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队选手已经齐齐登上了比赛台。

    团队赛是重头戏,这一场对决的胜负,将彻底决定两队的生死。生是天堂,死是一年的地狱。而对于嘉世战队来说,这将是更深的地狱。连续两年在挑战赛里沉沦?恐怕连嘉世自己都不好意思再以豪门自居。孙翔、肖时钦,这些全明星级别的顶尖选手,牺牲了一年时光,看好的就是嘉世的未来??傻蔽蠢词怯忠荒甑奶粽饺?,他们还会不会再多一年的耐心,那可就难说了。

    一定要赢!

    这样的信念,不用陶轩去提醒,他们也一定会有。未来是他们所看好的,但也是需要他们亲手去把握和创造的。

    而兴欣战队呢?完全成军不过一年,对于外界而言,他们走到哪一步都像是极限,而现在,他们走到了挑战赛的最后一步,这就已经很让人意外了。战胜嘉世?这在很多眼中都是不可思议的事,哪怕是希望发生这种事的人,心也不得不这样以为。

    强弱相当悬殊。

    清楚这一点的人很多,甚至包括兴欣。

    但是比赛之所以有趣,就是因为不到比赛结束,谁也不敢百分百地认定谁输谁赢。如果纸面的强弱就可以决定胜负的话,那还用打吗?

    胜利,永远是真刀真枪打出来的,而不是比较出来的。

    两队选手共计十二人,此时已经分别进入了各自的比赛席。团队赛用图正在场地中渐渐投影成形,电子屏上,显示着十二人角色的载入进度,并滚轴播放着每一个角色的资料介绍。

    伍晨线下赛没有出赛过,角色的曝光度自然极低。此时猛然出现在出场名单中,观众对于他的角色顿时充满了好奇。翘首以盼地好容易看到伍晨的角色晓枪,所有人却是大失所望。

    晓枪,原本也是无极战队相当重要的一个角色,但在无极战队解散大甩卖后,身上比较有价值的装备都已经被兜售出去。而兴欣在强化角色装备的过程中,对于枪炮师职业并没有银装方面的补强,也就是有一些75级的橙装可供其挑选。

    最终伍晨也总算是为晓枪凑齐了一身75级橙装,这在网游中会显得彪悍无比,可是在职业赛场,尤其是嘉世这种豪门战队面前,一身橙装,属性一目了然的角色实在有些不够看。只看这个角色,伍晨实在不像是兴欣要拿来对付嘉世战队的秘密武器。

    随着两队角色全部载入完毕,现场打出了两方最终的出赛阵容。

    嘉世战队,由王泽担任第六人,其他五人首发。

    兴欣战队,则是包子第六人,其他五人首发。

    居然是首发吗?

    观众再次议论纷纷??垂槌康慕巧?,大家都更愿意相信他的出场只是兴欣的无奈之举,所以当看到他居然还在首发阵容时,又是一次不大不小的意外。

    这时,随着系统的倒计时结束,团队赛,正式开打。

    地图枫林古道。

    作为挑战赛线下赛最重要一场比赛的指定用图,枫林古道依旧是综合性很强的一副地图,只是这一次终于将战场从城镇搬到了野外。幽长的古道,穿越地图的两角,古道两旁满是枫树,鲜红的枫叶随风沙沙响动,这自然就是这一图名字的由来。但一张图总不可能只是由一条古道构成,古道两旁,枫树的背后,有山坡有河流有泥坑有乱石岗。这些不同的地理特点一下子全部囊括在一个区域中是不是合适,这在竞技用图中是不讲究的。竞技用图讲究的只是让战场更加多元化,尤其是这种指定用图,绝不能偏袒到了某一风格,这样会让正好适应这一风格的战队好似拿到了主场地图一般。

    比赛开始。

    双方角色各自刷新在了古道的两个尽头。这刷新点是默认的第六人更换区,除此这张图还有四个换人区,均匀分布在古道两侧。

    嘉世战队,五名角色一进图便开始前进,娴熟地结阵走位,看得出他们对于这张图早已训练有素。

    邱非的战斗格式头前开路,肖时钦的生灵灭游走在他身遭,距离并不固定。张家兴的牧师织影,在这两个角色的掩护下跟在之后。织影也是联盟中赫赫有名的一个牧师角色。豪门嘉世,本就不会有任何一个弱者。

    擂台赛里表现糟糕的申建,此时也不敢再出什么纰漏。拳法家角色连进步寸不移地跟在织影左近,似在贴身?;?。

    再这些之后,才是嘉世战队真正的王牌角色,一叶之秋。好似压阵的大将军一般居在队伍之末。

    看似杂乱的布阵,但每个人分布明确,沿着古道一路前进,嘉世一直保持着这样的阵型,相对较灵活自由一些的,看起来就是肖时钦本人的角色。

    反观兴欣这边,比赛开始后倒没有表现出嘉世这样完整默契的纪律性。不过行动总算还是整齐划一,所有角色齐齐转左便走,显然并不准备和嘉世进行直接碰撞。

    “双方到底会有怎样的表现呢?”解说潘林这时已经急不可耐了,从赛前到比赛正式开打,第四次说出了这句话。

    “兴欣采用了战术走位,这一点应该说并不意外。双方存在明显的实力差,他们必须灵活使用战术,才有可能在这一场比赛中争取到胜机?!崩钜詹┧?。

    “不过嘉世阵中同样有一位战术大师,而且看起来今天状态极佳,兴欣的战术是否能够奏效呢?”潘林说。

    “让我们先看兴欣的布置吧!”李艺博说道。

    兴欣战队五名角色绕入古道左侧,方向感十分鲜明,显然也是研究地图后做出的战术举动。不过嘉世战队的脚步已在此时停下。研究过地图的人,对于如果不采用战术走位,直接碰撞的话会在哪里出现在视野内相当清楚。嘉世此时的位置,视野内未见任何目标,自然已经极清楚兴欣是不会和他们打硬攻。

    这一点对于嘉世而言当然也不意外。队伍立即调转方向,朝古道一旁钻去。解说潘林看到顿时大为兴奋,因为嘉世选择的方向和兴欣保持了一致,双方将有机会在地图的西北区域一带相遇。

    导播也迅速切转这一部门地形的画面,各种给特定,战斗还没触发,先让大家熟悉一下地形再说。

    现场观众此时更是紧张。缩放的全息投影上,双方角色都是丁点大的小人,此时各自奔向自己的目标,嘉世战队五角色依然保持着阵形,兴欣的五人看起来却还是那么散乱。随着双方距离接近,全息投影的缩放也越来越大,场景,角色,都变得越来越真实清晰。

    快了!

    就在所有人心中如此念叨了一句的时候,就听轰一声响,兴欣这边,最令人意外的出场选手伍晨,打响了本场比赛的第一击。

    晓枪一炮轰出,但是看起来毫无目的性,随意飞出的炮弹在地上炸开了,这一炮,看起来真像是操作失误走了火一般。

    但嘉世战队却做出了明显的调整,双方的距离,已经到了可以听到这一炮响动的地步。

    “方向分辨的非常清晰!”潘林看着嘉世战队的调整,叫道。只是听到声音,嘉世战队调整后就有了明确的冲向,正是朝着兴欣战队所在的位置。

    “兴欣是准备打一波埋伏吗?”李艺博看着兴欣的举动,却不敢轻下结论。五对五的比赛,伏击的威力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大。主要作用就是出其不意地抢得先机。但是在实力悬殊的对决中,只是一次攻击中的主动权,并不足以让他们赢得比赛。嘉世完全有能力后发制人,抢回主动权。

    “好像……并不是……”潘林说着。

    兴欣的角色并没有散开选择位置隐蔽,而是立即选手了退却。最终嘉世扑了个空,但是从声音的分辨上让他们清楚兴欣之前确实是出现在过这里,快到这区域时,他们就开始提防着兴欣的埋伏。那小心翼翼的举动,看在观众眼里多少有点可笑,嘉世粉丝只恨无法提醒自家选手对方已经转移了。

    嘉世很快也做出对手已经转移的判断。队伍的阵型在此时也做出了一些变化,呈张开伸展状,无疑是为了增大观察搜索面积。结果这时候,忽然又是一声炮响,伍晨的晓枪再次莫名其妙来了一炮。

    嘉世再次听声赶来,结果兴欣又一次转移让他们扑空,嘉世过来时阵型再度回缩,小心提防的模样,让现场观众们面面相觑。

    如果就是希望这样反复来消磨嘉世的精神,兴欣的所谓战术,未免也太幼稚了一点吧?这种骚扰,只要不加理会,又能会什么杀伤?

    结果这时伍晨的晓枪执着地开了第三炮,嘉世战队看起来还有耐心,又一次追来。而兴欣战队在这一次终于有了一点变化,队伍一分为二,伍晨的晓枪,赫然脱队开始单飞了。

    ===========================

    2点27分更新……我要扭转!(。,(.c)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