战斗之秋之后的一记刺杀也无奈捅了个空。

    君莫笑落地后,再不上来和二人缠斗,转身就要走。众人一看,兴欣战队的团队频道里,四人那边已经送来消息表示他们的攻击结束。如此一来叶修自然也不会再和这二人纠缠,他可没想着一挑二就把这二人解决掉。

    “君莫笑撤退了,现在两边都是兴欣撤退,嘉世在追击。刚刚是兴欣发动的攻势,可是从现在的场面上来说,怎么好像是嘉世占据着主动???”潘林说。

    “这没办法。如果刚才兴欣那一波攻击,能成功解决掉嘉世一人的话,那么就不会是眼下这样的局面了,但是很遗憾他们没有得手,结果被嘉世转手就反扑了?!崩钜詹┧?。

    “这么说来……刚才那一波攻势,兴欣应该说是失败了?”

    “没有达到预期的后果,应该算是失败了。我想兴欣不会只想着给连进造在一点伤害,然后消耗一些织影的法力吧?那这大张旗鼓,还让叶修身处险地,实在有些不至于?!?br />
    “好,现在兴欣两边都在尽力摆脱追击?!迸肆炙底?,转播也在不住地切换着两边的镜头。

    “目前四人这边明显是要差一些??!人数较多,让他们的行动不够灵活,整体的移动速度也落在下风?!?br />
    “这种情况,兴欣想摆脱恐怕不大现实,我想他们恐怕还是得放手一搏了?!崩钜詹┧?。

    “再看叶修这边……啊,他摆脱了!君莫笑的移动速度事实上比起一叶之秋和战斗格式来说并不占优啊……他是怎么做到的?”镜头这么一个切换,居然又错过了君莫笑对两个战斗法师追击的摆脱,让潘林惊讶不已。好在现在双方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接触,倒是有时间来放放一回放。于是叶修摆脱二人追击的过程被重放了一遍。

    “姜还是老得辣啊……”看过之后,李艺博深深地感慨了。

    叶修没有和这二人赛跑,而是充分利用了地形。从一开始要撤离,显然他就已经知道要去哪里摆脱。果然,在冲进了这一掩体众多的区域后,几个转折,君莫笑从二人的视角里消失了。而现在,君莫笑已经扬长而去了,一叶之秋和战斗格式却还在那里团团转呢!

    叶修大神,连捉迷藏的技艺都是如此精湛,让人叹为观止。孙翔也是顶尖大神的水准,但在这一方面,明显被完爆了。

    “叶修跑了?!蓖哦悠档览?,孙翔、邱非不得不招呼一声。

    听到这个消息,肖时钦忽然心下就是一紧。

    难道说……肖时钦希望他想到的不是真的。

    “停止追击!报坐标,会合?!毙な鼻赵谕哦悠档览锪ο伦胖甘?。

    ====================================

    白天在写,天黑了,写完了,然后发出来了,嗯……

    晚上还有一更。(。,(.c)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